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05-04 19:29)

林叶和麦冬泡脚按摩的这1个多小时是尴尬而难熬的。林叶想对麦冬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撇过头去看看麦冬,也觉得他欲言又止满脸通红。挣扎了半天,林叶拿起手机给麦冬发了一条短信:“没什么,我陪你一起。”麦冬收到短信抬头看了林叶一眼,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先生这边请。”那个女孩把他们带到了三楼。这层楼的格局很像一般的星级饭店。地面铺着厚且松软的褐色地毯,墙壁上贴着明黄色的印花墙纸,左右两边的包房对称排开。楼道里只听到“唰唰”的拖鞋与地毯摩擦的声音,那种极度吸音的环境让麦冬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林叶边走边看,他也意识到这种装修会让声音只留在自己的身边,像是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歌手录唱片用的录音棚。不过他还是很仔细地听着每一扇门里的动静,他以为会听到女人淫浪的呻吟,或者男人浑浊的喘息。

“先生,您看这间行吗?”女孩对麦冬说。

“可以。”麦冬根本没敢往里面看。

另一个小姐带着林叶继续往前走。林叶对麦冬挤了一下右眼,坏笑着进了隔壁的房间。

 

麦冬一进房间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道具。 2大床正上方的屋顶上吊着几根棕色的皮绳,它们被几个铜质的扣连接在一起,很像是在“吊威亚”。床的旁边放着一个紫色的大橡皮球,光滑而有弹性,这让麦冬想起了健身房里见过的跳“球操”的道具。

“你先等我一下,”那女孩对麦冬说,“我去准备点东西。”麦冬应声说好。

大约十分钟,女孩回来了。麦冬抬眼一看,吓了一跳。女孩儿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大红色的胸罩加丁字裤,若隐若现的蕾丝面料让麦冬虽不好意思却还是离不开眼光。女孩儿把先前盘起的头发放了下来。大波浪卷儿担在一侧的肩膀上,妩媚无比。麦冬还没缓过神儿来,女孩就端着一个盘子跪在了床的旁边。托盘里放着两个纸杯,一杯里装着热水,一杯里装着冰块。旁边还放着一块毛巾,一张湿纸巾和一个红色外壳包装的安全套。

此时的麦冬有意无意地拽了拽盖在身上的毛巾被,但还是掩饰不住他炙热坚挺的下体。他手心出汗却不敢大动作地把女孩托盘里的毛巾拿来擦,只好在床单上不停地磨蹭。而他的下体却因为这细微的动作而上下晃动。

女孩爬上了床,骑在了麦冬的大腿上。麦冬一惊,却又不知该作何反应,干脆一闭眼任由女孩摆布。女孩轻轻地拉开了盖在麦冬身上的毛巾被,缓缓退下了出浴室时服务员给麦冬穿上的短裤和纸内裤。这个场景其实并不那么好看,因为麦冬的激动,小弟弟早已分泌了不少爱液,再加上它坚挺地翘着,不时还一上一下地晃动,早把纸内裤弄湿了,纸屑包裹住了肿大饱满的下体,黏黏忽忽,甚是尴尬。

女孩儿用手指轻轻地拈去了贴在麦冬宝贝上的纸屑,撕开了事先准备好的湿纸巾,从上到下地擦了一遍。

天呐,这是什么滋味啊!麦冬心里大喊却不敢做出任何反应。湿纸巾盖在了宝贝的头上,一阵薄荷的清凉让早已涨热的金刚杵像是被放入冰水里的炼铁一样顿时坚强不再。随着女孩的湿纸巾在蛋蛋和杆杆之间的游荡,又兴奋,又紧张,又清凉,又些许瘙痒的刺激让麦冬的下体更加饱满冲涨,青筋暴露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5-02 17:40)

人们一提到洗浴中心总是会想到色情服务,无论是多高级多正规的地方都一样。当然,你可能不是刻意去找,但只要你意志稍有不坚定,一定会被“胸推”下去。

 

林叶把麦冬的衣服扒光,然后叫服务生把他们俩的脏衣服送去洗熨,接着两人进了桑拿室。林叶一只手用冰毛巾敷住麦冬的鼻子,另一只手从水缸里舀了一大瓢水浇进了火塘中。只听见“滋”的一声,白雾瞬间蒸腾而起,充满了整个屋顶。当雾气降至头顶,两人一阵面红耳赤,汗珠圆润地从每个毛细孔中渗出,直到饱满至极,然后再一颗颗连成汗水顺着身体的轮廓顺流而下,酣畅淋漓。

麦冬好像被这热气一蒸顿时清醒了许多。林叶到门口接了两杯水,顺便换了两块冰毛巾递给麦冬。

“本来喝多了是不应该来蒸桑拿的,只是你吐的到处都是,实在没办法回去只好来这里了。来,多喝点水,不然血里的酒精浓度会升得更高的。”

 

