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莲少
莲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40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序·绪
也许,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
但是,在旋律最好的时候,感谢上天让我们在一起。
图片播放器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8-17 01:25)
标签:

杂谈

    喝了点小酒,突然想写点东西。
    19号飞巴黎。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二线城市连大学都在家门口读的姑娘,怎么的都有点犯怵。未必都很友善的未来校友,格外吃力的预修课,流利不再的法语,都让人胆怯甚至抗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产生什么期待和兴奋,不知道上了飞机会不会滞后地爆发。
    其实最最让我有压力的,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在投入了这许多金钱和努力以后,很难伤得起。可是欧洲经济并不好,裁员失业的本国人都多如牛毛,我当真要跟法国人去抢实习?即便这一仗打赢了,3年回国之后又能比大部分同学高明到哪里去?高中坐我斜前方的男生下月双胞胎儿子出世,同时自己的生意也已经做到巴基斯坦和印尼。当我本科5年毕业时,在英国的高中同学研究生已读完;当我研究生毕业时,同届本科生已经工作了4年。我现在这一切当真值得,当真会有满意的回报?
    今天和Shake Bonbon的兄弟们碰头。都是好久不见。在银行工作的SAUL更加谨慎,自己开琴行的野兽则越发野性。而最没变化的反而是时隔最久没见面的斯斯,3年英国的学习生活没有让他改变太多,还是高中生的样子。社会总是让人加快成长的步伐,从前那些我们,我还记忆犹新。舞台上穿裙戴骷髅的SAUL,各种忙着泡妹子的野兽君,板刷头装屌的我,还有在十中校史馆照片里挡住我全部身影的斯斯(- -)。很羡慕能自己放手做事的野兽,果断扔下大学学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小跑车油门一轰,甩开我几条街。也羡慕已经安稳工作的SAUL,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踏实里带着些许小闷骚,小眼神BlingBling。我或许也是被羡慕的对象,考上了法国的牛逼商校(虽然国内大众知名度几乎为0),将要在巴黎生活学习工作3年,或许有机会能留下来。可是呢,谁去谁知道。只能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再轻信不要再犯傻,少说多看,好好读书,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舍不得还是有的。舍不得爹妈猫咪,舍不得这里的兄弟姐妹,舍不得苏州的氛围和小桥流水。小燕子那天跟我依依惜别的时候其实我很难过。初中认识到现在,各自都要跑去帝都读书,伊去北京我去巴黎,重重压力下,我们都得好好适应好好过。
    妈妈恨不得把家全给我搬过去,各种超重。其实我最想要的是猪头兔,可惜不能带。还有个事让我今天了了,感觉不错,省的过去了还跟个二缺一样做无意义的挣扎。都拜拜,姐要迎接不知所谓的新生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离上次更新又时隔近一年。其实也不完全是我懒,有时确实是想要写些什么的,只恨笔记本上几个浏览器大概都是有些脚本问题,写了永远发布不了,于是悻悻作罢。可巧今日父母将我笔记本拿去谈事,留了老台式给我,才又想起来更博这回事。

    即使父母不在家也并不如何孤单,猫咪陪着我。有了猫咪以后,总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小家长,听它在笼子里寂寞的撒娇,就忍不住抱抱它,暂时无视这之后带来的凌乱。从小怕猫的妈妈竟然成了最喜欢它的,甚至会抱着它去买菜,跟围观的狗主人炫耀它身上的新衣服。而今它正贼头贼脑地从显示器后面探个脑袋,看着我手指翻飞,下一秒就该是夺我鼠标了。如今我大概是不太能习惯真正的寂寞了,恨不能带它同去法国,聊以慰藉。

    说到法国,学校的事情总算尘埃落定。9月决定去高商,开始准备GMAT准备雅思,准备材料准备面试,过五关斩六将,总算拿下了四大高商的三所,虽然无缘HEC这种欧洲商校龙头老大,但是能进第二名的ESSEC已算破了我校的记录,也不枉我这半年的努力。可惜,拿到offer并不如想象中开心激动,反而因为想到还要独自一人闯荡3年有些害怕和紧张。3年,不算短,3年前的我万不能料到如今自己的想法和状态,这之后的3年又该有多少未知和变化,实在不敢想。

