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俗人姚彬
俗人姚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音乐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7-26 17:22)
分类: 转摘
中国诗歌年代大展 中国诗坛饕餮盛宴


《诗选刊》2006"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特别专号征稿启事


  《诗选刊》“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特别专号已编辑数年,越来越受到诗歌界的广泛关注,每年专号出版后,都会引起诗歌界的强烈反响,已成为本刊的一个重要品牌。大展专号是对当年最具实力和最具活力的杰出诗人和优秀诗作的集中展示,为研究中国当年诗歌发展提供了一个权威的、先锋的、影响深刻的年编选本。
  “2006"中国诗歌年代大展” 特别专号将在以往编选经验的基础上,选稿更加严格公平,设计更加精美大气,涵盖诗人面更加广泛,《诗选刊》将继续以11期和12期合刊的形式,重磅推出各个年代诗人的优秀作品和诗歌观点。与往年不同,本年度诗歌大展还会增加一些崭新的策划。请大家关注!
  “2006"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特别专号需要您的支持和参与。在此重申“年代诗歌大展”的选稿标准:1.本组诗作和文字的创作质量及影响;2.诗人当年的总体创作水平;3.不重声名,唯选好诗。特别专号的编辑仍延续编辑部选稿、作者自荐和推荐他人入选的方式。请诗人将自己或认为应该选入大展的其他诗人的作品推荐给我们,内容要求:1.请精选2006年创作发表的新作400行,公开、内部报刊、网络发表均可,请一定注明出处。也可以是未发表过的原创作品,但应能够代表自己当年创作水平。2.个人简历300字以内。3.清晰照片2张,数码照片最佳。4.创作谈、随笔或有关自己的创作评论一篇,2000字以内。
  参展稿件必须在信封或邮件上注明“年代大展”字样,于2006年10月30日前寄至:050021 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诗选刊》编辑部,或者发至本刊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特别专号电子信箱:nddz2006@sina.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4:21)
朋友帮弄了个博客,很高兴,高兴得不得了哈...
就是,本人笨,苯得不得了,不晓得郎个申请博客呢.....
今天一口气贴了一大批老东西,呵呵,老旧的老,老旧的旧哈,各位多批评哈..
 
还有很多问题搞不懂哈,比如怎样连接别人的博客呢,,哎.麻烦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4:18)
分类: 诗歌
叙述

 

这时,那只受伤的麻雀飞走了,那只右腿被我用橡皮枪射伤的麻雀飞走了。它的翅膀还没有厌倦天空

我再次举起手中的枪,想射中生活中的另一类东西,是什么呢?我的手还没有学会放弃

这时,天空的内心一片浪籍,一只蹶腿的麻雀占领了一片领域,划动的幅线像一把弯刀,别在日渐消瘦的腰间

这时,大梁山转过身去,发育迟缓的樟树,抽象得像一声叹息,慢慢地落下来。等待何时能高飞

土地的听觉慢慢恢复,一场远去的风暴折磨着来年的收成。一只活蹦乱跳的母鸡渐入佳境,把飞不动的幸福晃来晃去

可爱的人,一踏上你的疆土就是无期徒刑。可爱的神啊,一说起话来我就患上了不死的绝症。咦,仙人的病。危险的想法拖延了21世纪的进程。

2006。6。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4:07)
分类: 诗歌
一只老黄狗     
 
一只老黄狗,走在一座铁索桥上
桥上的木板已缺了一大半,不是敌人抽的 
我四处打听的结果,不是敌人抽的
其它结果我已经不需要
一只老黄狗,老得一身是经验
它慢慢地走,把所有经验降落在四只脚上
慢慢移动的经验,东张西望
奔腾的乌江,前岸的青山
后岸也是青山,被经验抛弃的青山
一只老黄狗,12岁,13岁,14岁吧
黄色占据了它身体的85%
1%的白色在它的左耳根旋转
1.5%的黑色在它的右耳根盘踞
还有肚皮、左后脚、背上共瓜分了12.5%的白色、黑色
肚皮到底占了多少白色,左后脚到底占了多少黑色
背上到底占了多少黑白二色
我还在精确地计算
哦,老黄狗又移动了1米经验
不知道它先出的是左脚,还是右脚
不知道它的左脚和右脚每跨出一步的距离是否相等
它跨动了几次左脚呢
它跨动了几次右脚呢
哦,老黄狗右眼睁得太大了,能大过乌江的咆哮吗
它的左眼倾斜着,能倾斜过缺少木板的铁索桥吗
哦,又过了一个3个小时56分,老黄狗走过了铁索桥吗
我在原地不停地移动
不停地旋转
一会加速,一会匀速