林叶是麦冬的大学同学,虽不是室友,但感情特别要好。他们都来自南方的小城市,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读书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又都是独生子女,实在是觉得生活里少了个支撑点。平日里,林叶和麦冬总是喝酒打屁,一来二去,两间宿舍里的其他人也变得熟络了起来。

虽然都是在外地求学的独生子,但林叶确实要比麦冬成熟的多。他也觉得寂寞,他也觉得陌生,他也需要一个生活的支撑点,但林叶选择了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现实的不完满,而麦冬却老想着遥不可及的未来。林叶在大学里谈了个女朋友,虽说不上是貌美天仙,但走的是气质路线,再加上这个女孩子穿着得体,也让人对她有着特别的好感。麦冬呢,一直没谈恋爱,不是没人追他,也不是他追不上别人。论身材论长相他都不输给任何人。但他老是觉得在大学里谈恋爱就是给以后找麻烦。既然这时候的爱情并不是为了婚姻,那又何必浪费感情和时间,反正到了毕业的时候注定是要各奔东西的。当然,身边也有不顾家里反对硬是要在一起的。家不回了,工作在这个城市找,租便宜的房子,过廉价的生活……麦冬想想就头大,他这方面很现实,他知道生活里比爱情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下课回宿舍的路上,去食堂打饭的途中总会觉得有些寂寞和空虚。林叶可不是。他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丰富多彩,完全没时间寂寞。偶尔抽时间陪陪这个兄弟也不多说,只是顺着麦冬的脾气由他兀自“单纯”,只不过在林叶看来,那样的生活更多的是“单调”。

 

“你说他们有意思吗!?”麦冬在桑拿室里,一口喝完了林叶给的水。

“什么?”林叶没弄懂他突如其来的那么一句话。

“我是说老秦和浩子他们。个个把自己说得风流倜傥阅人无数。不就是女人么,他们笑我,我还笑他们呢!用小头思考的家伙,终有一天脑浆用完了,让他们精尽人亡!”麦冬用力捏扁了纸杯扔到了一边。

“你也别和他们计较,大家也都是关心你。你要实在听不惯就别和他们喝酒就是了。他们也就是喝多了没事找乐子呢。”林叶安慰道。

“我是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还真以为我找不着个女人啊?”麦冬还是很不服气。

“麦冬啊”林叶有些犹豫地语气,“问你个事儿,你要愿意说呢就老实说,要不愿意说呢就不说”

“恩。”

“你是不是喜欢男孩子啊?”

“滚一边儿去!没有的事。我不是和你说了么,我是得找着了感觉才能下手的人。再说了,毕业后我留不留在这儿还是个问题呢,我是怕给自己找事儿。”麦冬一下子坐直了身板儿,看上去有些严肃。

林叶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就是瞎问问。要真喜欢男孩子也没关系的。”

“屁咧,我要真他妈是同性恋,那我也得恋啊。你何时看见我约会了?”麦冬有些不依不饶。

“照你的说法,你确实是在恋着的。”林叶表情有些诡异。

“和谁?”

“和你自己啊!你这个自恋狂!哈哈哈哈”林叶捧腹大笑。麦冬恨恨地踹了林叶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

“走啦。”林叶一裹大毛巾,换了衣服,进了休息大厅。

 

这休息大厅里真是热闹非凡,真不像是半夜的样子。一堆穿制服的帅哥在各种挺着油肚的男人的休息沙发间穿梭。林叶和麦冬被领位员带到了两个靠边的位子上躺了下来。

“请问先生泡脚是用中药还是清水?”一个操着外地口音普通话的女孩儿问。

“中药的。”林叶的语气很肯定。

麦冬看看林叶,“一样。”

女孩儿起身端水去了,接着来了两个穿制服的帅哥。

“两位帅哥,今晚要做点什么按摩?”

“我们要中药的,刚才不是和那个女孩说过了么?”麦冬有些不耐烦。

林叶对着麦冬笑了笑,摇摇头,转过来问制服男:“你们这儿还有什么?”

制服男一见有人回应变展开了攻势:“我们这儿什么都有。小姐也长得漂亮的很。口活儿可好了,要不要试试?”

林叶转过去对麦冬一挤眼,意思是:现在明白了吧?人家说的按摩和你说的泡脚根本不是一码子事儿。

麦冬马上接话:“那我们不要了。”

俩制服男一听急了,马上蹲下来轻声细语道:“帅哥,再看看嘛。你朋友都发话了,我看他挺想做的,你也试试嘛,包你满意。”

这时,刚才去端水的那个女孩儿过来了。一盆放到了麦冬的脚下,另一个女孩儿端着一盆水放到了林叶的脚下。

一见女孩儿过来了,麦冬更觉得有些尴尬。这些话怎么能在女孩子面前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可那两个制服男还在一唱一和:“帅哥,我们这里和其他家不一样的。我们不计时的,你什么时候射什么时候走。她要是缴不出你的子弹,你一分钱不用给!”

