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有风吹过

个人资料
周芳
周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01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5篇)
国外 (1篇)
我的邮箱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12-29 07:38)

有一些悲凉的情绪的时候,从来未曾想过让这些情绪停下来,从来都是蔓延。于是想,心甘情愿沉浸其中无以自拔是因为沉沦有时也是一种享受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8 07:06)

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听赵传的歌。但不听赵传已经很多年。那天,在路上狂奔时,当熟悉的旋律响起,瞬间击中。主唱的人不同了,是李宗盛。听的人有没有不同,真的不敢确定。那时二十几岁,如今四十多。想流泪,却又不知从何流起才能不辜负这中间跨越的二十年。连流泪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如果给这一年定义一个关键词的话,那一定是颠覆。我颠覆了我自己。仍然不能确定的是,在这场自己看来声势浩大的改造自己的运动中,我终将要到达哪里。无数次在清晨睁开眼的一瞬间,我都会问自己:我这是要去哪里?

去打球,大吼大叫,声嘶力竭,仿佛想把心中所有的情节交付出去,我想,在吼出的一刹那一切都烟消云散该有多好。​疼的是臂膀,还有。

李宗盛的歌充满了走过后的味浓与情重。那是一种将对人生的深情厚义转化为薄薄一眼回望后的痛彻心扉和大彻大悟吗?之所以薄,是因为还没来得及深,已经不能自已,已经泣不成声。人生在他那里,是一座又一座的山丘​,好不容易翻过的都是你未曾到达的高度,但你无法欣喜,因为不过是一个山丘,而不是山峰;因为,你看见了下一座山丘横亘在那里。如果每一次的了悟都要经过对苦的品尝来完成,那不了不悟是不是就可以不吃苦?我们有没有选择的余地?

怪自己想的太多。可是中年,不就是一个让自己脱胎换骨的年龄吗?从年青时的青涩,到年老时的圆润,中间要走多少的路?

不觉又坦然。​

歌里唱,“你劝我安静从容,似乎知道我有一颗永不安静的心,我容易蠢动……”安静从容,多么奢侈的词。这多年来,一直想,却一直没有做到。二十年,“安静从容”居然还在原地等候,难怪没有泪,实在是难以直视的现实。我的所谓颠覆,是不是也是为了迎接“安静从容”的到来而谁给的安排?

如果要给新的一年选择个愿望,那就选“安静从容”吧。​如果给前后二十年的自己找到不一样的地方,我想应该是对“安静从容”的理解。从前会认为“安静从容”是一种状态,现在会觉得是一种内在力量的表现。稻盛和夫讲,“在宇宙间存在着某种沉静而强韧的意识、思想、爱、力、能量,它是一切事物、一切现象的母体,也是动力。也就是说,“安静从容”里,可以看见岁月的深情并且体会出人生诚意,那将是你动力的来源。

从今以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8 11:56)

算算2013年9月到现在,两年多。

两年来,我们转战​于其它新的网络平台,一刻不闲。博客渐渐被冷落,荒草一片。相比博客,微信更即时,指尖分分秒秒的传达没有时间上的延迟,没有空间上的距离,只要愿意,我们与世界都没了距离。回头想想。这样真的好吗?

我们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体味冷暖,有多少真实性可言?我们的心越来越被一种洪流裹挟,心要去哪里?

出发了,很难再转身。一别经年,别来可无恙?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7 09:09)

    王菲和李亚鹏好的时候,正在做娱乐版的编辑。编完他俩的稿子,部里最年长的姐们儿说,我就不看好他们的婚姻。我不解,问为何?姐们儿一脸世故,曰不是一条道儿上的。闻听他俩离了,想起当年姐们儿的话。

    当年曾共处的姐们儿离职已久,不谋面,少挂念。这年头,自己个儿把自己个儿管好已经是不易,少有闲情再管那些看似与己无关的事。不过还是不由得感慨——有些人,有些事看来是注定。

