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刀歹
刀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571
  • 关注人气: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刀歹简介
刀歹:原名冯列。永远的青年诗人。1992年发表诗歌处女作。2000年提出诗小说的概念并开始诗小说写作。2003年加入过垃圾派。2012年发现了走饭和走饭的诗,为走饭整理的诗集《走饭的诗》,曾引爆过整个诗坛。自以为代表作是写于2003年的诗小说《广州故事》。诗集叫《拒绝抒情》。主张分行就是诗歌。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7-12-15 11:14)
《大黑狗》
邻居家的大黑狗
每天晚上一两点钟
总要到我家院子里转一会
这事除了我可能谁都不知道
因为我每天晚上一两点钟
都要起来去阳台上抽一支烟
有时候我刚抽完一支烟
它就出去了
有时候抽完一支烟了
它还没有出去
我就等等它
它还没出去
我就再抽一支烟
基本上没等我把第二支烟抽完
它就出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06:08)
短诗一百首

 
《北京》

那年我在北京
有一阵子没地方洗澡
身上总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一天碰到一条河
见四周没人
我突然跳了下去
其实当时的河水还很冰
光溜的身子被水搂得有点疼


《望春楼》
我经过一片老房子的时候
捡回一块老砖
因为砖的一面凹进去一个拳头大的洞
我就把它做成了一个烟灰缸
烟灰缸看上去有点古怪
我还给它款了个古怪的名字
叫望春楼

《跳舞》
她跟着疯狂的音乐跳舞
跳得两乳直蹦
跳得裤头掉下来
她从床上跳到地上
又从地上跳回床上
她挥舞起鲜艳的床单
仿佛床单挥舞着她

《木匠》
我爷爷会杀猪
我父亲是个篾匠
我从小就想学门手艺
特别想学木匠
我十多岁时
曾跟做木匠的表叔
去山里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做棺材
她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
医生说还有三个月
但她还可以起床
有时候她会起来看我们做事
她甚至想要为我们的茶杯里添水
表叔不让她添
劝她去床上躺着
她的丈夫去山里打兔子去了
那天中午吃兔子肉
晚上也吃兔子肉

 