2006.3.2

>>一匹走过场的马

马绕着人,绕着树桩把春天拉得很远
马绕着春天把自己拖了很远。马绕着远
我看清楚了,马绕着远,绕着自己。
从下午2点23分12秒到7点18分21秒,一匹马
一匹走过场的马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它一会拖春天,一会拖自己,一会拖远
它一点不知道,它把我拖得好远
好远呢,好远呢,明天我就开始丈量
我决定轰轰烈烈地把这件事情做好,绝不走过场


     >>逍遥令

谁把风收拢了,我跟他没完
谁把雨兜售了,我跟他没完
风雨不动,没有声音的世界不好玩
道路宽广些,我的后半生全部挣买路钱
天空狭窄些,让我随时能看到玉皇大帝给我供奉的高香
婚姻宽广些,让威严的帝王我的妻子耀武扬威
理想狭窄些,让小脚老妇人我的祖母纵横驰骋

把风放出来,把雨泼下来,我开始在和平年代参加革命
动作龌龊些,让世人记住东倒西歪我和世界醉了的样子
嘴巴张大些,让大地上的亲戚明白现在是隐恶扬善的好时机
把绿色的拐杖给我,让我成为沙漠的焦点
把沉默的白骨装进我的行囊,到兵马佣寻找同样沉默寡言的旧情人
从秦朝进入秦朝,从汉代进入汉代,从2006年进入2006年
从星期五进入星期五,
从2月10日进入2月10日,从9点58分进入9点58分
从我进入我,从你进入你  

2006年2月10

>>词语

重庆以北的词语
这句话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首诗歌的第一句
想起重庆以北的果实和美女需要词语
仍然是莫名其妙
诗歌又进行了一句

重庆以东的词语
重庆以东的姚彬和冉仲景
互相窥视藏在心里的自私的词语
仍然是莫名其妙
诗歌又进行了一句

下午要写年终总结
总结一年写了新闻多少篇
获过几篇国家和省级的奖励
认认真真,写上几个词语
不重庆以北不重庆以东也不重庆
2006.2.10


>>春风不来

二月里来,春风还不来
土地还在,词语里的春风还在
我还在,春风不来
春风不来,我还在
我还在,去年的春风刮回来吧
我还在,今年的春风死在词语里吧
            

>>俗人姚彬之七

姚彬回来了,带着天空的鱼尾纹
带着上帝的腥臊味,带着灵魂的尸体
带着女人的毒,带着21世纪的病菌

姚彬说过,做一个幸福的人
迎接春天的到来,骑着花朵去看森林
给奄奄一息的河流洒泡尿,让它继续流动
这么多年了,河流还没干枯

随着一泡尿,姚彬越流越远
和天空恋爱,和神仙通奸
和亡灵同乘一列陌生的列车
和情人交换骨头,打扫21世纪的病房

姚彬呵,落在地上的俗人
患有多动症的21世纪的清洁工
打扫完病房,打扫完天空
回到自己的小屋,打扫自己

姚彬回来了,这个俗里俗气的人
把打扫自己的事情都向你们宣布了
一不小心却使用了高贵的诗句

2006.1.4

>>阳台或麻雀

一大早
一只麻雀
在阳台
接替黑夜

我在中国重庆涪陵顺江花园601室
的客厅
点眼药水
想一直没读到的什么历史
没有抽烟和吃水果
没有放音乐
也没把脚放在茶几上

>>慢慢靠近

我像一块橡皮泥跳来跳去
擦去黑夜
擦去距离
我自己变得越来越小
让你接近虚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4:02)
分类: 诗歌
>>我安排了一场雨