麦冬早已经臊得面红耳赤了。那两个按脚的女孩儿低头专心按摩,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这一切林叶早就看在眼里了,他想逗逗麦冬,也想解开这个有些尴尬的气氛。“这样吧”林叶发话了,“你们也不容易,我们也想放松放松。但你们那些所谓漂亮的小姐我们也确实不敢恭维。我这兄弟呢挺喜欢这个给他按脚的姑娘的,你们要能让她给他做,那我们就试试你们这里的服务水平!”

麦冬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林叶却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林叶当然知道,让大厅里按脚的女孩儿进包厢按摩是不可能的事情,正因如此他才敢大胆放话。正当林叶得意,俩制服男为难的时候,洗浴中心的经理来了。还没等制服男和他解释事情的经过,经理便一口答应:“好,没问题。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全能的。祝两位玩得愉快!”随后,低下头对那个女孩说:“你收拾好了带这位帅哥去3楼。”女孩儿没抬头,只轻轻地应了一声。

林叶看着麦冬顿时傻眼。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5-01 17:53)

这又是一个爱情故事吗?相对于暧昧作为的开始,或许一夜的激情更为让人容易体会“爱情”的猛烈与炽热。当然,麦冬真的把那种释放的疲惫当成了一种爱情。他不懂爱情,虽然他曾经在很年幼的时候发誓说,这辈子他只谈恋爱不结婚。

他人生的第一次性经验交给了一个认识不到2小时的女孩。而这次体验很大程度上是和朋友打赌的驱使,也很可能是麦冬本身的自暴自弃。

 

一群男人之间的话题除了足球也许就只剩下女人了,哪怕当他们都还只是男孩的时候,他们也总是夸下海口要让那些他们觉得还不错的女人们屈服于其胯下,而不是将她们留在心里。这大概就是男孩与男人的区别。而麦冬,每次在这样的聚会时总是低头喝酒,偶尔也附和地笑笑,却不见他全情投入,这让他的那些兄弟们有些不爽,也会拿他开涮,说他没吃过人参果当然不知其美滋味。麦冬毫不掩饰自己在这方面的单纯,低头喝酒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因为他对他们的不认可。他总觉得“爱先性后”是一条不应该被打破的法则。当然,这也被他们的那些兄弟们嘲笑为是没有真正谈过一场恋爱的幼稚表现。

21世纪的处男只能在小学里找到了吧?”秦江开启的话题明显是针对麦冬的。

“那21世纪的处女是不是只能到幼儿园里去找了?”民浩的接话让坐在隔壁桌的大叔一口喷出酒来。这些以为自己已经是男人的男孩们便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

麦冬当然知道这个话题是大家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用来找乐的最好方法,屡试不爽。他一仰脖喝完了杯中剩下的酒,用力把酒杯一推,滑到了秦江的面前:“少废话,给我倒满了。”

林叶用手肘拐了一下麦冬,递过一只香烟。

麦冬接着说:“你们懂个屁啊!知道做爱和上床的区别吗?一个是水乳交融,一个就是他妈的活塞运动!你们这群小子,关了灯不认脸的家伙,做了也白做,整一个猪八戒吃人参果!还不如自己躲在被窝里打飞机呢!”

“打飞机?这事你比较擅长吧!”秦江阴阳怪气地说。

这时,烧烤摊正上方的天空里回荡着一种沉闷而遥远的巨响。那是离这里不远的民航机场刚刚起飞的航班发出的动静。机翼两遍闪烁着的光亮将夜色的单纯转化为眼前唯一的重点。

民浩大叫一声:“麦冬!快呀,打飞机啦!”此话一出,隔壁的大叔被呛得咳嗽不止。随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麦冬嘴角一提,应付地笑了两声:“喝!”大家把举起的酒杯重重地碰撞在一起,杯里澄黄带泡沫的液体溅起老高又随之落入了各自的杯中。

这一夜,麦冬明显是喝高了。他再也不为自己的处男身份和纯洁的爱情观做任何辩解,他们高谈日本AV中各种变态而又新奇的姿势,高谈各国女人叫床时的声调,高谈各自让人瞠目结舌的第一次性经验。这其中当然有人过分夸大自己的“本事”,让其他人不时发出“哇”“切”“真的假的”这样的惊叹与嘲笑。

酒不要喝到醉才会让人期待下一次的相聚。深夜时分,兄弟们带着几许微醺纷纷散去。而此时的麦冬却变成最HIGH的一个人,谁都不让走,可谁都抓不住。林叶搀扶着摇摇欲坠的麦冬,将其他的人都送上出租车之后转过来对麦冬说:“喝高了吧?看你能的!车就先停这儿吧,明早我来给你开回去。”麦冬像是完全不理会林叶一样,嘴里念念有词:“跩个屁哦,不就是打炮么,谁不会似的……额……哇……”还没嘟囔几下,麦冬就把刚才吃进去的那些东西经过和啤酒胃液的混合之后一股脑地全都吐了自己和林叶一身。

“操,你丫找死呢吧。这下好了,你彻底不用回去了”林叶一抬头看见了街对面的洗浴中心,连拖带拽地把麦冬塞了进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艾恳
艾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8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