《月光》

灯亮了
看不见窗子上的月光了
灯又熄了一阵子后
就又能看见
窗子上的月光了

《叶子的声音》
风不大时

满树的叶子哗哗啦啦响
真是好听 
可风太大了
就听不见叶子的声音了
只听见风的声音
我不喜欢听风的声音
我喜欢听叶子的声音 


小鱼的嘴巴》
小鱼的嘴巴
在清澈的水里一张一合
一小群小鱼的嘴巴在清澈的水里一张一合
我于是发现小鱼的嘴巴
是世上
最好看的嘴巴

《玻璃杯》
我坚持认为
泡茶还是要用透明的杯子
玻璃的也行
塑料的也行
当然最好还是玻璃的

《啤酒》
啤酒是金黄色的
啤酒泡是雪白的 
啤酒泡隆起在杯口 
一厘米高

《摸一下》

她的腿真白呀
白得我想摸一下 
可我要本就不认识她
也不知道她要坐哪一趟车
我们只是恰巧坐在同一条椅子上
隐隐的腰痛
缓缓地往上爬
又缓缓地往下落

《乐乐》
乐乐数她的脚趾头
从左到右十一个
从右到左九个


红手套》
小时候她总爱戴着那种
露着
五个手指头的
毛线织的红手套

《布的气味》
我还没有起床
她就在床边熨衣服
时不时传来一股布的气味 

小蜻蜓
小蜻蜓缓缓地往前飞
有时候又停住
有时候又回过身来
小蜻蜓来来回回地飞
透明的小翅膀闪得有点看不见

《那种光》
在墙下点烟时
我看见了同时
照在鼻子上的夕阳的光
和打火机的火光
两种光在一起的那种光

《冷水澡》
在一个很冷很冷的冬天
我在家里洗了个冷水澡

先在水龙头下站好站好
突然把水打开

《太阳雨》
也不知是雨
下得太急

还是太阳
出来得太快

雨还没怎么停住
太阳就出来了

《月光之下》
月光
照着她俩
一个很瘦
一个很白
月光照着她俩
其实两个
都很瘦
都很白
 
《唱着歌》
一觉醒来
头不痛了
脚不软了 
感冒终于好了
搬个椅子
在阳台上 
晒太阳
她在屋里
唱着歌
唱来唱去的
 
《养鸡》
大学毕业后
她在乡下养鸡 
电话里她笑得很开心
她说来玩呀 
我杀鸡给你吃

《黄河》
当我第一次看见了黄河
当我第一次来到了黄河边
我没有把手伸进去
我只是用手掌
在那冰凉的水面上摸了摸 

《彩云之南》
我在火车上认识了她
她来自美丽的云南 
她年青漂亮
她逼我赚钱
逼我拿出全部的勇气
去地摊上买来了两张黄碟
当我兴奋地喊起来时
她骂我喊死

《她50岁》
她50岁
我30岁
不过我总是那句话 
你们他妈的理解不了我的追求就少废话

《出了血》
我一面跟她说着话
一面低着头
用小剪刀剪指甲
因为剪得太干净了
有个指头被剪出了血

《小姐》
小姐在墙上擦那钱上的头像
她说擦出了红来就是真的
横竖撇捺点折勾
床边的那面白墙上
几乎擦满了红印子

《郁老师》
郁老师特别漂亮
我们当面叫她郁老师
背后叫她有耳朵
每天傍晚
郁老师都会去校外
那片小树林里读书
有时候也会去 
那棵小树下拉尿

《远方》
那时我在远方
我看见了你说的乡村和麦子
埋首于季节和水的牛羊
那时我多么向往
你说的粮食和蔬菜
堆起的柴火
和四姐妹
那时我在远方
那时我想着远方

《有人来了》
她跟在后面
像妹妹跟着哥哥回家 
又像一个小孩去
另一个小孩家里玩
大人都不在

好像有人来了

《大海》 
耀眼的灯光顿时拍打在了
她被柔软的睡裙裸露的大腿上
如同海水顿时拍打了沙滩
我仿佛听见了大海沉重的回音

《看着狗》
不远的地方
躺着一条狗 
她和我说话时
眼睛老是看着狗
我和她说话时
眼睛也老是看着狗

《反光》 
整个楼梯间没有太阳
太阳在外面的墙上
但扶手上暗红的油漆
还是有点反光

《李丽丽》
王强和刘晓红在说话
电脑里放着歌
李丽丽在沙发里仿佛睡着了
我在厕所里
安安静静地拉屎

《胡同里的夕阳〉
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走着
突然发现了身边的那条胡同
窄窄的胡同笔直地
从这一头
到了遥远的那一头
夕阳像一种颜色
填满了整个胡同

《楼下有棵树》
楼下有棵树
树下有个卖水果的女人
卖水果的女人戴着草帽
楼下有棵树
树上有两只小鸟
小鸟飞来飞去
然后飞走了

《大月亮》
她叫大月亮
她是小学老师
她教小学生写现代诗
她是湖南人
她是常德人
她是黄山头人
她热情大方
她温柔善良
情到深处她喊
老公吃奶

《葡萄》
我从阳台上
探着身子往下看
看见了楼下
刚刚成熟的葡萄
和葡萄架上
蹲着的一只猫

《夏天》
夏天
中午
大树下躺着一头牛
水闭着眼睛抬着头
十几个苍蝇趴在牛的眼睛上
一动不动
又好像一直都在动
一阵较大的风吹来
吹动了牛身上的毛
其实牛身上的毛特别少
光秃秃的尾巴
只有尾巴尖上有一点点毛

 《她的那双红手套》
小时候我总是
看见她戴着那种
露着五个手指头的
毛线织的红手套
长大后我总是
想为她的那双红手套
写一首诗
题目就叫
她的那双红手套

《亚热带》
白色的亚麻床垫
收腰的小长裙
苍白的阳光
照在藤制的家具上
我们在亚热带的深秋午睡

《顾城》
很久以前
有段时间
常常学顾城
学顾城怎么写诗
也学顾城怎么扛饿
顾城的经验是
吃完饭后马上上床去睡
那样就消化得慢一点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草地上开满了小黄花
微风吹动了所有的小树叶
太阳静静地把窗帘
晒得热乎乎的