    不过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不论是荣誉赞美,还是迷茫的小情绪,还是那万恶的毕业论文。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有些事却再也难以逾越,继而成了一道槛,横亘着,叫嚣着,只等你一个转身便抓住你的尾巴冷眼看你炸毛。现实之所以比想象残酷,是因为现实中的自己远比自己以为的要懦弱和犹豫,一个不小心落入下乘,自矜的外衣粉碎,自己都对自己的脆弱不齿。

    一切都因果轮回阴差阳错。但是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23:22)
标签:

杂谈

    起标题困难综合症,要么日期要么最近常听的歌名- -。没悬念。

    考完专八终于松了口气,过了好一阵闲云野鹤般的逍遥日子。写个字画个画弹个琴织个围脖看个电影,不禁想起从前成天窝在蓝色书屋看村上春树的日子——“四月的阳光里,在转角遇到百分百女孩。”那时候总是不屑,哪里就能在转角碰见什么百分百。不曾想,那多年前在书架转角擦身而过的眼角含笑的少年,便就回应了这不置可否。如今,我这里雨夜,7000公里开外可是日光倾城?

    清明放假连着HIGH了2晚,在光怪陆离的闪烁中彻底挣脱了荒诞的枷锁。感恩过往,不论那些过去有多美好或者多不堪,它们都成就了现在的我。所以感谢从前的一切人和事,让我能在欢笑中奔跑,也能在跌倒后爬起。经历过这些,我会变成更好的人,《THE REASON》送给你,你,你们。

    开始着手考虑出国读研的事,选专业选学校。资料很难找,官网的专业介绍密密麻麻看得眼花。从前都是被命运趋赶着走,现在第一次要自己一个人做决定,做一个要影响今后方向的重要的决定,真切地感觉到肩膀上的压力。之后还有繁琐到焦头烂额的DIY申请之路在等着我。虽然目前还是有点迷茫不知所措,但是我想我总能做到最好。

    每天在围脖跟朋友们插科打诨的日子很开心,小分队活动也是学习娱乐两不误。总以为快乐是永恒,忘了别离就在不远。那天从图书馆回来,C问我,等她和YY八月走了,我该怎么办。猛地大家都不说话了。我也不知道,我想大约就是一个人安静把最后一年的日子过好,然后静静地走。这5年送走过身边几乎所有人,这次终于要轮到我说BYE。

    I'm not a perfect person
    As many things I wish I didn't do
    But I continue learning
    To be a better m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晃小半年,又这么久没更新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又这么慢。自上次更新以来,一切都过得浑浑噩噩,说不清道不明。一切Ungeilivable的具体表现都集结上了。

    算是今年的第一篇日志,不过完全没有总结2010展望2011的想法,只想快点过掉这不给力的两年。所以我说,真真后悔没有去法国交换,如果去了,一切都会不一样吧。会和Sylvia Helene她们一起满欧洲跑来跑去,去英国找Michael,去意大利找Sherry,去奥地利找连捷,去芬兰找Conan,哇,吃住玩全包,多惬意。我特么真是跟自己过不去才待在这里。回想这学期,除了9月法语年会风光无限,连带10月心情大好,后来的日子都特么是扯淡,更别说这苦逼而憋屈的寒假了。当然了,怨不得别人,自己眼神不好。

    我心里的懊糟使得我委实想用咆哮体把这一切咆哮个淋漓尽致,但想想这里还有我大伯二姨嫂子以及高中同学家长暗措措地围观,有碍观瞻,还是算了昂,一切都会过去。

    说点开心的。前两天阳山温泉了一把,算是寒假难得的活动。巧的是,7个人里5个是天秤,堪称天秤小分队。在这里要自我表扬一下,还好定的日子和房间都很不错,我们去那天阳光灿烂,温度高达19,回来第二天就大降温雨夹雪了。温泉那是相当给力,Erin同学苦尽甘来跟着宇宙各种小女人,旁边还有一对美女与野兽的幸福组合,陈之立有她儿子贴心陪伴,姐特么一个人自娱自乐,擦。晚上买了酒和吃的在房间打牌,之后是真心话各种回忆往昔,搞得大家都心情复杂。晚上睡觉一个噩梦又空调大开,于是着凉了,导致今天嗓子哑了一天没说话。对此我妈倒是很欣慰,因为我终于对她的唠叨没有反驳功能了= =。

