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广子
郭广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395
  • 关注人气:5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博主:

通联1:010030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通道南街北门邮局1号信箱


通联2:014300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树林召镇迎宾大街海业家园5号信箱


邮箱:402219100@qq..com 

私人阅览室

广子专栏

博客中国

《中文》博客

当代新诗杂志

广子作品专辑

中国南方艺术

欧美新诗精选

一直挂着

广子凤凰博客

忘了登陆密码

我的影像生活

忘了登陆密码

访客
加载中…
文化博客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8-08-30 21:37)
标签:

广子

诗歌

选本

分类: 发表存档
《读首好诗,再和孩子说晚安》 东方出版社  周瑟瑟编



羡慕一只羊在草地上吃草
 
我看见一只羊,不,是一群羊在草地上吃草
平静安详,自由自在
整齐的影子被风吹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子

诗歌

广西文学

分类: 发表存档

《广西文学》2018年第6期



中年的旅途


无路可退

承认吧,你已经无路可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0 21:19)
标签:

广子

随笔

文艺报

分类: 散文随笔
行走的诗篇

  

    我的出生地鄂尔多斯,是一个蒙汉杂居之地,那里原本迥异的风俗在岁月的烟火中相互碰撞、渗透、融汇,早已浑然一体,没有人会细究彼此的鳞甲有何不同。自然可师,万物通灵,我要感谢这方水土赋予我同它一样的生命气息。也许是命运使然,我曾无数遍穿越这片被称为高原的大地,只要停顿下来,凝视内心的自我,过往的记忆就会一一浮现——那洪荒古崛的高天厚地,那藏风聚气的山河田野,那苍凉的大漠与戈壁,那雷声里亲吻泥泞和草叶的马蹄……
    内蒙古是一块边地文化和历史遗产相当丰厚的土地,从不缺乏滋养文学艺术的基因。奇怪的是,四十岁之前我几乎很少写过它。直到2012年底在西鄂尔多斯,我的朋友、诗人西凉组织了一支越野车队,带我横穿乌兰布和沙漠。这是我人生中途一场极为重要的遭际,一场不期而遇的诗神招魂,至今回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子

诗歌

选本

分类: 发表存档

《北漂诗篇》 师力斌  安琪主编  中国言实出版社


 

住在石景山
 
风吹落一片又一片树叶
石景山的天凉了。北京如此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广子



像许多功成名就的作家一样,娜仁高娃也有独属于她的写作场域——那是她的故乡,故乡荒芜的茅草地、戈壁滩、沙窝子和突然开口说话的石头┅┅

 

这些还远不能满足读者的胃口和好奇心。正如佩德罗•巴拉莫的亡灵需要胡安•鲁尔福的逼真语境和氛围,马尔克斯的魔幻需要一块土耳其飞毯、天空中舞蹈的大象、炼金术士、必须变回婴儿任人摆弄的玩偶乌尔苏拉以及布恩迪亚家族无处不在的神,而布尔加科夫的大师需要一个魔鬼沃兰德和他的黑猫┅┅对于娜仁高娃来说,则需要一个特殊的符号,以使她的小说叙事显得与众不同,她写作的意义得以确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原》2017年第2期

 

蒙地诗篇(组诗)



白杨的碧绿诗学


真应该替这些碧绿,感谢白杨

陶冶了初夏。我们才有兴致

打开身体的窗户,让穿过

树叶的阳光,顺便穿过肺叶

在可以承受的晕眩中

我们的眼睛终于和它看见的事物

达成了共识。而尘埃也比

平时显得安静,仿佛受到明亮

鼓舞的天使。在白杨

投下的荫凉里,风脱下秋裤

浮云还没来得及换上短袖

紧随春意走出来的我们

需要就近停下来,像白杨一样

抖一抖浑身的树叶,感觉

双脚刚从泥土中拔出来

又变成更粗的根向下扎去

哦,还应该替这个初夏感谢碧绿

替这些白杨感谢冲动的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子

诗歌

选本

分类: 发表存档

《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中国作协创研部  霍俊明编  长江文艺出版社



夜宿黑河

黑河流淌。与我见过的很多河流
没有什么两样。河面上翻起
浑黄的波浪,一条埋头赶路的水领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代文学》2016年第9期


 
礼物(组诗)


 
礼物(或醉酒记)

你知道,有一次我
抱着白雪叫爱人。但我没醉
还有一次,我搂着槐树的脖子说
对不起兄弟。但我真的没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除了爱,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牵挂
——答乌海日报记者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子

诗歌

王玉坤

评介

分类: 评与他评
回答某报访谈诗人广子的几个问题




    文/王玉坤


    我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叶认识广子的,具体哪一年我记不清了,有一天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已到了我单位的楼下,领着另外一个人,大概是狼人,也就是现在的赵卡,当时他留着长发,略有卷曲,他介绍了自己和狼人,并说明来意。说实话,第一次他没给我留下太好的印象,我那会也留长发,但我不喜欢卷曲的长发,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