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06-26 16: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多少记忆

有时候,和我们在一起的是一些人,我们爱的人,或许不在身边。 

然后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渺渺

影评

杂谈

分类: 多少记忆

你说你要走,说不出一句挽留。

 

你说不出你离开的原因。

 

就这样带着你的记忆离开,奔向你草木丛生的荒芜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1 11:28)

----对不起,是你的,不是你的,在我这里的话,我都还给你。----

 

我写这句话的时候你们在一起。我知道。两只悲伤的恋人,相偎相依。

 

如果说遇见是一种错误,那我就是老犯错的小孩,还一去不复返的错到底了。

 

我说恋人,何必这样折磨自己,然后折磨彼此,最后折磨别人。

 

如果说我的出现成为了你的阻碍,让你因我而悲伤,对不起,我道歉,并且从此不出现在你的生命字典里。

 

请原谅我的犯错,原谅我的贪求,然后涉及了你最私有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是一封迟来的情书

第一封信:友子,你还在等我吗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友子,太阳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面

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台湾岛了

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友子,

请原谅我这个懦弱的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16:37)
标签:

情感

分类: 年华漂流的爱
  

我们不会相见,我答应你,会好好活下去。

---- 题记

思念彼端的琴音在响,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

你藏在我心底,在每个脆弱之时,你出现,伴我走过阴影。你存在于我每个角落双生相伴,在黑暗中相依。

或许,我只是个被妈妈宠坏了的孩子,我任性.

我执逆,张扬着自己的叛逆,我看见他人异样的目光,疼痛得狂笑不已。

我也只是能依靠你,看你慈祥的神情,支持着我走下去。

独自站在从前的草野里,倚着墙角慢慢蹲下去,远处有忧伤的木吉他响起。

草丛间,细嗅曾经似闻到过的花香。

乡间小路,青石小桥,溪流小溪,细细小小缠绕成我依靠了十五年的温和笑貌。

没离开时想离开后的事,离开后忘记自己有没有资格想离开前的事。记忆被翻洗多次,臆想成为了记忆的现实。

我多想,再回到家乡。

习惯了流浪他乡的游子蓦然思乡,心底的身影纠缠成一次又一次站起来的力量。

我习惯了如此依靠你,直至你离去。

听摇篮里最淳朴的地方歌谣;学小时候根本不懂的诗词;用我最童稚的清亮嗓音唱歌给你听;给你讲我成绩第一的表扬……

离开后独自坚强,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16:33)
标签:

情感

分类: 经年花下
 
有人说过一句话,说冷暖的季节都应由你自己决定。
靠着墙角慢慢蹲下去蹲下去,稀薄的阳光晃过,高空乌云的影子投在林立的高楼幕墙,不知冷暖。
从西藏到丽江,从尼泊尔到非洲大地,满眼暖色的景致,让心里生出暖洋洋的诱惑,下意识拿手挡在眼前,仿佛刺眼的阳光已经照在头顶。
白云朵朵,天空蓝了,谁脸上有泪。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16:29)
标签:

情感

分类: 基地基地

 

城后是山,山后是城。天外是宇宙,宇宙外是天,比天还高的是宇宙,比山还高的是城。 城中的雾气不会散离,因为那是怀疑掀起的潮。惑人的光飘来飘去,那是欲望结成的灯。城市中有条路,很多分支又很陡,走上去只能不停向前,可以回头,但不能往回走——叫做岁月。城中有半园子满是奇花异草,然而只有跌得头破血流的人才会嗅到它的芬芳——名为教训。
城中满是居民,游离于城的每一寸空间,他们散发的气浪塞满了天空,他们交流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像大潮一样起伏,他们的喜悦和兴奋化作白昼——照彻万里的白昼。他们的哀愁与凄怨凝成黑夜——魅影重重的黑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6 1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多少记忆
你终究是离开了,我知道。
放弃了当年金戈铁马的天下,放弃了整个朝代的歌舞升平,管弦呕哑;放弃了所有想维护你的人,或许甚至连歌别都没有。就那样惶然地离开,做为了历史的记载。
你放弃天朝大国的梦想,你抛弃你大梦清秋的傻话,带走了你的衰败。
不管我们有多少唏嘘,多少评价,多少遗恨。可终知道,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终将被遗弃。不是我们憎恨那些年代、那些人,只是我们放弃的,是你再没有办法在千万铁骑践踏下支撑其支离破碎身躯的灵魂。
我们放弃掉的,只是你无法抵御的腐朽灵魂,然后给你新的躯体注入免疫,替你走下去,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6 1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基地基地
那个少年终于从尘埃漫道中出来了,一身素锦短剑斜佩,意气风发。
    少年望望来时的路,再看了看眼前云雾缭绕中的山,想了想,拍拍身下的白马:“喂,马兄,你说这山我们是走还是停啊?”
    马唏律律地叫了,少年脸上有笑,“不就是闯荡么,马兄,我们走吧。”
    于是山林间便空寂地剩下了少年踏马北行的声音和他意气风发的歌调:“朝辞白帝彩云间……”
    一路奔波未停,出锦城,过扬州,行洛阳,去长安,少年的脚步一直未停,踏向那个冠盖满京华的长安城。白马无声相随,听已是青年的少年在马背上醉唱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马不停蹄。

    青年就那样闯进了那个繁盛的城市,他醉酒后一挥而就的诗,绝艳京华。
    从少年到青年的脚步,一直不停。
    青年终于昂首阔步的走进了红墙灰瓦砌起的宫殿里。
    他谈他理想中的社会安定政治清明;他做诗看见皇帝赞许的眼神;他狂笑大喊“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6 1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经年花下

文章的概括可以简单至极----荷西之死。

然而,她真正所表现的死亡却已经被默默淡化了,留下的只是一个女人的永远。

女人哭,女人笑。

三毛与荷西感情之深,堪比神仙眷侣,荷西在新年十二点钟声敲响的时候,让三毛许下十二个愿望,她心里重复着十二句同样的话“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久——”

荷西在世时,两个人的身影总是重合的。荷西不在了,她趴在地上哭着开始挖坟墓的土,让十指挖出鲜血,希望能再抱爱人一次,惨烈而又绝望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通向哪里的路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花火彼岸的国度

幸福海岸

十一月,在寒冷里等待幸福.

安羽寒

安宁小栈

个人资料
景行陌
景行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