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10-21 05:47)
标签:

杂谈

《半夜梦醒诗》


牙龈肿痛还未完全消去,摊开昨夜捡回的树叶

我终于可以梦到自己

感觉西风还残留在上面。

梦中的自己,整理着爱人的遗物

随手把来自火星的快递三件扔进火堆……

我立身起来,感觉背脊像喜马拉雅

时不时有几个攀登者在上面哭泣。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得到

一瓶可以让我哭泣的神秘液体

不要告诉我,这里面浸泡过“尼克尔斯船长的阳物”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编写一份漏洞百出的逃跑计划书

详细介绍了怎么在途中生火

甚至还描述了火星快递在火中燃烧

变成灰烬的样子……

我扒开灰烬,我想要的都在里面。

——女人胸部模型和飞镖十只!

——收梦记录册一本!

——一张足够十分钟摁破的气泡胶袋!

——一份阿根廷比赛期间的禁欲指导!

我擦干自己,起身,来到客厅,雨滴

落在铁棚上比落在院子地板上要清脆。


&尼克尔斯船长的阳物,来自伊恩.麦克尤恩小说《立体几何》

2016-10-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6 01:15)
标签:

娱乐

分类: 不分行

夜行五千米

 

喝掉瓶子里最后一口东鹏,我看了看盖子——“谢谢品尝”,确认没有“再来一瓶”后,我随手把它射向迎面而来的车流。此时北京时间943分,我站在古曲路与远大一路交叉口,红灯还剩几秒,按照我十年前百米二十秒速度足够穿过。回头又看了看立方体老师还站在“德惠家”门口正拿手机戳着。透过蒙蒙雨幕,霓虹闪烁,耳塞里传来谢天笑:如果昨夜的雨永不停,我怎能知道你的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6 17:17)
◎异乡之书



=1=



大半年没写诗后
凤凰实行古城收费制后
雅安地震两个多月后
声称自己领导的政府是埃及首个真正民主政府的穆尔西下台后
伴随着变形金刚的咆哮声
——“你是猛男217吗?”
不是我是俯在异乡之毛上的跳蚤222。
这个七月,同床异梦,不谈“松绑”
我突然有了写诗的冲动
很突然,像一位思念已久的妇人
来到窗前。
只是我洞穴狭小
白云混乱,浑身汗水
发生在千里之外的空难和《老牌帝国的忧郁》
仅记住一句:去他妈的现实主义。



=2=



不要一直以一棵树的眼光看待
正在长大的棕榈树
它有时候在晚风中的焦虑
像不被确定的思想搞乱了身体。
棕榈树会呆在它一直呆过的地方
以一棵树的姿势。
而我们?除了老去焦虑,有了惯性思维
我随便吐一串鸟语,你如何确定不是西班牙语。



=3=



天渐黑了,我抓了抓刚被蚊子叮过的手臂
我好像在沦陷区
脑袋昏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28 23:0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不分行

  

寻找许美静

 



关上门,打开播放器,重听几首许美静,是我这段时间最爱干的事。十多年前,在这温暖而阴郁的歌声里,我曾度过一段年少轻狂的日夜。从《快乐无罪》到《蔓延》,到《你抽的烟》、《铁窗》、《都是夜归人》,还有《城里的月光》,一首首,仿佛有那么一个女子,在一个快要下雨的阴天,独自坐在城市的阳台,穿着一袭轻飘的纱裙,低着头,看着恍惚而逝的灯光和人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9 03:57)
◎跷跷板


=15=


我又去看了那座跷跷板
一声不吭地躺在公园
像个哑巴。
我们走了后
可能骑过它的人都不理解
它的身体,它的不合时宜
硬梆梆的,没有肉体
跟精神需要的平衡关系
我为什么要跑来看它?
又不骑。荡着泡沫的河涌
昏睡中的紫荆树
周遭没什么变化
连落日都还在那片甘蔗林后挣扎
就是这最无计可施的情景
让人变成哑巴
让我感觉
我这辈子都像在做一个好人。


=16= 


这么久我不关心生活。
吃完饭,出去,我也不担心遇到那个胖子
还是那么胖。

在他眼里
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答案可想而知。像脑袋被夹了,每天
各种信息的轰炸。钓鱼岛。奥巴马。
关我鸟事,不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穿过一座开满鲜花的校园

 


