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言风语
风言风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80天啦!

2006年07月06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9年01月18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网吧,未成年人可以进入》

2006年07月12日,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数 16篇
图 片 数 27张
访问人数 2468次
  • 过去5年的总结:

    从博客到微博,一直在新浪

  • 我今天的心情:

    孤单的中秋

  • 向未来许下一个愿望:

    大家都健康

如果您的勋章无法正常显示,纪念博文格式错乱,请点击查看常见问题解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4-14 16:22)
标签:

杂谈

这是无意中在网上翻阅往期的《ilook》时,一位名为景泰蓝手镯的新浪博客网友的评论。

只是评论已让人感念,感念之余,拿来分享。

在看《ilook》8月号。
看着Rainbow Coalition中那一张张或充满温情或自信淡定或冷凝直视的面孔,我不禁感慨,时代真是不一样了。记得若干年前,在一个同志网站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话: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怎么还忍心为难。就是因为这一句带着凄凉无奈、隐含着乞求包容意味的话语让我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支持同性恋情的阵营中。
而如今,同志们已经不需要在伏低做小的去求一个喘息的空间,反而是自信的show出自己,大有“我爱我的,与你何干”。
这架势自然激怒了一些人,愈加猛烈的谩骂、攻击从四面八方涌来。其中不乏极为恶毒的语言和行为。
不过,时代终究不同了,在同性恋情这一问题上,从对同志们一边倒的打压变成了同志们、支持同志的异性恋者和反对同性恋情的异性恋者们之间的斗争。诸多异性恋者大声的宣称:我们支持同性恋情,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这为同志们摇旗呐喊的气势真让人振奋,同时也让人不禁无奈。无法否认,当人们将更多的精力和情感投注到某一个群体中时,便已经为这个群体打上了特殊的标签,因为特殊所以才需要特别的关注。可是,我想同志们渴望的一定不是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只想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而不是被过多的关注。所以,只要我们为同志们的摇旗呐喊一天不停止,就说明同志们真正获得大众尊重和认同的那一天就还没到来。
都说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宽广的地方。可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最宽广的心灵竟容不下真心相爱的同性们。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就真的是那么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对别人的选择恶语相加就真的是那么让人痛快淋漓的滋味?就算不能接受能不能学着视而不见,平静相处?偏偏要去做那个沉重的卫道士?熟不知,紧张的生活节奏让每一个人都够沉重的了,行行好吧,让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都轻松一点吧!
期待着,有那么一天,不再为同志们摇旗呐喊。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我的小女儿回家用习以为常的语气对我说:周末要去参加俩个男性朋友的婚礼,究竟应该穿哪件衣服呢?我也会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别忘了带喜糖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3 13:34)
标签:

出柜

同志

情感

我在这里修行。无欲无求。

看电影,写博客,听音乐,总之一日三餐,起床铺床,如此循环。

他偶尔电话过来,讲讲一群男人的琐事。我们是沙暴,他们是冰雪。

我们彼此交换的无聊,因为与对方陌生的情境而变得津津有味起来。

一个同事向他出柜。

他并不惊讶,因为不必用火眼金睛。

同事每天香喷喷的周游于荒郊封闭的三点一线稍有见识的人都心知肚明。

可惜见识在这里并不受尊崇。村妇在街头蜚短流长也许更适合孤岛上的他们。

一个大学生看看书,对着电脑敲几个字,在这里都会被报以小资情调或者文人情怀的评语。

用词是中性的,眼光是鄙夷的,语气是酸的。更何况一阵香风妖娆的掠过。不见也可以想见:

立即嘁嘁喳喳或者茶余饭后的谈资。

悲哀的是,他的小资情调有时可以被香气掩盖,沦为看客或是听众。他笑不出,却想哭。

我立即想到鲁迅笔下的中国人,好像这么多年,没有进化。

同事出柜他倒不奇怪,他问:那你家人知道吗?

知道。

那他们怎么说?

