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四四
罗四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47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7-11-11 23:30)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生活

                    

 

实在惭愧,这个随笔写得其实很马虎,时间也久了些,快两年了。当时从甘孜回来后,有不少朋友问我,我偷懒,就匆匆写了个这个不成样子的东西,放在博客劝当答朋友问,根本算不上随笔了。后来总想静心再写一个像样的随笔或是游记或是啥的,但再也找不到感觉。现把旧博客置顶,只是想参加此次重庆出版社和新浪举办的“和阿来一起免费西藏游”的活动,让大家见笑咯。 

 

 

                让我们出发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8 09:52)
标签:

杂谈

真的,星星如宝石,垂挂在我深蓝的草帽边。
眼睑低垂处,害羞的小藏羚羊与我对视,
谦卑的瘦马,沉默又孤单。白面的黑牦牛,威严而肃穆。
千年的传奇堆积在嶙峋的骨架中。
悲怆粉碎了无处躲藏的所有。
真的,只剩下宝石的光辉在低吟。
如凝固在远方的童年。
温润,却不可及。
 
真的,那缀满宝石的蓝草帽下,
只有亘古的空寂在低吟着亘古的传说。
风起,
格桑花将我蹒跚的步履传遍草原,
你却在更远的远方。
 
告诉我,
我该如何放下绝望的胳膊。
 
——————川藏归来的午夜
还是贴了吧:
 
------- 离开了草原,就不会有格萨尔了。
--------- 没有了故事,就不会有格萨尔了。
=========所有的故事,只剩下猎奇和猎奇的虚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可爱的学生们

                    在那雪山脚下,有一团希望的篝火在燃烧

“老师,你知道吗?我刚来学校的时候,一个字也不认识,一句汉语也听不懂,现在,你看,我都可以用汉语说话了……”

在刚修整好的泥巴操场上,达娃用还不流利的汉语羞怯地告诉记者。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高原上的太阳直射下来,达娃眯着眼睛,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犹如盛开的格桑花。

达娃今年15岁,是一个孤儿,父母去世后,随着亲戚在草原四处游牧,居无定所,去年被惠远小学接纳下来,住进了学校。在这个学校,还有20几个类似这样的孩子。

 

学校,点燃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帖

老四按:西方哲学已经日益堕落为文艺理论,一种伪哲学。最初哲学为爱智慧,面向生活和人生,如今的哲学是学院的经文而已。我还是比较喜欢最初的早期的智慧的哲学。。。尼采之后便无哲学了

但不妨看看——

 2002 年2 月初,我作为受美国学术团体理事会、国家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共同资助的CSCC Fellow(研究员),将赴美国迈阿密大学哲学系,与国际知名的哲学家、逻辑学家苏珊•哈克(Susan Hack)教授合作研究一年。临行前一个月左右,我与当时的中国人民机构略社长王霁教授通电话,他谈到,目前西方哲学方面究竟有哪些著作是重要的,能不能把这一点弄清楚,搞清楚之后,我社可安排力量翻译出版,并问我能否在美国帮助做这件事。我答应一试,但要求有该社的正式授权。王霁教授同意,于是起草文件,签字盖章。到美国之后,我与哈克教授谈起此事,她很乐意与我一起为之。于是,我们从2002年3月份开始,联名向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芬兰、巴西等六国的16位哲学家发出邀请信,邀请他们参加“当代西方哲学译丛”编委会,并向我们推荐近50年来他们认为最重要的10 本西方哲学著作。我们的邀请得到了热烈的回应,约翰•塞尔(John R.Se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2 08:53)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帖
2008年6月29日 星期日(Sunday) 晴
 
哪里去找这么好的老公——“范跑跑”妻子如是说
。。。
作为我丈夫的诤友,我一直对我丈夫直言我的价值观和判断,对这件事情也不例外,但我不强迫他认同,就像他也不强迫我认同一样;作为一个女人,我却没有觉得是生活在苦海之中。我丈夫理解我喜欢孩子,希望能全职陪伴孩子成长到三岁的愿望,帮我推掉了工作邀请,让我在家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人做两份工作养这个家;我丈夫非常乐意我买自己喜欢的任何书籍、音乐CD、电影;我丈夫支持并欣赏我练习书法和绘画;我们喜欢一起去书店买书;我们经常交流对文学艺术及人生的领悟,有时候会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

 其实我很少静心读小说的,这恐怕是现在所谓中文系最被人误解的地方。文学被边缘化冷漠化,在中文系也是,即便是我这种老文学青年,也很少读完一个小说,但吴玄的《陌生人》我却是一口气读完的。

