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妮
木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21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神期待着人在智慧中重新获得童年

转载原创文字请联系302201401@qq.com

博文
(2018-04-17 17:44)

世间,不如意事时有二三,藉助积淀的素养自我消化成风轻云淡,在我这个年龄成为常事。真正称得上悲哀的事,表现的不是愤怒,而是沉默,如巨大黑墙矗立面前的绝望,你看不见施放的对象,惟有跟自己和解这一条生路。

谁的一生遇不见几个暗礁呢?粉身碎骨或激流避险,全在于你的这条生命之船是否足够坚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7 19:57)
标签:

纸片儿

窗外寒冬,屋内和暖。睡到自然醒。
小儿上学,老公外出,早中晚餐全省。
茉莉花开半枝,兰草抽出新芽。外面阳光正好。
手边一本闲书,对面一帧好画,旁边一杯热茶。

电话不响,心无挂碍,四处安好。
窗外偶有犬吠,室内闻得鸟啾。
古琴丝丝入耳。

诸事告一段落,我在中间休息。
偶有浮生如此,人生无梦也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2-25 20:42)
标签:

杂谈

一直在想,却不敢说出口的

一直要问,却不知谁可以给出答案的

又害怕揭晓谜底的

 

那些折磨我多年的,几乎毁掉我的,

渐渐逼近的问题

我抵达死亡的

    时间与方式

是我叩响天堂之门的密码与通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20:24)
标签:

杂谈

时节已过冬至,却还没有隆冬气象,季节越来越温吞吞了。从家到单位两点一线,开足暖风的车,驶过道路两旁的树木,连树叶都未落尽。

她的身体还在疲累奔波,不得不安慰自己这是个宿命。2018倏忽而至,就好像一直准备起跑的人忽然发现自己已到了终点。日子被上帝之手拨了快进键,所有的人加紧步伐生怕掉队。

她其实愿意掉在队尾,这样有机会抬头看到大雁南飞,风呜咽过树梢,看到前面狂奔的人群如何留下一串串仓皇的脚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8 18:30)
分类: 纸片儿

保兄弟昨天走了。这是我第一次管他叫兄弟,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没机会这么叫他了。十多年前,他是我的副刊作者,朴实的面容,从事着一份辛劳的工作——出租车司机。写诗、散文,文字扎实,有内容,不虚与,不做作,能从小事情上有大见识。后来他就成为作家了,而且被命名为草根作家,有了政府部门的关注,有了更高的平台发表作品,也顺而进了各级作家协会。车还是照开,诗也照写,后来开始写小说,势头应是正好。

我一年当中能应着作协的各种会和文友间的聚会,见着他几次。上周作代会,小组讨论会上,他就坐我身旁,会上熟人多,也就没有一一打招呼。觉得身旁这保兄弟脸色发黑,想来是跑多了出租晒就的,没多问也没多想。就这么,成了最后一面。世事无常,谁能想到某时某刻坐在你身旁的人,没过几天就匆匆别了世界呢?而且是他,这么一位热心的、善良的保兄弟。我一直觉得这些草根作家身体比我们坐办公室的这些人皮实,保兄弟、彦妮,都是黑黝黝的面色,我以为他们天天在外为生计奔忙​的人,应当拥有着日光之下铸就的健强体魄,忽略了拥有一颗作家心灵的身体,在生计与灵魂间奔走,其实更为窘迫。

进祥老师上午去保兄弟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1 17:54)
标签:

杂谈

梦参与了我的生活。​

身体乏,腿上没有重量,飘乎乎的,想休假了。这周末,及下月初,两个活动一结束就想休息了。在家好好躺上几天,看书、睡觉、打坐,可能会画张画。希望能写出二篇小说。​

秋冬是收敛的季节,我需要沉底。​

另一个人生一直以梦的形式参与着她的生活。梦里又清晰地梦见他,毛发、脸上的皱纹,身体的气息那么真切。她愈来愈确信与他前世有过交集,离得那么远,都会强烈地感受到彼此磁场的相吸引。第一次见面她就认出他了,可是他没有,他没有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2 13:14)