《看火车》
没事就一个人去看火车
有时候白天去
有时候晚上去

《有蚊子》
除了床
我们也在沙发上睡过
也在地板上睡过
甚至我们还偷偷地
去楼顶上睡过
楼顶上有蚊子
你把一张纸叠出
搓衣板似的花纹
把蚊香放在上面

《雾显得更加白了》
雾从山头往下落
露出了翠绿的山头
雾显得更加白了
雾从山脚往上升
露出了金黄的油菜田
雾显得更加白了

《小雨的声音》
窗外风的声音
带着落叶的声音
悉悉簌簌的
像是下着小雨的声音

《蓼花》
在小路上走着
突然看见了一株蓼花
初冬时节的蓼花
叶子和茎也都是红色的
像一株红色的小草
像一株红色的菜苗
真漂亮呀

《田野》
小时候
我总喜欢
从自己的胯下往后看
觉得田野是浮在地面的
房子也是
树也是
村头的池塘也是
飞上树枝的鸡也是
自己也是
都快飘起来了

《秋天》
衣服上的灰尘
好像拍不尽
一拍拍起一层灰
一拍又拍起一层灰
身上还有汗
秋天的汗
容易冷
 
《黄鼠狼》
这些年
城市里的老鼠已经很少了
我甚至好些年都没在城市里见过老鼠了
但却和黄鼠狼偶遇过几次
一次是在公园
一次是在河边
一次是在小区附近
金黄金黄的黄鼠狼
一闪而过


《梁祝》
当说到梁山伯和祝英台时
我会想到那两座安静的坟墓
当说到那两座坟墓时
我会想到那两只飞翔的蝴蝶
当说到那两只蝴蝶时
我会想到某个精神压抑的诗人
站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喊
看啦
那两座
飞翔的坟墓


《后来》
后来更加空白的眼神
后来更加神秘的凝视
后来在话语开始潮湿的时候
后来在夜更空旷的时候
后来我们从忧伤中分离出来
后来我们与冬天分开


《妻子》

梦里的妻子
从遥远的乡下打来了电话
她说她准备
种点小麦和油菜
或者再种点棉花什么的
反正不能光种水稻
光种水稻反正不行
她没完没了
给我说着她一年的打算

《月光》 

月光明亮极了

把夜晚照得像阴天
 

 《坐火车》
13号硬座车厢
39号座位
40号座位
41号座位
三个座位在一起 

39号是位漂亮的姑娘
41号的民工六十多岁
长得像极了我的父亲
我坐在40号
一路瞌睡

一会靠靠她

一会靠靠他
从湖南到北京
 
 《公路》 

正午的乡间公路上
几乎没有车和行人

水泥路的两旁是树
厚厚的树荫把阳光
几乎都挤在了路中间
路中间被晒得发白
我沿着树荫往前走
一阵一阵的风从树上下来
  

《六月》

小小的身子有点胖

地上的树荫特别黑

红红的高跟鞋
踩着嘟嘟的声音走
 

《穿牛仔裤跳舞》

我的脸一直红红的
我一直在看她穿牛仔裤跳舞的样子
那时我就坐在他们中间
三张像板凳一样的沙发颜色很旧了
那个明亮的下午
他们坐在远一点的地方
他们不停地抽烟和说话
可音乐缓缓地说着别的事情


《钟爱红》
班上十一个女生
她是乡长的女儿
我们没讲过一句话
却写了三千页情书
毕业那晚我哭了

蹲在蓝球架下
我想埋掉一小块月光


《湘莲子》
你“嚼咀着写诗的纸
吞下去,然后拉出来”

读你的诗
总叫我想入非非
这一次我想像了一下
那个拉的动作和内容
以及你的整个屁股


《女人》

人越来越多了
空气越来越闷了
我又多看了几眼
那个胖乎乎的
抱着狗狗的女人
狗狗的毛很白
那是一条白白的狗狗

 

 《一朵云》

如果几天前下过雨
路上的脚印里会积满了水
水里还会浮着细细的蚂黄
如果几天前还刮过风
远处的芦苇
就会秩序井然地
倒下一大片

天空真是明亮极了
什么也没有
连一朵云也没有
我想有一朵云也好呀


《十三根烟》
数了数六个人
我还有十三根烟
散两轮
第一轮自己抽一支
后一轮自己不抽
刚好
我一路上盘算着
心里非常踏实
甚至非常高兴


 《树上的鸟》
树叶里偶然飞起一只鸟来
然后又飞起几只
我想可能还有
果然又扑扑的飞起几只来
我想肯定还有
但半天都没见有鸟飞起来
我往树上丢了块石头
果然又飞起一只来

 
《青年》
照片里

抽烟的你
戴着红帽子的你
就是那个
悄悄告诉我
不是零零后
而是生于九七年的
早已长大的你
电脑前
我莫明其妙
不停地抽烟
烟灰缸空空地
摆在桌上
地上丢满了烟蒂
我是那个在网吧
熬夜的青年

