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5-02-25 00:52)
标签:

杂谈

酒花美香 忙把四季尝
莫怕无功无为东厦废梁

倜傥叮当 东风里响
竖目以往 拂袖笑狂

荒唐桄榔 西风里荡
闭目思量 伎乐欢唱

俚风虽凉 暖过琉瓦赤墙
金乌再猖 无茅有桑
 
猬锋螗斧 唯人耻乎
何叹与鬼弄杯东厦废梁
一饭三遗矢唯人思乎
何叹四季为狼东厦废梁
 
          ——美好药店《废梁》

 

 


       阴历年的第一刻,他被置入本命。这是第三个.
       第一个时值小学毕业,12岁,他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回想起来,那些被从身心里剥落的是些什么呢,是本真的童稚、荒野天然般的粗顽,一点也不精致不小心的处世。失去了迅速复原,无所谓和不知所谓的大心脏。变成脆弱、敏感、神经质的少年。蜷缩起来抵抗着似懂非懂的世界,酝酿着反叛、堕落。只是一年之间突然变的,没有征兆,也是神启,岁神神秘而危险,当时他是不自知的。
       第二个12年,他结束了学生身份,他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6 19:40)
分类: 唾沫腥子


    好吧,首先这不是广告。

   

    看到Df的第一眼。不是惊艳,惊艳只是猛烈和短暂的痉挛感而已。而是在人群中望了很久,定格在一个姑娘身上,像极了你初恋的人儿,你知道那不是她,可你忍不住看了又看,看了又看。被摩挲的感怀,被搅拌出来碗底儿的底料,香味泛起……

    初学摄影的时候,用的一台尼康的FM2,也似这般硬硬的棱角。棱角,数码相机一个个珠圆玉润的哎……Df回归了F系列的神采,你走失好久了。肩部太性感了,纯机械式的操作,要是能再上个弦,如臂指使的摄影小动作就全回来了。

    说了这么多好似一个老人对戏的钟爱,里面满满的都是自我习惯和过去式的钟情。。抛开外观而言,真正的复古之道大概不应该是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1 17:58)
分类: 唾沫腥子

    一件事做了十年,不快不慢的做了十年,没有腐朽,像教室结网的墙角,缓慢而不自知的腐坏着,变黄发黑积灰蒙尘,好在总有年轻的声音和青涩的情绪激荡往回,以至于不那么明显罢了。也没有升华,像最初种下的那些树,藏了些参天的志气,渐渐蓬勃的洒下薄薄的影子,还有时光里生生不息的宽度和高度。这学校里找不到合适比喻的事物,像这用了十年的我。
    老师是不是个行业,是不是个身份,是不是个称谓,我都没有找到足以支撑它的理由。这件事我没有做的太好,至少也没把它做砸了。对于很多事来说,好坏荣辱,都没有确切的评判标准。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说起有时候挺羡慕运动员,胜负功败,毫厘之间,却也准确明白。天赋也好,努力也罢,被一根明确的线评判着,付出与艰辛在那一刻昭然若是。但有些事却不如此,摄影者是,为师者也是罢。答案在空中飘,习惯了在没有标准答案的世界里游弋,就得学会自己设立信念和标准,才不至于迷失,却又要避免自我膨胀和沉湎。
    我是因了摄影才成了老师,以此来说,摄影的部分坍塌,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换句话说,我无法想象失去专业支撑而成为一个老师,这是我的狭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1 16:38)
分类: 唾沫腥子



 

不经意看到有人这样诠释倔强,终有后羿射不落的那一轮。就把十份的热活在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0 16: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5 20:38)
分类: 影象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唾沫腥子

听说这个世界要死了,死在他自己最长的黑夜里。

 

听说这个世界要死了,我没来及看最后一眼,就睡过去了。没有再和他喝杯酒,在他肚皮上撒个欢。没有和他聊聊那些烦的,乱的心事,存在世界的胸怀,好让他带到另一个世界
也没有站在他肩上,拍拍他的头。

听说这个世界就要死了,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人们在猜度着世界的各种死法,我只想到了一种最可怕的,安静的,没有什么天崩地裂……
其实世界也不认识我,我只不过是另一个叛徒,狼崽和愚蠢的人。

世界就要死了,我坐在他的伤口上,兔死狗烹。

听说世界马上死了,是笑料,谈资和下酒菜。是狂欢的借口,是寂寥的调味品,是勇敢与懦弱的出口和入口,是警醒,是顿悟,是破罐破摔和肆无忌惮。世界静默不语,我们喧哗不止。世界,其实我们彼此漠不关心……

听说这个世界要死了,我不等这永夜。或许他早已死了,我们还活着,只是路过世界的墓地,我们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写墓志铭,没有足够长的时间默哀,没有足够宽广的心悲伤。我们只是在这安静的尸体上活着,把我们的心投射成一个新的世界,演化着憧憬。

听说这世界快要死了,两只野猫还在没有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3 15:22)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象志

 

 

 

 

他在岛上,被惊艳了时光

他把照片印上纸笺,在每一个海角上岸

他在岛上,被恍惚了岁月

他射杀了他的信鸽,淹死了他的邮递员

举起相机,成了他逃离世界

和进入世界唯一的办法

他在岛上,人心茧居

 

我离开他

独自回家

走的时候看见

 

快涨潮时,他的鞋在近水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5 17: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象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6 18: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嚼电影

 

 


都灵之马是分两次看完的,第一次看了前三日,第二次看了后三日。

 

尼采抱马而泣之后,回到家,呢喃出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妈妈,我真傻……”。接下来疯癫而温和的活了十年。那匹马已无人问津,虽然它因为尼采的疯癫而变得传奇。至于驾马车的车夫,谁知道他是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张翼
张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580
  • 关注人气: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摄影

LOFTER

图片博客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