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丁草
丁丁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77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有一个面包,走着走着肚子饿了,于是就把自己吃了’。
   真逗!自己就是那块面包。不是么?博客,本来就是自己给自己寻找到一片独立的天地,任由自己在里面摸爬滚打、嬉笑怒骂、翻跟头拿大顶、或闭门造车、或周游名苑。在博客里极大限度的放松自己的神经,完全用不着社会上的那一套无可奈何地虚假和作,更不用时刻戴上一副假面具。在这块小天地里自己是真正的主人,是一个真真实实的自己。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也不用瞻前顾后谨小慎微(当然,这是以不损害他人利益为前提的)。可是,着着,竟然在毫不设防中几乎又被卷进世俗的漩涡。看到博客和现实越来越靠近,功利铜臭日渐渗入,越来越多地污染了这片天地的纯洁时,心底涌起一丝隐隐地遗憾和厌倦。这和自己当时作博的初衷实在是南辕北辙,竟然自己找不到初始的自己了。于是,重新衡量自己的内心世界:你很在乎外界的风霜雨露么?坚定地回答是:
NO!Walk own road!
缘分a
 
相遇是缘、相识是缘,而在博客同探讨学识、欣赏成果、分享对方的喜怒忧乐更是缘中缘!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1-22 13:02)
标签:

杂谈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微信聊天,每每发生多音字的文字错讹,不得不返回来矫正一次,眼睛又不作美,于是,只好向朋友们道声对不起,偏劳朋友们多发信息,自己只看不回,特做谢聊一首,另书天外来客一短文,表明自己写文不拘一格之懒散,请朋友们包涵。

谢聊                                                                       

老眼昏花,失误频現,偏劳诸君,尔发我看。

 

天外来客:

愚行文,素放任随意,文思袭来,随机书写,不拘文白格韵,不冀颂歌传世。古不蹈先贤之阳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质疑

网易博客11月30日将关闭,可以一键搬家到另外一个网站,否则以后将不能编辑、发文,只能看。这是在手机上看到的网易通知,是真的吗?谁还看到这个通知清证实一下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2 14:46)

    昨天,我的老师,现在留存在兰大校园的最后一位恩师,段一士先生,走了。这是一位上世纪五十年代留学前苏联,在莫斯科国际核物理研究院就职、和杨振宁相知颇深的理论物理学家。后回国在兰州大学教学的国家一级教授。惭愧得很,对老师的了解仅限于此,因为本人对世事和他人的头衔光环从来不闻不问,十足的大傻书呆一个。和老师的接触也仅仅限于课堂上老师讲自己听,下课各走各的,而已。记得,好像,从大二开始,基础课就有段先生主讲的课程,源于先生有口障,听先生讲课很费劲的,所以实际上我并不喜欢听他的课。可是偏偏造化欺人,划分专业的时候,本人被硬性分配到理论物理专业,不服从分配是大逆不道的罪名,出身另类的我自然无力抗争,但是打心里讨厌极了这个专业。一方面自己不喜欢抽象的纯理论,另一方面和先生讲课的口齿困难本人听不懂有很大关系。说实在,理论物理专业课学了一年多,先生主讲的课程我基本都是自学的。能坚持学完顺利毕业也真是幸运,这还真得感谢其他几门课程的老师教得好,先生门下也很有几位得意门生小泰斗,遇到实在啃不动的问题还可以请教一下小泰斗们,所以只要不是太愚顽不化,虽然出师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兰州铁桥

五泉山公园

清华北大

东方红电表厂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无题一首:
      故土归来兮吾心茫然,物事人非兮似水流年。环顾苍山兮神游时空,斗转星移兮变幻无穷。昔日执友兮现今安在?一缕青烟兮魂上九重。人生如烟兮转瞬即去,争长论短兮自找途穷。欲壑难填兮尔虞我诈,同类相残兮人性绝踪。何不撒手兮周游天下,晨钟暮鼓兮心安神宁。偕二三好友兮林间寻趣,伉俪相携兮放歌野岭。 
       世上万般肮脏事,勿闻勿视心安然,来时空空去亦安。吾愿。

