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鹤圃
梅鹤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78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艳美与典雅

——重读于非闇的《玉兰黄鹂图》

 

文/赵跃鹏

 

    与陈之佛并称“北于南陈”的于非闇,是建国以后工笔花鸟画的代表性画家。他学画从明代陈老莲入手,进而溯源至五代两宋,于宋徽宗赵佶处得力尤多。早期的作品较为淡雅,后期则趋于丰满富丽。作于1956年《玉兰黄鹂》,即为其晚年创作的精品,也是其代表作之一。

    阅读于非闇的《玉兰黄鹂图》,画面中明快的色调最引人注目。石青底上的白玉兰隐秀温润,黄鹂的颜色更显光鲜亮丽。这一色调的处理,可以看到于非闇在对两宋花鸟画的研习中,也接触到南宋的缂丝工艺,并将之大胆地借鉴到工笔花鸟画的创作中。这种借用,在清代郎世宁的《平安春信图》中也可以看到,但仍并不是中国画中所常见的。

    绘画凡于用色丰艳者,容易流于刻、俗之弊。《玉兰黄鹂图》的设色丰艳、明快,但仍然显得清丽、沉稳,在营造装饰趣味的同时还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典雅的气格。或者可以认为于非闇做到了“艳而不俗”——典雅的气息、工致的笔法、艳丽的色彩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传统笔墨

杂谈

分类: 我看你的

鹤圃按:正杰吾兄发来近文《自画自说》予我先观,文风朴实,不类矫揉造作、虚伪煽情者,兼之我对他的一些了解,读此短文,别有一种风尘之后的辛酸之感。

 

自画自说

刘正杰

 

    我的学画经历可谓幸运,原本是拿锄头的手,不经意间却拿起了毛笔,开始了素宣染墨衣的日子。

    我出生在浙东天台山里。小时候体质羸弱,不能做重活,家人没法,只好让我放牛。于是每天与牛为伴,纵迹于山野溪涧之间,后来喜欢上山水画,多少和这段经历有些关系。而在当时,我却恨不得早日逃离大山,脱离农家。幼年的苦难在很多成功者的讲述中成为美谈,而我想起小时候的生活却如梦魇。

    后来,因为考学的缘由,得以认识乡贤陈野林、郭修琳诸师。陈老师是我的启蒙师,他喜欢黄宾虹、吴昌硕等人的画风,我的山水画也就从临摹黄宾虹开始,每每受到他的鼓励和赞许,使我能坚持快乐地画下去。认识郭老师更是无意,裱画店装裱师江阿公很喜欢我虎头虎脑傻乎乎的样子,时时留我吃饭,又常给我宣纸。郭师来裱画,他更是极力推荐。于是跟郭老师一来一去,成为忘年交。郭老师是渔民后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36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7.1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7.1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NO.1》。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31,772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2 22:21)
标签:

杂谈

今年的气候,明前茶按时采的多半不浓,现在喝的明前龙井三泡后已然很淡。冲了一盏祁门红茶,香味浓郁,口有余甘,比起去年喝的密制红茶和二十年陈的普洱,味道又薄了。人们都说嗜酒者不好茶,好茶者不能酒,这何尝不是一种浓淡厚薄之好。不想喝茶的时候就想起酒味,是味蕾在作怪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著名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张颂仁的演讲题目是《山水的领域初探》。

    带着为什么要画­山水画­的这个疑问,他从山水画­在现代都市和农业社会的境遇区别的讨论开始,并进而引导至如何重新解读山水的领域。他认为传统的山水领域跟我们想象的世界宽度不同。山水体验和经­济劳作在工业革命以前的世界是连续的:山水和对宇宙的想象连成一气,人的劳作直接在山水中生效,山水因此成为遥远世界的一种冀望而非抽象的理想空间和闭塞领域。而在表象上,成为绘画­主题的山水有指引的范畴和关注的对象,譬如排斥穷山恶水和一些恐惧的意象,但不表示入不了画­谱的“穷山恶水”就不被山水领域所包含。

