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刀溅笑
刀溅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10-23 10:54)
五岁,和大姐二姐爸妈.后来大姐嫌照得难看把照片涂坏了.
 

三岁,和二姐爸妈.小时候被当成女孩子养,还穿过裙子.主要原因是为了省钱不用买衣服,直接穿两个姐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7 08:35)
 
炒菜机被'盗'
 
 

一.2006年7月25日,本人在深圳特区根据地发表的日志<<关于吃的三个创意>>一文中,创意之一就是发表炒菜机器.

2007年10月15日在深圳高交会深圳市繁兴科技公司在执行董事赵炜的带领下推出炒菜机器,反响热烈.

晕咯,只怪自已没资金!

二.2007年6月1日,本人发表<<有些该死的美>>一文,8月一首<<该死的温柔>>到处在唱.

三.值得欣慰的是,另一创意:以水浒108好汉为主题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17 08:31)
 
连环恶梦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恶梦,连环的恶梦让我们模糊了梦境与现实。
      当我们出现在同一个梦境,谁在做梦?谁又醒着?
1.
      女人光着身子坐在他的腿上,不停的上下晃动,骆阳只感到下体一阵阵的刺痛。一个酒醉的男人闯进来,惊愕的看着这一切,对着女人一阵拳打脚踢。女人重重的摔倒在衣柜的玻璃上,后脑勺血流如注,鲜血溅在骆阳的脸上。
  “不要啊,爸,不要。。。。。。”
   骆阳从床上弹起来,一头的冷汗。
  “又做恶梦啦?”白洁替他擦去额头的汗,紧紧的搂着骆阳。
  骆阳常常做着这样一个相同的梦,那或许是他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但从来没有人听他说起。
  “过两天我们出去玩玩吧,好久没出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5 11:18)
标签:

该死

取舍

分类: 刀之以理
  
有些该死的美
    《红楼梦》第四十回里有一段妇孺皆知的描写<<刘姥姥进大观园>>,后来专用来比喻大长见识,眼花缭乱的意思。刘姥姥做为乡下老妇人,到了大观园肯定是能多东西没有见识过的,觉得这也美哪也美,真是看得眼花缭乱了。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社会就是一个大观园。总有更多的你没有见过的,未能拥有的“美”好事特存在。但人性生来就具有无穷的欲望,不断的追求所有的“美”追求更多“美”追求更美的“美”是人的本性,但事实上你永远也不可能拥有全天下的“美”,就算是封建制国王也不可能。虽然人性的欲望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但过多的追求,膨胀的欲望只能势得其反。
    唐代伟大的文学家柳宗元在《贪婪的蝜蝂传》中说,有一种善于背东西的小蝜蝂,行走时遇到东西就拾起来放在自己的背上,高昂着头往前走。它的背发涩,堆放上东西,掉不下来。背上的东西越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9 08:19)
标签:

爱情是个方程式

分类: 刀之以理
爱情是个方程式
一.前言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之所以永恒,在于它的可遇而不可求,在于他的捉摸不定。从古到今,有无数的文学大师们描绘过他,无数的痴男怨女们演译过他。可是直到如今,爱情对于我们来说仍像迷一样。放眼望去多少人为了爱情忧伤、痛苦、迷茫。。。。。。
     爱情倒底是个什么东西?如何才能拥有幸福甜蜜的爱情?人们前仆后继的追问这个问题,探讨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也来说说这个问题,不过我们抛开传统的以叙事和煽情的感性方式。很多都是通过对一个或几个爱情案例的叙述来表达对爱情的观点,这样往往只能反映爱情的某个方面,只是冰山一角。我们今天用理性的方式来全面的剖析一下,或许对于在爱情中迷失和寻找幸福爱情的朋友能有一些些启发。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图文记事
暂发PP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图文记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网络收藏

以下转自博友醋墵孒vs酒罐孒的BLOG,收藏一下

十个市场营销人不得不去的网站(私家珍藏)

“市场部”网 
http://www.shichangbu.com
如果你是企业市场部的,来这里准没错,网站互动性比较强,可以说是市场人的门户了。

中国营销传播网 
http://emkt.com.cn
业界比较知名的营销网站,由麦肯特顾问公司主办的,商业味道比较浓,这几年做的不错。

全球品牌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2 10:44)
分类: 刀之以理
深圳夜空

(上)
6点钟的深圳,天就已经全黑了。南新大道上的车灯,排成一条长龙,像老家的舞龙队,在迎接新年的到来。汽笛声此起彼复,七嘴八舌的吵闹着,又堵车了。隔壁的歌舞厅里不时传来杀猪般的嚎叫。

马超一只手捂住一边耳朵:“咱懂,你这是英国古代小牧羊犬,少说也得五六千块才买得到,再说听得出来小姐你也是重感情的人,对它也有感情吧。8千块不多吧,咱也是没办法,平时咱一分也不要,还你,可眼瞧要过年了,明儿个一开春,孩子就要上学,老爸老妈。。。。。。”马超倒底是搞文学的,在电话里说去来一套一套的,倒像是不给他还对不住他似的。

马超在深圳文学界边缘转了好几年了,在商报,特区报上也发过不少小豆腐块,杂志却一年难得上几回。小说倒是写了好几篇,但寄出去上百斤的稿纸,都如石沉大海。可怜白白胖胖的文学青年都熬成了一瘦猴。

眼瞅着要过年了,口袋却空空如也,刹是郁闷。这不前天又到公园瞎逛(按他自已的话说是寻找灵感),瞧见一狗没人管就顺手给牵回了家,养了两天,突然灵机一动给打印了几张招领启事,在公园帖上。这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