我父亲说,你是我们的孩子,如果你过得不快乐,那绝不是父母的本意。

我插嘴,他父亲是做什么的?听着好有水平。

是有水平,但有什么话,还是要和父母说,无论怎样他们都是爱你的,他们会用他们的方式接纳你,爱不需要水平。

故事讲完了,经过耳朵的几道贩卖,原型或已模糊,希望精髓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7 22:36)
标签:

杂谈

离开成都的时候正在上映《好雨时节》。

回来一周多点,网上可看,自然要看。

高圆圆与许秦豪合作,肯定是精致淡雅。

果然,成都竹影漫舞,淫雨霏霏,故事缠绵。

一直没去拜谒草堂诗圣,电影更增神往。还一定要去基地看熊猫。

我的房间一直被温暖的电影和细碎的钢琴配乐包围,窗外不觉北方的春寒又带来轻雪。

灰色清冷的是我故乡,我的心藏在电影的竹林茶馆里。

一对旧情人的邂逅揭开地震埋下的伤痕。

忽然想起成都住在我对门的邻居,虹。

以前见她,话多,笑也多。

听我口音让他想起前任男友,父母不同意,分了。

现任老公人很好,遇见谁好像是缘分。当时她似乎这么说。

再后来她母亲一直住这儿,而她不知去了哪里,许久。

今年,一出门,遇见她,像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而我一直不知道,她的丈夫地震中去世了,门前那双男拖鞋早换了主人。

看到高圆圆在她剧中丈夫的遗照前流泪,我想到了邻居的境遇——不止一个夜晚如此伤心。

而我们,仅隔着两扇门。

我的某天,

也许如剧中人,

如邻居虹,

各自悲欢,

隔着薄薄的门……

 

结尾,郑宇盛,那个闷骚的男人回来了。

此时,我的QQ跳出来一个人。

他和我的青春一去不回。

他说和女友分手了。

是我初恋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5 01:28)
标签:

文化

本来要写的东西还没有出来,脑子里却挤进同学日志里的两句:

人容易在别人的影像里迷失,人容易在别人的伤口里兴奋。

如此背景下,我们寻找意义。

一个动机,一场爱情,一次旅途,一圈生命的轮回,很多人都寻找意义。

写这些的时候,柴静正在和中国航海第一人翟墨。一个人,一艘帆船,一次旅行,900多个日夜在茫茫大海,经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与海豚嬉戏,与鲨鱼斗勇……

他做这一切的意义呢?征服大海?征服自己?对未知世界探索的热情,而人类的进步也正源于此吧。

我想到唐僧西去的意义。在于佛经教义还是漫漫西行路?或只在于内心的一种追求,一份宁静。

刚刚和友人通电话。一粉丝严肃的为他惋惜:以你的文笔要成不了作家,书写日志还有什么意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这谓我何求。

孤芳自赏或者是偶遇你也有同样的心情。

也许日志的意义就在于写,不为取悦谁,不为成为谁。

你眼里全部的意义在这世界里,而我的所为看似无意却只在灵魂里。

毕淑敏在她的散文里提及一次和学生的对话:

问:人生是否有意义?答:没有(掌声)。但是你必须赋予它一个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想到贾樟柯,一口气下了他的三部电影。

《小武》、《三峡好人》、《二十四城》。

今天先看《二十四城》。访谈的形式几近纪录片。

而演员陈冲、吕丽萍、赵涛、陈建斌的生活化演绎完全可以混同于成都420厂的某个工人。

贾樟柯的电影我在《世界》之后,很久都没再看。但一直关注这个老乡的作品和口碑。都很好。

似乎近些年,我们优秀的老乡越来越多:阎维文、谭晶、张继刚、张亚东,每个名字都很响亮。小贾,再添一笔。

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山西方言,我的南方朋友若遇到没有字幕的版本就很头疼。

回到《二十四城》。因为我和成都有染,所以看着像看自己家门口的故事。

然而,这家门口有着我还未体会,却即将消失的历史。

熟悉的路口、公交车、麻将馆……还有那些老的厂房、店铺、标语……

记得一个做导游的朋友一直都不解我怎么会对成都情有独钟。他的印象就是破旧。

但我知道破旧是一个城市的历史,而翻新其实并不难。中国一点都不缺乏鲜亮的现代化都市,只缺乏有特色的城市。

而历史就是一个城市最鲜明的特色。换句老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于是旧的历史连同城市的个性一天天流失。

