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薛航
薛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不是像泰山一般沉重的两只羽毛 

 

 

有魏晋的箫声,从魏晋而来的
疾走的荒缪,像喝醉酒的羽毛,一起拜辞
急不择路的安宁,你的不适
和羽毛一样,和箫声、平静以及搅拌机一样
这是个时代的悲剧
枯井里的箫声,枯井里的悲剧,被反复评论
反复地,丢到枯井里的两只羽毛

 

像两个专家,百姓般痛楚,百姓般的被否定
那从魏晋而来的箫声,或许应该更前一些
更前一些被承认的错误,被承认的混乱节奏
而结局依然是枯井,依然不是洪水猛兽

 

不是像泰山一般沉重的两只羽毛
自由地浮在平静的湖面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错马告别,并禅让给一只勤劳的马

 

去年,是懒惰的王躺在疆域边缘
在辽阔的酒精里奔出错觉
在清词的吟唱里,在冷气充足的草丛里
骑马人的游戏,是另一堆错事
是跑不开的马,掉入每个夜晚的陷阱
一个懒惰的王,早晚被更新、删掉
去年之前或更前,骑马人的脸
肤色并未完全干透的脸,就像残留的青春痘
有时还能渗出点血色的脸,而有时
有时还能看见一个红脸的王,骑着错马
有时还能,看见一些
错误的残骸在错马的表情上冒险

 

冒点风险吧,让更早的马去埋葬去年的马
去买一束花儿,和错马告别,并禅让给一只勤劳的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9 15:23)
大明宫·假人
 

影子华丽
在大明宫的胭脂里
谢谢不是本我
独眼朝天
看乳房挑逗云朵
理性的腰肢与臀部
由于向肥硕献媚而与众不同
舔着你的髋骨
 
鲜血,吃透甲胄
乳房里的英雄
被否定正确
在谣言拐弯处
脚印重复勾引
宫墙、垂柳、一池粪土
吹散了檀香里的床第之欢
优柔寡断
被确认的虚妄
都是声音的堆砌
而每日三餐出行不利

 

再一脚踏住解冻的时光
一生的肺
琉璃瓦下浓妆淡抹
假人的脸
艳妇般惆怅
热情拥抱伤人之痛
影子岸上乱舞
而英雄哭得像酒
一杯饮去果断
贤者镶嵌在指甲上
还不能被轻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6 14:40)
另一个花儿瓣
 
 
下午的花儿瓣,疯狂的长
疯狂,喝下一条河的水
溢出些情绪,天空就湿了
午的花儿啊
营养充分,一个枝条爬得老高
发情期时断时续
影子挂在青苔上
白色的鬼,哦
下午,想法印在眉毛上
时间挺好,铺张地散开
花瓣哦,谁闻到水蒸气
静悄悄地,亲吻着小鸟
 一片大叶子
敲打着雨,噼噼啪啪
而安详是个小蚂蚁
有时,爬到花瓣上
看另一个花儿瓣疯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4 20:58)

 

Wei's cafe 的冰块恰到好处,入口凉润。
早上起来的比较晚,没精神,在Wei's cafe的角落发呆,不是无聊,是很有聊,整体感觉不错。想回去写点东西,但是懒。想去WOW,没G币,买不起装备。
就那么待着,光线恰到好处,温度很舒服。waiter是个小眼睛的女孩,斯斯文文的,不爱说话。我向她招了招手,然后把食指和中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吸烟的手势。她肯定误会了,头底了下去,很害羞的样子,过了一小会,慢悠悠的给我端过来一杯冰橙水。当我把烟点燃的时候,她笑了一下,小声的道歉,然后拿过来一个烟缸,轻轻地放在我前边的桌子上。我很欣赏她的想像力,看的出来,这个女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3 16:27)

(我家的金虎)

 
去年刚搬家的时候,为了祛除房间里的装修味,老人给买了两盆金虎(仙人球一种),被我放在窗台上,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想不起来它(当然,被它刺到的时候除外)。今天下午,我不知怎么的就注意到它。我问老婆,浇过水没有。答案是“从没”。我也是,我从没给它浇过一点儿水。但从外表你根本看不出它有任何缺水的表象,这种植物的确顽强。我家里的其它植物,基本上一个礼拜就要浇一次水,并且还要浇透,浇好,只要稍微的不上心,那几个骄气的家伙就结束了。和金虎这种植物相比,我的那几盆花草简直就是襁褓中的婴儿。
 
