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记录
个人资料
景祁
景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60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景祁,生于1974年3月,笔名景祁、维冰,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有诗歌数千首,散文诗、散文、随笔若干。现为公务员。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景祁的第一部诗集《岁月经卷》出版

 

1

 

迟至今日才在我的博客上发出诗集出版的消息。

是因为我太忙,忙于工作中的一些琐琐碎碎;是因为我太疏懒,厚厚的一层惰性的灰尘落满我的案台;是因为我被一些不良的习惯牢牢地捆绑,左右着闲暇的时间,渐至吸毒一样有瘾;还因为,这些年我对于文字,渐生一种恐惑感,觉得无力喷薄和驾驭,不如刻意离它远远。

但我始终是为文字而生的人,是为诗歌而生的人。

文字和诗歌曾是我生命中至为瑰丽的迸射,是高天上的太阳和极远处的山峰,是头顶上用整个天空注视着我的神灵。

当我的生命经历了峰回路转,我更愿意它们是我的亲人,是我的爱人。

摒弃了那一层轰轰烈烈和一望无际,我只愿坐在它们的对面,象流水一样娓娓地诉说,或者轻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3 16:44)
《小镇发现第一例艾滋病人》

她站在民国以来的古桥上
看桥下湍急的流水
从小镇出发,汇入溪流
汇入河道,汇入大江
又穿州过府,汇入大海
她幻想她是其间的一缕、一滴

水里有鱼,鱼如果有一个社会
在湍急处,一定命运多桀
鱼跃起、鱼再一次跃起、鱼反复跃起
鱼衔住岸上人预设的牢狱
一定是受到了水里的压迫
鱼在她的身体里平静地挣扎、喘息

她从未去过远方,在小镇
寻常巷佰里,她遇见过谁
她是否爱过、恨过,一念闪回
她站在那里,卷入一个漩涡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
奇怪的名讳,有人解读:“艾滋!”

她愣住了一瞬,眼睛里有一道亮光,天空上
有一朵云滑落
而小镇,整个愣住
她象鱼一样挣扎了一下
流水从远方返回,扑上了古桥
爱回溯千里,回到了它的发源地

2019.3.28.绥城


《村医的女人》

黄昏一样黝黑、黄土屋一样
磕磕巴巴,其貌不扬的村医
一团粘乎的投影,蠕动的千足虫
罩住她,她的惊叫声平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5 21:05)
如果我把今天当作节日
那么,我的8月19日呢那么
我自己呢?

我在山上,用整整一天
抵抗着四季;我从来不曾所向披靡
也不曾一败涂地

我选择的姿势是站立
纵使被一阵风撞得粉碎纵使
一生在黑夜里,成为化石

我向你伸出手,试图在斗转星移中
拉住你,我用左手拉住我的右手
呼唤一个名字:景祁

如果我今天还活着
并且,活下去,在一个没有你的时代
重塑星空,把无数的象形文字

排列成星斗,指向3月
指向8月,在春天,有十个海子
在秋天,只有一个景祁

2019.3.25.夜,于十河场,临屏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0:44)
标签:

杂谈

法堂乡

法堂乡坐在中国的乡村中间,着长衫,衣履不整
像古代的一个落魄书生,旧寺庙戴在它的头顶
从裂缝中间漏下来的一阵雷声击打在建筑物上
又从建筑物上落下来,形成一堆瓦砾
另一个时代曾经行走江湖的脚,还剩下为数不多的
脚印,剩下一根枯骨;法堂乡倒下来
睡在一根被挖空的柱子里,柱子漂移
泥土里有一队昆虫在流动,黑暗在流动
法堂乡被推进炉膛之中,乌云毕毕剥剥发出
爆裂的脆响,高烟囱把大地深处的黑,向天空输送
吐出墨汁,吐出乌云,天空如一张废纸,瞬间浸透遗言

               2015.9.23.


通天小镇

此通天非彼通天,只是一个地名嵌在身体里,嵌入一个病灶
大地以漏斗的形状、以飓风的形状漏下一堆山脉
山脊上一字排开的通天小镇,更远的
坡地上密集地聚拢在一起的树木,形成森林
我学着森林的样子向山脊靠拢,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0:42)
标签:

杂谈

我建设一个秘密的家

你是家中小小的灯盏

火焰的足尖跳过的地方

都是山巅

 

你在地板上跳舞

你跳醒的睡眠睁开双眼

这棉花糖一样的日子

有微妙的甜

 

我在黎明起身拉开落地窗的帷帘

把你的美呈现给世界

把世界的美

呈现在你的眼前

 

“你的内心有小小的火焰

你的生活中有被包裹的甜

你和世界一起投射在我的眼里

世界丰满,你是灯盏中幸福的光线“


      草稿箱显示存草稿于2015.10.1;

      2019.1.9.修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9 09:39)

黑夜,你可不可以吃了我

吃掉万物,吃掉它们的善良、忠诚

吃掉它们的红与绿

拉出污水、腥膻和腐臭

拉出令人发指的罪恶

 

黑夜,你可不可以更黑、更肮脏

泼向天空、泼向大地、泼向河流

泼向我的故乡和祖国

让所有的生,都不如死

让所有的行走都走投无路

 

黑夜,你可不可以更绝望

在黑暗中痛苦地号叫着

在黑暗中暴跌着,在黑暗中被你咀嚼着

灭种灭门灭顶灭绝灭亡灭迹灭口

直到天塌地陷、天诛地灭

 