    今天半完整地做了篇专八的英语,所谓“半完整”,就是做一部分对一部分答案,作文还没写。只是这样都做得我极想撞墙,而且撞了又撞。最近各方面的自信已经被打击得很厉害了,今天又来一下。很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张莹年底回来了2周多,只见了一次,还是一起去看的朱老师,体己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多少。她回加拿大那天正好我去面试那SB的BOMBADIER,回来的出租车上她给我打电话,像那时每天放学时候一样就说了句“那我走了哦。”一瞬间心里还是挺难过的。这一别,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面。还有Machine,一起疯了一暑假,现在又回美国,被那不给力的台湾男拖住,今天是你生日,此刻不知道他有没有在给你办生日PAR。至于E,美国回来胖了一圈儿,在宇宙身边状态很好很幸福,到时候还要一起回美国读研。林嘉小弟明天的飞机去澳洲,2年内不会回来,再也没人带我开着红色的小骚奥迪去印象城看电影了。陈之立对妹夫的怒气平息了许多,这阵子跟我一起奋斗完专八,后半年也要去美国了。老王天天上班没个歇,空了还要应付难搞的女博士,什么活动都不能参加,苦逼程度直追我。DJ哥夜夜笙歌,陪客户都快酒精中毒,这么久没见了,说好的减肥呢- -。卫星星各种西装革履皮鞋锃亮,潇洒得一比掉遭,在华为好好干,等8米研究生毕业赶紧把她娶了,生个像你侄子这么可爱的正太给经济人把玩把玩。。。

    至于我,一晃23了,虽然我自己是一点都没感觉到,对比照片除了多了点霸气也没看出苍老迹象。但比我大一岁哥已经开始相亲了,就连最爱玩的陆昊也开始成天叨叨着要找个可以结婚的女人了。心态也确实苍老了很多,没兴趣也谈不起小孩子那种恋爱了。今天还和妈用气声交谈了一下,在她说了一堆要让我找个好好交的靠谱男友之类的一堆话以后,我就跟我妈说了一句——“找不到想要的就绝对不将就。”

    当然了,还早,还早。还有1个月各种专八,还有1年半毕业,还有2-3在法国,然后一切都是未知,未知。我不急,人生很长,也就一趟,过精彩了才是正道。一切懊糟纠结都是纸老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4:57)
标签:

杂谈

    最近听DREAM THEATRE听的有点入迷。你说怎么能这么大气呢~~太给力了~~~

    刚考完试,就带团,一天也没个歇。我了个去,这种天晒的跟个碳似的,还得到处走啊走啊走。还好认识了个18岁超萌的法国小正太,一切都很值得,哇哈哈哈哈。可惜错过了各种聚会,很伤感啊。

    心态挺好的,JEN同学上次住我家来,和我睡一床,又各种聊天。谈到之前那些WS的事,其实我挺淡定的。谁年轻时没看错过个把贱人,交往过各把损友,早就没放在心上了。再说了,你什么时候见姐周围缺过人了,完全前赴后继啊哈哈。

    8月估计要去上海实习,材料还在审核。可惜就是错过了学姐介绍的法国公司的实习生,希望上海那边的经历不会让我觉得得不偿失。

    最近一直困扰的就是以后去法国读研的问题。那边公立大学现在都要收本科专业对口的,我又不想再读法语呀文学呀教育什么的,然后商校那边又竞争特别激烈,非法语专业的全在挤啊挤的。我就纳了闷了,你丫英语好就不能去美国英国加拿大读?法国商校也很贵好不好?你丫来法国又听不懂法语,用GMAT考法国商校你有意思么你?总之众说纷纭,我搞的头也大了。问法国人吧,他们自己又不晓得。总之就是很迷茫。

    暑假除了这些暂时也没什么别的计划。有了也没用。。暑假每回立计划都不可能完成,这也是大家的共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姐最近有点抑郁。

