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14:00)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13:58)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安隐人物志

                               既免嵇生困,便为阮公啸

    “学者未入笔墨之境,焉能画外求妙。”“笔墨之妙,画者意中之妙也。故古人作画,意在笔先。”“功夫到处,格法同归,妙悟通时,工拙一致。”

  读方熏的《山静居画论》,我们的情绪,显然是感动的。诚然,他对画的技巧和见解,有着极精辟的论断。

  当时有位叫奚冈的书画家,曾游学日本归来,他声名尤其远播,是清朝乾隆、嘉庆时期,“西泠八家”中,对于山水画,最是自负的一位。但就是这样一位山水画的巨擘,他也倾倒在方熏面前,一生中,对方熏推崇备至,与朋友论画,必提及方熏。

  当时有位书画家陈希濂正是通过奚冈而认识方熏的,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奚冈的冬花庵,后来也成为了挺要好的朋友。方熏与陈希濂同寓金氏园,扫叶烹茶,赋诗对酒,还多次为陈希濂作画,陈希濂称赞方熏的画“繁不重,简不略,厚在神,秀在骨,高旷之气,突过时辈”。

  方熏是桐乡人,而他的朋友无论是奚冈,还是陈希濂等,都是杭州人,因此他与他的朋友们来往时,经常会经过临平。这不,这次经临平时,正是酷暑,河水较浅,炎热难挡,坐于舟上,闷热得实在吃不消,欲让舟划行得快一些,但又时不时碰上河岸浅露出来的石头,形成湍急的水流,不得不停下棹来,让行舟慢慢地通过。 

  过了永和堤的几道湾,在定幢山眺望前方,落日斜阳,云蒸霞蔚。到了安隐寺院口上,急迫地拿根短小的绳子,穿过茂密的林子,到安平泉去打点水上来喝,虽然说安平泉的水拿来泡茶特别好,但烦燥的内心以何疗治呢?

  万般思绪涌上心头的时候,寺院的钟声,突然地敲响,梵音在空中回荡,而月光静谧地洒在大地上,既免却了嵇康般的困扰,又可以学着阮籍一样在这儿长啸。岂不更好!

  方熏凌乱的内心,迅速安静下来后,在寺院里,慢悠悠地踱步,置身于静谧时,“钟梵空际流,月华静中照。既免嵇生困,便为阮公啸”便脱口而出。

  除了一路而来的描述,方熏还对汲水的安平泉也作了一番具体描写,其中有:“连啜桑苎翁,满饮玉川子。山僧贪青钱,风汉等石髓。”

  桑苎翁是陆羽的号,而玉川子是诗人卢仝的号,这两个人在唐朝尤以嗜茶闻名,因而,一位称为茶圣,另一位呢,则称作茶仙。如果让这两个人见到安平泉,也会汲泉水,喝得停不下来,何况是他呢?山里的僧人只想收取几个铜钱,而像他这样远行而来的人,显然很焦急了,已迫不及待想早点喝上安平泉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安隐人物志

