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般若
般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8,812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注博主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6-12 09:46)
标签:

柴犬

金毛

清迈

宠物

分类: 康海毛
清晨,当我和毛毛同毛爹一起坐上一部被他戏称为“三蹦子”的双条车在清迈街头游览时,突然间觉得有点神奇,有点不可思议。 

动身之前,我几乎没有做任何准备工作,只是通过网络订了机票和旅店随手装了几件印有阿毛照片的T恤衫,毛爹更是简单,只带了他的球杆,我们便出了门搭乘傍晚的航班直飞清迈。在飞机上吃过晚饭摊开清迈的地图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番然后又大概计划了一下未来几天的行程,刚觉得有点困意的时候,这座四四方方又被称为“泰北玫瑰”的古城便出现在了我们脚下。 

机舱门刚一打开,一股久违了的热带湿热的空气便扑面而来,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蛇口。出关拿行李刚走到出口便见一位身着制服的中年女工作人员迎着我们走过来,她满脸笑容双手合十于胸前先用泰语向我们问好而后转用英文问毛爹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毛爹也赶忙双手合十还礼而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4 10:21)
标签:

柴犬

宠物

加菲

暹罗

金毛

分类: 康海毛
昨晚我带着小艾在街上暴走时接到深圳王姐的电话,她问起小艾的近况,我一边跟她讲电话一边在脑子里快速地将小艾来家里前前后后的表现和变化像回放电影一般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觉得用“小艾从良记”这几个字来描述再恰当不过。 今天,刚好是小艾来家里满四星期的日子,如果需要写个评语的话,那么就用时下最流行的办法:“手工写个赞” 来表达吧。 

其实小家伙刚来的时候嘛~

1)是位容易紧张焦虑爱嚷嚷且拥有一幅魔爪的大嗓门
可能是跟他以前的生活经历有关,小艾刚到家里的前几天,无时无刻不表现出紧张焦虑的情绪。比如说,吃过早饭我需要上楼去整理房间洗衣服,还没走到楼梯拐角处,小艾便已经开始紧张得坐在楼梯口发出嘶哑的类似哀嚎般的声音,当我从楼上下来,重新进入到他的视线,他便又会兴奋地开始大叫,同时还会一次又一次地四腿腾空高高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8 10:11)
上周带豆豆去打针张医生问我还要不要养狗,如果养想养个什么品种的。自从毛毛过世后,这个问题我也自问过很多次,虽然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在脑子里也模模糊糊的有那么一个小家伙的模样。 所以当张医生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给他的回答是:当然养,要黄颜色的,长得最好能跟毛毛有点像,但不要像毛毛那么大,不然再过十几年,即将60岁的我可能没有体力像照顾毛毛那样照顾他的老年生活,要流浪的或者是别人弃养的,无所谓什么品种,哪怕是条普通柴狗都好。  

在张医生答应按我的要求物色一个合适的小家伙的第三天早晨,打开手机,意外地收到了一位很久没联络过的同事的微信,先是一张小狗的照片,而后是一条语音留言,说照片中的小公狗一岁半因为掉毛和体型问题被主人放弃,问我是否愿意收养。 听了她的留言,我又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小家伙的照片,突然让我觉得有点懵,就连头皮都有点发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8 14:33)
标签:

宠物

海毛

金毛

加菲

杂谈

分类: 康海毛
在陪伴毛毛最后两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是足不出户尽可能多的留在家里,因为出门时间稍久一点,我都会觉得心里很不安。也许是总呆在家里的原因,所以那阵子我很喜欢读各种游记,在字里行间中追随着各位游侠一路游山玩水倒也真抵消了不少不能亲自到现场增长见识的遗憾。其中有一本介绍台湾的书始终放在手边,开篇短短的一句:'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台湾看看,最好能住上一段时间,融入其中,感受美好',自从读到后就怎么也忘不掉而且这句话时常会自动从脑子里跳出来,所以在毛毛七七满了之后,借着毛爹工作的空档,我们便去到了这座即熟悉又陌生的岛屿,同时我还以我的方式带着毛毛同行。

台湾的游记以后再慢慢写,今天只想来这里跟所有的朋友说一句: 这些天来无论您是通过留言还是纸条你们所传达的情意我都全部收到,非常的感恩在海毛的生命中曾经有你们的关心与爱护。谢谢。 我们的生活仍然在继续,我还会一如继往地在这里码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16:29)
标签:

金毛

宠物

海毛

分类: 康海毛
十数载相依为命,虽非同道,却被家人视为宗庙瑚琏,阶庭兰玉, 常慰人心。 对我个人而言, 海毛在03年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之后,慢慢地如同有一只无形的手轻轻的帮我推开了一扇窗,并指引着我看到了从未见到的景致,更让我看到,原来,在自己出生长大生活了多年,自认为已经很熟悉的这座城市的寻常巷陌之间,居然还寄居着无数弱小需要帮助的生灵。是海毛的出现,让我早因为忙碌的城市生活而麻痹了的心一点点又恢复了温度,有了触感,于是从随手给了街边的流浪猫一把猫粮开始逐渐走到今天,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年觉得很幸运有机会带着海毛或者是用海毛的名义,帮助过一些小动物也温暖过一些人。不敢说这是布施,但这一切全应算得上是海毛对我的加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5 08:11)
标签:

金毛

生日

杂谈

分类: 康海毛
'Today is my birthday.'
'me too'

“Happy birthday, honey.”
'you too' 



'你有给我准备礼物吗?”
“当然,你有给我准备礼物吗?”
“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1 11:20)
半个月前的一个午后,意外地与工作中第一任老板苑先生恢复了联络。因早前不慎丢了手机通讯录所以与苑先生已失联多年,这次重新获得联系自是欣喜不已,在电话里也不等他发问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似的跟他说了一大通我同ZJ这些年的生活,他静静地听着,偶尔搭话问个问题。

我们的话题由生活转入工作以及一些曾共过事的同事如今的状况,突然他用稍稍低沉的语调很郑重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一瞬间我的心轻轻一抖,猛地回想起来,当年他给我布置工作的时候,就是用这种冷静异于平常闲暇聊天时的口吻先喊一声我的名字,然后用中文或英文将我需要完成的工作1,2,3,4一一道来。 所以,这次,当再听到这种熟悉的叫声,我也马上条件反射般地接话:“YES,” 短短几秒钟的沉默后苑先生说:“今天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下个星期就要退休了,现在的同事们计划搞一个小小的庆祝会,想邀请你和ZJ来参加,行吗?”  听完这话,我顿时变得手足无措受宠若惊,更多的是被“退休”两个字弄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月前回上海参加外公的下葬仪式。原本计划前一天下午到家,以便当晚先陪姨妈舅舅们好好地吃顿晚饭,无奈飞机晚点,出了机场又遇到堵车,到家时已近九点。

车停在姨妈家厨房的窗外,隔着纱窗看见妹夫正在厨房里忙碌,见我下车他冲我举起手中的炒勺挥了一下笑着说道:“姐,你点的油焖春笋刚刚烧好。”  推门进屋,姨妈笑盈盈地站在门边见我进来,一手将我揽住问:“今天太不顺利了,累坏了吧。” 我双手抱住她的肩膀细细打量:眼角的皱纹深了,头上的白发较上次回来时好像也多了,但面如满月齿白唇红目光炯炯。越发的像我妈了。寒暄了几句我逗她道:“我也要学林黛玉,日后不喊姨妈,只管您叫妈妈。” 姨妈笑着拉着我往卫生间边走边说:“那太好了,快洗手,咱们先吃饭,饿了吧。”   

正吃着,舅舅舅妈也来了,舅妈的普通话讲的越来越好,说笑了一阵我问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3 11:56)
标签:

杂谈

金毛

暹罗

加菲

宠物

分类: 康海毛
一日晌午正在书桌前无聊乱翻书突听到大太太在微信里说:“老爷叫你过来吃午饭,快点。” 放下电话起身去换了出门的衣服,下楼时回问她一条:“来了。你今天怎么没上班?” 即刻得到她的回复:“嘿,别提了,我一大早就去了趟医院,医生还是建议我手术,明天一早做,刚办了手续,下午跟医院请了假我就回来了,老爷说中午给咱们做顿好的吃。” 

午饭时大太太讲起春节期间她在异地借住在我们一对夫妻朋友家里时的一些见闻,虽说皆不过是一些寻常见惯的家长理短人情事故但因为是发生在自己熟知的朋友身上还是有些惊讶。大老爷将盘子里的最后两只虾分别放进了我和大太太的碗里,端起盘子将剩下的虾汁倒入自己的碗中扮上些米饭就着青菜很过隐地吃着且说道:“今天这个虾真鲜,就是我不能多吃,还是得注意。” 我和大太太相视一笑道:“吃吧,没事,有药,吃完再吃药,有救。” 说罢,我们全都哈哈哈地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5 07:49)
我将吃过早饭的碗盘放进水槽转回身问在一旁正收拾东西的毛爹:“我说这位大哥,您那大买卖怎么着了还胡不胡了?” 我所问的大买卖是今年春末他开始负责的一个项目,经过大半年的多轮谈判原本可以在十一月末签署合作协议进入项目实施阶段计划却一波三折频频出些意料不到的状况以至至今双方还末能最终签字。除了早出晚归忙得焦头烂额以外长吁短叹无可奈何但又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成了他近来的主旋律,害得我也跟着他见天的瞎紧张。

毛爹将电脑、电源线发票等一堆乱糟糟摊在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哗的一声拉好拉链,转回身对着面前的镜子用手当梳子梳了两下头发而后将手在空中一挥正声说道:“已经听!了!独听。”  说罢,他拎起书包忙忙地准备出门。 

我同毛毛尾随着他一起走至门廊处换鞋他又转回身说:“今天晚上还是不回来吃饭,我们全球最大的老板来了,要开会。”  “全球最大?您这吓唬谁呢?” 我故做不以为然地回他:“您全宇宙最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