     1 该走的都走了,玩闹了一个寒假的家伙们又回到各自的地方了。姐寂寞了。

     2 开学事又多了,考各种证,开各种会,以及大头那让人昏昏欲睡的课,全部的全部又要卷土重来了。

     3 最最主要的一点,我好象没干劲了。毫无奋斗的感觉。不晓得是不是所谓到大三就皮掉了还是怎么样,但是看着周围人这么努力我又觉得很不对劲。上学期的成绩就是杯具,还要在爸妈那里嘴硬硬撑,自己都觉得难过。本以为还好的绩点认真算过以后让自己都吃了一惊。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张莹的签名改掉了:“我要努力完成各种梦想,以弥补小时候吹过的牛。”我也随她改了一个。现在好象突然又进入了迷茫期,关于未来那些未知,拨不开也看不透。当然也许只是借口,是不愿意努力的借口。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了。好难过啊好难过啊好难过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9的最后一晚,我正要出门找乐子,喝了一斤半白酒的简爷给我打了个感动到不行的醉酒电话,我到今天都没好意思跟他说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以免被他笑话。之后怀揣这滚烫的热意奔上老王的车,赶去南园套房跨年party,和海陆空三军女仆学生妹等各种制服人物拍照笑闹一个通宵。值得一说的是,之后真心话大冒险我被各种猥琐事件抽中= =,不知是否预示着我的2010将比较不RP,我希望是我多想了。。砸金花砸到5点多实在熬不住了,后来倒在套房那张巨大无朋的床上昏睡过去的时候还穿着那套学生服= =。早上10点被粒陈叫醒,爬起来换衣服收拾东西回家,洗了个澡一直睡到吃晚饭。

    好了,偏题了。我的本意其实是想解释一下我这篇本该昨天晚上写的东西为啥拖到今晚才写的= =。

    2009年,我总觉得过得特别快,是因为我没怎么用功学业的关系么。。= =||?但是细细想来还是有所成就的,过了法语专四,英语4级,考了6级(应该也过了),还有个普通话一级(这个最神奇,我老自豪了!)。当然除了最后一个,其他大家都考过了,也没什么可得瑟的= =

    2009年,我开始进入WOW,先练了个鸡肋的70级术士,大约ZAM毕业水平,如今被我搁置一旁,上线基本就是给小号U个钱,商业技能就是2个悲剧,采药3采矿4= =;之后是我比较得意的49战场劲贼“科学新突破”,名字囧身段靓,装备也不赖(当然都是大号在砸钱),和张焕,师傅,发坤4人共同奋斗49,有向国家队发展的趋势。同时,我要喊一句,LM的大贼们,小媛儿葡萄藤,你们不要盯着我杀行不行= =。。

    2009年,在我最郁郁寡欢不得志的时候,认识了你们,简少,老王,还有很多爱护关心我的人。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2009,想起你们心里就热乎乎的,就像昨天简少在电话里大着舌头跟我拼命吼的,什么都别说了,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还有那些不离不弃的老友们,张莹,SISSI,卫星星,ERIN,小野兽,五人小队,ect。当然不能漏了小花。我什么都不说了,你们都懂的。

    2009年,进莫邪做键盘已经整整2年,今年乐队换了2次血,但是一直都那么HIGH,萌萌和磊磊我热爱你们。2010年新砖《吴戈》要出了,要大麦呀大麦。

    2009年,还有很多的。暂时想不起了,过几天再补。

    2010年,目前能想到的是,万恶的期末考试大家要好好考,老王的尼泊尔独人徒步之旅务必要顺利安全,简少你回来TM给我少喝点白酒。英语专四,中口笔试口试都要过。法语上要多用用功,口语要搞起来。OK,先这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1 21:29)
标签:

杂谈

    题目没别的意思,瞎打标题是我的风格。

    这几天在做志愿者,第十九届女子手球世锦赛。恕我无知,在此之前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运动,也还暂时没有体会到什么美感和乐趣。我和SOPHIE负责VIP接待,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任何VIP出现。我预感到这将是囧囧有神的一周。不过,说实话,体育局提供的盒饭还是不错的,吃得我十分舒畅。

    自那天被蚊子杀手同学告知有“家长集团”在关注这个我本人已经不大关注的博客之后,我诚惶诚恐得一塌糊涂。邃赶紧从第一篇看起,仔细重温那些泛黄的日脚,顺便查看是否有不适合家长身心健康的语句以便纠正。于是,我发现——我那时候写的东西真是好烂。。要不是不想完全抹杀曾经青涩过的痕迹,我真想全删了。

    那时候写的吧,隐晦得很矫情。现在写的吧,矫情得很隐晦。

    不可否认的成长,我不知道这个过程依然继续着抑或已然结束。我仅希望思绪永远自由,不受任何束缚,飘散至我热爱的所有四维角落生根发芽。

    我博客的公告自建博那天起就从未改过,摘自很老的一期《萌芽》。谨以此句送给骑羊的阿尔萨斯——

    “也许,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

      但是,在旋律最好的时候,感谢上天让我们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现在难得上来看看。每次新消息里都是做广告的发来的好友或者纸条,奇形怪状,卖鞋卖衣服的,甚至还有眼部整形医生的。

