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烨烨
烨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10-13 09:01)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小散

今天,上班的路上,发现路湿了,明显,昨晚下过雨,生活象断句,也象雨。

夹着很多东西,也留足了空白。

心很重,总有些放不下的事情,也就成全了一个不完整的自己。

又一次孤身一人在一个城,又一次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心里犯困,眼皮合上又打开,我看到的城是否真实,于是又想起了那句:城只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

看一场电影,重看一场电影,看着看着,哭了,不知道又触了哪条神经,一个人在电脑前,任泪在脸上流淌,也许,没有人看到的自己才是真实的。

叫外卖,六点半开始吃晚饭,很麻木,这样的生活还要多久,人们总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到底哪里才是家,天天吃快餐,天天开QQ,天天斗地主,到底哪样才是我真正想做的。

睡前看报纸,醒后看电视,那条走了八百遍的路,我还得走八百遍。本以为我已经找到了真实,但我又一次在虚幻中倒下。

一切,依然不与我的存在而存在着,又与我的存在而存在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19:04)
分类: 人生小散
我又来了,跟自己打声招呼。不清楚这里是否有人会期盼着我,这些文字也不知道是写给自己看还是写给别人看的。离开的那段时间心灵是否是空白的亦或是更充实。我用什么来记录自己生命的轨迹。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我和一个白痴没什么分别,我跟自己较什么劲呢。一点也不浪漫~~~
今天上街,车来车往,一路莫生,我下街,坐车,回家。
今天下雨,从湖里看到了下雨,雨继续下,跟我没关系,回家。
今天休息,洗衣服,搞卫生,买菜,吃饭,肚子很胀。
今天我还做过什么呢?我在想,我只有在想时才做过些什么?我的想法真实吗,我真的对自己坦诚了吗?我自己知道吗?
桂林的天很多山,桂林的冬天阴冷,桂林跟我没多大关系,我注定了是一个过客。我于是在想:哪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呢?我想到了子宫,想回到那里去,虽然我也不知道那里自己是否温暖。
有朋友告诉我,我的文字很颓废,她还告诉我,你应该积极点乐观点。我想告诉她的是:我觉得我挺好的。世界在我的预料之中又之外。
在自己的心灵里,真没有必要自己骗自己。告诉自己的话其实很苍白,当你一个人睡去的时候,你真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影人同志

 

杨德昌走了。他留给我们一个东方生存哲学遇到西方个人主义所产生的问题: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也许有人在他的电影里找到了答案,但我坚持地认为;他是带着这样的一个困惑而离开的。东方对于问题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问题的存在或者产生的困惑并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总有一天你会觉得这个问题不在是问题,几千年来,我们就是一直沿用着这样的思维活下来的。什么也没有变,只是问题依然存在。

 

说他是个另类,因为他总有鼓劲。他少了点东方人的中庸,而更多的是西式的理性。理性在我们的土地上是没有出路的,以致于种种荒诞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着。历史这条河流反反复复在同一地方流过,而我们一生中其实总是穿过着同一条河流。出国并不是件好事,杨带着他的困惑回来,心里不再平静。他的电影将他的内心世界在我们眼前呈现:杨将他的愤怒喷出来,还着半口血还有两颗假牙。然后冷笑地穿过台湾的高楼林立,穿过一张又一张白领苍白而又虚假笑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7 21:23)
 

写下就是是永恒。这是我挺喜欢的一句话。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所以永恒才特别让我神往。当一切都在记忆里渐渐模糊的时候,我们2仅仅能通过笔下的寻找记忆。于是,写下的东西就成了永恒记忆的唯一证明。当一个人老去的时候,记忆仿佛就是生活的全部,当行动渐缓,一切都将慢下来,时间也是如此。而大脑里的记忆却渐渐清晰,我们还能留下什么让自己细细回味呢?是痛苦的记忆还是快乐的片段,是初生的幸福,还是离去的悲痛。也是感觉已经不再强烈,而更多是没有情感的细节。如同走过的路,更多只是风景而不是感受,回忆究竟会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呢。也许人人都有自己的感受,并不会因此而公式化般的雷同,而我更多的回忆是痛苦而麻木的。如同森林里厚厚的积叶,一旦被风吹起,所呈现的是满目苍凉的大地。而所有的印记并不会是浅浅浮于表面的堆砌或凹显,而是渗杂其中混淆不清的苍凉。一切都将过去,但痛苦和胆怯都深入骨髓的时候,都将无法分辨,于是,记忆里已经没有了痛苦没有了愉悦,而更多是麻林不仁。永恒,仅仅是相对于记忆,而写下,仅仅是相对于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纯属虚构

 

