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逢海藏
逢海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65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日历
暂无内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栏

大家好!
欢迎来到我家做客!
衷心希望大家在这里开心快乐!
有什么问题请留言!
望以后常来玩!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铁凝:《咳嗽天鹅》 
    天越来越冷了。早上,刘富鞧在被窝里拿被头围住下巴,一边不愿意起床,一边又想着,今天无论如何得看准机会再给省城的动物园去个电话。天真是越来越冷了,院子里那只天鹅,说什么也要给动物园送去。

    刘富在镇上给镇长开车。这镇是个山区穷镇,镇长的车是辆二手“奇瑞”。车到刘富手里时,已经跑了快30万公里了,可刘富照样把它拾掇得挺干净。前一位司机在车门上栓了根聚乙烯绳子,绳子上搭着擦汗的毛巾。刘富看着很不顺眼:这可是轿车啊,轿车又不是工棚,哪有随便往轿车上栓绳子的!刘富一边在心里强调着“轿车”,一边扯掉绳子,把毛巾扔到远处——他嫌那毛巾的气味不好。

    刘富爱干净,象是天生的。小时候,他最怕阴天下雨。那时他站在屋门口,眼看着雨水和着院子里的鸡屎、猪粪、柴草、树叶,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20:02)
标签:

杂谈

19

    林小军今天到家,转业回家,部队裁军,他所在部队整个被裁掉了。林小枫在家里干不了什么活儿,就和当当去车站接林小军,留下老两口在家里做接风宴的准备工作。

    林小枫的胳膊在那个晚上给撞坏了,宋建平、娟子走后,她连夜去了医院,拍片子的结果,尺骨裂隙性骨折。当下打了石膏,吊了绷带,尔后从医院回了妈妈家。从那天起就一直住在妈妈家里。一是为了生活上有人照顾,更主要的是不想看到宋建平,一眼都不想。至于以后怎么样,也没有想;不想想;跟妈妈都不想多说什么。她不说,妈妈也不问。林小枫和当当站在月台上等林小军。列车早已进站了,车上人都下了一多半了,还没见林小军的影子。正在他们东张西望的时候,忽听有人叫:“当当!”

    当当循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他亲爱的舅舅,欢叫着跑了过去,直冲到舅舅怀里,并立刻被强壮的舅舅高高举起。当当用两只小手使劲拍打舅舅的脸,嘴里一迭声道:“臭舅舅!坏舅舅!”

    林小军迭声回道:“臭小子!坏小子!”表达不尽的相亲相爱。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9:57)
标签:

杂谈

   一群人一直玩儿到晚上,一块儿吃了晚饭后,方依依不舍分手,分手前相互留下了所有的电话号码,相互欢迎到自家的那个城市里去玩,相互允诺下了各种盛情的款待……

    直到进家,林小枫变了脸,'以后你们的这类破聚会少叫我啊!'

    '又怎么了!'

    '就那个女的,她丈夫要收购人美国什么岛的女的,没劲透了。一个劲儿地问我为什么没工作,问了一遍还不过瘾似的,又问一遍。她工作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在银行里替人家点个钱吗?哼,自己家欠着黑社会一大笔钱,手里边天天点着别人的钱,你别说,没有个坚强的神经还真是不行!要我是她,这种工作,请我干我也不干。最过分的是,她居然还问我上没上过大学。我说上过,她嘴上没说什么,看那表情,根本不信!大概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跟她那个丈夫似的,除了吹就是吹,嘴里没句实话!……这两位还真是一对儿,没教养,低素质!'

    '既然知道她没教养低素质,你又何必跟她较真儿?'

