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9-08-01 18:09)
标签:

杂谈

 

Another day has gone

I'm still all alone
How could this be
You're not here with me
You never said goodbye
Someone tell me why
Did you have to go
And leave my world so cold
Everyday I sit and ask myself
How did love slip away
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
That you are not alone
For I am here with you
Though you're far away
I am here to stay
You are not alone
I am here with y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9 10:40)
标签:

杂谈

 

 

你在的时候,你是整个世界

  你不在的时候,世界就是你

        透过那颗水晶

 你时刻都能看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24 09:14)
标签:

杂谈

    人间所有,看到与看不到的,如果没有情去解读,所有也空泛。人的一生,辉煌与沉沦,如果没有情去参与,一生也苍白。情,有的时候,是浪淘,拍打岸边,激情汇入诗作中,但是总显得猛烈张扬,张扬了便混入做作;情,有的时候,是细风,吹拂脸颊,柔和能比小桥流水,但是好象缺少佐料,平实化做云飞去,遗憾总在心头生;情,也有这样的时候,是微生物,浸入骨髓,来时莫名,去时胆裂,悬浮在面前不知所措,回首于记忆痛楚难当。情,真情的降临,是不分时间地点的,是不考究善恶吉邪的,偶然中也许突然来到,等待中也许茫茫相望。以为的真情或许就是稻草,抓住并终结此生而浑然不知;以为的痛楚或许其实是值得的甜蜜,最后的擦肩使得甜蜜增添着无穷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5 11:06)
标签:

杂谈

 

         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

                                            沉睡

  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喧嚣而奔忙的世界中我们平静地往前走,

 

这是多么和平,安宁!

 

你要与周围所有的人友好地相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7 00:0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4:33)
标签:

杂谈

 

 
 他去了南方,之后没几天,南方普降大雪,连续十几天。在我看来,上帝是在惩罚他——替我惩罚他。他是北方人,在那里能习惯么,能否忍受没有暖气的寒冷的冬天?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城市,他是否会想我?是否会为我掩面哭泣?他知道,我难过的时候,老天也会掉下眼泪来,这漫天的大雪,宛如我翩然而至的白发。他后悔么,是否会回来,为我回来?
 
 上帝在替我惩罚他,铺天盖地的大雪,让他足以体会到上帝的威力:上帝欲绝我!而又不真正对他造成伤害。上帝的手指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他所在的城市,将致命的暴雪降落在他周围的地方,留给他一条生路,谢谢上帝的仁慈与宽容,为我保存了他。
 
 万能的主啊,请你引领我,帮助我找到正确的方向,做出正确的选择。你一定能听到我的声音,对么,实际上,你已经听到了,替温婉如羔羊的我惩罚了他!
 
 既然一切都会消失,不论再伟大的人,再伟大的物,都迟早会消失,我们这些小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4 21:26)
标签:

杂谈

     天他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也许再也见不到.以为眼泪已经哭干,心连接到鼻子眼睛一直到头顶的神经一阵阵酸痛,可泪水就是迟迟流不出.就像用湿透的树枝生火,怎么点也不着.可是忽然,又像平静的海面拍过一个大浪,伴随着一阵晕眩,眼泪热热的蒙住双眼,瘁不及防汩汩流出来。
 
    无计可施,怎么办,没有他还能算活着么
 
    好友莉笑我傻,死心眼干嘛,和男人在一起就像吃饭一样简单,开开心心就好了,昨天吃了一顿大餐,以后你还会老想着这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07年,忙碌而伤心,换了两份工作,认识了两个可以交心的异性好朋友。
 
   第一个帅哥,因为姓唐,我为他未来的孩子起了好听的名字:糖耳朵或糖三角,他笑纳了,咬牙说会记住我对他的照顾。这可真是个人物,聪明而且抗压能力极强,我总是运气很好,自己本事不大,也不是最漂亮的,可是往往能被圈内最抢手的男性看重。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他陪我坐在西直门的一个公共汽车站的长凳上,两个人伸长了脖子呆看着车水马龙的大街谈人生,偶尔听到我迸发出的呐喊:迷茫啊。好像不记得都谈什么了,只记得从太阳热烘烘的照着的光景,一直坐到街灯冷冷的漫射下来,中间饿了,他走了5分钟路程去小吃店为我买来了点心,还记得是需要蘸白糖吃的,真hou啊,可是看着他关切地眼光:吃吧,店里这会儿没别的,我不太爱吃甜的。我还是囫囵吞枣地咽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2 15:37)
标签:

杂谈

 

外面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