仙人球,俗称草球,又名长盛球,为仙人科多年生肉质多浆草本植物。茎呈球形或椭圆形,高可达25厘米,绿色,球体有纵棱若干条,棱上密生针刺,黄绿色,长短不一,作辐射状。花着生于纵棱刺丛中,银白色或粉红色,长喇叭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3 13:28)

下园子里两棵树,老婆告诉我叫紫椴..当三四月份,北方的春天到来的时候,园子里的桃树都在盛开时候,那两棵椴树却沉着的一点要变化的样子也没有。我和老婆一度认为那两棵树已经死掉了。那时节,满园子的李花和桃花让视野里全是白色和粉色,着实上视觉足足的享受了一番。

桃花虽然好看,但味道却不好闻,一下楼就能闻到桃花粉的那股子尿骚味。满园皆是,你躲也躲不掉。生活总是遗憾的,我和老婆也只能取其好看了。桃花开的早也谢的快,也就不到十天的时间,园子里的粉色和白色就都变成绿色,我和老婆连拍照的时间的没安排出来,太匆忙了。

 

就这样,满圆的绿色把我们匆匆忙忙地带入了夏天,在这段时间,我已经忘记了那两棵紫椴是死是活的事情了。有一天,我下夜班,刚到楼下真准备开门,忽然一股香气柔柔地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说说标题吧,我是东北人,在我们这疙瘩,尾(wei)巴不念尾巴,那念什么?念尾(yi)巴,你别不信,你试着读一下,尾(yi)巴绝对比尾巴更赶劲.
北京就要奥运了,我也有兴去了趟首都,但一出北京站,便被北京那伟大的尾巴狠狠地抽了一下,仔细品了品,心都疼.
那个大早上,我一出车站,就被人群晃的直迷糊(也许是阳光),那车站的人那个多啊,我一夜没睡,肚子早叫的不行了,出站后直接钻进旁边的一个快餐店里.那个店的名字我一直没有看清楚,总之和肯德基只一点点差别,我当是肯德基进去的.一进去,便发现这不是肯德基了,这卖的是炒饭和包子,没法子,饿着的肚子让我一点分辨能力都没有,吃吧.这一念之差可了不得,这一念之差让我吃上了这个世界最难吃的早饭,我的肚子对不起我,我也对不起他.
饭是馊的,吃到嘴里,感觉不出来是米,就像酒糟,我强忍的吃下几口,不能吃了,再吃咱就成猪了.我放下筷子,看看身边吃饭的人,个个表情古怪.一个吃包子的老兄,嘴里咬着一半,筷子上夹着另一半,眉间紧锁,一副苦大愁深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心里在骂呢,骂什么我不知道,估计是方言,估计,比我骂的还难听.毕竟,一个小包子两块钱人民币呢.
我吃的炒饭,20元,加上一杯8块钱的可乐,还没汽.在这个早上,北京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0 21:43)
几年前,我构思了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个男人和他的瘊子的.后来真的写了,一万多字的短篇,自我感觉还不错.结局残酷,在那个男人和他那个问题女友分手前最后一次做爱时,那个男人右手中指上的那个可怜的瘊子,被那个女人残忍的用刀片削了下去,从此那个男人就不再勃起了,而瘊子则转移到他的脸上.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我的这个故事到底在说什么,大概那个时候文艺片看多了,有点变态.老想着自己能够成为贝特鲁其吧.

随后一段时间,我没事就总搞这个故事,最后,终于让我弄大发了.一万多字变成了六.七万字.那个瘊子男人成了歌舞团的保安,见惯了风流韵事之后和自己的嫂子搞在了一起,似乎还有爱情.在被家人发现之后,决定最后做爱一次,然后一起去蹦极,并且准备在空中剪断绳索,一起摔死.结局和之前的情节不一样,他嫂子在他高潮的时候,用刀片削掉了他的瘊子.而他则在惊怒之下,掐死了他嫂子.最后,他被警察以及群众堵到了一个大厦的楼顶,他跳了下去,但一只脚却挂在楼顶悬下的电线上,他没有死成.他就那样的悬在空中,他倒着看这个城市,他看到城市上空的云朵慢慢汇集,最后的形状竟然是个阴茎.

这已经不是一个故事了,由于切入点都和瘊子有关,所以在我心里一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