无论这历史如何的破旧与不堪,与它一起走过的人总是敝帚自珍,因为他们一起参与并创造了那段历史。

看着被拆除的厂房,破土而出的新城。只有孩子,能单纯的踏着轮滑,一掠而过。

仅你消失的一面,已让我荣耀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8:22)

身在异国的友人在QQ个性签名里写道:我开始怀念白鹿原的秋天。

是啊,多事之秋,更何况临近清秋节。

西安南郊大学林立,借着他的怀念,我也温习一下城南旧事。

西安兼有南北方的气候特点,四季分明。眼下这个时候,应该又是不冷不热,秋日融融吧。

我和友通常在这样的午后,拿一大包衣服、衣架、洗涤剂、消毒液,一起拖到学校的自助洗衣房。

大学生活常常有大把的时间无聊,而我和他享受这洗衣、晾晒的快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把衣服扔到全自动的机子里,需要等半个多小时,我们就去篮球场边去溜达或者去学校对面的网吧。

双杠上披满了同学们晒的被子,等我们也收衣服的时候,洗涤剂的清香加上阳光的味道是“白鹿原的秋天”最有代表性的嗅觉享受了吧。

南郊学校很多,学生很多,网吧也很多。

我们喜欢美阁。

只要我说出这个名字,有多少人的回忆已在师大路上徘徊了。

南方的城市潮湿,不便种这么多法国梧桐,而西安的干爽让这些树成为年轻的记忆里最美的风景。

阳光明媚时,和同学漫步,书包在手里甩来甩去,穿过树荫,路过池塘,哼唱着课堂上新学的英文歌yesterday once more……

梧桐夜雨时,出美阁,过天桥,师大路在朦胧的路灯下,笼着雨雾。地面被绵密的雨丝浸润得像黑色大理石,而梧桐叶子被贴在大理石上,很美的画,一直向前伸展……

在西安,下雨,我从不打伞,何况是秋雨绵绵。

两边的店铺也都迎合年轻的浪漫与时尚,飘着音乐,依次路过音像店、书店、美发店、礼品店、KTV、酒吧、邮局、银行、照相馆、水吧、咖啡店,一应俱全。

外教很多,时常光临这家咖啡店。但因为下雨的夜,没有太多喧哗,显得温馨。

好像就是这样的天气和氛围里,有人请我喝了杯拿铁,印象深刻的是这家店,请喝咖啡的人没一点印象了,也许去了记忆的爪哇国,也许更远。

回到小窝,友人在煽情,为配合这天气,他放了音乐,林黛玉的《秋窗风雨夕》: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南郊的大型超市以前叫“家乐”,后来被华润收购又叫做“华润万家”,权且还叫家乐吧,让回忆更彻底些。

我们常常把家乐的商品和小寨好又多的来对比,然后选择折扣较低的来过月光族的日子。

那时似乎肯德基、德克士也算是打牙祭了。可每次从明亮的落地窗前经过还是有点神往,或者干脆把头扭过不看,免得里面吃东西的人显得有多优越。哈哈!

那时发狠得想,工作后有钱了天天吃这些!可现在看来,连着让你吃,又能吃几顿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8:18)

在学校,我有份报社兼职。

主编是大学教授,脸色铁青,道貌岸然。我倒是享受工作的快乐,但也被“叫兽”扣过工资,稿子也被批评得一无是处。我奇迹般的坚持了下来。

他一走,我便和同事老太太说说笑笑,让阴暗的筒子楼有点阳光和笑声。老太太退休在家无聊也来兼职,边改稿子边和我分享她六十多年的人生智慧。

有次,老太太请我去他家做客,中午在楼下吃的肯德基,我很不好意思。她说,你毕业了再来请我!我一直记着。

前阵子回西安,真想请她,却怎么都找不到她的电话了。

那时的网络刚刚发展,有个新锐室友一个学期没上课只上网,父母以为失踪,外地赶来寻人,差点报警。

于是,我抵制网络,除了改稿子就是写信。

每周一封。

在暖暖的阳光里,穿过花影,轻快的走向邮局。收信人是梦中人,当时他也在梦中,于是我们一起做梦。

后来啊,报社搬走了,我和信上的人梦也醒了,我也过上了网络生活。这是另一个世界,是凤凰浴火涅槃的前夜。

从美阁到小寨,这段路,遇见了很多人,大抵是一面之后仍然陌生,也有几个停靠的站牌,但车子还是往前开,红豆冰山不是终点站,肉夹馍也不是目的地,我该去寻觅我的口味。

在寻找的路上有点颓废,一到周末,便挑选盛装,去做头发,似乎没有邀约,就只能寂寞得在美阁的视频里展示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和友人几乎去过西安所有好的KTV,酒吧慢摇零点后还能找到回家的路,而KTV一唱就要看到第二天的日出。从里面出来,似乎很久没见过西安的日出,眼睛刺得睁不开。西安醒了,我却要睡了。

