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玉凤
罗玉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64,354
  • 关注人气:7,9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联系方式

 

 工作邮箱

shanghailuoyufeng@163.com

公告
 

我已经在百度开通了i贴吧,欢迎大家常来做客
了解我的新动态,分享我的生活和快乐
我的i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i/103752400

百度ID 棘秦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出生在陕西的一个小村落,二十多年来平静的宛如一碗水,然而在2015年的冬天,这种平静的生活因一场荒诞的闹洞房彻底打破。

结婚那人是我堂哥。结婚那天,村里几乎所有人都来堂哥家吃喜酒,一方面是看看新娘子,沾沾喜气。另一方面,更多的人是冲着伴娘来的。

伴娘叫倩倩,是堂嫂大学时候的同学,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说着一口普通话,举手投足落落大方,进村的第一天,村里面就传开了,说村里来了一个城里丫头,长得像画里走出来仙女似的。

村里人没见过世面,再加上好奇心比较重,在结婚这天不少人借着这个机会跑来凑热闹,看看传言中的“仙女”,满足一下好奇心。

其实第一眼看到倩倩我也觉得惊艳,堂嫂长的也不赖,但是和倩倩比起来就显得一个天一个地。

结婚当天两人站在一起,倩倩高挑,老实说,选择倩倩当伴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倩倩穿着一身红色旗袍,凹|凸的身材淋漓有致,因而两人站在一块儿,倩倩的光环一时间完全掩盖了堂嫂,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倩倩要结婚。

对此我有些担心,毕竟结婚这种事人生只有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出身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原本我应该是一名设计师或者是officelady,只是因为很多很多的原因,我混迹在了娱乐场所,成了很多女孩口里公关经理。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见不得人的职业,龌蹉,低俗以及市侩。

是的,我承认确实是。毕竟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是赚得多,钱是令人疯狂的东西,会救人,也会害人。

我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因为我自己也觉得我是一种见不得光的存在。所以我编了一个很好的职业去欺瞒我的母亲,我不想在她有生之年伤她的心。

我一直想要走出这个地方,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在想,如果两年前不发生那件事,我可能还在醉生梦死。

两年前,我在魔都的“金色大帝”当公关经理,其实并不是我资历好够资格,而是我觉得当公关经理被骚扰的可能性会小一些,收入也高一些,所以就想尽办法去做这个位置。好在当时人缘还不错,干了几个月还有模有样。

娱乐场所是一个非常高危的地方,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事情多得很。男人们在这里极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第一次和一个只有一面之交的男人做爱人才会做的事。
  ·
  这是一座都市五星级酒店的顶楼,入云的玻璃幕墙外是灯光辉煌的城市夜景,霓虹闪烁,绚烂而奢靡。
  这个夏夜,有人燥热有人平静,有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就像现在,我被一个男人压在电梯壁上疯狂的亲吻,即使我们见面不超过一小时。
  “你是死的吗?”男人喝问,喷了我一脸的酒气,差点没让我反胃吐出来。
  丽姐说这男人姓成,什么富家公子哥,千叮咛万嘱咐我绝对绝对不可以得罪他。
  “对不起成先生,我,我……”我低着头,试图解释,可惜,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是第一次出台。
  毫无经验可讲,甚至谈不上准备。
  “啊!”
  男人大力的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头看向他。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这表情就对了!”他似乎很欣赏我痛楚的样子,眼睛格外明亮。
  这是我第一次被迫的正视这个男人。
  他长得很好看,可惜他只是个客人,我是即将服务他的小姐。
  他又扑过来,手在我直接伸进我的裙子里,摸到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难发现,这样的人跟病毒一样环绕在你周围。

坐2块钱空调公交的瞧不起坐1块钱普通公交的,穿皮鞋的瞧不起穿布鞋的,住三室两厅的瞧不起一室一厅的,坐办公室拿四千块瞧不起搬砖拿五千的……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想说,同样是在坐车,同样是在穿鞋,同样是在工作,同样是在为生活努力,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获得报酬,你凭什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呢?