本来我安排了一场雨在5月11日
我把丁香般的姑娘也赶出了雨中
我要在风门垭口等我的老母亲
我要和她走过这场风雨

本来一切都可以实现的
母亲却忽然脚疼的厉害
她不愿拄着拐杖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场雨不停地下
淹没了鸟儿的飞行
生命的路上没有一点灰尘
母亲却一直没有出场

但我还是没有停止这场雨
我忽然想有一个儿子
坐在风门垭口
和我一起被雨淋湿
2004.5.11

>>向右看

几个人都在朝右看
把一棵树上的叶子都看完了
一些叶子飞了起来
一些叶子落到了地上

我无法判断我是在朝哪个方向看
但我知道你们都在朝右看
飞起来的叶子落在我的头上
落下来的叶子落在我的脚上

如果几个人再朝左看
也许要经过我
我在陪自己好好地站着
像一垛墙陪着天空
渐渐地渐渐地
成为习惯
2004.6.2

>>存在

“鱼儿的欢呼被我看见了”
我写下这个句子
自以为是
其实这是什么诗歌呢

乡下的大婶来给兄弟提亲
兄弟狠狠地盯了她几眼
他说城里人
都是要大龄才娶老婆的

乌鸦把天空误会了
我们把土地误会了
而天空土地
安静得惊人

“哎,好疼,你好烦”
妻子把我从幸福中惊醒
醒着就不要睡了
呵,原来我还简单地存在
2004.6.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4:00)
分类: 诗歌
>>组词:放下

(首先想到的是)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接着是)
放下面子
放下包袱(开动机器)
(用这种形式来写诗
一点没意思
一点没才气)

放下面子
(就说出来了)
放下包袱
(就写出来了)
放下笔
(就是)放下武器
(自己向自己投降
这首诗最有意义的原因
就在这里)
放下脑袋
(赶快结束)
04.15

>>这个下午

这个下午
我在等着一枝烟慢慢把我燃烧
我在看它怎样把我燃烧
从头发开始
还是从嘴开始

其实我可以选择去看望春天的
选择打牌喝酒的
选择写一些无聊的文字

其实我被自己的隐秘
追杀得体无完肤了

其实我这样告诉你
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说了这么多
烟还没有开始燃烧我

说了这么多
还是在等烟把我燃烧
2004.4.16在线


>>幻象:卡莱啤酒屋的累赘叙述

昨天到卡莱啤酒屋时是下午3点15分,投射在玻璃杯上的阳光被你的身体折断
我尾随在你的身后,我和阳光只有一步的距离,刚好能看见阳光被你折断
玻璃杯和我一样,距离阳光只有一步,迎接着啤酒和嘴
另一只玻璃杯被阳光充满,懒洋洋地散落在中年妇女的鼻尖
这是靠近窗子最近的一张桌子,路人和中年妇女被玻璃吸引
两个少男少女左手叠着右手,另一只手举起杯子轻轻地碰着
这是离窗子较近的一张桌子。这些很容易就被我发现
我们正在屋子里寻找我们的位置,这些发现使我产生了新的想法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我在努力地寻找黑暗,而你在街灯下寻找着心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睡觉前我给自己策划的梦,而暂时忘记了你
在我想起今天下午怎样给你打一个电话时,服务小姐在大声问喝青岛啤酒还是重庆啤酒
这个服务很不礼貌的小女孩今天却很容易逃过了我的呵斥
这时我才发现被你的身体折断的阳光已分成12个片段
我和玻璃杯很愿意看见这12个片段,我和它朝着两个方向微笑
1分钟后,我还是把玻璃杯的微笑喝下了,它仍在我的胃里笑,有些疼有些幸福
对不起,我暂时又忘记了叙述你。你没有发现阳光会在你的身体里爆炸
你更没有发现时间在你的身体里疗伤,想再把你叙述下去时
我发现离玻璃窗最近的中年妇女很深情地注视着我,她把阳光折腾得很忧郁
我发现两个少男少女把我们遗弃,心中涨着啤酒的泡沫
我发现啤酒假惺惺的,让我越喝越清醒。我看见阳光在你身体里怀孕了
而所有的这些,你一点也没有发现,你说这里的环境还不错,以后约几个姐妹来
我很认真地听着,很深很深地听,听到后来你什么也没说了
服务小姐好长一段时间没向我们的杯子里倒啤酒。我发现这个问题时她正深情地看着两个少男少女
我确实一点没有怪罪她,相反对她充满难得的好感。而她发现我的目光却问起我们再喝点什么酒
声音很温柔很温柔,我没有反映地点了点头,一瓶老重庆被她的小手轻轻地启开
这时你很儒雅地说了声谢谢。呵呵,我发现又忘了继续叙述你
你喝酒的姿势很文化,你回味的感觉很诗意,你身体里的阳光被你的笑容遮掩
你的嘴被啤酒修饰得很夸张,你的手把岁月抓得很紧,把时间打了一个个结
这时服务小姐又给我倒了一杯啤酒,打断了我准备好的叙述
这时我发现来了好多好多的人,屋子外霓虹灯替代了春天的阳光
直杠杠地把我照射了进去,这时我有了更大的发现
春天的阳光从你身体里跑了出来,把霓虹灯的光亮排斥
你就这样亭亭玉立在我的身边,引来了好多嫉妒的目光,牵引着我新的叙述
你呀你,魔鬼的你啊,春色满园的你啊,夏天就这样向我们走近……
2004.4.18