城南旧事,像站在音乐学院琴房里,望着长安立交下霓虹和车灯编织成的光影的世界。有想跳下去的冲动。

飞旋和百汇依然热闹着,那里有此前迷恋的夸张设计和前卫风格。现在转一圈找不到一件可以试穿的衣服了,是我老了吧,连小寨都因为地铁施工面目全非了。

清晰的只有那些往事,积极的,颓废的城南旧事。

秋深了,风冷。转身回去,第二天的火车票小心的夹好。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希望,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地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9 15:41)
一个人去旅行。

航班出发还有一小时。

如何应付一个人的不便和旅途的无聊是单独旅行者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

我百无聊赖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旅客。一抬头,他来了。

用相机对着落地窗外进出港的飞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

他很高,所以比较引人注意。注意之后还是无聊。

也许是我的注意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我们目光偶尔相撞又慌忙躲开。就在这注意与反注意之间,时间开始飞快的流逝。

我发信息给荣儿,说我有艳遇。他没回我,也许在忙。

登机落座,我在窗口,他在过道那头。中间隔着两个空位和一条过道。

我们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想笑,但又若无其事的忍住。

透过舷窗,我看地面的万家灯火,看白云之上的落日余晖。他左右都不靠窗,该看什么?只有电视里无聊的飞机安全措施。

飞机快餐后很快就落地。他似乎对这边的路线驾轻就熟。他是回家,我是过客。他等人接,我等大巴。

旅行结束,归期将至,航空公司突然打电话通知我,航班提前。我匆忙收拾,又坐在登机口重复着先前的无聊。

一抬头,他又来了。我的心突然跳了起来:若不是航班提前,怎么会再次相遇?是他吧?我确定没有看错。

我低头发信息给荣儿:来时的艳遇回时又遇见了,该不该去认识一下?

这次他立即回复:去!

接着第二条:去!!

我确定他也认出了我,但男人有时也很能装X的,我知道。看着荣儿的短信,我没了勇气。何况没有机会。也没有目的。难道就为两面之缘?为打发一个旅途的寂寞?

他在我身后的一排椅子上,家里似乎带了很多东西来,以致于他去洗手间都大包小包一块带去,我想笑:干嘛我不让我帮你看管一会儿,再让你装!活该。

接着重复来时的一套,目光游移,相互捕捉又逃避。捉迷藏倒是很容易打发时间。

我坐机舱窗口,他坐过道那头,中间隔着两个座位一个过道。和来时一样。

我是经过改签的日期和座位。还能和来时一样?我开始相信缘分。没有征询荣儿,决定主动打招呼。

他在整理东西,系安全带。

“你确定自己没有坐错吗?”

他笑了:“没错。和来时一样,挨不到窗。”

我也笑了,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中间的空位过来一位先生隔开了我和他。

我不知道哪里的勇气:您能和这位先生换一个位子吗?

其实有点突然,但他在错愕片刻后随即反应过来。

我和他之间只隔了一个位子,放着我的包,他的包。

这时空姐过来,把两个包用安全带绑在了一起。哈哈哈!我转过头偷偷的笑,想到月老的红绳。

 

你是青岛人?你有25吗?你女朋友在青岛还是……我开始采访。

 

话题告一段落,面临冷场。我翻出飞机杂志,你认识这个人吗?宋承宪,你居然不认识?青岛不是和韩国靠得很近嘛。他憨笑着说对明星没什么兴趣。

那这个呢?雅力士这种车是属于哪个品牌的系列呢?哦,男人对车很有有研究,尽管才20岁,怎么可以这么高大,看起来这么成熟?

