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作者简介

金少凡 , 北京人,北京作家协会会员。

出版长篇小说《我还没有西装》、《诗人李晨曦的再婚生活》、《兄弟》、《一树梨花压海棠》、《生死逃亡》,《图纸》,中短篇小说集《拼婚》等。中短篇小说散见于《河北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雨花》《啄木鸟》《当代小说》《西湖》《牡丹》《中华文学选刊》等。影视作品有电视系列剧《快乐电信街》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祸起刀疤

文/晓晓

    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的刀疤,那疙疙瘩瘩的肉像钉子一样,刺得手生疼。

    刀疤第一次亮出来时,老周被镜子里的自己给吓到了,老伴儿也惊呆了,不敢直视。好好的一张脸,咋就成了这个样子?可事实已经如此,习惯了就好。

    没想到的是,一进小区就惹祸了。小孩子见着他就躲就叫:坏人来了!小一些的哭着喊着叫妈妈,扑进妈妈怀里,再不敢回头。连大人见了都让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录

特别推荐

刑警张有才(长篇小说连载)/ 张明贵

 

好看小说

本无杀心(中篇小说)/ 田野

蚊子(短篇小说)/ 张国平

祸起刀疤(小小说)/ 晓晓

捉赃(小小说)/ 王羽

 

警界精英

心串十一珠(纪实文学)/ 缪国庆

——记十九大代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九支队支队长钱红昊

 

侦探与推理

木马(中篇小说)/ 漆雕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编说

爱情,可以拯救人,也可以毁灭人。法律,可以剥夺人的自由,也可以赋予人自由。“资产与体重齐飞”的房地产商何大牛,在经历输掉上亿家产,妻离子散又锒铛入狱之后,反而得到了一直“求不得”的女人心,也得到了暂时的心灵慰藉。对于何大牛来说,肉身沉重是现实的超负荷,他耗尽大半生,未能给自己松绑减负,不知未来,他手里的一团乱麻能否解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警  

文/程 琳

 

 

 

狗肉馆没有雅间,只有六张小桌。虽然面积不大,但生意不错。谭永年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上,和两个朋友喝得正欢。他对不远处的饭店老板喊道:“你再给我上盘警服!”老板没听清:“什么?”谭永年笑道:“警服!就是狗皮!”小小的饭店里传来一阵笑声。社会上有人把警察说成狗,警服也就理所应当地成了狗皮。谭永年说完警服是狗皮之后,临桌的陆洪走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晚霞中的洞里萨湖

文/何鸿

威尔·杜兰特曾在《世界文明史》中写道:“文明就像是一条筑有河岸的河流。河流中流淌的鲜血,是人们相互残杀、偷窃、争斗的结果,这些通常都是史学家所记录的内容。而他们没有注意的是:在河岸上,人们建立家园,相亲相爱,养育子女,歌唱,谱写诗歌……

当我从亚兰-波贝边境口岸进入吴哥文明与高棉历史交融的柬埔寨,近距离感受浑黄而宁静的洞里萨湖时,杜兰特关于文明史内涵的这段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如浪涛一般翻滚沉浮。

暹粒旅游公司的大巴车顶着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录

大案要案

素描计划(纪实文学)/ 李吉胜

 ——部督“9·22”特大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侦破纪实

 

好看小说

空鸟笼(中篇小说)/ 光盘

肉身沉重(中篇小说)/ 莫晨晖

绝对现场(中篇小说)/ 宋庆华

该铐谁铐谁(短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救人

文/侯发山

    随着楼上的灯火渐次熄灭,夜,一点儿一点儿深了。直到四楼那一家的灯光消失,整个楼都沉寂下来,他才松了口气。这是他初出茅庐,千万不能失手。他在工地上干了几个月,工钱没要到,身上只有两百块钱,回家的路费都不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他打算,弄够回家的盘缠,便回家过年。

    在公园里藏了几个小时,身子骨都麻木了,再不动手,他就要被冻僵了。这是栋老式的六层住宅楼,没有大门,没有门卫,他如入无人之境,很轻松地进入了楼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校长进城

/江丽华

    吕玉明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他跟随父母下田劳动,胳膊肘里挎个竹篮,篮子里装着两三本文学名著。劳动间歇时,他独自坐在田埂上,垂着头,默默地看书。

     有一回,乡长下村支农,见吕玉明津津有味地读一本很厚的书。乡长凑过去一瞅,书名是《飘》,美国人写的。

    乡长十分感慨,说吕玉明是个人才,不能被埋没了,当场拍板决定,让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失恋的代价

文 / 王祉璎

    一连几日,天空仿佛在轻声哭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道何时才能停歇。空气里散发出清冷的味道,何亚峰自从失恋后,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连心都是冰冷的。

    何亚峰是路副市长的秘书,青年才俊、前程似锦。但一遇上失恋,他就像换了个人,连工作都接二连三地出错。

    单位的人都知道,何亚峰是外地人,本来是一名狱警。路副市长从省里调来那年,秘书职位正好空缺,就举办了一场考试。不少公务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