                            得心于高峰,印法于寂音

     明朝末年,杭州文人的结社,蔚然成风,登楼社、怡老社、小筑社、南屏社、香月社、放生社、读书杜等纷纷创立。尤以晚明四大名僧之首的云栖寺袾宏发起的放生社,影响最大,连当时的文学流派,公安派也深受其启发。
       万历二十九年,三峰汉月法藏到云栖寺请求株宏受沙弥戒,祩宏把他新刻的《高峰语录》付与研读,汉月“读之,如逢旧物。”
        于是,他用了数年时间,参悟高峰原妙禅师的“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头,又“遍购古尊宿语录”读之,尤喜北宋名僧慧洪觉范的《临济宗旨》,“宛然符契,如对面亲质”。至此,他确立了以高峰印心,以慧洪印法。
        可以说,在祩宏的影响下,他与当时不立文字的棒喝禅渐行渐远。“诸方尊宿欲抹杀五家宗旨,单传释迦拈华一事,谓之直提向上。”
     当时禅宗的情况,明末著名的思想家黄宗羲概括为“万历以前,宗风衰息,云门、沩仰、法眼皆绝,曹洞之存密室传帕,临济亦若存若没,什百为偶,甲乙相授,类多堕窳之徒,紫柏、憨山别树法幢,过而唾之,紫柏、憨山亦遂受未详法嗣之抹杀,此不附之害。”
        事实上亦是,汉月到处参寻各方宿尊,“苦无先达为证”,而佛门,又特别讲究师承,没有师承,既便如紫柏、憨山这类高僧也免不了未详法嗣的抹杀。
     为了有个法嗣的认可,三峰汉月法藏说他在 临济门前“徘徊三载,旧愿难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天启四年,汉月到嘉兴广慧寺请求密云圆悟为其印可,但是资料显示,汉月与密云三次重要的对话,谁也没办法让对方接受自己的陈述,汉月唯有辞行,并手书表明自己的态度,“未得宗旨细契,恐后返辱和尚法门。伏乞和尚指示三玄三要,究竟是何等法。法若相符方敢秉和尚拂,接和尚脉。如或不契,九顿以辞。此系法门大事,谅和尚亦不以佛法当人情也 。”
     天启六年,苏州北禅寺请汉月开堂说法,但汉月因没获传统宗门的法嗣认可,故写信给密云,请纳为临济法嗣,密云回信给他“汉公欲建宗旨,出于至诚,老僧但恐多事耳,彼既知此,听其自为,何拒之坚乎﹖”密云的许行述辞显然不是正式的授法信物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双方努力进行的一种试探,实质上,双方都没有妥协。
         汉月没有在北禅寺开堂说法。但是无巧不成书,在这一年,临平安隐寺的介入,迅速打破了本来存在的僵局。事情是这样的,安隐寺请求曹洞宗湛然圆澄结制,湛然当即表态,只要临平的檀越能请到汉月为安隐寺首座,他便来。显然湛然的用意非常明确,希冀汉月为曹洞宗法嗣,使式微的宗门能重新起来。
         处在进退维谷的汉月,不顾北禅寺施主们的极力挽留,竟然答应了湛然,毅然赶赴安隐寺,可汉月赶到的时候,湛然却已圆寂。
       不过,汉月没有因湛然圆寂,离开安隐寺,反而安心地住了下来。毕竟汉月的影响力对临济宗来说,利大于弊,对于他是否会弃临济宗而承式微的曹洞宗法嗣,这显然又让密云感到极度紧张。
        密云圆悟对汉月不得不作出了妥协,派专使送法衣至安隐寺,正式纳汉月为临济法嗣。后来潭吉弘忍在安隐寺写的回忆录中,概述了此事,“云门湛和尚见师语录,惊曰真古佛再来也,是年,安隐请湛说法,湛以手书邀师为第一座,师方至,而湛先示寂,檀越悟其旨,遂请师开堂,而天童悟和尚复遣赍伽黎至,师始升座拈香天童为临济三十一代”。
        汉月在安隐寺正式开堂说法,《安隐寺提智证传普说》就记录了汉月在安隐寺提《智证传》的说法“济上宗旨,欲削去三玄等法,单存一喝,谓之直截中更加直截省事好参。我且问你,只今还到不疑之地也,未若也未能无疑,将知从上来事不等闲,何不细心体究看。老僧因觉范法痛心,重新拈出,务使尽法忘心,将三堕操履复还,棒子头上使拄杖子,自能周匝有余,不待气喘喘地用尽腕中死力。”
       汉月说的法,直指临济宗的棒喝禅不堪,密云听说后,专门就此写信给他,“今吾徒提《智证传》,则临济宗至吾徒又一大变。故老僧去夏与吾徒云︰当以本色本分者此也。”希望汉月不要忘了自己师承的是那一门,那一派,莫寻歧途。汉月没有让步,而是针锋相对地回信说,“盖以法门建立之密,千古万古不能扑破,藏谓宗旨未破,则临济犹生也。那可一时以举扬之不易,承接之无人,便欲越过此宗,别行坦路耶。”
       密云与汉月之间因《安隐寺提智证传普说》起端的往来书信有七书、三书。本来是私信,因为密云的有意公开下,便引发了密云门下对汉月《提智证传普说》的七辟、三辟。 于是双方的磨擦开始了,互相的伤害,将卷入更多的人,波及更大的范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家有天使
家有天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792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积跬步而致千里
   个人简介:朱海洋, 习文在《大公报》、《澳门日报》、《城乡导报》、《金昌日报》、《陇南日报》、《岳阳晚报》、《西湖报》、《防城港日报》、《黄山日报》、《皖江晚报》、《杭州日报》、《嘉兴日报》、《邯郸日报》、《老年日报》、《赣西晚报》、《乌海晚报》、《湛江日报》、《临平山》、《美丽洲》、《余杭晨报》、《南苑》、《犯罪与预防》、《余杭警坛》、《当代监狱工会》、《东方警苑报》、《青年风》、《月牙湖》、《浙江监狱》、《青海监狱》、《法律与生活》等发表。写毕竟是技,而将读为筏,茫茫乎,漂流之。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8篇)
国外 (0篇)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