连续做寓意深远的梦。醒来的时候不愿意睁眼,心里一遍遍温习,对自己说“记下来、记下来”。可大多数梦是无法述说的,更像是灵魂的一次私奔,游历处虚实无界,只有彼时彼地的感受真实于心。人是活在感受中,这样说来,梦境给予的痛喜、愉悦、疑虑、欢畅、嫉妒其实是另一样在别处的人生,白天与黑夜、梦境与现实,哪个其实都不相干,在分界处容易相忘于江湖,各有去处。一个归大脑,一个归了魂魄。就像现在的我,再努力回想昨夜梦境,也只是忆得一点皮毛而已。​

梦里我一直在飞,启动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惊异。一转头,眼前一大片素净的山脉,山顶有积雪皑皑,我惊喜地指给朋友看,但好像她们是看不到的,然后我就飞起来了,而且实在地感觉到了初始腾空的失重感,心脏飘忽起来,倏尔愉悦地享受起了飞翔。各种奇异景象在我眼前展开,开满花朵的山谷,茂密的森林,隐藏在暗处的小溪,映照着远处的山脉。我像一架无人机那样,控制着速度与角度,但技术并不熟练,总是险些撞到山林花木。在梦里我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梦,这个梦真美,我不要醒来,我不要醒来。​

以前做了印象深刻的梦,醒来后会在百度中搜索梦的解释,试图给自己一个现实的映照。这次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7 12:50)
分类: 纸片儿

人各有局限。跟各自拥有的经历、阅历、成长的环境、际遇有关,也与自己的体察力、觉悟力密不可分。一直持开放心态的人会有更多提升的空间,因为从不设限,心无芥蒂,会自觉地吸收有用的养分,周遭的能量会慢慢聚拢过来。也见过天资很高,或者在某一个领域有过成就的人,因为长期封闭的心性,会囿于自己思维与见识的局限,丧失了成长的机会及各种有益的探索,停滞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局限的视野压抑住了向上突破的动力,他看不到周遭更多的可能,看不到另一个维度里的跳动的思花,也不愿意听见任何一个打破他常识的见解。他只愿意在他的认知里得到充分的安全感。

另有一种可悲的人,童年的阴影太深长,影响至成长过程中每一次的蜕变都是畸形的,她没有足够的力量饶恕过往,也无法与自己的内在和解​。心中常有记恨,活在失意与纠结中,也是一直停留在童年某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角落不愿出来,宁可不成长、不面对。心理疗愈中有个词叫“完形”,成长的过程需要合适的契机,一一完形经历中的每一个漏洞与陷阱,然后成为我们完整的自己。​

由此想到,文学也是完形的一种有效形式。初入写作,多数是因为要疗愈内在的伤口,抚平记忆中伤害最深的那个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17:38)
标签:

纸片儿

雨夜里的梦,格外清晰。他和他的妻子躺在同一张床上,她在床的另一侧,与他中间隔着两人的距离,旁边有个比婴儿大不了多少的孩子,是他们的,她却知道自己有照顾的责任。他的妻子拉近他的身体显现出亲密的样子,她知道这是故意让自己看到的场景。心中滋味复杂,道德与责任纠葛,记忆与情感交织。

他是在她人生中打了烙印的一张面孔。已逾多年未见,曾经是少年时心知肚明却始终没有捅破的一段情感。这些年来一直在彼此的关注中成长。她相信,和他的灵魂一向默契着相随,她也看到,他终于成为她所期待的那个样子。​

人生过半,她只愿那些与她灵魂有过交织和纠缠的生灵,找到最终的归属,得到安宁的居所。不再期望所有的种子都能在她能看到的这片地里生根发芽。种子兀自飘落,各有缘份际遇,她只祝他安好,长成他所愿意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2 11:01)
标签:

情感

 


以色列之歌

                                            呤泠/文

 

 

      我喜欢她会客室中的榻榻米。薄薄的睡垫上,印着夕阳红的斜纹格子,躺在那里,便生出一层迷离的暖意。仿佛我薄凉的肩上,披了一袭粉色的柔纱。小聚很是突然,话题也是琐琐碎碎的:计划中的远行,里里外外的忙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