我的愿望是有一天,找俩少爷,洋酒啤酒红酒白酒摆上一桌子,我就看着他们喝,然后手里握着大把的钞票,顺着他们的领口往里塞钱。一个陪我玩,另一个跟边上看着。

总被人嫖,所以也想嫖别人一把。

我叫安禾,19岁那年我用剪刀,剪断了想对我“不可描述”的继父的命根子,他命大,捡回来一条命。而我也因为这件事,进了局子。

要不是乔飞,我现在还蹲在监狱里见不得光,但是我并不能感谢他,因为他真的算不上好人。

我继父黄赌毒没一样不沾的,他欠了乔飞一大笔钱,高利贷,后来我妈死了,他没钱,就想把我卖给倒腾毒品的六哥,结果我那天来大姨妈了,六哥嫌晦气,打了他一顿就走了,他气急败坏的打我,最后还想把我上了,我情急之下,用随手摸到的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爸是个赌徒,十赌九输,家里可以说是一贫如洗,靠着我妈给别人打短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后来我爸变本加厉,日子过的更加艰难。

有一天我爸输急了,从夜里赌到天亮,两只眼睛满是血丝,也不知道具体输了多少。那人知道他没有钱,不过垂涎我妈的美色,心里早打好了算盘。于是威胁我爸说,今天不还钱要么废一只手要么拿我妈抵一次债。

我不知道赌徒是否还有尊严,只知道那时的我爸竟然欣然的同意了,似乎我妈在他眼中是一文不值的物件。

那天早晨我妈刚喂我吃过早饭我爸就带着人回来了。

那个人跟我爸一使眼色,我爸立刻点头哈腰的过来抱起我去了隔壁的房间。那个人顺势把门关上,走到我妈跟前。我妈当时预感到情况不妙。可是任谁能想到自己会被丈夫就这样卖了?

那人抱起我妈扔到床上,用手捂着我妈的嘴。暴虐的撕扯开她的衣襟,雪白的肌肤,挺拔的身材刺激那个人的兽性。他的手贪婪的在妈妈的身上抚摸着,迫不及待的脱去了自己的裤子。

我妈用尽全力拼命挣扎着,可是毕竟是个柔弱的女人没有多大力气。那些挣扎反倒让那个人更加兴奋,胡乱的解开了我妈的裤子。

那感觉让她全身颤栗,眼泪顺着脸庞流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乔微,还没找到吗?一声突兀且充满磁性的嗓音蓦地打破了一室的沉寂。但是声音尽管动听却透着一股令人寒蝉的冰冷。

随着男人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弯膝跪在矮桌旁的乔微倏地抬头看向他,同时额头上的汗水顺势沿着她的两颊滚落下来,顺着锁骨直接流进了她的衣服里。

乔微快速地低下了头,没有直接回应丈夫的问题,而是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部倒在了矮桌上。

身旁戴着墨镜的高挑男人抱着胳膊来回走动着,带着阵阵闷热暖风的同时还不忘催促着她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而他正是今天准备跟她离婚的丈夫——云奕衍。

从进民政局到现在云奕衍的视线几乎没有一刻是离开过手表,尤其是在乔微没有及时拿出证件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起来。

面对云奕衍焦躁的催促声,乔微充耳不闻。她胡乱地翻动着桌上的东西,从手机到钱包再到护照……偏偏关于离婚需要用的东西却都不见了。

可能我真的忘记带了……”乔微盯着桌上的东西只觉得眼睛一阵的发涩发酸,一股控制许久的湿意快要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叫辛小童,是一个网络主播,我的直播室叫【夜半惊魂】,主要在半夜给人直播讲鬼故事。

  昨天半夜,我穿着一身大红色新娘旗袍装坐在电脑前,讲述着一个被许给恶鬼的冥婚新娘如何逃脱追捕的故事。

  我刚讲到,新娘被逼进一座古宅,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着她的衣服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就不断有人发出或惊讶或恐怖的表情,也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些糖果和金币。

  有个叫刘少的土豪送了我一辆车,然后开始刷屏,“脱啊,童童,快脱吧,你讲得这么精彩也要有动作配合,我就是那双无形的手,正在撕扯着你身上的衣服。”

  他很快把整屏都刷满了,带动了不少想看我脱衣服的观众,经过黄经纪人的培训,我知道现在应该适当的脱去外面这几件衣服来吸引观众了。

  于是,在他们充满渴求的窥视下,我一点一点的解开了旗袍上脖子下那第一颗纽扣,然后把领子往外翻,霎时间,我粉嫩白皙的脖颈就暴露在了几万人的眼皮底下……

  与此同时,整个直播间也火爆起来了,大家不停的刷屏:

  脱!

