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留白
墨留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幽幽潼

欣如止水,止水成冰。

南宫涤尘

师侄还好吗?

帝姬吉祥天

水莲帝姬,吉祥齐天。

冯知明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夕影

夕阳西下,倩影流苏。

清霜傲雪

清霜傲雪,傲雪西来。

苍穹泪点滴

苍穹不雨,点滴成泪。

时未寒

神州之侠,侠影未寒。

高阳月

腾空艳阳,冷水浸月。

不叮人的雯子

雯子非蚊,木容非慕。

北海热带鱼

北海之光,热带之鱼。

琴中聆韵

莹莹彩蝶,无韵之声。

爱神与塞琪

爱神之箭,塞琪之礼。

王婉竹

好妹妹

武侠社区

以武畅侠,以文会友。

一稚飞笺

弟弟,你我不分彼此啊!

赵美玉

如花美玉,似水流年。

燕子

七月秋雨,燕子南飞。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有时必须颇为沮丧的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记忆力特别出色的人。是以,当编辑让我写下这份关于《避雪传奇》的短文时,方不得不回头重阅此文,竟意外地有了许多感悟。

  在那个时代,某些牺牲是无奈的、悲壮的,亦是恣肆淋漓、豪放郁勃的。无论是避雪战士无悔的阵亡,呼无染的昂首赴义,红琴的奋然一跃,亦或是柯都的拼死抗命,铁帅的一意孤高,甚至那狼王的傲然自尽……

  冲突与矛盾的本身已是次要。战火硝烟、残椽断壁后能遗留于世间的,便只有那份高远的气节。

  是啊,挑灯奋笔的日子似已远去,却依然记得曾满溢于胸口、冲涌于肺腑间的那份侠气豪情。情节与人物渐已模糊,掩卷而思,惟记得那只狼王,于穷途末路中以生命的誓死一搏。

  原来对于这世上每一个性灵来说:生命亦未必最可宝贵!

   守以淡泊,非是砥忿自轻,忍耻直节,非是横逆矫情。
   于是幡然而悟:人生不过百年,以高旷气象保已成之业,不若以疏狂之意态图未就之功;以热血肝胆忍辱负重,不若以酣畅之豪情笑谈达冠!
  如此,方不与侠之道失诸于交臂!

  于是我确信,这个故事所说的便只有两个字:尊严!

  纵遍体鳞伤、支离破碎,又有何妨?!


                                 ——时未寒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09-06-24 12:07)
标签:

杂谈


楚天涯
惊梦无涯,逐浪而破。如江河决堤的壮阔,却孤峰独坐的寂寞!

    性情中人!许多江湖之人皆如此自诩。朋友间的坦荡无愧,孤勇时的舍命一击,快意中的血性豪迈,温柔下的儿女情怀……是的,这些都是人性中的挚情,或洒脱、或忠义、或肝胆、或缠绵,有时是青山秀水自然而然,有时是飞蛾扑火的无悔无怨。
    但却有一种人注定孤单,天生的落寞让他在这如诗如画的世界里格格不入。处于世间无人问津,行于岁月匆匆过客。偶有不甘的呐喊,也只不过成为好事者的饭后谈资。于此深沉似水的江湖里泛起一丝微弱的涟漪。
   

    一缕阳光悄然落下,终于结束了江南的烟雨时节。
    那稀疏的光线如此柔和,如此清爽,不仅给人一种泰然自若的安稳,还有一种破茧而出的锐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6 12:20)
标签:

文化

影流踪
楔子:不该杀的人


    你知道什么是侠吗?  
  在江湖上,侠就用自己的手来替天行道!  
  你知道江湖上的第一侠客是谁吗?  
  当然是悬名五味崖只杀******从不落空的虫大师!  
  你知道虫大师有什么过人之处?
    那是他的杀人榜。上面只有无恶不作的******的名字,只要悬名其上三个月内便绝不落空。
    然而今日五味崖上悬挂的名字是——夏清。


    夏清何许人也?十四岁时出道力擒横江三鬼名噪一时,二十岁时初露锋芒即重伤当时雄踞太湖的海王龙脊,现在也不过二十又五,却已成为裂空帮沉香堂的堂主。不仅仅因为他是夏天雷的亲侄子,还有他运筹帷幄,指挥若定的能力。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被悬名于五味崖之上。


    夏天雷一向与虫大师交好,今日为何兵戎相见?况且夏清一向侠义示人怎又会被冠以******恶霸之名?五味崖下两人并肩而立,左首之人五十余岁虬髯汉子,面若古铜,满目沧桑,审视间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5 16:58)
标签:

文化

绝顶红颜十二钗
【前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终身误】——花想容
    都道是花前月下,却只念林林总总。空对着,楼外青山晶莹雪;终不忘,意气风发少年郎。叹只叹,花丛有意蝶不语。纵然是江湖相忘,怎堪相思泪。