    因为我喜欢吴玄的小说。首先,吴玄的小说很好看,有故事,讲起故事有那么一些坏坏的味道,却又不轻浮;其实他的故事又不仅仅是故事,故事要表达的感觉正是我对生活的感觉,甚至就是我曾经的生活。比如,《读书去吧》里的郑君,我就有那种莫名其妙的读书冲动,并比这个郑君更荒唐地去读书,虽然我不是为了当作家,也不用抛妻弃子的,更没有柳如是,但我却荒唐地读书去了,不止一次,而是三次;再比如他的《新同居时代》,我以为荒唐,但在北京流浪那一年,那种生活居然就在我眼前出现,不过,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流浪生活与小说里的新同居生活完全两样,但我意识到那种他的小说比我的生活更真实;再比如他在小说一再写到的在北大旁听的北漂,辞去工作漫不经心地对待生活的一些人物,以及小说中弥漫的荒唐的、无奈的、幽默的、散漫的气息,却像自由一样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30 21:11)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前年去宁夏,刚踏入银川,就有人告诉我,银川的特点,一个公园一只猴,一个警察看两头,一根香烟走到头。但其实,银川早已旧貌换新颜了。但银川人的心似乎没有变,银川人永远爱四美:回笼觉,小姨子的嘴;白水羊肉,猪的髓(大概是这个四美吧),我一听便爱上银川百姓了,以及爱屋及乌的爱上其中三美了。昨日咖啡喝多,四点多才睡,不到七点就起来,正做着家务,想等会来个回笼觉,享受人间一大美,却收到短信,一位朋友从北京发来的:正上飞机,约十点在徐家汇天钥桥路辛耕街的步行路的地下一层美国苹果蜂西餐厅见。

   我只回了一个字。好。真是好样的。我在上海n多年,第一次听说徐家汇有步行街,而且居然把时间地点定的如此精确。将信将疑,赶紧收拾,要知道,从我家赶去那个地方,似乎比朋友从北京赶去还要费劲,尤其对我这个路盲来说。

    跳上轻轨,急急发短信问该如何坐车,幸亏人品好,及时得到救助信息。不想转车,于是便在漕溪路站下,还未出站,果然就收到朋友短信,我已到。我一看,几乎要尖叫,回:你是坐的火箭吗?我争取半个小时内出现。

    朋友回:不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

上海学界,薪尽火仍传?

5月9日,王元化先生病逝于上海瑞金医院。他和2003年去世的李慎之先生一样都是死于肺病,和1998年辞世的钱钟书先生一样都是死于88岁高龄。从此,无论思想界的“南王北李”,还是文艺理论界的“北钱南王”,皆成绝响。而在此之前的4月24日,贾植芳先生病逝于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再往前追思,2005年10月17日的巴金先生去世和2003年11月19日施蛰存先生去世,不禁让人感叹一个时代的远去。

大学者不一定是大知识分子,而王元化却两者都是。王元化以晚年反思著称于学界,在对“五四”新文化运动重新进行反思后,认为“五四”最值得大力表彰是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并提出“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著名论断。而王元化本人的实践便是最好的证明:思想界公认他是有学术素养的,而学术界却敬仰他特别有思想。学者张汝伦称其为“时代的思者”,并“庆幸自己能在这个平庸的时代,认识这样一位不平凡的思者。”学术思想相互交融,这也让他的学生胡晓明、陆晓光、翁思、吴洪森、傅杰等受益良多。对此,许纪霖毫不掩饰老师王元化对自己的影响:“王先生的这层书生本色对我影响非常之大,可以说这是一个学人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一夜 (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扬州)

那一夜,天很黑很黑
天空却被硫硝混合物的火焰照亮
那一夜,夜很静很静
耳边却有履带碾过时雷霆般的轰响
那一夜,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那一夜,所有的愿望和热情都在冰山前触礁沉没

那一夜的消息,来自地球的另一个方向
那一夜,心很凉,手足也冰凉,身体内却血脉贲张
那一夜的愤怒,是无言向天的长久沉默
那一夜的悲伤,是抑郁于心的沉痛泪水
那一夜的哀悼,凝固在那块黑色丝巾上
那一夜的思想,有了一种深刻的绝望

那一夜,似乎从来都不曾发生
那一夜,从此再也不被人提及,书、文章,或者音乐
那一夜,在精心设计下被一点点遗忘
那一夜,在民族记忆深处,幽深的眼睛永远大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5 11:29)
标签:

杂谈

1、“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5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陷的民宅上,女子死亡姿势双膝跪地,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她身下有个三四个月大的孩子,死者的手机屏幕上是这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

2、“坚强点。我们还有一个娃,你要把娃看严一些。要娃走上道,一足不慎,就全毁了。”
——5月12日,家住农行北川支行宿舍楼内46岁的妇女龚天秀和丈夫一同被压,丈夫叮嘱她。丈夫半小时后死去,龚天秀三天后自己锯断小腿后获救。

3、“苟科,你活着出去以后,转告我的爸妈,我这辈子做不成他们的儿子了,只好下辈子再做。”——绵竹市汉旺镇一所中学高二学生张明建,在地震废墟下向最要好的同班同学苟科说。

4、“我这把老骨头都还行,你要挺住。”——5月12日,什邡红白镇,废墟中与儿子汤明一墙之隔的老父不停地鼓励儿子,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转自梁文道博客的贴子。

http://www.bullog.cn/blogs/liangwendao/archives/138453.aspx

 

下面是cnn 网站报道的第一句话,it is a shame!
The first thing you notice about this small town in China's quake-devastated Sichuan province is that every building is standing except one: the primary schoo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