    不清楚是不是需要宣泄的东西少了,还是习惯把事情搁在心里了,我越发地不依赖文字。我猜是后者。

    最近很想念张莹。这种思念在对比周遭的时候显得越发明显。我甚至有些埋怨你,我们的友情那么那么的完美,以至于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在寻找一种相似,可惜着实困难得紧。你知道的,有些方面,我总是看得很重。改了那么久,也不见得有用。

    这学期都忙着做很多奇特的事情,比如一直在小组讨论英语,每周一次的演出耗尽了大家的力气。也不见得好好看正书,可每天就是很累。总算还是有收获的,小组友谊渐渐开始坚挺,每次排练都笑闹到肚子疼,五葩小队真不是盖的,个个都是囧娃。

    上个月30是整二十的生日。大概大了就真的不想过生日了。想从前高中,3年3个大蛋糕全班分着吃的,现在居然提都没怎么提。晚上拉上野兽开去金鸡湖兜风,坐在湖边喝点小酒吹吹小风看着对岸的灯火,惬意的很。灯灭的时候,2个囧人一起去放了盏孔明灯,假比三眼地许了个自己都不记得的愿,然后颠颠地回家了。

    生日之后是冗长的8天假期。原本十一有好多计划。最早是想去成都看MIDI,因为五一在镇江的时候听说十一还办,不过后来一直都没听到消息,也就作罢了。况且在成都又没认识的娃,上回镇江至少还有个X同学,我和旋儿都对你感恩戴德,在我们最窘迫最无助最失望的时候,我们在你妈床上补的那个午觉是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午觉。之后又想过去南京,不过后来一想简爷和卫星星都回来了我过去扑腾什么呀。所以最后哪也没去,和几个要好的重逢了一下感觉真舒爽啊真舒爽。

   刚才简爷一个电话,叫姐出去喝东西了。去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4 21:10)
标签:

杂谈

    原来我已经有整整2个月没有更新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若有似无的英语4级和期末考试,波澜不惊地迎来暑假,和各种朋友们见面,排练,演出,等着《吴戈》压盘出片。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好象事挺多的,又好象说不上来。

    小杜杜最后还是走了,没有和大家道别。新来的吉他是意乐队的,萌萌,很萌,87年的。他的到来终于结束了莫邪乐队“怪叔叔们和小LOLI”的时代。我很是欣慰。= =。可惜上回在小酒馆演出的照片我依然没找到,大概下面人POGO得太激烈,没法拍。遗憾。

    最近连着几天下雨,睡觉和吃饭成了人生的大事,可惜我大概前世果然是动植物,没有出门晒晒就不能茁壮成长,因此反而还瘦了。不过幸好我哥哥来了,抢着吃饭吃得香胃口好。

    WOW开服了,不过没捞到什么机会玩,做了一圈日常就腰酸背痛得厉害,没办法,没人带FB,人生很惨淡。不过我坚信,开学以后,奶爸公会将重新恢复组织,为了部落,ROG TAR。 

    一部分的人去旅游了,另一部分的则去学车。我则两样都没沾上,因为走不开。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哪里走不开,大约就是缺乏一个决心真的要去做点什么。我一直都是缺少决心的,我要是坚定一点我现在就在办去非洲尼日尔一年志愿者的签证了。当然在这件事上,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缺少这“一点”,而另外的人,缺的不是决心,是热心。

    旋儿要去哈萨克斯坦,步姐要去英国,暑假在一起翘了好几次,他们俩走我是舍不得的,不过好在去韩国的哈冰也该回来了。张莹在加拿大逐渐适应了,很快要进专业;MACHINE在美国打工打得不亦乐乎;隔壁姐姐在多大拼命上暑假班准备提前毕业;哥哥11号去面签,9月17日的飞机去巴黎。而我,呆在这里,以不变的姿态迎接你们的万变。

    突然想起来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复习功课整理词汇,老师布置的法语小说一部和2页的概况,欠着陈维还没写出来的一首乐队歌,专辑封面的毛笔字,要给小狼哥拍的照片,还有宣传部下学年计划。等等。这些林林总总的东西压在心里,也好有个鞭策。

    再猛一想,原来我都快大三了。奇妙。我基本可以想象这届新生将怎么看我们,因为当时我入学的时候也觉得大三的女生已经老得不行了。不过我自个儿心理感觉上依然嫩得紧,当我骑着我那小骚自行车路过十中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和他们有大的区别,除了那些脑残的。

    本来以为写不出来的,结果居然能扯这么多,我很欣慰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