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蝶邪
蝶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5-11 11:57)
   4月底相亲见了一个大学老师,长相略土,略显老。不过迫于老姐即将出嫁的压力,还是见了。第一次见面就不太好,连话都很少,奇怪的语言。
 
  后来又单独见了一次。还是无话,我都想夺了茶馆的门而逃。但是为了不伤和气,不能对不起热心帮我牵红线的介绍人,我没有,忍了两个小时,终于走了。
 
  五月头,忙老姐的婚事,根本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5月七日事情忙完,短信用好人卡拒绝掉这个男人。“c老师(因为他一直称呼我为w老师),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但是我想我们不合适。希望你早日找到适合自己的女孩。谢谢你,再见!”
 
  5月9日上午11点,我正在办公室为学校的某项检查搞得焦头烂额准备材料,突然一个x男抱着一大束粉玫瑰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然后我就倒吸了n口气...x男满脸杀气黑气腾腾地向我走来,把花递给我,然后说:“w老师,我们出去讲讲吧!”我僵硬地在办公室另外两位平时喜好广播事件的女老师看热闹的眼光中和他走到了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走廊两边各四米左右的地方就是学生的教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工作三年多,同期进来的同事都已经成双成对要么结婚要么恋爱稳定了,连后进来的同事都已经内部开始解决并确定关系了。算算也就我和另外一个男同事还落单。这也就是大家心中的孤男寡女。
 
前头因为我妈逼婚太甚,我也曾对该同志动过歪脑筋。按照通俗的说法,他也算是我知根知底的男人。本来今年年头我已经对该同学进行了直接短信攻击一次,加上先前的好友代为攻击和前辈代为攻击,我就已经是三攻不得手了。这个王八蛋男人还真是难搞定!~就说这最后一次,既然是本人亲自短信婉拒,我自然是无话可说。要说后来见面不尴尬,那是骗人。可是为了我的自尊,我总是掩饰得很好,在其实很少的接触中尽量不让他感受到我的异样情绪。可是我又不是木头,被人递了好人卡,心里就是堵得慌。虽然这事知道的人很少。
 
这么着日子不也过了,反正我和这男人相遇的机会也极少,不带一样的课也不带一样的班更不是一个年级的班主任,交点么···就算是0吧!~
 
春天转眼也就到了,看着我身体好了些,老姐的婚期又近了些,对比之下老妈就又觉得我碍眼了。催催地没完没了。我也在办公室哀号,他估计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1 16:21)
十天前去看了医生,病情在之后稍有起色,可是上周末再次急转直下···
 
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而挂掉···
 
星期一还是要去看医生····12天呐!~好了5天,坏了七天。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想起来有些心酸。也许健康的时候还想要去相亲或者还有种种的想法。当身体不行了的时候,居然也就只记挂着自己朽败的身体何时才能康复。不管如何进补,如何保重,如何注意,甚至去医院治疗,这些病症都毫无起色,反而越来越汹涌和吓人。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绵绵无期的病症的我,似乎觉得世界已经到了尽头。
 
快要出嫁的姐姐,忙碌的家人···有时候觉得病痛忍忍也就算了···可是却又觉得委屈彷徨和孤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1 11:47)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上课,必须七点多一点赶到学校。昨天写着帖子,眼泪就自己往下落,今天看到她以前的照片,眼泪还是往下落···那个小小的软软的温暖的躯体那个可爱的有个性的精灵已经不在了。
 
早上不得不去教室看堂早读,因为眼睛已经哭肿成了一条缝,害怕被学生看出什么,影响了他们学习的情绪,只能在教室外看着徘徊着,然后眼睛又湿润了。
路过其他班级的教室也都低着头,不敢让别人看到红肿的双眼。
 
是啊~不过一只猫,在我们全家的心里,这个毛茸茸的小生命在不经意间的种种举止都带来和欢乐和轻松,有她的世界至少是温暖而惬意了。就算受了委屈有了压力,抱着她,把脸埋在她的毛里世界就平和了,看看她柔和却偶尔也犀利的金绿色眼睛,心灵就仿佛干净了,可以不管那些俗人恶事了。
 
担心独自在家的老妈,从学校打了电话回来,听到老妈的声音很喑哑,追问了,才知道她把家里原先为阿咪准备的上好金鱼黑鱼之类的冻鱼送给了附近有猫的人家。仿佛在向一个我们永远没办法说再见的人告别一样。太痛苦。
她劝我要解脱,不要让阿咪的死把我们家拖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前我在这里也写过,我们家里有只叫阿咪的猫。一年前大概也是冬天春节才过,她出了车祸,血水横流,我害怕她死了,哭肿了眼睛,每天从学校逃课带她去打针。然后她好了。这才有了夏天时活泼的断背山小兄弟俩···活泼又可爱。

    现在,她死了,死在了2007年2月28日晚上的11点55分。

    我从未想到她会死,即使偶尔想到也认为她会活到十几岁,慵懒地在阳台上晒太阳,眯着眼睛,让阳光透光金棕色的毛,暖融融的毛乎乎的,兴致来了,就绕着人的脚脖子走两圈,饿了才喵喵地叫上两声···

    但是,今天,现在,她已经死了两个多小时了···她已经永远不存在这个时间和空间了。

    初七她生了两只小猫,我们都庆幸她的平安无事,却在初八上午发现她一侧肚子过大,就像没生过小猫一样。我们惶恐地送她去医院,确定是胎死腹中。

    她被绑在台子上,用钳子试图夹出死胎,折腾了半个小时,我从未听过她叫得那么凄惨····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好些日子没有上来博一把了。不是没东西写,而是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纷繁无头绪涌上心头,即将把人压死,却还留存让人喘口气的余地。
 