《表情》

当阳光从窗子进来了
照在脸的一侧
当那一侧光芒
又水一般漾开了
你的表情就
梦一般遥迢了

 
《艳子呀》

当我在呻吟中
骑上半空的枝条
拼命地摇一颗不落的果子
当我用喘息的尾音
喊响了你的名字时
一种临近末日的快活
就无比混浊了
艳子呀

 
《梦里》
梦里我想砌一座房子
砌得比弟弟的房子漂亮
梦里我想有一个妻子
比别人的妻子善良
梦里我想要一个儿子和女儿
儿子就取名太阳
女儿就叫月亮
梦里我想夜晚抄小路回家
不惊动村里的
老鼠牛羊和鸡鸭
当我敲门的时候
那门竟知道是我回来
吱呀一小声就开了
奶奶爸爸和妈妈
原来他们也在做梦呀
梦见强盗推翻了家里的院墙


《丫头》

丫头问
“你以前骗过我吗
你以后还会骗我吗”
西班牙现在是中午
浙江已经天黑了
明亮的灯光下
我听电话的身影
看上去像马匹
我试图骑上去


《水里》
光在水里
风在水里
说话的声音在水里
影子在水里
影子涉水而去

一个人去游泳
总想起一个
小诗人的诗
一个人去游泳
仿佛去投河

 

 《桑儿》
我坐在沙发上
你坐在身边
我不时攥起了你的手
那天下午
我深居丛林
有着虎的孤独和忧郁
我在秋天

你在秋天的树上
若一树鲜艳的药丸
你总能治好整个季节的风湿
可如果我们赶在

丰收之前出发
桑儿
你告诉我
最远我们能到达哪里

 
《劈柴》
同样长短的劈柴
架着井字垒起来
像一座座矮矮的塔
靠着院子矮矮的墙
一根干柴被劈开来

里面躲着一条
胖胖的白虫子

 
《理发》 

一块大白布呼的一声盖了我全身
剪刀咔咔地在头上响
往这边转转

往那边转转
理发师指挥着我的头
我一会看看对门的花圈店
一会看看身边漂亮的女店员

 

《听月》

听月爱把鬼
说成鬼鬼
我说你怎么爱把鬼
说成鬼鬼呢
她说那是我们那里的土话
也是我的小名呀

她的声音

有点像婴儿般的声音
又有点像小绵羊的声音

哦鬼鬼

多美的鬼鬼呀
四十岁的鬼鬼还是个小女孩 

 

《小雨》

有些时候
晚上是会偶然
下点小雨的
但这样的小雨
如果不是你
恰好半夜里起床了
然后又恰好看见了
或听见了
否则等第二天
早上起来
是发现不了
昨天晚上还
下过一场小雨的

 

《三个小女孩》
三个小女孩在大树下跳绳
两个人摇
一个人跳
绳子啪嗒啪嗒打着地面
辫子啪嗒啪嗒打着脑门


《在村卫生所打屁股针》

盯着护士手上
透明的注射器
和注射器上
微小的阿拉伯数字
我像个孩子似的
有点想哭
我解开皮带
露出一点点屁股 


《一个山村小学的六一演出》
礼堂很大
观众很多
是白天
门窗敝开着
操场上凉爽的风
一阵阵吹进来
舞台上虽然没有灯光
但阳光从瓦缝里洒下来
洒在舞台上
洒在小演员身上
密密麻麻的
又像是阳光
又像是灰尘
又像是灯光

 
《广州火车站》
那年我在广州火车站打了一会儿瞌睡
脚上一双刚买的皮鞋就被人脱走了
而准确一点说应该是被人换走了
因为身边多了一双
裂口的破皮鞋
又好气
又好笑
我穿着那双破皮鞋
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果子》
长长的杆子有点软
开始打不到
后来打到一个
后来突然打下一大堆
果子哗啦啦落下来 


《雷子》
她抽烟

她喝酒
她长年
呆在乡下
她写诗
她老想死
她三十五岁
她104斤

 

《路灯》
一支路灯像一支发光的花朵
一排路灯像一排发光的花朵
像花朵一样的路灯
照亮着雨后湿漉漉的路面

《洁白的鱼骨头》
昨晚她又只吃鱼
满桌子菜
她只吃鱼
一堆洁白的鱼骨头
堆得比碗还高

 《西藏》
西藏很远很远
遥远的地方就是西藏
西藏就是遥远的地方
西藏很高很高
西藏在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上
终于千辛万苦地到了西藏
西藏人问我
你家在哪里
我指着山脚下