》我回来了

一些瓦片和阳光让我仰起了头
我久久地仰起了头。一秒,一个世纪
忽略了你低处的流水

还有一些瓦片和阳光
互相缠绕,这个世界
低矮的爱情稳妥而健壮

像一面祖国的旗子
我回来了
我真的还没有死
2004.5.4


>>经过

突然的急刹车惊恐了黑夜中的洼地
这些被黑夜填平的洼地忽然有了疼痛
车灯把黑夜敲开一个白色的窟窿
我是黑夜的一部分
看见了白色
树木是黑夜的一部分
看见了自己
滴答的手表是黑夜的一部分
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只鸟从头顶飞过
它把黑夜搬来搬去
只有它把黑夜淹没

发动机轰隆一声
把洼地填平
这时洼地忽然有了幸福
汽车带着我把黑夜搬走一块
那个缺口代表了
我曾经经过
2004.5.9

>>制造

自行车的轮子碾过三米的海棉
制造出两米的风
对于这个被制造出来的句子
我用不着认真去想

句子可以制造
心灵也可以制造

在白天制造出一片黑夜
让许多事物被遮掩
在黑夜制造出一片白天
让一部分闪亮

在白天制造出黑夜的孩子
让它奶声奶气地叫我爹
在黑夜制造出白天的妻子
让它充当你们的娘

心灵可以制造
我离开你们的日子不长了
2004.5.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3:56)
分类: 诗歌
>>时间

谁的孩子
生了什么病

神被蝼空了
神被喂饱了

谁的父亲
脸膛反射着黑暗的光芒

我在中间,不停地对自己喊叫
——

神被蝼空了
神被喂饱了
2004.1.18

>>现在

月光对着我发呆
流水在我的脚趾间荡漾
鸟粪肥沃了我的头发
谁爬得更高
高过我脚下的土地

失眠是有趣的事情
昨晚的失眠,在现在特别有趣
我可以省略喧闹的人群
而你站在我的另一块土地上
高过孤独

到昨天的电梯上,谁遇见了我
要么他有出奇的胆识
要么他快要死去
整座城市在我拂袖间繁华落尽
钢筋水泥在害怕
会议在重复

此时没有虚构的情节
也没有方向
但你必须记住这句话
——月光对着我发呆
这足够让你享用一生
2004.1.29

>>某时某刻

手落在你的心中
我穿过熟睡的阳光

花朵在合拢
黑暗在逃跑

她站在楼梯顶端
风跌倒,升高

我们都准备好了
我们都准备好了
2004.1.31日

>>经过黑夜的城市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我熟悉的城市
让我对自己陌生起来
对春天的电话一直无法打通

我想了很久
一定要给春天一个电话的

糊里糊涂,我和乞丐撞了个满怀
乞丐没有表示道歉没有表示愤怒
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很慢地向前走了,很慢