    我原是不大相信那姐们儿的话的,但后来的这些年发生的许多事,都应了当年她的验。我不相信,其实是不愿相信,相信了会很气馁。但生活是不会照顾你的成熟度的,滚滚浪潮袭来,呛着呛不着全看自己的造化。

    有些相信了,那些你曾不信的事儿是会发生的。

    姐们儿,你那边还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4 23:07)

     急匆匆赶到建水的十七孔桥边时,夕阳正投下它今天最后也是最深情的一瞥,然后,悄没声地隐退层层云海之中,留下一脸惊讶的旅人。

    刹那,永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7 13:37)

    其实,在这个世上,你不能确定的事有许多;同样,你能确定的事也有许多。比如,一天,你想出发了,买张票就走了。累了,就回来了。什么也不会改变。

                                                                                         

    元阳片片就这么多了。这个夏天因为元阳而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5 21:21)

     逛新街镇的农贸市场时,买了几枝荷花。接下来的几天里,这几枝荷花一路陪着我们行遍元阳的角角落落。白天,带着荷花四处逛,晚上,再把它们带回宾馆养在水里。中途,有人喜欢就送出几枝,临走时,还有两枝婷婷玉立在水杯里。略做迟疑,还是把它们带上了飞机,陪着我飞过万里。

    说不清这是种什么行为、有何意义,就是看着它们很悦目。有山,有水,有云,有雾,还有花,这一趟,有的东西真不少哈。


1。荷花居然和大葱韭菜一起卖,真气人!全包了。

 



2。荷花开始陪着我们一起走元阳。

 



3。淋雨时,记得带一朵花才有共命运的感觉。

 



4。人工盛开。



5。派上另外的用场——道具。

 



6.道具是真的花,必须信。

 



7。有没有心生莲花的感觉?



8。晚上养在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4 23:06)

    飞机兀自轰鸣着,我则酣然入梦。连日奔波,拍片,赏景,吃美食,开玩笑,到收拾心情回家时才发现,有点累了。

     在梦中我忘记了过去,也不知有未来,一切的一切恍惚不定。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明媚,却不知身在何处。意识渐渐清晰,感觉淡淡的却又分明有那么点涩——元阳,我来过。元阳,会不会再相遇?

    有些地方,你刚来就想走,有些地方,你还没走,就又想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3 15:21)

     当司机兼向导兼保镖——小李向我伸出手道别时说,把那些可以“显摆”的照片尽快“显摆”在网上,他想看看我会后期处理成什么样,我诚惶诚恐。于摄影,我是只菜鸟啊,你真没看出来?

    来时大雾,走时大雨。元阳,我能带走什么呢?

    我想,是否有一天会忘记那世间最隆重的翠绿在眼前展开时内心的柔软?是否有一天会忘记在来时的路上,夜色浓重、大雾弥漫,盘山的公路上内心的巨大不安?是否会忘记在集市上,为那些至今也不知是哪个少数民族(虽然小李不停地给我普及相关知识)的人拍下照片后,到附近的冲印店洗出来送给她们时,她们回报给我的笑容。

    我不知道小李听说我想拍几张能“显摆”的照片后,是怎么下决心带我去那个少有人能到达的拍摄点的。那里坡陡路滑几乎没有下脚处,他硬是轻描淡写地把我骗了下去。他说看见那个小屋了吗?没多远的。我踉踉跄跄地紧随着他走到屋跟前,准备喘口气时,这厮居然说,看见前面那棵小树了吗?到那儿才是最佳拍摄地点,再走一小会儿就到了。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也知道了逞强的代价,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结果他狠狠地摔了一跤。我的相机在他的脖子上飞起落下,又狠狠地砸在他的肚子上,我的双腿直发抖,不停地想,是否还有回头的余地?

    那里的风景真的很好,有最佳的拍摄角度,但我蹲在田埂上,说啥也不起,我怕自己一头栽进绿色中。

    我不知道,这些事儿有多久就会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5 16:4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