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在青山
云在青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493
  • 关注人气:4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10-31 15:47)
   十月是最美的季节之一,秋日高远,果木成熟。
   继续读唐诗,从金昌绪读到崔颢,约三十首诗,写读书纪二十七则。
   主要读马茂元先生的《唐诗选》,参读施蛰存先生的〈唐诗百话〉,施先生讲唐诗,重在诗体的种类及其变化流转,马先生则重在对不同诗人诗作的展现和点评。
   这回读唐诗,基本的出发点有二:一是从唐诗中读个体生命的情感、声音、感喟、怀思;二是从唐诗中读唐时的气象精神,思考唐时之文化何以如此宏大、如此豪气、如此包容?相信在唐诗中,肯定蕴含着这些要素。
   有时读着,真是气象万千,唐时的世界,唐人的思维,在历史上是独特的,最突出的是,唐人与世界的通感关系较前代与后来,都密切,他们直接把自然世界纳入于胸怀,个体有时退至其次,他们最擅于制造场景,以画面来表达。王夫之曾说“善于取影”。这也是中国文化思维最核心的部分。唐人很少讲道理,这与他们在社会政治建设中的务实一脉相承。
   十月,还是一次一次地回到老屋,木叶开始脱落,山坡上野菊自黄。曾在一个午后写道:秋渐深,老屋山坡上的野菊醒了,一丛丛,鲜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0-01 09:28)
标签:

九月

打油

散记

  九月是最美的一月吧,山野的色彩,集市上的菜蔬,果园里的果子,还有老屋后面那面坡上的秋草,也是美的。
  九月十日开始读唐诗。主要读唐人的气象精神,此前曾于读中有所感发,对唐诗中所体现出来的唐人世界思维方式、个体生命意识之独特性有所论议,这段日子一首一首慢读,更于此处着眼,期有所感悟。
  故园收秋秋播,四季轮回,亲人老去,风习渐变,有欣喜,有隐忧。独立秋色,慨喟不已。
             
                      黄菊
          秋来黄菊在道边,偶然相逢尽欢颜。
          藉此且看人间世,但得诗情向东山。

                     秋收
          秋风渐凉草木苍,金黄喜悦上西庄。
          老屋怀此温情意,收得梦痕灿灿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3 14:52)
标签:

读书

八月

打油

  本来以记打油为主,结果记读〈明代小品集粹〉文字稍多了点,所以另外记。
  八月一晃,纷纷扰扰,不知就里。有时静坐窗前,看雨,看树,看南山,看行人。有时回到故园,看花,看草,看老屋,看故老。时有所感,以七字句录之。
  
                     鸣蝉
         一卷旧书暑气深,几段兴亡古今恨。
         老屋归去荫底事,秦腔吼罢鸣蝉声。

                     苦荞
         素色花朵清秋开,原野芳香次第来。
         老屋八月人声寂,苦荞无言如星海。

                     秋声
         人间惊回又一秋,蝉声鸣唱风西楼。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3 09:43)
   《明代小品集粹》读完了。 
    从5月29日,到8月23日,差6天整三个月。
    共读52人,173篇。
    总体算来,平均一天读2 篇。
    至于为什么说读52人,不像集中介绍的是52位作家?更愿意将他们作为明季的个体生命来读,有的虽只有一篇,也携带着独特的个体生命气息。
    作为一本书,这是近年来读得最慢的一本,也许正是为了自遣吧。
    今日处暑。读此书间度过了整个夏天呢。

    明人小品,是明季士人表达自我的一种最普遍的形式。
    检视近三个月读《明代小品集粹》的过程,开始为消遣,中间有所感,后来颇有味,这也是一个沉进去阅读的过程。
    之前有个感觉,明文虽年代稍近,读起来却比唐宋文似乎要难懂一些,读到公安、竟陵的文字主张,方知这也是明季士人的特殊追求所致,难怪孙犁先生批评明文有流氓气、江湖气。
    这次慢读,写笔记五十八则,长的四百多字,短的三十多字,有的为一时所感,有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31 08:40)
  七月也是易逝的.
  先是雨下得不停,入伏了天气还是凉的;中伏后,气温一下升起来,夏天的威力来了.
  读了近一个月的<明代小品文集粹>,读到了一些原来不曾有过的看法,可注意者有以下几端:一是刘基的文,完全是一个儒生的笔法与思维,后世却将他化为能掐会算、呼风唤雨的军师,如诸葛亮那般,这种民间精神的转换功夫,我觉得其中含有中国文化的密码,儒道的交织交错,民间更偏重于道教及阴阳之类。二是明代士人,相当一部分对仕途并不积极,在他们的心中,多多少少都似有一个江湖田园梦,这与明代的政治秩序有关,也似乎与明代士人的精神向度有关。三是明时的徐渭、李贽,被称为思想尖锐之士,其实,他们反对的仅是当世的俗流,他们有独立思考,框架仍在传统儒家思想之内,只是方法的变化,如此即被视为异端。四是归有光穷居乡里,其文多记家人事,深情质朴,历历在目,无儒家大言,无微言大义,且他擅于在时空转换、时间流逝中升华情感,被后世尊为明文第一。五是性灵一派,有倡导个性个人之义,却更多地走向了虚无飘逸,失却了文以载道的风骨与精神,也是对世事的一种疏离。
   还是一次次地回到草木繁盛的老屋,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1 14:58)
标签:

读书

六月

打油

              忆旧
 
  青年开窗唤阳光,手写散刻入庙堂。
  当时一种意气事,卅年回首倍神伤。

              芒种

  麦浪吹香杏子黄,老父檐下久沧桑。
  八十年来最堪忆,东山玄黄西山望。


               端午
   端午时节麦浪香,回归老屋意苍茫。
   怅看眼前月季花,父老荫底默默望。


                忆旧

   峥嵘年代浪潮涌,激扬文字在小村。
   此去卅年惊回首,夜阑卧听高原风。


                日常

   天光绿树一窗收,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0 15:03)

   前几天在书店,买到杨绛先生的《干校六记》。这是一本小书,杨先生记得很是轻松,本来下放干校,是一段沉重的经历,但杨先生似并不这样看,她好像是抱着一种看客的心理去“下放”的,知识分子,被时代激流冲刷着、挟裹着,强制以体力的劳动去改造自我的世界,他们看到了什么呢?“我就问,那些老的菜帮子拣了来怎么吃。小姑娘说,先煮一锅水,揉碎了菜叶撒下,把面糊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5 08:36)
  人对家乡的情感总是复杂的。孙犁先生曾说:梦里每迷回乡路。写他到了晚年,老是梦到回家乡,却又总是多种阻绊回不去,折腾到梦醒。个体生命,总会在生命与精神的历程中或多或少地回望、牵念故园、故土、家乡。这种情绪 ,让人欣喜又感伤。
  陈寅恪先生的诗,有写故居的诗7首,其中一首写“寒家先人敝庐”,时在抗战爆发、流离西南的1945年,“八年流离目更昏”,时陈先生卧病成都,为国难身病所深痛,自感身世苍茫,故园无期,而生千古之悲绪:“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其它6首,均为回忆在北京的故居。
  陈先生1926年7月到北京,任教清华,住清华工字厅,1928年迁南院二号,1930年迁西城姚家胡同,1935年迁清华新西院36号。总体住清华的时间较长。1945年,已是陈先生南迁的第八年,抗战将胜利,而先生由于战乱困苦,病目严重,春天的一天,对着折枝海棠,想到千里之外的燕园旧居,百感集发,诗题《乙酉春病目不能出户室中有瓶供海棠折枝忽忆旧居燕郊清华园寓庐手植海棠感赋》,以花寓旧时、旧事、旧居,“世上欲枯流泪眼”,“雨过锦里愁泥重,酒醒黄州讶雪迎”,而流离如此,故园何在,“万里旧京何处所,青阳如海隔兵尘”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4:50)
  大约是2012年吧,和一位友人在网上谈起陈寅恪先生,大致是说到陈先生一生的精神情形,我提到“平生所学供埋骨、晚岁为诗欠砍头”,那位友人说,“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这句才道出了陈先生的大寂寞。当时还没有读过陈先生的诗集,细细读这两句诗,确有如临心境之感觉。
  入夏以来,小满已过,夏天进行的却较缓慢。那天回到老屋,茂草淹没了沟道,往时的路径都在青草深处了,怅怅地站立半晌,深感许多东西已无法寻取。
  这些天读陈先生的诗集,有时取卷随翻,有时合卷回思,忽然想到,陈先生诗中有“负气”二字者,有两首诗,一首是1927年《春日独游玉泉静明园》,诗为:“犹记红墙出柳根,十年重到亦夫存。园林故国春芜早,景物空山夕照明。回首平生终负气,此身未死已销魂。人间不会孤游意,归去含凄自闭门。”此诗录于吴宓丁卯年日记。一首是1945年4月30日〈忆故居〉,诗为:“渺渺钟声出远方,依依林影万鸦藏。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破碎山河迎胜利,残余岁月送凄凉。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陈先生在〈序〉中交代了此诗背景,卧病成都,忆起先家在江西的两处故居,“慨然东望,暮境苍茫”。两诗相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1 14:48)
标签:

五月

打油

纪事

  五月的最后一天,翻看过往,得七字句若干,录存之。

                     立夏
        水汽迷空节序新,槐荫流翠与时同。
        读史一春花落去,夏日午后雨霖霖。(2019年5月6日,立夏)

                     槐花
        槐树相伴老屋长,初夏花开自芬芳。
        老屋老槐春去来,人间何处不沧桑。

                     槐花
        老槐相伴旧时光,老屋坐看日影长。
        几缕清芬故园意,一沟槐花对夕阳。(2019年5月11日)

                     布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