我再次给春天拨了一个电话,占线
我发现糊里糊涂这个词很快就受了伤

这是一个甜蜜的冬天
我刚从喷香的酒精和陌生的女人里醒来
我发现刚才我们在酒桌上
说了很多傲慢的谎言

我一定要给春天一个电话
询问美丽的外套能不能真的御寒

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
很多东西被覆盖
很多东西就在眼前
没有深浅

我一定要给春天一个电话
请它帮我留住那个慢慢走去的乞丐
让我很清醒地对他说
我们做兄弟吧

给春天的电话终于接通
春天说:回家吧
乞丐本来就是你的兄弟
2004.2.3日凌晨

》伊拉克  伊拉克

伊拉克被你们想过好多次
我需要再想一次

在伊拉克游走的人
很少想起梦中的伊拉克

离开伊拉克的人
没有到过伊拉克的人
无数次想起具体的伊拉克

现在是凌晨两点
我不断想起伊拉克的某个部位
记不清楚是哪个部位

随便想起哪个部位
伊拉克都会答应
2004.2.10

>>理解

简单的事物被忽略
沉重的头颅
流动的笑容
互相抄袭
困难沉浸在黑暗的欢乐中
希望流荡在光明的表扬中
和一只鸟
鸣叫着
温习着天的空
土的厚
2004.3.6

《把风撕开……》

把风撕开
露出牙齿和沙子

静静地坐下来
发现风的牙齿缺了很多颗
发现沙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把风缝补好
我开始想
怎样才能把风缝补好
撕开的时候
没有想到还要缝补

因为风的牙齿缺了很多可颗
因为沙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我一定要把风缝补好
好让很多东西随风而去
2004.3

〈〈我所看见的……〉〉

我所看见的
成群的牛羊在城市的水泥路上奔跑
青草孤单地哭泣着
郁郁葱葱的青草
第几次哭泣了?

在白天
我只看见了牛羊和青草
我一直没有走动
我想等到晚上
看还有没有什么出现

郁郁葱葱的青草
第几次哭泣了?
今天白天我确实看见它
哭泣了一次
2004.3.11.

〈〈请……〉〉

请把头朝地脚朝天
撞地蹬天

“请,请做好这个姿势”
这是我自己对自己说的

我要对你说什么呢?
我一定要对你说什么吗?

我还没有想好
我一定要想好

我一定要想好
不要让它成为我的包袱
2004.3.11.

〈〈阳光照耀下……〉〉

阳光照耀下
没有我的破衣裳
也没有庙

阳光赤裸裸地寻找
寻找
寻找阴暗的喊叫
2004.3.11.

〈〈大声……〉〉

大声喧哗
大声叫疼
大声磨针
大声喊无

用更大的声音淹没自己
用更大的声音寻找自己

2004.3.11

《把阳光撕开……》
把阳光撕开
盖一块在左肩上
让昨日的味道
窜到右肩

然后和树阴下的老狗开个玩笑
然后把这个玩笑复制下来
在春天散发>>3月31日,假设

把祖国借给你,把人民还给你
把幸福说出来,把痛苦埋葬
然后我们孤单地跑在草原上
我开始怀念祖国
你开始想念敌人
2004.4.3

》4月7日,一定有什么事情要有发生

4月7日只剩下两个小时了
我坚信一定有什么事情要有发生
过去的22个小时,我吃过饭,睡过觉
采访,写稿,坐车,再吃饭,午睡
这些都不是我心目中的事情
(好的坏的都是事情啊,但都要激烈的
成长的过程中那么多事情都发生了
多一点不算多,没有了就不习惯)
什么事情呢?如果真的没有
我就认真地写一首诗,发奋地做一次爱
心老了,身体也老了
写诗和做爱真还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呢
2004.4.7

>>无所事事的下午

汽车的尾气把下午的风删来改去
我坐在驾驶坐里
阳光被挡风玻璃折断
我的目光完好无损
这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我首先看到了这些