从小叶榕繁茂的枝条间我看见了天上的月亮,随同一阵雨点掉落在石阶上,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来这里很多天了,我每天心里想着的人,在这个秋天渐行渐远。我试着蹲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校园此刻幽静,隔世而立,除了偶尔过去一对撑着伞挽着手的学生,路灯微黄的光晕里似乎刻意包裹着一个未知世界的入口,十张路灯,十个入口,我知道不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入口,像这场突然到来的秋雨把树和我困在原地。这只是秋季第一场台风从太平洋带来的零星小雨,却让这个城市多了些许凉意。刚坐在公交车上时,我还在想,我该去买把伞了,昨晚看新闻就说有雨,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我搓了搓手,把烟头扔在地上,这条我每天要走两遍,一遍二十分钟的路,突然陌生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校园岔路竟然有些模糊——我第一次走的时候拼命记住的路,以防在这座上世纪初就已建立的校园里迷失,尽管我从来没有走错过,这些岔路可能通往某间教室,某块空地,某个幽暗的角落。记得刚来时,学校刚刚开学,到处都是彩色的旗帜,写着欢迎新同学,我权当作也是在欢迎我,可惜的是少了一个人,不然可以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缠绕式植物园

 

 

「第一式」

 

 

植物园里有很多植物

缺少批评的虫豸站在衍生的草上

它们从来不把批评当回事

因为时间和逻辑的存在

草丛在认识上很模糊

没有明显的骚动

极少有谁愿意把视线集中在一点

在积蓄雨水的井道两侧

大片大片的阴影往下掉

也许只要有一只

懂得表演的虫豸从草丛爬上

井盖,它会看见破旧的时间

腐朽的时间丢在进园子的埂道上

没人打理。

 

 

 

「第二式」

 

 

那只硬壳虫迎面倒下

挂满浆果的枝叶

在光线里轻轻哼了几下

一片叶一只虫眼一吨空间

应该有一种方法

虫豸找到晾晒分泌物的风向

作为运动器官的脚翅

有时下午比上午长

但不要怀疑浆果所饱含的汁水

经过垂直于地面的循环系统

再一次回到阴影里

顶端有光线刺穿的小孔很有希望

反面是惰性绿色素

从头到尾硬壳虫对一切置若罔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很久以前写的一个小说的开头。。。。。。

 

《小镇青年之死》

 

 

我站在可以望到一排小镇午夜路灯和几粒星星的楼顶漱了三次口,以表示我对这个世界的决裂。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仿佛我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狗屁不如。现在想来,那些都只是小伎俩,是我让自己学会一种诱骗方法,致使大脑皮层兴奋起来,身体漂浮着,可以拥有像灯光一样的宽度,来俯视这里的一切,并相信“我们将以一个高度文明的政权出现于世界”这类鬼话,用“思想决定物质”来为自己的生活辩解。漱口——只是我所保留下来一系列干预身体和放松精神的动作之一。平常,我有时间我经常做更多可能让我兴奋起来的事情。比如:倒立,踢球,看碟,写诗,打飞机。不得不提的是,我曾陷入一种叫“散步”的困境。那是前半年,我喜欢一个人吃完饭后出去走走,几乎走遍了这北方小镇的每个角落,我每天看着夕阳滑过火电厂的烟囱、灰色的屋顶和低矮的合欢树,我把口水吐在上面,然后离去。有时候我不知道去哪里,沿着小区的水泥路闲逛,像个找不到粪便的屎壳郎。我都不记得是夏天,还是春天、冬天,总觉得这里的天气要变了,变冷,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25 17:30)

◎芒果

 

 

 

=1=

 

 

芒果树本身平淡无奇

果实和叶子对它来说有时也毫无意义

但暮色中几只蛾虫降落

一下让芒果树有了似是而非的轨迹

尽管它仍纹丝不动,还得忍受它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24 16:37)

厨房有只蟋蟀

 

 

三天了,有时我在睡觉,有时正在看电视里一只掉进湍急河流的阿拉斯加灰熊艰难地爬上岸来,有时刚从厕所出来,它的声音无处不在。是的,蟋蟀。无名的蟋蟀,耐力十足的蟋蟀,叫了三天。我不保证这三天它每时每刻都在叫唤,但我想,它即使休息的时候可能仍怀着一颗鼓动它那高贵的发音器的野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湘西边子
湘西边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052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边子(1982——),湖南湘西人,土家族。

 

:本博客诗歌作品均为本人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邮箱:bianzi2006@163.com

QQ:346725671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