火焰山上,悟空与观音对持着,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滚滚热浪,漫漫黄沙。

 

“悟空,你不乖乖地跟你师傅去取经,又在这里瞎闹,还说要吃了你师傅,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观音一脸正气的质问着悟空。

 

“哈哈,观音,你骗得我好苦啊,想不到你还有脸来见我,今天,我不打你这个贱人,我就不姓孙。”悟空面目狰狞,就连毛发都竖了起来,那件爱心片小背心胀鼓鼓的起伏着,只见他左手怒指着空中的观音,右手紧握着金刚棒,双脚暗暗地发力,脚下的黄沙往两边滑漏着。

 

“悟空,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是妖,我是佛,我们佛妖殊途,这样的爱情是没有结果的。那时在天宫,我就暗暗地告诉过你,你偏不听,哪个不知道:我已经是如来的人啦,就连玉皇都不敢斜眼看我,你怎敢对我痴心妄想呢?”此时,观音坐在的莲花垫微微发着耀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06 23:42)
分类: 人生小散
 

 

 

当你又一次离开后,我终于明白,这些年来,只有你能给我温暖。我不得不对着空气,对着风,对着海,对着黑夜,唯有不能对着你说的:我爱你。恍若夜空闪过的流星,而我的话只能在时间的光年里缓慢穿行于无尽的黑暗中,象星星一样成为过去,也获得了永生。女人,我在你的怀里融化时我并不知道这触手可得的幸福是那么真切,唯有当你离开,心才暗暗地落,隐隐地痛。期盼那莫生而空荡的屋子里有一个或深或浅的回音,印证着我依然活着。世界上无边的黑暗仍然无法将我吞没,我依然活着。一直都在游离,声音,景象,这个世界所浮现的并不能证明我的存在。我在别人的世界里活着,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行将就木或者已经死去,了无生机。谎言在梦中的沉睡,而现实又在谎言中漂移。我的世界怎么了,为什么我的世界只是别人的世界,而我却总在冷冷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难着这世界的快乐和疾苦真的与我无关,而我只是一个抄书匠,记录着发生在这个时代的光荣与罪恶,无知与高尚吗?这是上帝给我的使命还是我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9 22:17)
分类: 小人物小事件

 

“过几天我就要搬房子啦。”阿敏伸着懒腰呢喃着。
“哦。。。。。。那你去看过了吗?”我一边应付着一边打着包装。
“没呢,反正就住那罗,两个房子,呵呵。。。。。”她在笑,一定又露出了厚厚的牙肉。她牙床挺厚的,牙齿短短的,因此一笑就将牙肉露了出来。
“我觉得,主要是便宜,130两房一厅,赚死了。”其实也是,我现在只住一个单房,却也要200元。“秀敏啊,你租一间给我,我帮你们出水电费,行不?”我继续逗着她,并不打算跟他们一起住,她去年年底刚结的婚,正如胶似漆中,咱可不能去凑这个热闹,搞不好会把自己弄得内分泌失调。实在不划算,再说,我也不至于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那么伟大。谁知道他们弄得响不响,即便不响,隔壁有对小夫妻,多少会有竖着耳朵听的嫌疑。
“那不成,俺们要过二个世界,我跟我老公一人住一个房,他玩他的电脑,我看我的电视。”她说得眉飞色舞,仿佛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我还要住一个房间,关上门看电视,呵呵,他就玩他的电脑,哼哼!”瞧那小样。
“哗,才刚结婚没多久,就厌了啊。这样可不行啊。”我故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5 00:50)
分类: 人生小散

 

 

希望总是这样,莫名的来,又莫名地走,无法停留。风吹过,发梢上沾着眼泪。一些不知属于谁的感伤又再次袭来。凉凉的夜,冷冷的风,没有温暖的月光,如水一样冰冷。光线总是浅浅的,目光总是冷冷的,一切都在迷失,仿佛走不进去,又迈不出来,我直直地站着,僵硬得没没影子。这些年,这些天,总那样。来了,走了。带来希望又带走希望。一切总那样,无法把握,也无从把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3 21:42)
分类: 纯属虚构

新联众杀人事件

 

(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3 21:38)
分类: 纯属虚构

新联众杀人事件

 (一)

这是我至遥今为止唯一见过的一具尸体,他距我的直线距离不到 十五米,就那样仰躺着,穿着件有点发皱的白衬衣,一条麻布西裤,在已经入冬的南方来说,还是略显单薄,脸上有点肿,两眼闭着,血已经湿了白衬衣,暗红的一大块就在胸胸口处凸显着,他靠着的右侧方的地面上,有一小滩血,粘粘地引来了两只仓蝇,右手紧贴着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