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儿子的歌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雨点上的泡泡
雨点上的泡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900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小说散见《躬耕》《石油文学》《青年博览》《山花》《山西文学》《北京文学》《小说林》《传奇传记文学选刊》等。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0-02 00:36)

夜晚的语言 22:51:29 
你在做什么呢?
看不透 22:53:43 
看王守仁的东西 
夜晚的语言 22:54: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是要叫你“大调曲子”

 

    《金刚经》中,多有这样的一些句式:是某某,非某某,而名某某。而对于我们所描写的这个东西,我们也想说:是大调曲子,非大调曲子,而名大调曲子。

  似乎,在这些已经为她写下的十多万的文字中,我们一直都混淆着一个概念。我们的题目是《生命中的大调曲子》,然而在这里面,我们的笔墨却更多地触摸到了南阳曲剧。而实际上,按照通常的说法,我们所提到的大调曲子,与南阳曲剧其实并不是一回事。不仅不是一回事,历史地看,她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微妙。而且,时至今天,在南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这个机构里,大调曲子和南阳曲剧是被分配在两个协会之中。前者属于南阳曲艺家协会,后者则属于南阳戏曲家协会。从这个角度上看,大调曲子仅仅只是它们其中的一种。但是,这个错误我们是不能承认的。因为,从另一个角度再看,早在“鼓子曲”,甚至上溯到“乐舞百戏”那个时代,只要是在南阳,某种叫做“大调曲子”的东西其实早已经暗香飘浮其中。而后来的南阳曲剧,亦可视为是“大调曲子”的传承以及发展。谁也不能否认,这其中,有“大调曲子”一脉相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莫言先生的长篇小说,我最喜欢的是他的《丰乳肥臀》,私以为它也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长篇巨制。《酒国》我也喜欢,曾经反复读过两遍。几年前在和好友赵大河谈及莫言先生的小说时,他对《酒国》推崇备至,记得当时我们两个为此还进行过激烈的争论。大河是一个十分纯粹的小说家,出于对他阅读鉴赏功力的信任,最近我又重新打开了这本《酒国》,此刻我想,大河之所以对它推崇备至,也许还是颇有一些道理的。对于小说的阅读就是如此,早期的阅读会在后期的阅读中不断被阅读者重新认识甚至于颠覆。


两个月前,我的老师行者先生向我推荐塞巴尔德的《奥斯特里茨》。阅读之后的感觉实在很好。塞尔巴德用散文化的语言,以冷静寂寞的笔调重现德国悲剧,以他独特的方式与历史相遇。本书的翻译者叶隽先生在译本序中引用了这样一段话。这段话是我十分喜欢的以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阎连科:我希望我的小说有原子核引爆的能量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孙小宁


  “发现”小说的可能
  小说家说小说,“无理”也成理。因为他们拥有生命与创作的双重体验。看他们任意地命名词汇,或者从某个小说的肋骨纹路切进去,确实能够让我们对小说的认识耳目一新,并且不期然接受他们为小说所输入的概念。以前,我们在卡尔维诺的《新千年文学备忘录》中习得文学作品的轻与快,精确与繁复;今年,我们又在阿摩斯·奥兹的《故事开始了》,感受到文学经典开头“难以觉察的树荫移动”的精妙。而中国作家阎连科则用他的《发现小说》,为文学辞典贡献了零因果、半因果、全因果,内真实与神实主义等一串亮晶晶的词汇。以他的理论做搜索引擎,小说又有了重新分类的可能。比如,那如上帝一样全知全能地叙述、将前因后果交代铺垫得清清楚楚的故事方式,无疑就是全因果了;而卡夫卡《变形记》,人物一出场,就从人变成了甲虫,是零因果的呈现;《百年孤独》虽然无处不魔幻、不荒诞,但是所有的荒诞又有部分的真实做支撑,可谓之为半因果。
  虽然阎连科也承认,以“半因果”呈现的小说,如《百年孤独》之类,正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跟妖精打架

    听说,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以耄耋之年,今年要出八本红学专著。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周老先生厚积薄发,以数十年之力写就的《红楼梦新证》我却见过,乱七八糟的一堆材料,夹杂着风马牛不相及的结论,并不见佳,我以为。

    '职是之故',看到报纸上热炒周老的红学巨著,我并没有强烈的购买冲动。也真凑巧,某年月日,我用Google查东西,打开一个网页,是《'护官符'考释》,刚读了两行,就大惊失色,赶紧查找作者,才知道这就是周老的新作,出自《红楼十二层》者也。

