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斯
如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8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6-09 15:39)
标签:

教育

分类: 零碎心情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初次接触这句偈语,是在金老的书里,当时就呆了一呆,只觉“离于爱”三个字不停地在脑海中回荡。出于某种力量的驱使,追本朔源去看了妙色王求法偈。那是我年少的心灵第一次受到佛经的冲击。是的,若没有爱,就没有牵挂,更不会有因此而来的一切忧思。

在佛家来看,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盛。各人所欲不同,所苦亦有不同。只有将这一切看成满眼空花,一片虚幻,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小时候,我是很向往那种无穷般若心自在的境界的,觉得一个人若能不为外物所动,才算是达到真正的自由。但人真能做到离于爱吗?做到了,无忧、无怖了,便是心灵的自在了吗?

诚然,无我无相,无欲无求是一种超脱的大道,但却有违人道。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万物,不正在于其有感情,有喜怒哀乐的权力吗?如果一个人连一点心灵的波动都没有,做人又有何乐趣可言?何况,人的感情是如此复杂的东西,如何能直接抽剥成简单的忧或乐呢?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如果没有母亲对子女出行的忧思,又如何有归来的愉悦呢?

“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中的这位女子,虽然千难万难,无法决断,怕也还有一丝甜蜜的牵念吧。

爱固然免不了苦,但不爱,却连一尝忧乐的机会都失去了。不经历忧,如何能乐?那无限堆积的忧愁,难道不是为了拥抱着迎接最后出现的欢乐的星火吗?忧喜交加,喜忧参半,又何尝不是一种历练?

当然,如果一味地追求忧的洗礼,抛弃乐的权力,又失之偏颇了。中国人喜欢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总让人觉得好像只有吃苦才是应当,享乐却是万万不能。包括我们自己,也常以成功之名,要求自己必须寒窗苦读,必须埋头苦干,必须点头哈腰,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对自己非常下得去狠手。可最终的乐,却一直存在于虚幻之界,永远看得到、摸不着。

其实,乐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在这里又要回归到佛经了。或许我们该离的不是爱,而是我们的欲望。有句话说的好,和别人谈论你的工作只需要一分钟,而真正需要付出的却是你的一辈子,而且只有你一个人感觉得到。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其他。

我只希望我们都能丢掉浮华的枷锁,无惧忧,自然乐,简单享受人生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6 17:12)
标签:

文化

分类: 零碎心情

    在读书这条路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法。有人偏爱一类,有人兴趣广泛,各有各的心得。

    我的读书从名字开始。

    我可能知道一些书名,比如《美学》、《平面轨迹》、《纯粹理性批判》等,但并不了解这些书的具体情况。
    我可能还知道一些人名,比如黎曼,毕达哥拉斯,费马之类的,甚至知道他们的一些信息和有名的理论。但我未必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说得怎么样,对不对自己的胃口。
    之后因为某个机缘,无聊也好,一时冲动也好,学习工作需要也好,我可能会去看简介,生平啊,作品啊,然后脑子里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唔,我喜欢这个人的观点,我喜欢那个人的理念,这家伙说的简直就是狗屎。
    小学时,我曾兴冲冲地翻开《三个火枪手》,看了个开头却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结果扔在一边再也没看过。还有一次,翻开了《基督山伯爵》,也是觉得读不下去,直到大学偶然再翻,才发现不但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反而异常精彩,结果一口气看完了。刚工作时买了《偷书贼》,一开始觉得一般,但当时闹书荒,实在没什么可看,硬是看了下去,结果在不知不觉中沉浸了,顺理成章地读完了。当然并不是所有硬撑都有好下场的,有一次逼着自己一口气看完了《我的名字叫红》,结果只有完成任务的感觉,缺少愉悦。
    《红楼梦》是小时候无意中翻开的,结果一翻就欲罢不能,一看再看。《音乐课》是慕名而读的,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最奇特的是犄角旮旯里翻出的一本《呼杨合兵》,也不知是哪里吸引了我,痴迷程度不亚于《红楼梦》,书都被翻散架了。
    突然发现,读书和识人不是很像吗?有时候,我们很容易受到书名,封面,简介和评价的影响。对人也是如此,外表,第一印象,别人的介绍,相遇的时机,都会影响我们的判断。有的人,初次认识不错,接触下来却发现彼此用的不是一本字典,结果只能愈行愈远,最后沦为点头之交;有的人,一开始印象不错,相处下来也确实很合得来,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有的人,开始印象不深,但越接触越发现臭味相投,于是开始深交;有的人,很多年前只是认识,多年后再次重逢,却意外有了合奏。
    其实,书写好了,便一直摆在那里,对它产生的不同观感其实就来自我们自己的变化。而人与人的关系,因为双方都是变量,自然会有更多的未知。要真正看完一本书,或找到一位知己,本来就很难,不仅考验着我们自身的力量,还需要时机。而我,只想在最后,对我曾错过的书和失去联系的朋友们说一声抱歉。如果有缘,会再遇见;如果无缘,不见亦然。就让一切自然发生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0 16:42)
标签:

文化

分类: 寄情山水

那是我一心向往的地方,可奇怪的是,我的梦想清单上并没有它的存在。或许是因为太容易实现吧,毕竟沿海城市,离我并不远。然而最终还是选了最远的一处来接近它。

一放假,我便带着爸妈,踏上了旅途。

到达预定的旅馆,已是晚上八点多。

从公交车上下来,一阵热浪扑面而来。目之所及,全是短袖、花裙。耳之所及,充满着浪潮拍岸的乐音。那一刻,我真切地意识到,造物主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航班改期加飞机晚点,让我在夜色中迎来了和它的初次相见。

它很沉郁,沉郁到蓝色中透着一股庄严。仿佛借用了大提琴的浑厚音色,奏出一曲舒缓有力的慢板。当晚,我站在阳台上,注视着它的身影,心里异常宁静。

第二天,阴,风大,蜈支洲岛。

在欣赏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沙滩运动会后,我们踏上了三亚的第一站。渡船有节奏地时起时伏,左右摇摆,在船上游客的惊呼声中,我闭目微笑,猜想着它的用意,风虽大,却只是如此程度,莫非是想奏一首摇篮曲?

岛上,看似新鲜的野生菠萝其实酸涩之极,虽然长生不老的龙血树其实枝内中空,在观日岩、妈祖庙逗留稍许后,终于回到了它的势力范围。蓝天、碧海、白沙,好一派景致!我赤足奔跑在沙滩上,感受着沙子的拥抱,软绵绵、热乎乎。猛地,它向我袭来,以略带冰冷的手指,卷住我的脚踝。是啊,如此心高气傲的它,怎容许旁人丝毫的走神?哪怕是对着它永远的伴侣,沙滩。

再次凝神望去,阴天的它,显得异常妩媚,妩媚得海风中夹杂一缕冷香。在不经意间,用二胡缠绵的音色,勾住过往游人的心神,忘了时间的流逝。

第三天,晴,天涯海角。

为了圆爸妈的梦,才去了那两块石头的所在。其实我心里是不以为然的,尤其在到处找公交站台,询问多人都说不知时,更是对其提不起兴趣。好不容易坐上车,看到爸妈满怀期待的双眼,突然觉得满心阳光。这次旅途,不只是为了我,更是为了他们。能看到他们如此开心的表情,我还有什么不甘呢?

果然,一家人的相伴,让原本老套的旅游胜地也变得新奇起来。可爱的鲸鱼树,长满仙人掌的石头鞋,爬满小螃蟹和鲍鱼的礁石,无一不吸引着我们的眼球。天涯石憨憨地立在那里,乖乖地任游人拍照;海角石调皮地半隐水中,吸引游人攀爬。坐上快艇,直往海中冲杀而去,这回是更近距离地与它接触。浪花四溅,洒了我一身,舔了舔嘴角,真是咸得别有一番风味。回到岸上,静静地坐着。烈日当空,却不觉得晒;波光粼粼,却闪得恰到好处。

晴天的它,摇身一变,披上女子的盛装,雍容中带着活泼,动静两相宜。

由于估错了行程,等我们赶到蝴蝶谷时,已是四点半。由于接近关门,谷中游人稀少,我们倒是意外地落了个清净,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标本馆,生态园,珠帘,草鞋秋千,任我行。虽然已过了蝴蝶活动的高峰期,还是有不少蝴蝶翩翩起舞,一点都不怕生,把我激动得,像回到了童年。

离开蝴蝶谷,前往据说一点五公里外的中心广场贝壳馆。走了良久,都不见踪影,问了数人,有的说再走六百米就到了,有的说姑娘太远了你得打车。半信半疑地继续前行,终于在关门前赶到了。此时估计走了已有近七八公里,累得气喘吁吁的我们达成一致,在三亚,用的不是一个路程单位。

在贝壳馆游览完,已是夕阳西下,伫立在中心的大型石柱,仿佛夹带着远古的气息。我们坐在中心广场的海滩边,任沙子拂去脚上的疲惫。一直坐到工作人员催促,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我又转身望了一眼,傍晚的它,像倦极的淑女,换下盛装,脱下高跟鞋随手一扔,一层高过一层的白浪便向岸边涌来。