    '我跟她较什么真儿了?'宋建平没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9:54)
标签:

杂谈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肖莉赶紧说,'你没有义务替我保密,且不说为我你受了那么多委屈,就是你们的关系,夫妻关系,你说什么都是应该的,合情也合理……'

    '行了肖莉,'宋建平粗暴地打断了她,'咱就别再兜圈子了,是不是又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了?请直着说,能帮我尽量帮。'

    于是肖莉说了,说了她的女儿,她的小妞妞。

    宋建平没有想到。不得不承认,她的要求是正当的,大人之间的矛盾不应当影响到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同时,如肖莉所说,也是单纯的,脆弱的,他们受不了这个。

    宋建平声明:'我从来没有跟当当灌输过什么。每回见了妞妞,从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你我知道,也许是林小枫——'宋建平不说话了,肖莉沉默一会儿,'妞妞非常难过,为这个夜里常常哭醒,醒来就跟我说她是好孩子不是坏孩子……她还不到八岁,她哪里能搞得懂大人之间的那些是是非非?'

    宋建平不无艰难地:'我……我回去跟她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9:49)
标签:

杂谈

13

    '这事怪不着人家娟子!要怪,全得怪刘东北。早就看着他不地道,不是东西!'

    '就这种人。他还是爱娟子的。'

    '爱娟子!爱娟子还跟别人上床?''两回事。公平地说,他为自己的辩解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

    '他为自己辩解?他辩什么解?他有什么可辩解的?'

    '年轻人,一时需要,一时冲动,一时糊涂,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么说就没有是非了,噢,只要是他需要,怎么着都行。照这逻辑,流氓,小偷,强盗,都没有错,他那么做是因为他需要——我建议你以后也少和那个刘东北来往,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宋建平没再敢替刘东北说话,再说下去怕就会由彼及此,殃及自己。说来惭愧,刘东北娟子出事后,宋建平家令人窒息的沉默倒一下子缓和了下来,有许多事要二人一块儿商量,分头应对。需要两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关系一下子亲密起来也算顺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9:42)
标签:

杂谈

   按照事先的设计,娟子从林小枫手里拿过那本书,读,读她认为跟林小枫有关的章节。

    '这本书不错。你听啊:-婚前婚后双方对对方的不同认识,是由于婚前双方比较注意对缺点的掩饰,结了婚后,认为进入了婚姻的保险箱,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女的放任自己做蓬头垢面的黄脸婆,男的……'

    念到这儿把书一合,'咱也甭念它了,中心意思明白就行了,一句话,要永远保持你的魅力,换句话,保持对他的吸引力。'这时娟子话锋一转,'你们多长时间一次?'

    林小枫愣了一下才明白娟子所指,'嗨,我们老夫老妻的……'

    娟子严肃地摇头,'千万不能这么认为!……这么着说吧,这种事情是夫妻感情好坏的分水岭,试金石!'

    林小枫怔住。其实,这事梗在她的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宋建平已经好久对她没有要求了。从前,都是他求她;现在,是她求他。她求他他都不干,比如上次。这事她早就想找个人说说了,张不开口,对父母都张不开口。事实上,这是她对他始终心存疑惑无法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9:35)
标签:

杂谈

8

    宋建平动员林小枫学开车,林小枫犹豫不决。宋建平便以自身的体会去打动她:不开车不会知道开车的美妙;开上车后,生活方式生活内容都会因之改变。最简单的,想上哪儿去,不会再因为交通工具方面的原因而犹豫,而耽搁了。正是最后这点使林小枫怦然心动。

    老演员合唱团曾组织其成员去了一次位于昌平的某温泉中心,回来后老两口便念念不忘,尤其是妈妈。脚伤虽说痊愈了,但是每逢阴天,或走路稍长一点,就有感觉。去温泉泡了一天,回来后就说舒服。也许是心理作用,心理作用也是作用。林小枫很想带妈妈再去,打听了一下,乘车相当麻烦。先得乘车到某地,再换乘温泉中心的专车,这倒也罢了,关键是,换乘的那辆车,能不能有座难以保证。他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就林小枫还算有一点战斗力,一个人带着两个老人一个小孩儿,想想都累,遂作罢。也曾让宋建平开车带他们去过,宋建平只有休息日有空。你的休息日也是别人的休息日,休息日里,温泉中心人多得像下饺子,拥挤不堪,毫无乐趣可言,那次他们去了一会儿,便匆匆打道回府。如果她学会了开车,肯定不至于这么被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8 17:33)
标签:

杂谈

7

    肖莉晋升正高一事由上级高评委正式批下来了。这天晚上,她把女儿叫到她的大床上,一起睡。妞妞细细看妈妈的脸。一般来说,妈妈叫她跟她睡,通常是两种情况,特别高兴时和特别不高兴时。妈妈的脸笑盈盈的。妈妈笑起来的时候好看极了。班里的女同学都说,她的妈妈最漂亮。妞妞为此自豪。显然,妈妈今天叫她一起睡,是因为她高兴,为什么事高兴呢?肖莉的确高兴,原因也明确,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妞妞说。她那么小的个孩子,不会懂得正高副高、中级初级这些大人们的事。但她还是决定跟女儿说。痛苦需要有人分担,幸福也是同样。目前,她只有女儿。

    '妞妞,妈妈评上高级职称了,正高,今天正式下的通知。'

    '正高是什么呀?'

    '相当于——教授吧!'

    '噢,教授呀。'妞妞仍是觉着不得要领,想了想,'这很了不起吗?'

    妈妈笑了,'有一点点。'

    妞妞仍是皱着眉头。她仍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8 17:29)
标签:

杂谈

4

    '睡觉睡觉!'宋建平抽出胳膊翻过身去,背对着她。

    '德行!'林小枫哼了一声,动作更大地翻过身去。

    夫妻相背而卧,屋里静下来了。是夜,一夜无话。

    周末晚上来了个电话。当时林小枫正在卫生间给儿子当当洗澡,电话是宋建平接的,电话里传出的男中音优雅得甜腻。'你好!请找林小枫。'

    音质音调酷似专为外国绅士配音的某著名配音演员。宋建平忍了忍,又忍了忍,才算把'贵姓'二字忍了回去。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心里头再犯嘀咕,面儿上得大方,二话没说放下电话扭头冲外叫道:'你的电话!'

    林小枫小跑着过来用湿手捏起话筒'喂'了一声,口气匆忙带着点催促,但是即刻,神态大变:意外,惊喜,兴奋。手湿都顾不上了,大把地攥住话筒紧紧贴在耳朵上同时声音提高了八度:'高飞!在哪儿呢?……是嘛!……真的呀!……太好了!……'娇脆如同少女。

    宋建平冷眼旁观。林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4 19:30)
标签:

杂谈

告缘缘堂在天之灵
  去年十一月中,我被暴寇所逼,和你分手,离石门湾,经杭州,到桐庐小住。
后来暴寇逼杭州,我又离桐庐经衢州、常山、上饶、南昌,到萍乡小住。其间两个
多月,一直不得你的消息,我非常挂念。直到今年二月九日,上海裘梦痕写信来,
说新闻报上登着:石门湾缘缘堂于一月初全部被毁。噩耗传来,全家为你悼惜。我
已写了一篇《还我缘缘堂》为你伸冤,(登在《文艺阵地》上。)现在离开你的忌
辰已有百日,想你死后,一定有知。故今晨虔具清香一支,为尔祷祝,并为此文告
你在天之灵:
 
  你本来是灵的存在。中华民国十五年,我同弘一法师住在江湾永义里的租房子
里,有一天我在小方纸上写许多我所喜欢而可以互相搭配的文字,团成许多小纸球
,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拿两次阄,拿起来的都是“缘”字,就给你命名
曰“缘缘堂”。当即请弘一法师给你写一横额,付九华堂装裱,挂在江湾的租屋里
。这是你的灵的存在的开始,后来我迁居嘉兴,又迁居上海,你都跟着我走,犹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