道路两旁的第三棵槐树
被一声急刹车惊醒
五瓣槐花
和风五次接吻
然后被风抛下
这是下午3点45分
我的手表和手机都是这样显示的

路上的两个大书包
很快地移动
把孩子的屁股遮去了一大半
但我是看得很清楚
一个是王叔家的老三
一个是李伯家的老二
这是下午5点22分
炊烟把土地升高
把天空降低

汽车跑的是50码还是100码?
这一点不重要
反正天要黑
天黑了车就停下来

2004.4.8在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3:54)
分类: 诗歌
>>停顿

二十年前的偏头痛对我的身体似懂非懂,但已经让我记住了
像1966年的病句,通风透气的语意,繁复的定状补
像1989年的6月,风对城市的补习,乘坐在花上的睡眠
像2003年白色的口罩,像浮在地面上的一朵朵,标准统一的云
像2005年鸡在火锅里的舞蹈,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懂
像现在我把任何事情都放下来,抽着一枝烟,为那些沉入梦乡的人,褪下生活的修辞,为我自己留下一个黑色的窟窿,容纳海浪和病菌,容纳完全相同的事物,复习岁月枝柯上的停顿
2005.12.3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未来爬上大松树,掏鸟蛋,吃松果,喝大风
我的未来不做梦,我的未来钻进洪水中,睡鱼卵,骑乌龟,跳艳舞
我的未来快点来,来划拳,来喝酒,来来来来来来,来写诗来哭泣
我的未来来不来,来不来来不来来不来来不来
2005.12.3


》有话要说

风吹倒了树,树倒之势之声惊恐了风。屋子病了,满屋子的病和风一样漂浮
草叶卧病不起,践踏过它的脚仍在四处流浪。四处流浪的脚很强壮,狗一样强壮
坚硬的冬天,拱起的干雪,夹着尾巴的火狐,笨拙的前世今生
上帝有外遇,人间有窟窿,桃花杀人,我和自己结下了美丽的仇恨
和神灵相遇,我就脸红,我就开始结结巴巴地说话,我的爱情就开始摇摇晃晃地升到天空
2005.



>>消逝

咖啡倒了一地
两张脸像灯光一样昏暗
你左手的戒指出奇地闪亮
我的身体像桌子一样
承受着杯子的逃离
迎接着外界的热闹

咖啡来不及四处流走
服务小姐用桌帕把它阻挡
盛在一个更大的容器里
现在我的大脑
也多么像这样一个容器

窗外的雪盖了一层又一层
一个又一个往事被覆盖
慢慢渗进土地
我们的来途被雪覆盖
我们的去路是一片白色的雪
终将化成水
2005.11.26


>>孤独

“不要怕,这座大山上
只有我一个猎人
我是不会杀你的”
狮子喜欢猎人的话

狮子看着一个个猎物被带走
狮子看着一个个猎物被带走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狮子自由自在地穿梭在森林里

猎人死了
狮子穿梭在森林里
它多希望被枪杀啊
2005.11.26


>>此刻,冬天

雪停了,凌晨五点雪停了。雪从昨晚8点一直下到今晨5点。凌晨1点开始大了,凌晨三点如鹅毛般,凌晨4点01分还是鹅毛般,凌晨4点45分开始变小,凌晨5点开始停了。应该是凌晨5点零3分停下来的。