第四天,小雨,森林公园。

兰花谷里,朵朵跳舞兰,串串石斛兰,丛丛安诺兰,或植于树下,或置于石缝,或垂于架上,一派清幽。沁人的香气,弥漫在清新的空气里,引得大家频频深呼吸。

红霞岭上,天下第一湾的景致在雾气升腾中若隐若现,配着丝丝小雨,朵朵白云,当真是人间仙境。

下午,又是海滩静坐。天晴了起来,到处可见游客。有的躺在沙滩椅上喝椰子汁,有的陪同孩子堆沙堡,有的在海中尽情嬉戏。兜兜转转一大圈,我最享受的还是像这样坐在海边,坐在沙滩上,把腿埋进沙子,欣赏大海不同的风情面貌。

最后一天,我在海边捡了一早上的贝壳。像是和它嬉戏一般,先仔细观察水中的贝壳,然后趁着潮水退去一把抓住,又趁着潮水袭来,手一伸一缩,满是淤泥的贝壳瞬间洗得干干净净。带着一袋子的战利品,我心满意足地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最后一眼,它是蔚蓝的,宁静的,淡定的。一涨一落,仿佛呼吸般规律而从容。

回家后,爸妈仍然不断地谈论着在三亚的一点一滴,像两个兴奋的孩子,炫耀着彼此的心得。我则是看着相机里捕捉到的大海,微微一笑:这绝对不是一个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6 23: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如诗慢板

我一个人看书写字

我一个人散步旅行

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

 

 

跃过旭日

落日余晖

送走杨柳

雨雪霏霏

我看到

我听到——

 

 

(他们的脸他们的话

像按了复读都是为了你好

找了没?要求放低别太骄傲

结了没?青春太短实在苦恼

生了没?抓紧时间不是玩笑

东西南北邻里乡亲

他他他他她她她她

娃娃娃娃哇哇哇哇

谁谁谁谁爱谁谁谁)

 

 

那些确实很好很好

可我偏偏都不想要

 

 

(孩子,你到底要什么?

你到底要什么

到底要什么要什么要什么)

 

 

捂住胸口问问自己

其实不过一直坚持

不必什么房子票子

但必须让我感到欢喜

 

 

(孩子,这太虚无缥缈)

 

 

不管是否虚无缥缈

不管有没有这样的他

我会努力变得更好

我会好好爱惜自己

 

 

(相信我 别担心)

 

 

好了这首自己的歌

终于快要唱到尾声

如果必须有个ending

不如和我一起来唱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5 15:12)
标签:

文化

分类: 零碎心情

圣诞节,明月寺,诗词协会再次活动。上一次是在我生日的时候。巧得很,两次都和诞辰有关,虽然我的出生没那么重要。

三塘街在施工,明月寺也在施工。挤在一个小小的客堂里,听着顾老甚难分辨的吴语普通话,本不想过圣诞的我突然有了点节日的心情。顾老说真正的好诗是从心里出来的,是真情实感,还举了我颇为喜欢的《题都城南庄》为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全诗简简单单,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没有强愁,一个“笑”字随风萦绕,令人回味再三。还有《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也完全是诗人的心声独白,“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这是何等的胸怀!或许这就是古典文学吸引我的地方——字字掷地有声,不容废话。

记得以前学语言学的时候老师讲过,语言的发展肯定是越来越白话,因为如果没有废话辅助的话,理解起来会很累。想来也是很有道理,毕竟若是一个发言人字字珠玑,那听的人敢有丝毫懈怠吗?必定是时刻处在精神紧张状态,生怕听漏了一字。但若真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我便是头痛上三天也愿凝神细听。只可惜现在好多发言非但不是如此,就连原本只是作为辅助的废话也猖狂起来,一跃而起,坐上了主导地位。再看现在的文字,也是如此,一个个穿上了摩登女郎们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衣,爱上了哗众取宠的游戏,再不愿真实地展现自我。当人们不会讲话、不会写字后,语言和文字还能承载文化吗?更可怕的是,文化其实是个中性词,对它来说,只要你来,我便照单全收,无谓好坏。

再回到作诗上来,历代好的诗作不仅是诗人自身境界的体现,还需要历史和社会的成全。自古以来,诗人都被称为文人,而文人向来就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坐不了统治者的高度,也区别于底层劳力。文字可以激起社会的更迭,也会引来杀身之祸;文字可以麻痹悠悠之口,也可以留得万世骂名。听起来似乎很有杀伤力,但其实说穿了就是一种武器。用得好不好,都会被社会反噬。虽然说如今的诗作堆积起来可能要冲破云霄了,歌功颂德的,明嘲暗讽的,寄情山水的,但归根结底都逃不开这个社会的限制。

于是,不知是悲哀还是庆幸,一代代所谓的文字工作者带着镣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舞蹈,有人欣赏也好,孤芳自赏也好,世事有清浊,时间自剖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