  脱!!

  快脱!!!

  看到大家这么热情,也看在那些‘跑车别墅糖果’的面上,我决定给他们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梦我已经连续做过很多次了。

风,打着旋儿,呼啸着刮过来。

风里,黄色的纸钱翻飞,纸灰落在我的脸上,呛得我直咳。

我捂住嘴偏开头,等着它们过来。

远处,敲锣打鼓的声音穿过死寂无人的巷道,转瞬间,就出现在巷口。

那是一队披红挂绿的迎亲队伍,可是,说是迎亲,却更像送葬。

那些人的脸上,全都面无表情,仿佛人偶一般,机械地敲敲打打着,明明是喜悦的声音,看着他们,却只觉得恐怖森冷。

更惊悚的,是队伍中央。

八个人抬着的,本应是大红的喜轿,可他们,抬着的,却是一口巨大的棺材。

血红的棺材!

哪怕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我依然觉得心被恐惧攫紧。

因为,我知道,等下我就会躺在那里面。

“月儿小姐,请上轿!”

一双血红的绣花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那个面色死白的喜婆森冷地说着。

我白她一眼,站起身,迈着淡定的步伐走到血红的棺材前面。

血红的棺盖缓缓打开,我躺进去之后,棺盖缓缓合拢起来,八个人把棺材抬起来,队伍便再度吹吹打打地动了。

又过了一会儿,队伍停下,棺盖缓缓打开。

我不等喜婆过来,就坐起身,利落地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1 02:22)
标签:

杂谈

卫子夫原本是平阳公主家的歌姬,汉武帝对她一见钟情,平阳公主就讨好的把她献给了弟弟汉武帝。在卫子夫晚年,因为“巫蛊之祸”,全家上下被杀光。只剩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卫子夫曾孙刘病已活了下来,在监狱里长大,后来还阴错阳差当了皇帝,就是汉宣帝。汉宣帝五岁时,从监狱里出来,到外婆家长大,这时的他已经是罪臣之后,生活与平民无异了。 

        这时候周围有户人家的女儿名许平君,长得花容月貌。原本许配了人家,结果在出嫁前一晚,新郎竟病死了。
          许平君的母亲出去给她算命,算命先生说许平君将来会大富大贵。这时有媒人说:反正你女儿已经嫁不出去了,不如嫁给刘病已吧,虽然刘病已生活穷困潦倒,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好歹也姓刘,跟当今皇帝也是有关系的。
       于是刘病已就这么娶上了老婆,婚后第二年,许平君生了儿子刘奭,也就是后来送王昭君出塞的汉元帝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21 02:14)
标签:

杂谈

卫子夫原本是平阳公主家的歌姬,汉武帝对她一见钟情,平阳公主就讨好的把她献给了弟弟汉武帝。在卫子夫晚年,因为“巫蛊之祸”,全家上下被杀光。只有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卫子夫曾孙刘病已活了下来,在监狱里长大,后来还阴错阳差当了皇帝,就是汉宣帝。汉宣帝五岁时,从监狱里出来,到外婆家长大,这时的他已经是罪臣之后,生活与平民无异了。 


        这时候周围有户人家的女儿名许平君,长得非常花容月貌。原本许配了人家,结果在出嫁前一晚,新郎竟病死了。
          许平君的母亲出去给她算命,算命先生说许平君将来会大富大贵。这时有媒人说:反正你女儿已经嫁不出去了,不如嫁给刘病已吧,虽然刘病已生活穷困潦倒,吃了上顿没下顿。但好歹也姓刘,跟当今皇帝也是有关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