2月开初就是高一的期末考试,昏昏噩噩的监考,昏昏噩噩的改卷子,关于改卷的不同工同酬我基本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在改卷地和学校之间奔来奔去,打车费奇高,却又报销无门。
 
这一次的期末考试,作为一个普通班,孩子们的表现已经很好了,虽然说不过是从倒数第二点成了倒数第三,但是我们其实完全是同类班中的第一名,因为我们班里的借读生太多了,这些借读生都是以400多分的低分进入学校的关系户子女,很多人在进步。看着他们原先一团混沌的眼神变得澄清而绝对化,我的心里是有着一丝丝骄傲的。
 
值得提出的还有2月9日这一天。大家都知道有“流水同志”的存在吧?那是我的同事,是我相处了三年也不来电的一个男同事,当然是老师,买了复式楼打算一辈子和父母窝在一起的一个男人。也许是被父母逼得狗急跳墙,10月开始我对此男怀有结婚企图,以期满足父母,能够打入已婚妇女份额越来越大的学校女性社交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6 12:24)
    班上一个学生旷课违纪,需要处分,以警示其他学生,但是学校中层不批准,一直推脱,还隐隐地说我迂,说我太认真。
 
    我知道自己很年轻,也知道自己在这个学校算是认真的出名的人。我其实不想认真,就是觉得做人应该有自己的底线。比如学生犯错,你不给处分就是不对!不是说学生受了处分就一辈子翻不过来身,有些孩子临时给点处分,反而还老实多了,终于能够静下心来学习做人。
 
    我坚持着我为人师表的道德底线,死死不动摇。被中层领导们言语推诿暗骂已经有好几天了。对犯错的学生他们好言相待,温柔体贴又动人。对于我则是无尽的“指点”。
 
    我至今不觉得自己错了。我在教育人,不是在敷衍人。我在找最切合学生现状的教育点,而不是像他们一样的敷衍了事。
 
    这个国家,有很多媒体很多声音去关注学生,让学校战战兢兢总觉得万一批评了学生,学生想不开去寻死怎么办?可是这样提着心担惊受怕的教育,根本就不是教育。为人父母尚且要坚持原则,作为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相亲篇》
    还记得2006年的元旦前一天晚上和家人一起吃饭,老妈许愿要两个女婿。这个愿望从老姐参加工作以后,是希望要一个女婿,到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就变成了希望得到两个女婿。2004、2005、2006三个元旦三个春节都是这个愿望。转眼也到了第四轮许愿的时候了!~
 
    我想感叹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却也分明有一丝丝的无奈——我还是没有成熟到需要夫婿的年纪。一个人行走在街道中,只感觉自在与逍遥,三年中只有那么一天被流水同志伤害,才惊觉自己的孤独与寂寥。不过这份感觉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我有意无意地冲淡。
 
    2006年对我而言依旧是爱情上的逃避年,不过这一年,我见过了很多有趣无趣的男人们。见得顺序我不记得了。但是身份和身高还马马虎虎记得点。桀骜不驯自视甚高的高中教师一人,超级自以为幽默口才出众广受好评超级自恋没有教养的大学教师一人,人超级本分扭扭捏捏的硕士级(轻微谢顶)大学教师一人,电力企业一人,官宦子弟目空一切的电信网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1 11:38)
12月16日六点,被旅行社的车拉出了学校。前往江西婺源开始两天一夜的班主任培训。其实我不想去,就是说不出口想请假的那句话。因为我还年轻···
 
似乎为了照顾某位出行搭顺风车的老师,选道经黄山进入江西境内,只是没想到新修的盘山路如此七扭八歪,车上的暖气开得奇强。平时不晕车的人晕车了,我这个素来晕车的人脸色煞白,熬过了两个休息站没吐,强制自己睡着,居然还是被多话的导游小姐吵醒。据她说游客最不应该“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景点就拍照,回家一问啥都不知道。”可吵醒后的我们一个个脸色苍白不见人色,而后就不断有人开始呕吐。艰难地忍到11点,虽然应该表扬一下自己忍耐的艰难,却终于还是经不住司机的停停开开和导游小姐兴致昂扬的“淡”黄色笑话,早饭吐了出来,吐到没东西吐,就吐胃液。
 
中午在黄山脚下吃饭,煞白着脸,死活不敢吃。被人劝了说晕车不吃更难过,可心里又想着就算吃了也是白吃,反正还是要吐出来的。多少入口了一点点。进入江西境内有段没修好的路上下颠簸着,所以全车这次是只有我一个人吐了。依旧吐胃液。只能靠在前面座位的后背上,一动不动的一副死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概有好些天没有写博了,忙忙然不知所终,在今天总结才发现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东西。
 
当然,我还是在相亲。相了又相,相了还相。漫长到我似乎以为打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相亲。我开始升级换代了,在相亲的时候还能胡思乱想,做做最近阶段的相亲总结。猜测一下对方的心理以及陪同人员的心理。幻想一下小故事。
 
我想我至少算是相亲这门学问的中级水平,评个职称什么的也算是中级职称了吧?
 
昨天学校开展了校级公开课的评比。苦苦准备了四天时间,手也被碱拉得皮开肉绽,总算是结束了。值得纪念的2006年12月9日,这居然是我这个懒人平生的第一节校级公开课。因为以前我总是躲闪着不参加这样的比赛,当然比别人的表现要“小气”些,甚至还被校长评价为气质不够···真郁闷啊!~我只是想把课上得张扬一点,活泼一点,像我自己一点。结果临场以紧张,加上公开课经验不足,居然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最高水平。空留遗憾在心头。结果还不知道是怎样。
 
公开课要老师们选班级上,结果我的班被四位老师选中,俨然成了全校最受欢迎的班。当然是因为他们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