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十多年前,桂林,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读到了漓江出版社1986年版那本薄薄的小32K本《悠悠此情》(李玉民译),小说中典雅华丽的语言、湄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体育

    美丽,此时不再只是传说,冬夜的南非此时也要被火热的激情点燃,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足球城球场上透射弥漫的烟花绽红得那么的鲜艳夺目、那么的辉煌灿烂、那么的璀璨斑斓·······

    西班牙如愿摘到世界足球的最高荣誉,所有绚丽缤纷的梦,夹杂着多少狂喜、伤悲和泪水,都在举起大力神杯的那一刻,达到顶峰。西班牙人对竞技体育的无限痴狂的热爱、拉丁民族天生的热情奔放,在这一刻都得到最完美的诠释。克鲁伊夫的全攻全守、控球和进攻主导的足球理念在拉丁派代表西班牙这里得到最好的传承和发扬光大,西班牙这一刻一扫劳尔时代斗牛士的悲情和忧郁,确实,这是足球的胜利、艺术的胜利。

    荷兰人失落惆怅,百感交集,曾经触身可及的梦再一次擦身而过,他们也为足球和艺术奉献过很多很多,他们本也有机会,但太多的犯规和过于凶狠粗暴的踢法让他们失去舆论的同情和尊敬,这个国家的无冕之王荣誉称号仍将延续。这一刻,只能说,表现更好的西班牙更配得上这一荣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体育

一、世界杯

世界杯只是一个游戏,这个游戏规则规定只能有一支球队成为最终的冠军,如果我们喜欢的球队没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那也不代表什么。分出胜负也没什么,太阳依然会从东方升起,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当时的狂欢、跌落、惊喜与悲伤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3 08:49)
标签:

杂谈

    在该读书的时候无书可读,在渴望温暖和庇护的时候没有得到关爱,这种状态无法支撑一个人童年的梦想。梦想没变,岁月也就一直停留下来,于是自己仿佛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也许,这就是至今我仍能保留不停搜罗各类图书喜好,为书香墨韵所沉迷,一直把美好的梦想放进有点凄美的文字中的原因吧。噢,是啊,又是那句话,这世界依然很美,还有那么多未知的神奇和奥秘等着我们去探究,那么多美丽的景色和故事等着去经历,生怕自己怎么走都走不完···

   

    一卷留有墨香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3 22:10)
标签:

情感

    一直希望今年快点结束,让我在心理上有个停泊稍憩的码头,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不知道。每到年底的这个时候,都觉得自己又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必须做出何去何从的抉择。      

    已经迷失很久了,很多个突然间,都找不到一个恰切的词来形容自己的遭遇,太多的半途而废,太多的过往云烟,太多的暗涌潜流······ 
    每一次回头望,在时间的刻度上把自己放逐到远离的位置上回头望,在萧萧的寒意和稀疏的行人中匆匆回头望,每一次看到的都只是多梦的童年在渐渐远去,仿佛我们都在往相反的路上奔跑,再也回不到那个刚刚醒来的多思多爱多梦的早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0 01:55)
标签:

杂谈

                         大悲大爱

 

     这些天来,面对一个个被废墟埋葬得鲜血淋漓、不知经过了多少绝望和挣扎死去的生命,还有那些再也没有依靠、悲伤哭泣的孤儿,我一直在不停地嗟叹,当末世的劫难来临的时候,谁敢保证自己不是那些罹难的、悲惨的不幸者呢。我是在唐山大地震的余波中临世的,1976年和2008年可以说是共和国成立以来国难最多的年份,对此感受尤为深切。

    今天14点28分,在汶川大地震一个星期后全国人民集体默哀的那一刻,作为默哀现场的报道记者,面对那一刻全体肃穆、会场庄严、人们都低下了平日傲慢的头颅、举县同悲的三分钟,我第一次为集体滴下了眼泪。尽管只是一个仪式,但这一次意义不同寻常,这很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大部分人为不认识的人们死去而身同感受、真诚悲伤的时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河池籍作家东西写的一篇散文,我出生成长的环境与他相差无几,所以读起来就更加倍感亲切和感动,转载在这里,是对家乡桂西北的又一次深深回眸和眷念······)

                                 

    3年前,母亲在一场瓢泼的大雨中回归土地,我怕雨水冷着她的身体,就在新堆的坟上盖了一块塑料布。好大的雨呀!它把远山近树全部笼罩,十米开外的草丛模糊,路不见了,到处都是混浊的水。即使这铺天大雨是全世界的泪,此刻也丝毫减轻不了我的悲。雨越下越大,墓前只剩下我和满姐夫。我说:“从此,谷里跟我的联系仅是这两堆矮坟,一堆是我的母亲,另一堆是我的父亲。”

  我紧锁心门,强冻情感,再也不敢回去,哪怕是清明节也不回去,生怕面对宽阔的灰白泥路,生怕空荡荡的故乡再也没母亲可喊。但是,脑海里何曾放得下,好像母亲还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1983年12月12日,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1-5岁不知道自己是谁,干了什么,6岁被爸爸妈妈强行扭送厂办小学1年级2班,在“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小鸟送,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的儿歌中开始了读书生涯。。。。
       
    小学一年级,在女同学面前脱裤子,女同学说我小流氓。     
    老师语录:“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没文化!所以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做 “有文化,有知识,有学问,有才气”的四有流氓!”  
    
    小学二年级,拍女同学的头。    
    老师语录:“不打她,不骂她,要用感情折磨她!才是调戏女生的至高境界,你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调戏品位了”  
     
    小学三年级,摸女同学的脸,结果被女同学把我的脸抓花!      
    老师语录:“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切记,珍惜生命,远离美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1)
    伯格曼在电影《野草莓》中表现的主题,也许正是人在回首往事时最令人忧伤的表达:
     “ 埃萨克到了垂暮之年,往事萦回在梦幻与思念之中,才对自己有了真正的了解。他爱,但爱情难以实现;他不乏善绩,良心未泯,却冷漠,自私;他眷恋青春和人生,却来日无几;他想补过,但为时已太晚。”
    当然,不一定要到人生晚景时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什么时候都会感觉人生脚步的匆匆和梦想的远去。披头士有一首歌《Help》,“当我比现在年轻得多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可现在的那样的日子过去了,自信没了······帮助我吧,如果可以的话。”在另一首歌《When I am 64》(当我64岁的时候)中,他们描绘了这样的一幅生活场景:“如果电灯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艺术赏析

   
    秋天到来,在桂花飘香的院子里,忽然想起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一书中曾引用日本画家、作家东山魁夷的散文《一片树叶》片断,又引发了我很多的遐思和梦想。每天都会采些金黄色的桂花来,放在枕边,让余香缕缕,美美地伴我入眠。
    东山魁夷在《一 片 树叶》中写道:“无论如何,偶遇美景只会有一次。因为自然是活生生的,它在不断地变化。而且,眼望着风景的我们,也在天天变化着。如果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两相邂逅就不会动人情怀了。人和花的生存,在世界上都是短暂的,可他们萍水相逢了,不知不觉中我们会感到无限的欣喜。”
    很长一段时间,对我来说,与世界的美丽的邂逅,就是通过与一本本令我惊喜和陶醉的书来实现的。但在家乡,想买一本让我惊喜的书真的好难。入秋以来,人也变得懒洋洋的,整天满脑子“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和“南方的乔木都落下如掌的红叶,九月的晴空是多么高,多么远”之类不着边际的遐想。真是奇怪,每年到了秋天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