《爬到岸上看它》
我看着一台
被丢弃在野外的
锈迹斑斑的拖拉机
它被丢在那里
已有些年头了
我站在前面看它
站在后面看它
站在左边看它
站在右边看它
爬到岸上看它

《浅浅的浅灰色》
手里握着一小撮毛
是黑色的毛
但仔细一看还有一些灰色的
还有一些是浅灰色的
还有一些是浅浅地浅灰色
虽然是一小撮毛
但铺开来
好像很多毛

《低矮的叫声》
低矮的叫声里
好像什么东西飘荡起来了
好像是一只漆黑的蝙蝠
好像是在漆黑的窗外

《半个地球》
她很有兴致地问我
你说地平球上
最大的影子有多大
我想了想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有半个地球那么大
你说是什么
我想了想
我说我不知道

《别怕别怕》
我模仿着
自己的声音
对自己 
说了句梦话
好了好了
别怕别怕

《太阳在树顶上》
树荫里没那么热
站在树荫里
太阳好像很远
太阳在树顶上
树顶上很高

《风的样子》
我们仿佛知道风的样子
我们用铅笔画风的样子
我们真的画出了风的样子

《捕蝉》
我深信自己是一个捕蝉高手
可我碰到的却是一只高明的蝉
它一唱好像每棵树上都有一只蝉在唱
它不唱时所有的蝉都不做声了
 
《大雨》
窗外就是街道
刚刚下了一场大雨
街道到外都是水
脚步声湿漉漉的
而天还是阴沉沉的
可能还会有一场雨下

《油菜花》
金黄的油菜花
从山脚下一层一层的往上开
一直开到了半山腰
半山腰里除了有金黄的油菜花
还有雪白雪白的雾 

《丑老头》
十月的浙江
还像七月一样热
门外又开始
下起了雨 
丑老头
她这样叫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19:57)
诗歌不能追求诗意,更不能追求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6 12:34)
除了诗,还有什么好说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6 23:46)
诗歌就是用分行的汉字,写无意义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3 22:11)
诗和政治都是高层建筑,但显然诗是比政治更高的建筑。用低于诗的政治去解读高于政治的诗,实在有点不妥,甚至不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09:49)
诗歌应该就是一根线条,这线条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细;这线条也不能太脆,但也不能叫它扯不断。可飘荡,可弯曲,可揉成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09:34)
诗歌没有理论,只有心得。心得者,一两句话就能讲明,而不需要长篇大论。尤其写诗者大谈特谈诗的理论,特别显得不够专业。诗人的专业是创作,是真正的创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5 20:41)
诗歌之所以不停地分行是因为诗歌太需要空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4年,雷子说》

刀歹:
我有不自重的地方吗
我勾引了你吗
我说过一句关于房事的话吗
好好回想一下
开始你问我的关于性的话题我根本不予回答
后得知你在北京评论弄的很不开心
才陪你聊天
当时你把我骂得体无完肤
我都没有生气
考虑到我们已是很熟的朋友了
不在意小节了
才由着你的问话回答
难道这些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是你问我是不是在月经期
我只是回答说“过了”
是你说累了就和他做爱去吧
我回答说“没劲”
难道我还说了什么无耻的话了吗
我主动对你说过无耻的话吗
朋友一场
就是因为观点不同
也没必要如此恶语相加吧
我只是为了朋友考虑
才努力的平衡你和李磊之间的矛盾
我的好意换来的就是你如此的回报吗
我一直是低调的人
我不会在意别人的论争
关我何事呢
但现在我已被推上了架子
想下来也不是很轻松
没想到被弄得这样不堪和肮脏
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还请你见谅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很熟的朋友了
应该能够彼此包容的
当然你一定不理解
我除了无奈与悲伤
也不好再说什么
祝你快乐
忘掉这些不愉快吧
我也累了
不愿再为这样无聊的事情再累心
可是你又回来了
这才是我认识的刀歹
但又实在太伤心
太难过了
你对一个人的伤害已经到了
她所能忍受的极点
你已经把一个人的心撕裂
又践踏上几脚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现在再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伤害已经造成了
我想让自己真正的大度一点
可我做不到
我才发现自己确实很虚伪
我在劝别人要大度包容的时候
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真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才知道自己也是很小心眼的一个人
我开始瞧不起自己了
——雷子啊雷子
其实既便嘴上没有说出过肮脏的话
但你心里没有过肮脏的念头吗
雷子呀雷子
你也不过是一个俗人中的俗人
我瞧不起这样的一个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