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窝
燕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60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上善若水
 
水利万物而不争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踏雪有痕

格桑花开

才情四溢

大约在冬季

思想冷峻

释然小语

人淡如菊

春日迟迟

又一个人性情感的专家

洪晃

说狠话的女人

青岫

写情武小说的美眉

闵春晓

红楼梦中人

徐三土

红楼梦中人

我的圈子

春天的故事

年轻人的乐园

春晓和春露

年轻的你

博文
(2014-01-29 20:23)

年底了,忙忙碌碌。

花红柳绿的。

不管是什么心情,年货要准备,家也要奔。

看着家里渐渐多出来的东西,无限感慨。

 

有的人多的,是有的人没有的。

但是就跟你去银行一样。一个要存,一个要取。可是,若是直接把存的钱放到取的人手里,虽然不用排队了,但也是不合理的。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不年轻也不老的年龄,也走到了不高了不低的人生位置。

想想年轻时,捉襟见肘的日子,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生活中总是有那么些的小插曲,是为了让生命的年轮更加清晰,不必介意。

 

人活着就难免有疑惑。

希望新的一年,能做一个轻淡的女子。

那些花枝招展的日子,戒了。

 

翻出一件背带裤,居然是前些日子买的。

和同行的初中小朋友可以相谈甚欢,心似乎从未成熟。

期待简单的生活与思想,路越走越窄了。

这些都很逆生长,除了面容。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看得清楚,也经常会错漏百出。

对于生活,我知道并没有尽全力,且听命运的安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13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7.05,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7.1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驴唇对马嘴》。
  • 2007.01.06,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5:00)
标签:

杂谈

五个女人浩浩荡荡去看《中国合伙人》。
本来是去看帅锅的,电影散场,个个热血沸腾。谈论最多的,不是帅锅,是梦想。

你有过梦想吗?
憋了2个小时都没舍得上厕所怕错过任何一个情节的我们,在散场后的厕所间里,开始讨论梦想。
每个人心里或有自己的答案。
我在夜深时刻脑子里还回旋着电影的境头。
相对于成功而言,我没有梦想。
我出生在小县城,普通家庭,上面有三个姐姐。生活不曾如影视剧里所演的那样窘迫过。

如果说成东青的梦想是因为生活所迫,从绝境重生,那么我没有相似的经历。
成功有时候是被某些历史背景逼迫出来的。
我的大姐和成东青他们是一个年代的人。她也成功了。
是因为他们都受过没钱的苦,还是因为,那个年代是造梦的年代?
他们都有相同的对出人头地的热情向往。
并且,都不懈努力地往前冲。

孟晓骏的梦想就是出国,来自于家学渊源。
他要用成功证明自己,向外国人要得尊严。
可我的尊严感从来没有那么强烈。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一个人,连杯水都没买,混在一群90后大学生中间。

很多场景挺像当年。广播里的硬腔调,宿舍里的木柜子,男生宿舍的脏乱,还有形态各异的人性,以及,无知无畏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05 10:22)




一年一度的生日,又过了。
今年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07 16:13)


搬新家,长风和萍萍下厨,做得一手好菜。
 


这一年一直在吃。

年初我过生日,希希过生日,齐齐过生日。

下半年苏茜、梅子、香草。

还有滴滴和娇娇。

今年阴差阳错老车也和大家伙过了一回。

这让老车惊诧:“我现在怎么总和你的朋友混在一起了?我那群狐朋们怎么越聚越少?”

 

这就是我们。

随着年龄的增长,彼此越加离不开。
我并不是一个恋伴的人。其实原来我自己一个人,过得也很热闹。

但是现在不太敢想没有她们的日子。

每次都是在一起吃吃喝喝,骂骂时事,抱怨男人,感叹命运。

女人那点子家长里短。

 

马上要过年了,我和苏茜去逛街,红袜子,红短裤,红衣服,化妆品。

从头武装到脚。

我们从来都是这样子,自己努力着,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21 16:05)
标签:

杂谈







 

今天单位组织去蟠桃峪休闲,喝多了。

没有原因的。莫明其妙的。

记不清离上一次喝多有多长时间了。仿佛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

那些单身而放纵的日子,离我已经很远,远到我记不起片言支语。

 

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很绝情的人。

我会很快很快的把从前的记忆从内存里删除,没有一点痕迹的。

就象我很轻易的把不用的东西扔掉,把不穿的衣服送人一样简单而不留恋。

 

搬过再多次家,也没有一件舍不得丢弃的东西。

有一同学说还曾留着我高中时送他的贺面卡片。感觉非常非常不可思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2 10:09)
标签:

杂谈

滴滴上幼儿园了,在他三岁生日的当天。

这是不是一个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时刻?

三年前,他离开我的身体,独自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我躺在手术台上泣不成声,大夫不得不用安眠药物让我迅速平静入睡。

三年后的同一天,我把他推出我的怀抱,他要自己面对整个陌生的环境与人。他在幼儿园哭的时候,我在家里的卫生间泪流满面。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是这样柔软的。

我原以为,我已经炼就了金刚不坏之身。我原以为我的哭点是超级高的。

这让我相信,心灵的角落里,如果还有柔软的所在,那便是滴滴占据的所有位置。

 

这份感情是不需要孕酿就马上决堤的。

他那么小,有时候那么气人,可是,偏偏对这样一个无能为力的人,绝情不起来。

多少年来,面对形形色色人等,冷眼看多面多变人生。似乎很少能为周遭事动真情。

而越是他这样纯净的面孔,越能让人心生温柔。

 

上学时青弦就一直喜欢纯纯的女孩子。她上大学时评价一个女生美好的词就是:“特别纯。”

而我一直以来都是向往成熟深刻的。

现在我才知道,纯的好处。

纯,才会心生平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2 09:49)
标签:

杂谈

有一天难得下班较早,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觉得多出来这点时间怪空荡荡的。

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和谁聊会呢?很自然的就拨通了老车的电话。

闲侃了一会儿,车开到家,挂了电话,上楼。

 

边走边觉得怪对不起老车的。

以前,每天老车都会打无数个电话,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也要汇报一下。

有时正在等任务车通过的时候,用空闲时间扯会淡。

最烦他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给我打这种无聊电话,因为那时候我最忙,忙着赶稿子,忙着开会。

每当他有一搭无一搭的时候,我都很不耐烦地说:“有正经事吗?没事挂了,我正忙呢,没时间和你聊。”

我想那头老车兴冲冲的脸上肯定瞬间凝成兵马俑。

 

其实当无聊时能想起来拨个电话聊天的,大多是自己信任和亲近的人。

莫明其妙给半生不熟的人打电话多唐突啊。当我们漫无目的的时候,只有那些了解我们的人,可以包容并纵容这种懒散与放松,这是我们放下面具最不设防的时刻。

以后,我一定珍惜这胡侃的好时光,因为它代表一种亲密关系——在我最无所事事的时候,我愿意让你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06 11:27)
标签:

杂谈


一家六口。

我原来和三姐一般高的吗?估计是站台阶上了。

这张在我脸上看到车滴滴的影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