此刻,是上午11点零35分。
此刻,我正在感激雪,让我回忆了一个上午。
哦,一个上午终于过去了。
2005.11.26



>>白了

草地白了,说白就白了
没有人踩踏的草地啊,熬白了头
蝴蝶的胡须也白了,蜻蜓的眼睛也白了

我站在草地中间
白也白不起来
绿也绿不起来


白了,
一圈圈白色
天堂树的年轮


白了,
一圈圈白色
我和海年轻的病


》我不是一个好男人

重庆的天空被我满脑子的坏思想搞黑了
黑得被迫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雾城。而你们这些懦弱的男人啊,谁都没出来反对,如果思想斗不过我,可以用刀啊、棒啊,或者群殴
重庆的土地被我随地吐痰和大小便搞臭了
臭得只剩下臭。这些都是因为
我很丑,很丑就找不到女人,找不到女人就想女人,女人想多了就搞破坏,破坏就不停地搞天空和土地
很丑就做不成一个好男人,就只有凭喝酒装潇洒,留胡须玩深沉,写诗抒旧情
因很小的时候我的感情是丰富的,我的心里充满着很多美丽的梦想
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是三好学生,一直保持到初中二年级,同桌张涛耍朋友时
那个女同学叫刘莉,她是学习委员,我是班长,按官的大小和成绩是该和我耍朋友的
刘莉对我说张涛看上去好帅
那时我就开始想怎样变帅了,一直想到了现在
很费了些心思,想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了
想得重庆想另立一个省界,长江想往南流
想得我只好向世界公开:我不是一个好男人
好让你们和我划清界限,提高警惕
还要告诉你们的是,我还有很多坏处
今天我只说了丑,就是要暗示你们要加倍小心
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去发现
哈哈,你们不得不把我重视
一个坏男人,靠这些引起了你们的重视
2005.7.15


>>再次说起S巷

我和你说起L街S巷的时候,你的眼睛很小,眯缝着想看清我身体里的暴力
你是一个诗人,尊重黑夜没错,你忽略酒精却是你最大的不幸
你的悲哀来至于你不知道我是自己的流氓,你只知道我是文字的侠客
然而啊,S巷除了盛产酒以外,还盛产俗人姚彬,然而啊,你还是一个诗人,
你扭扭捏捏地在身体内抒情,好奇地抚摩着我的兄弟,我遗弃的甲骨文

哎,妹来一杯酒,葡萄美酒夜光杯,欲弹琵琶我先死
我保证,我对石头产生感情,我会说石头的牙齿和眼泪,我要精致地侮辱一回中国汉字
哟,妹,给我战斗的勇气,让我在失败中拯救你,让我在深夜对酒杯说出美好的长短句
呵呵,还有我的兄弟,请你不要利用我的头晕的空隙,用可爱的长舌叙述完美
哈哈,还有谁呢,S巷四十岁的老板娘,我的兄长我第十次说起的兄长在天涯
还有啊,我的远方,S巷的第七步门槛
还有啊,我兄弟的兄弟,粮食的粮食,我如获至宝的矛盾方式
我醉了,但我得给你们留下醉的形式,你们呢,最多是白天的理由
呵呵,白天,S巷的骨灰,这些都留给谁?

>>阳台或麻雀

一大早
一只麻雀
在阳台
接替黑夜

我在中国重庆涪陵顺江花园601室
的客厅
点眼药水
想一直没读到的什么历史
没有抽烟和吃水果
没有放音乐
也没把脚放在茶几上
2003.6.23

>>理由

小张、小杨和我
三个人
经过哈儿火锅店
下午6点,该吃饭的时候了
三个人,找不到一起吃饭的理由
也找不到不一起吃饭的理由

三个人,一起往前走
后来
小张找不到回家的理由
小杨找不到不回家的理由
我找不到不说这件事的理由
2005.6.6


>>天空多么广阔

天空多么广阔
麻雀听不到召唤的声音
求偶也罢
辱骂也罢

麻雀多么渺小
天空想不到收缩的事情
空也罢
阔也罢
2005.6.6


>>总是说到重庆

总是和重庆套近乎,奢望它贡献一群丑女,没有人来和我争抢
做饭、扫地、洗衣服不折不扣。做爱也规规矩矩
朝天门擦皮鞋的那个还不错,只是不要把腰躬的太低,露出了流着汗水的乳房
解放碑卖冰淇淋的那个还不错,25岁左右,对每一角钱都很精细
菜元坝扫火车站的那个还不错,她捡来的那个弃婴很像我梦中的那个女儿
沙坪坝重大门前徘徊那个还不错,小雀斑在阳光下格外闪亮,和胸前的油污搭配的很妥当

还有哪个不错呢,这个重庆
2005.5.29

>>在朝天门喝酒

这时你不该给我提朝天门的历史,这时应该交给酒
应该让酒来浪费我们的才华,让李白来朝天门自杀
让我们互相嫉妒、猜疑,给社会造成最大的伤害
让我们成为无用的人,让长江傻笑、自作多情
菜园坝到朝天门的车塞得厉害,那些聪明的人啊
听说朝天门呆着几个傻子。就满车满车地运来聪明
企图用一层又一层的聪明包围傻里傻气
让直辖市继续文明下去,让朝天门继续朝天门