       已经三年没有回兰州了,在外面周游了半年多,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生长、学习和工作了六十多年的兰州,要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毕竟这里沉淀了自己童年、青年和中年、多半个人生太多的记忆。刚刚进入兰州地界,看着那熟悉的山川,尽管依然是近似秃顶的荒山野岭,但是却让人感到那么的亲切,一改从前对它贫瘠荒芜的厌倦,意外地觉得它竟然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9 10:26)
标签:

官场

潜规则

假面具

职场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无意识的看到微信里老头子中学同学聊天,跳蚤说了一句关于假面具的话,很对老太太的脾性,想都没有想就插了一句支持赞同的话,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她正在和浩然聊天,正在讨论什么话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连人家说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插嘴,是不是太没有修养了?真真正正的缺心眼儿!
     我这人天生的没心没肺,向来说话不过脑子,更不会转弯抹角,因此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也因此没有几个知心朋友,就是有那么一两个,也都因为自己的没心没肺直来直去而对某避之犹恐不及。特别是在公开场合,好朋友都最怕我开口说话,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给人捅娄子。特逗的是一位几十年交情的老同学、老朋友,公众场合她专门和某坐在一起,只要我一开口,不是腿上就是臂膀上都时不时遭到攻击,不是被踢一下就是被掐一下。好在本人性格内向,也很有自知之明,公众场合特别有陌生人在场的时候,基本上不说话。这样倒也省了自己很多麻烦,首先不必为带假面具而苦恼,第二不用费心劳神冥思苦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不必因为不慎得罪了人而后悔。特别让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0 14:17)
标签:

天敌

一个女婿半个儿

清官难断家务事

家居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和远方的朋友通电话,聊到媳妇,老太太一肚子五味不和,对媳妇的冷漠甚至有些儿不尊重十分纠结。说媳妇从来过年没有给拜过年,连电话也很少打,甚至在别人跟前还说了她很多坏话。电话里她一句也没有责怪媳妇,只是想不明白她自己究竟哪里作的不好,让媳妇那么排斥她这位婆婆。话语里充满了哀怨和自责。清官难断家务事,不知道如何劝慰,只好尽力排解。
    这位当婆婆的太看重她自己和媳妇的关系了,有人说婆婆和媳妇就是天敌,我不这么认可,这是当代人的杜撰。在以前,一个家庭,公婆是至高无上的主宰,媳妇(或女婿)尊重和孝敬公婆(岳父岳母)那是天经地义的伦理孝道,是任何人都不能违背的道德准则。我说的这是‘以前’!而现在不同了,现代人已经没有了伦理道德观念,有的只是很直接的很现实的利益关系。对现代新潮人物来说,所谓婆婆(或丈母娘),那不过是无意识的不期而遇的路人,只是一个在人生道路上必须具备的某种物质的附属品,比如你要买鸡蛋,不得不用网篮装起来,你要的只是鸡蛋而非篮子,如果不是鸡蛋,你和篮子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鸡蛋进了家,篮子对你来说可有可无。想起来,或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7 18:46)
标签:

噩耗

豪宅

爱恨情仇

流浪者

分类: 文章专辑

     今天正在教孙女儿作兰州拉面,老二突然来电话,是老头子接听的。过后我问老二电话说什么,老头子说她什么也没说,说等会儿和妈妈说。老妈还以为她又是问什么家长里短事儿呢,但是心里总有一点儿忐忑,什么事儿还不能和她老爸说?于是电话打过去,果然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大姑 -也就是我家老头子的大姐-今晨去世了,这是一个很突然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消息,当时我的心往下一沉,本能地看了看老头子。但很快便恢复冷静,而且比局外人还要淡定。冥冥中好像有什么先兆似的,平常我们很少打电话的,特别是长途电话。不知道今天怎么啦,一上午老太太我居然打出去两个长途,每一个都聊了20多分钟。一个是给远在上海的好朋友的,她春节后突然查出患了结肠癌,刚做完手术不几天,心里放不下,忍不住想给她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一个是打给远在贺兰山下的姐姐的,姐姐已经80多岁,去年姐夫去世后姐姐一直住在两个女儿家,过年的时候因为怕影响女儿婆婆家的情绪,才破天荒的第一次到儿子家住几天,也仅仅是几天而已,又重新回到女儿家。如此高龄老人,像流浪者一样这样来回折腾,心情不会太好的。不放心,所以才打电话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3 10:02)
标签:

房产

透支

叛逆

激烈对抗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十多年前,那时还没有退休。因为不需要坐班,每周只有当有课的时候才到学校去,所以老大的孩子从小就由我来带。又要上班又要料理家务还要带孩子,当然是很辛苦的。由于长年累月地劳累,可能面色很憔悴,于是,我们的一位挚友警告我家先生,不能再让我带孩子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看来她已经很笃定地认为我已经得了不治之症),老头子被吓住了,于是采取各种措施反对我继续把孙子留在身边。最后动用了他几十年打造的杀手锏——老和孙子生气,血压一直居高不下——这一招终于击溃了奶奶的所有防线,不得不让女儿把孙子带走了,那一年,小外孙9岁。后来,孩子们考虑到我们的健康,他们的孩子不再让我们带,于是,我们才真正自由了。
    十几年后的今天,年过七旬,曾经极力劝告我们不要带小孩子的友,却重蹈我们当年的覆辙,把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5 09:40)
标签:

百草园

出家

静室

杂谈

分类: 恬淡居胡话集

    数月以来,由于外界干扰太多,亲朋故旧连续离去的阴霾环绕,心绪总是不能淡定。难怪古人看破红尘便一定要‘出家’了,因为‘在家’最终不能摆脱人情世俗的羁绊,这或许就是人不同于其他动物的缘由,人毕竟是感情动物。

    有很多东西要写,但是,每每坐到电脑前面,就是这事儿那事儿不得清静,心里总是非常烦乱。一度想放弃,终于是舍不得。博客,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照料呵护日夕相伴多年,虽然只是一个百草园,没有一棵能够吸引人眼球的仙花异草,但毕竟花费了自己诸多心血,那一片青绿也赋予了自己畅心惬意地开怀。于是,终不忍弃。哪怕一年一度只来一趟,看看自己亲手栽培的那一片绿色,再沉重的心情也很快就放松了。博客,真正是一个轻松徜徉、放松自我的好地方,——只要不把博客和功利绑在一起——天大的烦恼,都能在这里化解。

      作博客,实际也是一种不出家的修行!自己的博客,就是设在自己家里的静室。只要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铁道游击队

水上人家

大闸蟹

芝麻

棉桃

分类: 旅游纪实

    到微山湖去看看,是自从来到半岛地区后一直的心愿,可能是受‘铁道游击队之歌’这首歌曲地影响吧。从小儿就喜欢这首歌,一直唱到老,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微山湖的面目,现在有机会能不去吗?
    滕州就在微山湖附近,早饭后驱车去微山湖的红荷湿地公园,道路不是太理想,多半是土路,有时候还遇到修路,加上下了几天雨,道路很泥泞。好在距离不远,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红荷湿地公园在微山湖边,实际离湖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在那里并没有看到微山湖,只是微山湖范围内的低洼地,像沼泽地一样。这里那里一片一片水面,水生植物比较丰富。因为还没有完全建好,不收门票,也几乎没有游人。我们只在湿地边缘的公园大门附近看了看,登上刚修好的遥望塔,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到处是芦苇野草,还真没有多少红荷。只在大门内的一片人工湖内生长了一些王莲、蒲草、荷等,也已经没有荷花。售票大厅倒是很大,里面有供游人休息的座椅等设施。快到中午了,刚好遇到有餐馆到这里给工作人员送快餐的餐车,顺便买了炒菜煎饼,在大厅里有饮水机。边休息边用餐,很有点儿野餐的味道,挺有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