黑夜,我找到一个词语叫”爱“

像一道堤岸,抵抗着你的汪洋

像屋顶,承接着你的倾泻

我们拥抱在一起

身体里生出温度和光辉


黑夜,我找到一个词语叫“美”

它在世界的中心跳舞

它跳着崖崩石转

它跳着开天辟地

它在沧海桑田中带起一个不灭的漩涡


黑夜,我找到一个词语叫“活着”

我找到一种状态叫“活着”

我找到一枚果实叫“活着”

我找到一道闪电叫“活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9 09:08)
来见你

来见你时你用黑云遮住脸
用船帆唱歌
闭口不谈诞生和纪念
白天遗下的一根手指头上
指纹隐现
你顺着一根发丝
在城市里走,你顺着刀刃
在子夜里走
脚步有些摇晃,数次差点掉下来
但是有惊无险

来见你时没有新的诞辰
只好把过去当作神祇
临行前,燃一柱香
念念有词三分钟,像是默哀
天色更明亮了一些
能让我认出故道
认出尘世中的伟大和平凡

来见你时你不能不见我
我们拥抱在一起,枝叶相连
用船帆唱歌
用呼吸互相取暖
你爱世界和万物时顺便爱了我
你鼓着腮帮,吹起一阵风
把你自己吹落深渊
城市空空荡荡
灰尘和蚁群都被吹散

2018.12.21.十河场


十二月二十一日风雨大作

天空有漏斗,漏下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2 08:07)
标签:

杂谈

故国东来

故国东来有雾霭和时光
缠绕在天空有一支乐队在树梢上
鼓乐齐鸣
演奏着黎明的乐章像一条河
有细小的逶迤和清晰的流向
喜鹊们在头顶上聚集
形成一条道路形成七色星空的彩虹
它们的鸣声一点点落下来
中原的阳光在镜面上
反射一片光辉返照着尘世
有绝世的佳人在生长
像一粒芽胚,象一粒针尖一样的微芒
江南的细雨中有人撑着一柄花纸伞
在泡影中流动
有人在吚吚呀呀地唱着后庭花
吴音溅落民间、燕雀呢喃
民国的长衫投影在蓬架上
雏鹰的羽毛正在丰满
它向着天空啼鸣它披戴着剪影
它披戴着圣光和枷锁
越过了丛林和山顶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有圣人的嗓音在乐曲和词赋之中奏响
在河流上空奏响
万物都在清辉之中
展露它们清晰的形迹和影象
故国东来我漂浮在雾霭和时光中
大地上有村庄
装着幼时的孔子和秦皇
装着萌芽的盛世经卷和月亮

20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1 09:29)
标签:

杂谈

故垒西边

故垒西边,是什么与我为邻
一只乌鸦、一群熄灭的人
一座城市象悬崖一样
立在那里,布下陷阱
我反复眺望的西边黑夜
一定是从那里来临
它敲击着我的头顶,敲击着
一个果实、敲击着蜗壳
每敲击一下,我就裂开一丝裂纹
分散、扩大、密布于表面
密布于心
故垒西边我一直不曾碎裂
我收拢自己,成一个核
成一种骨殖,不挥发、不流动
我埋住自己,不理会天空的锈迹
不理会世界腐烂的声音
不理会乌鸦、人群、市镇
有车辚辚,马萧萧
有爱人象一粒星星
象一粒灯火一路摇着铃铛
在空气中摇起一些细小的波纹
分散、扩大,密布于表面
密布于心
故垒西边我涂黑自己
涂黑无数的假面具
分发给你们,分一个给父亲
分一个给母亲,分一个给爱人
如果有上帝,分一个给它
让它扮演仆役
如果有魔鬼,让它修行
如果你正好经过,给你一个枷锁
锁住你的疆界
锁住你的自由、博爱、悲悯
让你只爱你自己
象一群面具正在狂欢,象人影幢幢
分散、扩大,密布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31 22:04)
标签:

杂谈

爱用完了,就是黑夜
就是混沌,就是告别
不需要一阵风
我自己就会熄灭

路走尽了,就是悬崖
就是死亡,就是出殡
天空依旧还在
日月依旧在其间穿行

如果人世麻木,不见真情
我就此离开
把大海倒光,一滴不剩
把生命倒进枯井

如果有神灵赶来
我就从棺椁里起身
遣散这些出殡的人群
在大地上,再走一程

2018.12.21.十河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9 10:36)
标签:

杂谈

山居

景山在背后高耸,做我的冠冕
祁山左右分开,护佑我的两翼
我能指挥的,有一百个山头
有一千亩森林、一万亩云翳
还有暗藏其间的无数风雷

我给树木排兵布阵:松树作前锋、柏树跟随
桦树形成包围圈
马桑、杞树矮下身子潜伏
杉树扛着旗帜,在云端展开
而我气定神闲,独坐茅庐之中,轻抚琴台

音符一串串飞起,象千军万马
象乱石穿空
暗合了兵书的某个章节
暗合了周易、八卦、枕中记
风雷动,风起云涌,景祁二山暴涨千尺

刺破了暝色。而我夜观天象,参星和商星有异
角二角三有新的排列
王气出西南角,已无法压制
静等开天辟地
负有天命的人蹄声得得,正在赶向我的山居

2018.12.8.成都由里


附同题旧作:

山居

山中尚未建国、尚未建立起现代
山中的日月,略为有些泛黄
照射一片山野,照射我寂静的前额
有思想从头顶上逸出
像山顶上的一棵树,旁逸出枝叶

我居住的地方或可称为宫闱
其上有天空,与秦汉同为一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