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育儿

亲爱的宝贝,很幸运与你成为母女。看着你渐渐成为一个比我更漂亮、更灵性、也更霸气的精灵,我暗自欢喜。就像我独自行走的时空隧道,却邂逅了另一个升级版的自己,我努力绽放着生命,只为能多陪你一程。很快,你的一切成了我骄傲的支点,原来生命是如此妙不可言。

仿佛还是昨天,那个粉红色的小肉团躺在我手中,闭着眼睛,攥着拳头,踢着脚丫子哇哇大哭;今天的你竟然背着行囊,站在人流中回头向我微笑着。时间,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一时感到惊恐,面前这个有点呆萌也有点帅真的少女真的是我的孩子吗?我强装着笑脸与你作别。在你离开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就曾告诉你,也告诫自己:你就是你,一个独立、完整、自由的生命,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今天的你已经长大,也为自己的理想出发了!我只好默默地祝福你,我亲爱的女儿,平安,是我对你最底也是最高的要求。

我从来就忘性大,怕忘了你是怎么长大的,在你出生一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8 10:33)
   

养花与育儿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买了些花钵,又山上取里些落叶沃土,我郑重地向家里人宣布:我要养花了!女儿有些奇怪的看着我说:养个花也值得这样张扬么?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就是一个滥情的家伙,我养花和养你一样,当然要慎重啊!

等待种子发芽就如同当初孕育女儿一般,漫长却充满希望。我细细地在花钵土壤里撒上了花市买来的驱蚊花种子,然后静静等待惊喜出现。春风细雨,没几天就看到润润的土壤里冒出了几颗新芽,心里喜滋滋的。过了一天,又冒出颗,发现着几颗伢儿好像不一样,一种是叶儿圆圆绿绿肥肥的,调皮中带着一种霸气;一种是淡淡的粉红,叶儿细长而若带一丝淡淡的羞涩。想起我播撒的种子就是那种细长又单薄的,于是果断拔掉了那种绿肥飞苗儿,小心翼翼的留下了细长叶子的小苗,每天喷水,几天松下土,还会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滴上几滴液体肥料。

苗儿弱弱的长着,三片、五片的叶儿慢慢的舒展着,不紧不慢,考验着我的耐心,每天浇水的时候我都会小声地对他们说话,巴望她们能快点开出些好看的花来。心里想着他们会开些什么颜色的花呢?红的?算了,太俗。白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10 08:52)
    我家三姐妹,我却与大姐关系很好,也许是长姐如母吧,虽说母亲健在,但我对大姐的依赖远远超过了母亲。
    昨天在外学习,接到大姐的电话,吐词不够清晰,我却听得格外欣喜。三月底因为大姐意外脑出血导致中风,发音就不如以前了,目前生活虽然还能自理,但总让我心痛。
   电话里大姐说:涵涵有身份证吗?
   我问:怎么啦?
   大姐说:涵涵想去英国读书,我给她存点教育基金……免得哪天我挂了……后面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眼泪便汹涌而出,姐姐啊,你说什么不好,怎么能好端端的说什么挂了呢,同事们看我接到电话就开始落泪,以为家里有什么事儿,在她们的追问下,在大街上我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怎么也控制不了心中的悲痛,仿佛她真的离我而去了一般。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疼的话题,虽说姐姐的身体一直是我最大的担心,但离死却远得很。
   少女时代的姐姐如黛玉一般灵秀,纤瘦却不失坚毅,让人怜爱又不失敬意。看她总是瘦瘦的,母亲就会说她胃不好,吃多一点就会吐,是胃下垂的老毛病,从婴儿时就有的。我也不知道母亲是否真的有带她去过医院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0 16:21)

情哥哥,等等我

 

咕咕,咕咕,咕咕

晴咕咕,雨咕咕

情哥哥,等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04 18:09)

(一)童年

 

我的童年切成两份

一份给了远方

一份给了眼泪

远方有妈妈

眼泪有牵挂

 