这时你进入状态了,你努力地看着我,企求我用诗句赞扬你
我说兄弟,一行5人,我唯一让你出场了
哪怕此时你再喝好多酒,也是才华浪费你
就像布匹浪费小贩,朝天门浪费聪明人的眼睛
哈哈,我们只是在小醉一回
如果我稍不注意,可能也会说我们在坪上村
2005.5.24


》对话


真想一拳把5月击碎。却一拳击在酒楼服务小姐粉嘟嘟的脸上
5月碎了不行,芳香要流出来,蟋蟀的鸣叫会折断
5月不碎更不行,争吵会延续,技巧会贫血
你说你对黑夜使用了技巧。你这个混蛋,喝酒总是呷一小口,慢慢醉
说话却是口水四溅:嫖一回昨天,奸污一回未来,踏碎现在

好了,现在没有酒了,不要诗人了,不要流氓了
文盲一点,你才能获取幸福。流氓一点,你才会懂得践踏幸福的乐趣
好了,现在可以把门关上了,可以把你黑夜的技巧传授给我了
慢一点,慢慢地进入。快一点,快快地出来。像小学生进班主任办公室一样
狗日的,我以为说的是和老婆做爱呢
和老婆做爱?老朽的东西,和老婆做爱也值得在黑夜谈?
以后像小学生进班主任这样的比喻都不给你讲了,不开窍的东西
还给你说狗屁的生活。爬到酒里去吧,让别人喝下你,然后从尿道爬出来


》车来车往

车来车往,我找不到一个抒情的缝隙
车来车往
车往车来
我要抒情吗
2005。6。13


》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忧伤没被我说出

乌龟。兔子。瓢虫。蚂蚁。蜻蜓。
在我的屋子里赛跑,
它们把风雨带进我的屋子
一时间,满屋子的风雨四处逃窜
一只兔子扭着风的尾巴狂奔
一只瓢虫拖着雨后退
一只蜻蜓骑在风的头上飘舞
一只乌龟认真地测量着雨的距离
一只蚂蚁忧伤地看着我

哎,真它妈的,风雨被带进了我的屋子
还要赛跑
哎,真它妈的,三十几岁了还把这些写进诗歌
还说成熟

说过好多不通风透气的话
写过好多词不答意的句子
站在风雨外看过好多场风雨
坐在婚姻里谈过好多次爱情
藏在人民背后强作过好多次人民

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忧伤
没被我说出

2005.5.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3:51)
分类: 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6 13:48)
分类: 诗歌
[》三十忆

2002年8月8日的清晨,充满了雾,露出一朵干红的花
花上有凌晨5点的轰鸣声,空气中布满老鼠的抓痕
一个青年,充满信心,把大雾筛了一遍又一遍,留下陈旧的尘世
他开始想另一个人,1950年的雾
他们间充满了仇恨,柔软的仇,缠绵的恨
而每一次出拳,都会陷入棉花一样甜蜜的恩怨中

一个青年,用棉花拳击打棉花,充满信心地仇恨
在大雾散去的九点,说出父亲
离家二十年的老青年
一块泛白的色苔,像三十岁剥落的往事
2005.5.4



>>准备

有机会,我得把自己节约下来
把血液节约下来,把头发节约下来
把皮肤节约下来,把微笑节约下来
把愤怒节约下来
把节约下来的浪费到明天身上
有可能,我邀请你使用我
节约下来的血液、头发、皮肤、微笑、愤怒
有机会,你就准备一下吧
2005.4.16

>>相似

前面走着的那个女孩
她的背影和你多相似
我说的是苗条
她的屁股和你多相似
我说的是丰满
她走路的姿势和你多相似
我说的是匀称

她的耳朵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怀疑
她的脸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诱惑
她的乳房和你的相似吗
我说的是希望
她的睫毛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谦虚
她的泪水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自豪
她的嘴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空洞
她的牙齿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愤怒
她的呼吸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童年
她做爱和你相似吗
我说的是尽头
2005.3.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