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刚巴比
金刚巴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4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看到这些美丽的诗,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的爱情,顿时觉得人生很美好。虽然好景不常在,但是真情永在。不论你是否离开了我身边。

 

约翰。济慈《无情的妖女》 

    骑士啊,是什么苦恼你
  独自沮丧地游荡?
  湖中的芦苇已经枯了,
  也没有鸟儿歌唱!

  骑士啊,是什么苦恼你,
  这般憔悴和悲伤?
  松鼠的小巢贮满食物,
  庄稼也都进了谷仓。

  你的额角白似百合
  垂挂着热病的露珠,
  你的面颊像是玫瑰,
  正在很快地凋枯。

  我在草坪上遇见了
  一个妖女,美似天仙
  她轻捷、长发,而眼里
  野性的光芒闪闪。

  我给她编织过花冠、
  芬芳的腰带和手镯,
  她柔声地轻轻太息,
  仿佛是真心爱我。

  我带她骑在骏马上.
  她把脸儿侧对着我.
  我整日什么都不顾,
  只听她的妖女之歌。

  她给采来美味的草根、
  野蜜、甘露和仙果,
  她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果不其然

一副从天而降的枷锁铐住了我

让人无力挣扎

阎王爷派人告诉我,我已排上了地狱的号

皮肤也被封死了,不能呼吸

周身所有毛发像是上了乳白色的浆,针一样的插在身体里

我的眼睛长了青苔,眼泪一刻不停的掉下来

这都怪罪于我那不能闭合的双眼

 

塔,和信仰联系在一起的标志

每天清晨,会有僧人来清扫塔前那静默的石板地

再后来我被压在了塔里

甚至不再有人愿意上前做清扫

他们说靠近妖孽会影响修行

我猜想塔前定盖满灰尘与落叶

阴冷的缝隙里遍布着蜘蛛网

没关系,我不难过

我知道我根本不配在这里受罚

佛祖大概都会忍不住向我吐一口浓浓的痰

法海很忙,捉了我他便背着行囊前往下一个受害人出没的场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4 03:30)

余虹卖了啤酒准备回来的路上

而周伟却开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2500从她身边飞快的开走了

 

梦想好似重庆的艳阳天

一下子就没有了,四人还没凑齐都不及坐上麻将桌

有些事情,一意孤行,挫败到底

也许就是我们增添白发的合理原因

 

学生时代,父亲们说要好好学习

现在才知道世界上除了学习,其余都如登天般困难

有些人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拥有孕育生命的能力

于是她们不好好避孕

等到被两道杠惊呆了的时候

只了解现在没有做母亲的权利

男人不负责保护你,不负责疼爱你

你负责保护你,你负责疼爱你

 

我觉的人挺可悲的

大概是我做人还实在是不合格

和朋友聊天时提起很多失恋时候的细节

我还是会悲伤于那些情绪

情不自禁的流泪

但是你要问我有关于那个男孩子

我已经说不清了

你若是问我当时事情怎么会发展成那样

我也很迷茫,好像那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充其量,皱着眉头,说通过这段关系,自己仿佛成长了

我现在只能自私的记住一些个人的情绪

如此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TMD
(2009-07-14 00:00)

今天周一,亮子带来了很多单子

理的我手酸的单子

一天下来蜡黄的脸被电脑辐射的好像有点红肿

还好车上可以和那些小孩一起聊聊那些有的没的

回家放下包包洗手炒菜

破电视修了一次又一次

生活远比想象中的详细

斗完地主还是不想睡

因为我想到今天你迁就我煲电话粥

煲到你不开心

想摸摸你的脑袋

跟你说:“你的脸型不适合戴帽子哦,帅哥.”

呵呵

快笑不出来了

因为今天又要睡不够

明天又要对着电脑一整天

回家也不能倒头大睡

因为奶奶在家

要先洗手,吃饭,看电视,洗澡

最后又不想睡觉

之前回了一趟成都

前所未有的熟悉

唯一很伤心的就是川大后门的那家冒菜

半荤半素里的牛肉现在全是淀粉,很难吃

想打电话给以前的男朋友

跟他说:“竹楼香的冒菜现在好假答!牛肉都是淀粉!”

