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荔无用
荔无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736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猪哥亮

公告
   树杈桠,藤缠挂。冲烟塞雁,接翅昏鸦。展江乡水墨图,列湖口潇湘画。过浦穿溪沿江汊,问孤舟夜泊谁家? 
   无聊倦客,伤心逆旅,恨满天涯。
 
 
 
一百七十七厘米,农村户口。
据说属温暖型。
伪文化人,伪流氓。
自强,自恋,自卑。
粗人,面带微笑,不藏刀。
 
lhl1000@163.com
画画的人

欢迎进入“画画的人 ”圈

 从未放弃追逐,也许他们认为,我们是异类,然而,我们只是在寻找回归自然的路。

本圈仅接收热爱艺术的人,欢迎加入。
徐州人

欢迎进入“徐州人”圈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
 
001
艺术与生活
 
     欢迎进入“艺术与生活”圈
设计师
设计师博客圈
003
002

 

004
QQ
有事留言!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喜欢买书。看得少,还老买。
大概我也算“忙人”,每天只有睡觉时间是在家呆着,也只有睡前能看一会儿,且看书能催眠,等到书从手里滑落砸在脸上,我再昏昏睡去,若是太困了没夹书签,下次再看还得想半天上次看到哪页,如此糊涂地看,如何能不慢?
看得慢,买得快。
我特别看重书的装帧设计,漂亮的书不管内容喜不喜欢都要买回来。买得多了,床头,桌边,架上,柜里,堆得满满当当,突然觉得这样也是极大的浪费,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3年10月28日周六早上六点多,睡梦中手机骤响。
“咱家出个大事!”,大哥沉重的声音让我一下紧张起来。
“怎么了!?”
“小叔家失火了,小婶和小弟没有了”
我脑子一下蒙了,听得切切实实却怎么也不愿相信,我在心里念叨:是不是看错了,或者,还有抢救的可能?
我急着往家赶,脑子里反复回忆小婶和小弟的模样,那么熟悉的面孔,就这么消失了?虽然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楚,可是这么突然的打击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我赶到四十公里外的老家利国,到了他们家楼下,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来了,我没看到尸体,已经送到殡仪馆了,小叔也被带到派出所调查,大家在沉痛惋惜的同时,都在分析失火的原因。小叔是11点多出发去上夜班的,12点多邻居发现失火跟他联系,他8分钟就赶到楼下,可是火势已经很猛了,冲进屋里也没找到人,出来的时候差点晕倒,第二次再想进去被邻居拦住,灭火后才把她们娘俩尸体抱出来。
可是,这次“失火”疑点重重!为什么发现失火时她们娘俩没有呼救?为什么小叔刚出去一会儿就起火,而且很短的时间内就烧成大火?为什么被发现时小婶一丝不挂?为什么有血迹!
随着事件渐渐明了,我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8 19:41)
标签:

黑白

胶卷

杂谈

分类: 无聊影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8 22:39)
标签:

杂谈

分类: 浅显艺术

几乎从来没有发过我工作上的东西,也一直都不敢发,主要原因是对自己的东西没信心,拿不出门。但是有批评也是件好事。前两天因为一项考核单位要求找以前的电子版,我就把几个我的版发上来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8 16:10)
标签:

杂谈

分类: 出行散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5 17:19)
标签:

休闲

分类: 出行散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锐哥大婚

东北

沈阳

海城

大悲寺

情感

分类: 出行散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4 21:38)
标签:

情感

分类: 平淡生活

为了换二代身份证今天回去了一趟,路上开始起雾,回到家的时候雾已经很大了。深秋的村子在雾霭中显得很美又有些凄凉。

可能因为阴天的原因村头没几个人,推门进家,妈妈不在。大概是邻居家串门了,我进屋坐下,感受这短暂的孤独。我想体会一下妈妈平日里的状态,可是我知道,一个人过日子的孤独感远远超于我的想象。爸走了之后,音容笑貌还始终留在我们身边,我打开抽屉想找些回忆的东西,正翻着听到院子里妈妈唤我小名,手里还拿着给我做的小棉袄。

前些日子梦到爸一次,梦里他还是生病后的状态,和三哥我们爷仨一起在澡堂子洗澡,爸只给我说了一句话,“多吃点好的”,醒来泪流满面。

最大的离别就是这永别了吧,这滋味难受的很,又不得不面对。

妈想在家守着不愿过来,我又放心不下,每周都想回去一次,作为儿子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多陪陪她了。

有生之年,愿我们都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5 01:13)
标签:

杂谈



故黄河边,迎春桥头,铜牛。

这是我常经过的地方,每过此地总会左右顾盼,并非因为风景,而是铜牛脚下或蹲或立,拿着小木牌等活儿的人们。

铸于1991年的铜牛,昂首挺立。秋风里,稍有一丝瑟瑟的悲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成了徐州最大的劳务集散地,每天皆有百余“短工”在此,三两一伙,一边等待需要帮手的人找上门来一边闲聊着打发时间。

岁月如刀,刻在他们憨厚又可爱的脸上,在看似平静和普通的外表下,也都有着一颗充满梦想不平静更不普通的心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2 22:30)

把儿子揽在怀里,听他天真的叫“爸爸”。

我想起了小时候,在你自行车前梁上听你吹口哨,想起你带我上街问我想吃什么,想起你出差回来时疲惫的笑容,想起你唱歌时候的摸样,想起犯错时挨揍的情景,想起了很多很多生活的碎片。。。

爸,我想你了。

对不起,在我们生命的交集,从来没有如此深的思念过你。有你在,我还当自己是个孩子。

你昏迷的几天里,我始终相信你还会醒,当医生通知我带你回家的时候,天真的塌了。这太突然了,突然到我们来不及作最后的交流。医生说你处于无意识状态,虽然能睁开眼睛却并不知道我们在叫你,可是当我喊“爸,我们回家了”的时候,我分明看出你的紧张,你最后的眼神,深深扎在我心里。

爸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人能代替你的位置。

我长大了。

你离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