    两千字不到的文章,深挖《红楼梦》第四回'护官符'中四句话的微言大义。我给一个非常客气的评价:全是鬼话。不但鬼,而且妖,东拉西扯地乱引故典,给人以'真是好有学问'的印象,恨不能夸一句'读书破万卷,下笔就成精'。《西游记》里的妖精,个个长得贼漂亮,可是真要看仔细了,看出原形来,那都是些丑陋不堪的玩意儿。我把原文抄在下面,大家看看。

    '护官符'考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4 23:59)

    活到这把年纪,如今终于深刻体味到了人世间太多的无聊和无趣。快乐,瞬息即无,而忧伤,却马不停蹄。

似乎只是在眨眼之间,那青春的鸟儿便一去无回,而迟暮的钟声却纠缠在我的身边从早晨一直响彻到黄昏。那些曾经在身体里面汹涌澎湃的激情一落千丈,它们在无尽的时间的流里细若游丝然后终止于虚无。

 

    脆弱的心魂——百孔千疮一片荒芜。我知道,这马不停蹄的忧伤缘于我对人群的失望;我还知道,如果没有亲人,我是多么愿意切断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联系。

 



    对我来说,写作的荒年已经结束。蛰居在小书房里,我用饱经沧桑的心魂杜鹃啼血一般呼风唤雨。

 

    文学已经衰微,但是文学依然不死。即使有一天这个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7 11:37)
标签:

转载

祝福崔鹤!祝福一个心灵真诚的真的诗人。
原文地址:我的2010作者:梅老邪

我的2010

1
我的关键词

10年的沧桑
我只是想来一场梁祝那样的爱情
2
10年前的那张银行卡
还在用着
我把最美好的青春
献给了他
3
我无数次的想象
用那张银行卡劈开我的脑袋
看看我丑恶的脑浆
4
我知道,我必须哭一次
否则,
我真的进不了下一个10年
5
现在,我端坐在2011的门口
荡妇一样微笑
我一动不动
我假装对未来充满好奇
还有希望
6
是啊
开心吧,快乐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鲁迅的存在,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一种孤绝的现象,他身上充满了一种敢于正视自我的勇气,而同时他也具备了一种十分少见的批评风骨,那是一种对于一切世界秩序敢于进行怀疑和批判的勇气。我一直以来都以为鲁迅是一个格格不入的精神流亡者,他与现有的秩序从来没有进行过合作,而是从来都以“冷眼”来面对,抵抗一切可能的消解与犬儒,他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流亡来表达对现有秩序的不满,来获取心灵的自由。这种对于现有秩序的批判,在复杂的格局之中,分外地艰难。学者王晓明总结这种批判的精神为一种“横站”的人生,作为一个真正的精神界的战士,就必须得做好既要面对来自敌方的攻击,又必须时刻提防来自同一阵营的冷箭,因此王晓明是这样来形容鲁迅的一个人的战争:“可是,你仔细体味一下那横站的含义,想象一下他瞻前顾后的神态,这和绥惠略夫式的绝望的独战,又相差多少呢”?这种绝望的战斗,鲁迅一直持续到他人生的终点,他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坚持了下来,而写作也是他惟一的战斗方式,他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中就有这样的叹息:“我只能用这样的笔墨,写几句文章,算是从泥土中挖一个小孔,自己延口残喘,这是怎样的世界呢”。因此,他在自己的战斗中才强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2 22:09)







    不知你读没读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21:32)

 

    史铁生先生走了。就在今天,2010年的最后一天,他终于挣脱曾经束缚了他38年的轮椅,轻轻离开这个喧嚣而又尘埃遍地的世界,重新走向那个原来的地坛,走向那个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永恒的所在。

  “想念地坛,主要是想念它的安静。……一进园门,心便安逸。有一条界线似的,迈过它,只要一迈过它便有清纯之气扑来,悠远、浑厚。……那安静,如今想来,是由于四周和心中的荒旷。一个无措的灵魂,不期而至竟仿佛走回到生命的起点。……仿佛我已经消失,已经不在,唯一缕轻魂在园中游荡,刹那间清风明月,如沐慈悲。于是乎我听见了那恒久而辽阔的安静。”

   为了先生那篇著名的《我与地坛》,2008年的夏天我曾专门乘车去过那个地方。早已开放了的地坛如今已经面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