【枉凝眉】——骆清幽
    一个是英雄年少,一个是美玉无瑕。三生缘分定,今世互牵挂。一个淡若云,一个美如画;一个是林中影,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多少痴情泪,怎经得岁月蹉跎,年华流逝。


【恨无常】——水柔清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父母双殒命。荡悠悠,芳心如枯槁。念亲情,天高地远,唯有梦时重逢醒离别。家仇血恨,云烟聚散,但有血来报。


【分骨肉】——水秀
    一指宿命定千年,风雨路留连,却把好好家园累拆散。未尽妇之道,未感母女情。自古离合皆有定,聚而还复散。曾为两地分,今时天地别。谁知心中苦,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江湖不在是鲜衣怒马的快意恩仇,也不在是停谢花间的弹杯一笑。围绕着权与利的欺诈,正与邪的斗争。所谓江湖也已渐渐模糊。惟有昙花一现的横刀立马或可依稀品味苦涩茶中的一抹甜。

时氏江湖,杀手当道。慑人心魄者如鬼失惊,嫉恶如仇者似虫大师,忠心不二者如秦昭邻,傲气凛然若杯承丈。然而苏探晴绝对是此间的另类。

读罢《剑气侠虹》便被这性格鲜明的‘浪子杀手’深深吸引。他本仍平凡一生,在命运的驱使下却又不甘寂寞。与顾凌云的相遇也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终于,他已不在是昔日放牛小子,而是名动关中的浪子杀手。他睿智深沉却仍留一腔热血;他豪勇执着却又不失一份淡定,他面似沉稳,却是一个真正的性情中人。遂在面对擎风侯仍能不卑不亢,刻意避开林纯却又不禁情种暗生,蛰伏潜龙道亦是死中寻生,受伏于严寒尚可隐忍待机……是的,他的机缘总隐有一丝幸运,但却也因此而更加真实。他对擎风侯的恨也非深刻,甚至在他穷途末路的时候也为其感到萧索;他对梅红袖的情略显无奈,只恨咫尺天涯的怅然;他与顾凌云的友谊不可磨灭,甚至顾凌云落难囚笼也能孤身犯险……在时大生花妙笔的描绘下,整个事件的结局猛然倾覆。当移风馆的生离死别留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13 14:40)
标签:

文化

 月光惨淡,温柔的江湖诠释死亡的华美。
    寒风彻骨,消逝的生命透着不屈的凛冽。
    冷刃及体,迸溅的鲜血有种妖艳的悲壮。
    孤亭画影,无奈的凄凉承载万物的凋零。
    是夜,清山,奔月亭。
    狂风卷舞落叶,飘洒在无尽的黑暗中。慢慢的,一道婀娜的身影于黑暗中缓缓走出,他悄然环顾四周,凌厉的双眼如剑般肆意的扫动。他稳健的,坚定的,毫不迟疑的踏上长长的阶梯,清山凄景尽收眼底。
    她没有兴趣去感慨无聊的怅然,对于一个她找到那个东西才是最重要的。突然亭梁上一段残破的流苏抓住了他的目光,虽然那仿佛是古老的,陈旧的,但在她看来却是一片金碧辉煌。
    她心中一动,身形以然诡异的欺了上去,左手轻扶亭梁,右手拈住流苏,毫不费力的便将亭上之物摘落。
    ——悲情。一幅来自远古的楷书画卷让他心头巨震。天下英雄皆指,悲情一览神州。手中画卷正是那问鼎天下的旷世典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死了,又死了!算了,死了就死了吧……
    其实我也不想如此死去,心中总会有些许的怨恨与不甘。可是经历多了也就麻木了,既然一个所谓的悲情能给大家带来欢乐,我也情愿做这个跳梁小丑。
    死。其实没有人希望面对死亡,也包括我在内。可是能够如此在没有惊心动魄的撕杀、没有病魔缠身的苦耐、没有生离死别的断肠中死生往复,也算是一种新体验。
    曾经刀口舔血,十步一杀的生活已经成了片片回忆,但是仍对那段生活记忆犹新。虽然那时年少轻狂犯下不少错误,但是也很充实,明白了社会的黑暗与人生的悲哀。龙游九天遭逢浅滩,猛虎出山蛰伏平阳。虽然从良的我已经不能在像往昔立马横刀,但还是可以加入游戏中去享受血溅五步的快感。
    可惜个人精力有限,过分关注一件琐事总会让我感到疲劳,勾心斗角,相互猜疑,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繁重的脑力活动,浮躁的我是不适合的。所以死得早了也不是什么坏事,每次都可以坐看夕阳西下,一个个童子门牺牲阵亡。
    活着真好,活着真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3 15:17)
 月光轻轻洒在湖面,太过温柔也太过美丽。波光粼粼的洞庭湖畔仿若天然雕琢的风景画。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看,都将会是它最美丽的一面。
    月光似水,水光接天。缕缕琴音由湖边传来。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轻快,时而婉转。这一曲《高山流水》弹奏出来犹如天音。
    洞庭之畔,一老一少相对而坐。少年弹琴,老者聆听。两人专心致志丝毫不为周围的美景所动。但见少年眉目清秀,英气勃发。一身白衣洁净出尘。十指勾挑琴弦,动作挥洒写意,好似天人。而与少年的锋芒尽露不同,老者多了几分深沉内敛。虽是衣着朴素,神态儒雅,眉宇间却透出些许举世独清的韵味。
    曲终琴止,少年负手而立。月色依旧皎洁,湖水依旧荡漾。
    “白公子的琴技果然名不虚传。”老者首先打破了沉寂。
    少年轻笑:“你我不过萍水相逢,只因这美景才不期而遇,先生不会是看我一身素白才如此说吧。”
    老者道:“我听闻日月明神宗宗主白笑雪‘兰陵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2 11:23)
标签:

杂谈

 
绝顶感怀
    浅读时大作品,对那些作品中人,有时候竟然很羡慕。他们可以顽皮,如小弦般欢笑童年无忧无虑;他们可以花痴,如花想容的朝思暮想辗转难寐;他们可以沮丧时举杯消愁,开心时弹剑而歌,难过时纵情发泄……他们总是在经意与不经意间表达直白的自己,表达快乐和天真,难过和忧伤,沮丧和失败。
    看文章,总是有心中一动的感觉。或是小的温暖、感动,或是大的震撼。清清楚楚,心底的某个角落,那脆弱的感情线又再柔软了一下。那些很哲理的话总能让人胸前一热,比如“勇决果敢并不能代表是非,邪恶终将在正义面前倾斜。”但打动人心,催人泪下的却是那“无涯的一场生。”
    时间如水慢慢将现在浸染成过去,文中人物也在流逝的沉默里渐渐下沉。呼无染的舍生取义,杯承丈的慨然赴死,莫敛锋的横剑自刎……在这一刻他们的人生结局已注定了下沉。然而下沉时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2 10:31)
标签:

文学/原创

 
   时间悄然经过,不知不觉已伴着绝顶走过了两个年头。在岁月的年轮中我们体验是非成败,在得失之间我们品读悲欢离合。调停花间,一笑百媚生。鲜衣怒马,无涯碎虚空。经典定格在记忆里成为永恒,情感埋藏于心底下化作思念。落花时节又逢君,只是我们不在寂寞黯然、郁郁寡欢。回忆往昔,你我弹杯一笑,相敬一杯血性豪情。

黎明破晓之光
    当天空混沌灰暗不辨黑白,终有一道利闪划破浓雾照亮天际。那是冲破困难枷锁的自由,那是惩制邪恶暴力的正义,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一腔热血,那是弹剑纵酒长歌笑傲的一份侠情。
    是的,时大的文章就似这道利闪,在大陆新武侠刚刚懵懂上路时,一刀匹练划开了天与地的界限。那朴素而不失华彩的锋笔,那壮烈中兼之温柔的江湖。人情冷暖中感悟人性,尔虞我诈间解读人心。到处充盈着诡异的气氛中,悲情的基调透着凄艳的美丽。正义在冷酷杀手的身上得到另一种诠释,人力在天命流转中偶露峥嵘。主宰一切的并非是一方霸主,是非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傲雪!
    傲雪霜寒,凋零出朵朵冰花。那冰花清洁高雅,不染尘土,仿若遗世独立的谪仙……
    急风静坐窗前,凝视着这场悄然而至的江南雪。因毫无征兆而更觉欣喜。乱世皆浊,终有这一片白洗刷着天地。
    一青衫客悠然走入烟雨楼,她的心就随着无端一跳。心若止水如她般,能令其心跳者惟有两种:一种是高深莫测的对手;一种是心有所思的情人。
    然而青衫客并非是这两种人,只是急风在他身上读到一种登临绝顶的孤傲,波澜不惊的淡然与身处乱世的无奈,就像……自己一般。
    她轻抿一口手中残酒,借着举杯之势看似无意的瞥了他一眼,却见对方也似无意的看着她。两人目光交错,心中不禁生出相同的感觉——同道中人。
    青衫客行至她身前坐下,以毫不避讳的眼神打量着她。突的说了句:“残阳如血……”
    “……滴水成冰。”急风几乎未加思索的脱口而出。
    “你果然是急风。”
    “正如你果然是紫电一样。”
    紫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