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丽微
刘丽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tianqiyubao
暂无内容
公告
  我悄悄的来到这里,展开我的心扉.
图片播放器
音乐
暂无内容
我喜欢的颜色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7-16 20:50)
 我们原本可以生活的更浪漫一些,更洒脱一些,更有责任一些。可是不自觉的就走入了一个怪圈子,贪图一些安逸,贪图一份享乐,而不自知。
好在有这么一个夜晚,有这样的一份清醒,我把眉头皱起来,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开始平淡的重新过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3 11:40)
   采访中的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去阿吉镇采访一个接受“希望工程”捐助的女孩陈颖,今年16岁,是阿吉中学9年级的学生。颖的妈妈在她6岁那年就离开了家,作为一个女人来说,除非有不得已的苦衷,要不然不会离开家,离开心爱的女儿。可不管为什么,如今可怜的小颖每天只能和爷爷、奶奶艰苦度日。 
  小颖告诉我们,她觉得学校里的伙食好极了。在小颖家的厨房里,记者看到了5个黄澄澄的窝窝头和一块冻豆腐,她的奶奶说,窝窝头是她和老伴中午吃的,老俩口每天吃点白菜蘸点酱就能糊弄,可小颖现在初三了,别人家的孩子吃好的补脑子。今天是周五,小颖晚上要回来,冻豆腐是留着给小颖补充营养的。
  小颖的家很小,是1968年的青年点住过了房子,记者看见顶棚已经塌了下来,一间四平米见方的小屋只有一铺炕和一张桌子和一个小凳,记者采访用的凳子是从邻居家借的。小颖告诉记者,现在最让她操心的是父母亲,因为不知道天各一方的父母是不是每天都能平安,虽然小颖连他们在哪打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也不知道,但他们毕竟是给予过她生命的两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1 00:20)
从饭店出来,突然发现下雪了
地下已是一片银白
雪花慢慢地落在脸上
悠闲 惬意
车里传来周华健略带沙哑的声音
就请你再多给我一点点时间
多一点点问候
不要让我如此难受
不要让我在深夜里
独自泪流
独自忍受
 
也许是机缘巧合
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
在一个只谈感情的夜里
有音乐为我们做和
想豪迈一些吧
我们每一个人的眼里竟忍着泪
想洒脱一些吧
张口却是道不尽的离愁
 
为什么我们如此难受
只缘于兄弟之间的热血奔流
今日我们把酒言欢
尽赏风花雪月
明日我们努力进取
独领一方风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9 22:28)
最近几天,
心里有点慌,
说不上来的感受。
也许是到了年末的缘故。
不断地听到朋友说烦闷,
不断地看到博文里伤离别。
怎么会这样呢?
 
悟到人生真谛是好事
知耻后勇是乐事
长大成熟是幸事
生命的过程就是如此啊
 
可能让我们感到痛苦的
就是这种不能承受之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9 22:09)
去西丰采访,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们一行三辆车,车速很快的往家赶路。途经开原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影散落在路的中央,好像是有男有女,好像还在嬉笑着聊天。车很快的就离他们很近了,可我没看见她们有躲避的意思,甚至有一个女孩还往路中央让了一让,竟然还张开了手臂、、、、、、我们的司机猛一打方向,车从女孩的身边开过去。我回过头透过车窗,看见我们后面的两辆车也依次避让着女孩,接受着女孩胜利者的检阅。
不知道女孩这样做是为什么,只知道这些少男少女们看起来绝对不是一群病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9 10: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9 00:02)
手划了一道约五厘米的口子,我用白纱布包了一层又一层。
一定要让自己记得自己怎么受的伤,
说实在的,伤口很疼。
已经影响到洗脸、写字和自主弯曲。
但今天编片确实需要动笔时
我还是除掉了纱布,忘掉伤痛
一点工作都没耽误。
 
 
晚上一个人在家,忽发奇想,
把家里的床彻底挪了个个,
很累但很兴奋,
因为家里换了样子。
后来和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饭,
还是热情地表白自己的劳动成果,
没承想朋友居然笑话我,
说幸福的小女子在家是用不着干这些活的。
唉,他们哪里明白新格局对于家有多么重要,
更何况对于一个创造者来说是多么喜悦。
 
席间大家喝酒,年终岁尾免不了伤春悲秋,
有人欢喜有人神伤。
但好在大家都是朋友,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要不然还要朋友做什么。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5 21:18)
到家已经两个小时了,还是能够感觉到从脚底下泛上来的凉气。身上很冷,而脸却感觉很热,
也许是发烧了,也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
回家的途中,路过了几个铁岭的西餐厅、咖啡屋,名字都很好。凯伦、可纳阁,
不知道在这些或明或暗的光线里,
都上演着怎样的纯情或者滥情的故事
只是人们都看惯了,也看倦了,也就不愿再多费口舌了。
我还是觉得冷,愈来愈冷。要是真病了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小的时候也许都有过长大之后的梦,/
渐渐懂事了知道为了梦想去拼搏。
于是努力地走啊,跑啊,
恨不得手腿并用
 
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回过头来才发现
起跑线离目前的位置其实没有多远。
渐渐的,知道了什么是累
渐渐的,索性干脆放弃
 
什么是梦想啊
是海市蜃楼中那道虚无的光环
还是自己心中那道欲罢不能的企盼
是非成败谁人界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