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半截儿老头
半截儿老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240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长身体时吃过糠
该上学时回了乡
为离农村当过兵
放下枪杆到煤矿
一生做梦想成器
人稠地窄轮不上
如今老了没想法
只盼病少甭下岗
肚里有话存不住
没事咱来上上网
写点东西作日记
千万别给咱上纲
拜托 拜托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俺的QQ号

406533872

博文
标签: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随笔

K

快怉览

怉是别的意思,怉吃就是别吃,怉动就是别动,快怉览就是快别吃快别动快别去等,只不过灵丘话把最后那个动词省略了,一说快怉览,那你就看当时的场景吧,你要是准备出门,那就是不能出,要是准备睡觉那就不能睡,要是准备说话那就不能说。如“快怉览,人家早准备好览,用不着你操心”,这就是你的准备是多余的,根本不用你操心。

看田

也叫护秋,每年秋天庄稼快要成熟的时候,农村都有专门护秋的人员,保护庄稼不受人畜的祸害。人们就把这种人叫作看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H

祸事苗

与“麻烦制造者”是一个意思,就是老是给人惹麻烦、闯祸。如“你就是个祸事的苗,叫你别动别动,你就是不听。”

猾算

猾算就是反应快,动作快,有特殊技能,如“这孩子挺猾算,这么高的树一会儿就上去览”,再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G

牫角

牫角就是所有动物的角,普通话叫犄角。这个词实际上并不算土话,灵邱人本身以为这个词有点土,因为其他地方的人很少这种叫法,可从字典上一查就知道,牫角并不土,动物的角就可以叫作牫角。把这个词写在这儿,只是为了证实灵邱人说的话并不全是土话,也有官话。

夹肘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日记

历史

分类: 忆旧
    小的时候一年只能看上一场电影,全县就一个电影队,几百个村子,能轮一次就蛮不错的了,人口少的山庄窝铺还几年也轮不上呐!说是电影队,其实也就三个人,一男一女两个放电影的,还有一个赶骆驼的。骆驼背上驮着发电机和电影机还有片子,有时那个女的也会骑在骆驼背上,毕竟山里的路太难走了,川下的人男的还勉强能行,女的就常常走不动,只好难为那头本来就负重的骆驼。

    说到这一男一女,想起了一个笑话。我刚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曾在公社待过一段时间,任务就是写通讯报道。有次陪县委通讯组的一位同志到农村采访,他说有次那一男与一女不知为了什么争吵起来,吵得特别厉害,后来那女的吵不过那男的,就动了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了肢体接触,而且这女的一下手就抓住了男的裆部,男的立马讨饶。那赶骆驼的看到这种情景纳闷儿:“这女孩儿还没结婚是如何知道男的有个蛋蛋?”

    言归正传。因为电影队来的少,所以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就打听到要放电影时,先赶到上一个村子看一场,再随着到下一个村子看一场,虽然演的是同一部片子,可乐此不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日记

历史

分类: 忆旧

 

        我们小的时候也要装酷,当然不是现在这样标新立异,出风头就等于是装酷。我们那时主要是装扮成解放军的形象,用木头刻一手枪,腰中系一绳子当皮带,手枪还要斜插在腰带上,袖子一挽,裤腿用布条扎起来当绑腿,走路雄纠纠气昂昂,目不斜视。可这样的酷我很少装,因为我从小力气小,而且不善于打架之类争强斗狠,就是装成解放军也不太像。于是我就装知识分子,用高粱秸的皮做眼镜腿和眼镜框,用高粱秸的瓤子做接头部分,不大一阵儿就做成了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加上细胳膊细腿儿,蛮像那么回事。手中还要拿一本书,口中念念有词。
        不过,多年后,知识分子没有当成,我倒真的参了军,成了一个兵,一个真正的兵,虽然是工程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9 21:58)
标签:

情感

历史

分类: 忆旧
        在母亲面前你就是个半截儿老头也是个孩子,哪怕你两鬓斑白。面对母亲我们也容易想起儿时的岁月。而人在幼年时又总有许多趣事,即使是穷人也不例外。如果把这些趣事忆起来,再记下来,那也是一件趣事。

                                     一天好穿一天不好穿的解放鞋
        小的时候身上穿的衣,脚上穿的鞋,全是母亲缝制,母亲大量的工作就是为我们这些费衣费鞋的孩子们做衣服做鞋。鞋底是歌中唱的那种千层底,要先用破布条和黄米面浆糊刷袼褙,然后用搓成的细麻绳一针一针地纳。那么厚的鞋底是如何纳成的呢?母亲们往往是手脚嘴并用,先用针锥扎出一个小眼来,然后再用大茬针拉麻绳儿,拉不过来就用嘴咬住针再拉,有时还会把针咬断。为了两只脚能倒着穿,不至于把一边磨偏,鞋底是正的,你从炕上下地时把脚伸进哪只脚也行,不存在反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
    最近常常睡梦中挥拳踢腿,不是打伤身边人,就是伤了自己,前几天还把自己的脚趾甲踢得整个儿掉了。妻子说是常常受气之过。外孙来后,既要和我同睡,又嘱咐我不能睡着,得在他进入梦乡后换个地方。我问为何,他毫不犹豫:“安全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
        外孙对我感叹:“我爸爸的爷爷特长寿,差几天就活到了100岁。”“那我也活他100岁。”“不,200岁!”于是,老泪纵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到建军节。四十年前,1973年的建军节我是在部队过的,从此我对建军节格外敏感,也格外亲切。在部队生活了四年多点,似乎并没过瘾,沸腾的军营生活依然历历在目,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谈起部队,总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好像依然生活在四十年前,依然身着军装在军营中蹦蹦跳跳。

    我们部队是一支施工部队,打山洞的工程兵,有人曾形象地说我们的生活是“吃饭睡觉开山放炮”。坦率地说,这确与我当兵的目的相差甚远,从山区来到山区,从体力活儿到体力活儿,初到部队总感觉除了着装不一样外,其余不过只是挪了个地方。可在军营扎下根来才知,在部队即使是工程兵,她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的一员,也是经过战争锤炼的好钢,是可以排山倒海的力量。单纯就施工来说,在部队也不是普通的劳动,期间没有投机取巧,没有斤斤计较,更没有讨价还价,大家都在拼命地比着干,抢着干,生怕落在了人后,哪怕是累出了病也不退缩。这就是军人,打仗他们无惧枪林弹雨,打洞、修路、架桥,他们的骨肉都变成了钢铁,什么样的困难他们也能克服。

    部队虽然常年施工,却也少不了军训,更少不了政治学习,所以,我们在部队学到了很多优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5 17:39)

思父十年

张济国

近来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心呀常常一紧一紧地,似乎总有什么事在牵动着。细细想来,可能是父亲的忌日快要到来之故。父亲辞世于十年前的农历六月二十四,阳历的七月二十三日,至今已经整整十个年头。父亲在世时曾说过,死人烂了,活人淡了,意思是死的死了,活的还要活,不会因为亲人死了就不活了。可我感觉活是活着,可真正至亲的人死了,活着的不会这么简单,虽然活着,可却是忍着疼痛活着,不完整地活着,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了幸福感。这会让我们不由地想起那句“苟且偷生”的成语。我现在算不算苟且偷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