    他认为可以从西洋传统的资源观来思考中国的山水领域。从西欧的启蒙观点出发,他认为文明相对于自然“无名”成立。溯源至西欧法律和史学基础,他以意大利古典学家阿冈本(Giorgio Agam ben)关于非常时期的措施和观点来谈欧美文化对于化外世界的立场。在希腊的自然主义中,菩提式的自然不是指向大自然而是指向于“无名”,无法完全用理性界定境界。“无名”境界使罪犯感受到法律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第三场

主题:法外之域:当代理论视野中的山水问题

时间:2011年1月2日下午

地点:浙江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本次专场的学术主持、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高士明博士在介绍专场缘起时说,当代山水画­的问题不仅体现了绘画­的本体追问,还体现了山水精神之沦丧和山水经­验之不张,因此山水画­的使命是假绘事而重振精神魄力,再续山川之元气。他说现在绘事离“成教化、助人伦,成神变、测幽微”越来越远,“图绘天地,品类群生”的大视野也被《国家地理》杂志、频道等现代视觉装备、机制所篡夺。现代精密的科技结合巨大资本,通过观察、记录、实验,打造出一种客观的、对象化的视觉感知状态,使微妙的自然变得纤毫毕现。但究其基础,则是一种以实证科学为根基的视觉和艺术形态,是一种对世界的对象化和技术化的姿态。而“山水”不仅是山水画­,更是山水观念、山水经­验、山水精神,甚至可以是指向世界的山水画­。在现代的进程当中,传统文人所表述的山水世界已经­被彻底地扰乱甚至粉碎,山水画­已经­成为一种特定的题材和风格样式,成为一个艺术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梅鹤圃

    1月1日下午至2日下午,在浙江­美术馆的学术报告厅举办了首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的学术论坛,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主席刘大为,中国美术家术­会中国画­艺委会主任郭怡孮以及参加展览的作者、国内知名艺评人、各界嘉宾近三百人次参加了此次论坛活动。论坛采取主题报告和特邀嘉宾应答的方式,围绕本届双年展的主题,分别以宏观意象探讨的“意之大者:中国文学与艺术史中的写意精神”、局部美术史讨论的“世纪之辨:近代中国画­的论争之路”和山水画­个案研究的“法外之域:当代理论视野中的山水问题”为三个分场的主题设置展开讨论。马锋辉和吴敢、王鲁湘、高士明分别担任学术主持,陈伯海、曹旭、郭怡孮、陈传席、王赞、洪再新、王中秀、缪哲、张颂仁、Eric Otto Wear、何家林、丘挺、尉晓榕等人分别作了主题发言。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主席、本届展览艺术委员会主任刘大为致开幕词。他指出,在全球化、信息化、城市化的背景下举办“杭州·中国画­双年展”和此次学术论坛,有非常的意义。他认为当下中国画­面临着激烈挑战,此次展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9 14:0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看你的

迟到的建议

    1984年,我随杭州市政府代表团赴日本访问。当时两国的实际情况相距很大,那超市的华丽、产品包装的奇特、餐饮用具之美,让搞艺术的我们,感触良多。回国后,我就化名“兑迟”天真地给北京文化部写了一份建议:全国纯艺术类院校只需要两所,一所在北京,一所在杭州。其余高等院校的教学可一律改为实用设计、工艺美术、师范美术,让美术更直接服务于社会。当时还有位好心人把我的建议转载到国内第一份“美术报”上,下文是可想而知的……

    全国集中师资,选拔学生,合力办好两所美院,有利于艺术事业的发展,把美院办成真正培养人才的摇篮,而不是变成“没用”。直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4 13:32)
标签:

杂谈

经久未见阳光,家里养的水仙长得像洋葱一般茁壮。

它一直长个儿,快赶上大蒜的芯杆了。

两个月前,小丁问说这球茎会开花吗!

我坚定却又不置可否的说,总会开的!

它果然开花了,还开得不少。

房间里忽然香气扑鼻,芳香逼人而来。

人生的灿烂,是不是也就等着花开的那一瞬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3 12:52)
标签:

杂谈

分类: 艺术边缘

不经意间见到四川姜姓某人的博客,随手点开,读了两篇。

他未必真骚,却散出一股骚味。

也许不好说他刻薄,比之鲁迅,他远远不及。

我闻到一股狡狯和戏谑。这味儿,我也不太喜欢。

这世道人心本来都是安宁淳朴的,便是这样的文人多了,世风便不再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