我想他会很伤心

太累了吧,为了一些没有价值的事情,有点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3 01:03)
标签:

杂谈

早上的阳光 大概有一股热气

它们发散的很均匀 大概就像睡在你身旁女人的气息

 

那些温柔的光穿过藕合色的帘子

留下说不好,大概是紫色的影子

类似于一个女人,爱不爱她不要紧

重要的是她很美,更重要的是她没完全脱光

身体上只搭了一条薄薄的纱

 

刺眼的光束穿过被人拉的七零八落的帘子

那些光束成几何形

棱角简直伤人

里面饱含着飞扬的不羁颗粒

好像定格了是的要永远停在立方体里不出来

 

亲爱的,是谁他妈的拉开了窗帘

猜我看到了什么

那如鱼得水舞蹈在立方体里的肮脏颗粒们

就是我们的缘分

等到你把这件事实发生的事情想明白了以后

再去看我们的缘分

当时尘埃已落定

只剩下纯净的光束 纯净的空无一物

我们的缘分不是大概结束了

是彻底结束了

此时,握着你的手竟是如此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3 00: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最亲爱的你们

爸爸,让孩子想依靠你

爸爸,你有着宽厚的臂膀

我想像一只小猫一样睡在你的胳膊肘下面

我知道雨打风吹,枪林弹雨你不会放的下我

爸爸,有天你不爱妈妈了

你还爱我

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你让我知道了我能一辈子在你面前做任性的孩子

 

爸爸,最近你老了好多

也没有从前结实了

那些白发好刺眼

那天我们一起去离山很近的地方散步

天气有点凉,我在连衣裙下面还穿了条奶奶的布裤子

你说像极了越南姑娘

多想让我们两人就席地而坐,我来编斗笠,你来卖

 

夕阳隐没之后

你吓唬我那些小草房里面有鬼

其实我一点都不害怕了

早八辈子长大了

但在你面前我还是愿意当个弱者

我拼命的跑啊跑

为了跟上你的步伐

我想对你说:“这辈子你休想甩掉我!”

 

爸爸,我们的那些电话总是匆匆

像极了地铁里面那些小跑的男男女女

我不知道你在忙什么

更不知道我在忙什么

我只是希望天气更热一些

你们的大排档多赚些钱

我只是希望世界经济大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他跟我住在同一层,确定名字是三个字的。比我大五六岁左右,从小我就觉得他很帅,现在看来我对男人审美的养成他是功不可没的。

 

他应该是混剧组的没错,和爸妈住在一起,父母看样子是厂里的职工。妈妈比较矮小,长得秀气,但是看上去不太和善,我觉得他还是长得像爸爸,皮肤黝黑,方下巴,高鼻子,周五郑王的,但他爸看上去也不太和善。

 

小时候常常在楼下看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7 17:05)

圣经:创世纪(第十一章

巴别塔: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语言都是一样的。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语言,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得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是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座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语言,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去年看通天塔的时候并不知道这电影名字的来由;

那天我们在一起诵经的时候念到巴别塔的时候,我不停的问是什么意思,于是我们就和其他兄弟姐妹不在同一个音轨里面了。。。

人类如果使用同一种语言,甚至可以登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6 02:38)
标签:

杂谈

她不停说有个小孩子疯狂的追逐着她

并且大声的叫她妈妈

她焦躁的叙述着,低着头,手指插在油光光的头发里

猛然她抬起头,闪烁的眼睛

“烟呢?我的烟呢!”

她就这样把我扔下一个人在房间里四处走着

 

“他穿红色的毛衣!他叫我妈妈!?”她重复

“好吧,我承认了又怎么样呢?!”她说

 

第二天。她打电话给我

她叫我到她的家里

她很高兴的告诉我

她把那个穿红毛衣的孩子打发走了

她把他的照片找了出来,她解释说那是一张只有侧脸的照片,她最喜欢的一张

她把它塞到了孩子的手里,说:“孩子,去找他,找到他再说。”

她还买了一件凉快的海军服给那小孩,说穿着它去找他,不然会热死在路途中

 

“就这样吗?”我问她

“如果他再大一点的话,我会教他怎么开枪!”她回答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她穿上大衣,急匆匆的把嘴巴里的烟掐掉

 我问她要去哪

 她说要去和那个新认识的男人约会

 如果那孩子没找到他的话

 总还需要个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爱情就是一泡屎!

逼一个男人给你帮辫子是多么奇特的一种经历

你生气的责备他怎么老是帮不好

他很不耐烦的说男人本来就不擅长这些

在那个大大的阳台上

在那个一不小心布满灰尘的梳妆台对面

小小幸福的驻扎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