飞机晚餐之后就又要落地,我还想继续飞。

这次我们都坐大巴,我去拿行李,他帮我占个车上位子。然后又将在同一站下车。

该不该要电话?也许只有见两面之缘而已。我没开口,也许停在这里就好。

“你电话多少?以后有空找你玩?”他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给了,顺便还留了QQ号码。

第二天,我发信息约他出来吃饭。

他忙,这倒是真的,决不是推脱。

此后,不发信,不留言,不打电话。

有的缘分就是两面而已,还想怎样?

睡前,我打开案头的张爱玲,不知第几次默念那最后几句: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7 00:21)
飞机还没有落地,脑子里除了海,还有什么?是帆船,啤酒,海尔……
天真的幻想:似乎一出流亭机场,就能吹到海风了。
然而机场巴士在漫长的路灯光影里穿行。车窗外的夜景和一座普通的南方城市没有差别。
到宾馆已近午夜,洗澡睡觉。没有海风,也没有涛声。
第二天换了住处。坐公交车体会这岛城的特别之处。
银行,宾馆,超市,海呢?
直到下午,在人头攒动的栈桥才看到堆满了泳装窄窄的海滩。我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也许是因为看起来这片海不过是外滩上看黄浦江的感觉。
我心目中的海,应该像电影里心情不好时可以随意走近去倾诉的地方。
这里完全是旅游景点的热闹,不是属于我的那片安详宁静可以倾诉的海。
第三天,我没按地图索引去拜访任何一个海水浴场,我想那肯定和昨天的栈桥没有区别。我打算自己去找心中那片海。
走出宾馆,绕过高楼林立的街道,避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越过五四广场的雕塑——海,居然在这里!和我的住处只隔着一条街,它躲在高楼的背后。我兴奋的顺着沿海的小路,蜿蜒向前,不知疲倦。住处与海为邻,前行有海为伴。
路上有人钓鱼,我不好意思问他们收获。万一他们也如太公钓的是一份心情呢?我把俗气的问题咽回去,不时又冒出更多的好奇:这么美丽的海星是怎么捕上来的?为什么岸边的礁石上会密密的镶嵌着空空的贝壳?……
时近中午,我仍漫无目的,逶迤前进。海前面还是海,我仿佛不知疲倦。
从一个路口下到一群礁石岸边,脱了鞋子,提在手里,用赤脚感受礁石的坚硬,沙滩的柔软,海水的温度,浪花的洁白,海风的清凉,我面朝大海,把心交给它。
这片海滩并不很宽广,但由于僻静少人所以辽阔。这就是属于我的那片海。
我用照相机拍下我凌乱的头发,拍下我写在沙滩上的誓言,拍下我的足印,拍下沉思的路人,垂钓的老者,拍下挽手散步的情侣……
有打工的一家三口,趁着假日在这空空的沙滩上嬉戏。他们甚至不会帮我按下相机的快门,但他们的幸福却满满的,像快溢出我口袋的沙子。
前面的写字楼里上班的员工,也在午后光临这里,或者情愫暗生,或者倾诉心语。或者求职的青年又或是放假的学生,对着海喊两声,拣几个贝壳,吹一吹海风……
突然发现生活在这岛城的幸福。
他们快乐和悲伤不一定与海有关,但却能与海分享。
闲云,白帆,银沙,碧海,包容你所有的欢喜和难过,还赐予你海鱼虾与贝壳。
觉得皮肤火辣辣的,才发现小觑了海边阳光的威力。心中的海有所属,不虚此行。
第四天,涂了厚厚的防晒霜,下了公交,换上轮渡。
游船是坐过的,然而真正运输的轮渡还是第一次,于是又搅动了我的兴奋。
上面是乘坐旅客,下面是运输汽车。所以你可以开车漂洋过海。
我又开始忙碌,拍码头,拍起锚的水手,拍船舱里的栏杆,拍海中的渔船,拍轮船激荡开的白浪。船头的风大,可我不愿离开。此前总是站在岸边看来往的船只,现在我就在这风景里。
不知这半小时的轮渡算不算出海?我把船票紧紧握在手里,怕被风吹去。要让它成为歌词里的旧船票,还是要像《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飞过海洋,飞回陆地。
我没有带沙子,也没带贝壳。
海一直在我心上。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