我的童年撕成了碎片

一片一片

零零散散洒落下

一片一个故事

一片一个梦境

只是每片都有一个妈妈

 

 

(二) 打

 

“啪”的一声

碗摔破了

“啪”的一声

妈妈粗糙的手落在了我的脸上

顿时火辣辣

虽然很痛

但又很甜

几年了

我都忘了被妈妈打的感觉

 

 “啪”的一声

碗又破了

妈妈的手却落在了工地

“工”真幸福

可以被爸爸妈妈天天打

火辣辣

但又很甜

 

 

(三) 

 

哭什么哭啊

有妈妈就了不起啊

等我妈妈回来

我也要躲在妈妈怀里

大哭一场

可是三年了

我都忘了妈妈的样子

只记得

妈妈的怀里

比冬天的炭火还温暖

比村长家的新楼更安全

等妈妈回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10 10:11)
标签:

杂谈

    昨天我抱着为老家一位爷爷的照片去母亲家,这是春节过后去老家为他老人家照的,老人五官俊朗,眉眼中透着几分慈祥。

    我正在为自己的摄影技术自豪的时候,母亲说了一句:这张像是他这生中第二次照的相,第一次是办身份证……母亲的言语有些梗咽了,正是因为这位爷爷在查出了肺癌,我才随母亲去乡下看望他,帮他照了几张照片,说是要挑张好的做遗像。

   照相,在当今时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事了,可是就在离我几十公里老家的老人们尽然会从不上照相馆?

   这位爷爷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位寡言、仗义的长者,母亲说他极会打猎,儿时没有少吃他猎的獾猪和野兔,每到莲蓬成熟时,她总可以吃得上几脚盆莲蓬,在一个少粮时代,那是多么珍贵的食品。而我的记忆则是被留在乡下的我很久见不上母亲,一次母亲回了乡下,他知道了,就悄悄的把我用自行车载着,走了好多田埂路,去见母亲,一路上的我是多么欣喜,仰头望着嘴角带笑的爷爷下巴上几根参差不齐的胡须,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摸他,他也满面笑容的望着我,路旁的树荫清凉,天蓝蓝的,一切都那么美好……可见到母亲后,爷爷被她说了一顿,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1 16:14)

                           灾情拷问良心

 

    621,江西赣州市部分地区降水近百毫米,市区未现明显内涝,没有一辆汽车泡水。这都得益于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广东相关部门曾表示,城市排水系统做得最好的是江西赣州,这个系统也是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5-17 19:07)
标签:

杂谈

 

 

       很多时候总觉得自己象只蝙蝠,在地域上我觉得自己不属于荆州,不属于石首,更不属于福建、广西、武汉或是别的什么地方,每到一地也会交上三五个朋友,但大家终会离去,再见面时不过是一个恍惚游离的眼神,找不到一种留念,即使说笑也变得那么勉强。

      很多时候总觉得自己象只蝙蝠,我的性格既不是乐观主义,也不算悲观主义,总是让自己的心情不停地游走其间。看到花开,总会有种“极盛之际便是衰败之时”的悲伤;而往往又会为古树上的新芽倍感欣慰,生命啊,再老也会有新意。

      当我被各种文学艺术协会邀请参与之后,更觉得自己象只蝙蝠了,在参加各种团体活动的同时,在心底又拒绝着他们。我这只非禽非兽的生命啊,只配在黑暗中展翅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奉亲,以交友

    以苟字省费,以拙字免劳,

    以聋字止谤,以盲字远色,

    以吝字防口,以病字医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5 13:05)
标签:

杂谈

   石首桃花山梓桐阁处有两株树相依相伴500余年,去年因雷雨过多,一株树倒下了,被人们叫了多年的夫妻树不知该称为寡妇树还是鳏夫树,总之那个年代已经结束了。在我记忆里,那两株常年掌着绿色的女贞树和朴树不仅仅两株植物,或许在村民心里,他们是图腾,是一个氏族繁荣的见证。

2009年6月创作于石首

 

这张尺寸虽大些,却没有第一张效果好,可那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老傻王瀛
老傻王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59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