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鸣
宁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1-18 16:06)

故土

 

    汽车开始剧烈的颠簸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快到了,我对自己说。奶奶的村庄,父亲长大的地方,就在崎岖土路尽头的小山上。平缓上升的黄土山坡,横七竖八几处平房,有的土筑,有的砖砌。房顶上有的垛着枯草,阴面盖着雪,白里透着灰蓝。

    从未记事时开始,年复一年,随着我的父亲,我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这里,这个卧在山坡上村庄。站在村边上往下望,干涸的河渠绕过山脚,渠底,卵石块混在河沙里,回想着水流过的时候。那时我还小吧,六七岁的样子,来到这里,步行上山。凛冽的冬天,冰冻的河面,日光泼下,晃眼。如果时光回转,我可以看到冰面上的两道影子。小的那个蹲着,高的那个牵着他的手,拖着他在冰面上,滑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9 11:40)
童年
  院子里,夏日的午后,你走过那砖铺就的小径,来到了那锈红的铁院门前。火辣的阳光烫在你的颈后,菜畦的绿色映入你的眼帘。使劲扭动那门闩,吱吱哑哑的声音惊飞了电线上的麻雀。你跃出去,砸上门,跑进右前方的小巷间。

  小巷里,大门一扇又一扇。你跑到尽头,跨过那堆废砖,蹦过那个水洼,便投入了绿色的野间。风过,草尖微动,狗尾草低头,几点蒲公英飘起,散入未知的远方。碧空燕子滑过,白云闲于日畔。你低下头来,俯下身去,灰黄的小虫飞过眼前,锐利的草尖骚着脚踝。你瞪大双眼,兴致盎然。一只碧绿的蚂蚱,正趴在同样碧绿的草间。你抬起右臂,曲着右手,缓缓伸向前,待得近了,你猛扣下去,那蚂蚱便握在了你手里边。

  你后来扔掉了那蚂蚱,因为……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去追那只少见的黄蝴蝶。那蝴蝶忽上忽下,扑闪的翅膀翻作六七对,最终,它落下来了,落在那方田里,蓝色的胡麻小花上。蓝花星星点点,漂浮在绿海上。那蝴蝶,便是这海上的一只舟。摇曳着,等着人将它摆渡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31 22:26)

记忆之外的过去

   经历堆砌起来,就有了记忆。在记忆之外,世界是陌生的。读一本书,就是去寻找别人记忆中的世界。然而,普通人的生活,是难得出现在书里的。我常常想进入自己之前的世界,看看自己的家乡过去的模样。我想见见年轻时的的长辈们,问问寒暖。时光流逝,过去的记忆越来越珍贵。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十六岁时的外婆嫁到了我的家乡。从火车站出来,面朝着东。前方一座山包鼓起,土黄中泛着草青。沿着山脚上的大路走约莫一里地,见了朝南开的县人民政府。路右边铺满了庄稼。青天上白剌剌的太阳照着,绿油油的玉米叶子反射着亮光。再走两里地就到了村口,三面都是青幽幽的远山。北面那个山包的背后,仿佛有个湖,映着天光。
 
   在村中破落地主家院子里,外公外婆租下了最早的小屋。土炕铺上草席,激起一股灰尘,勉强睡两个人。窗户纸糊的,油腻的黄色,风从破处灌入,冬天就得用棉垫堵住。灶台里生起火来,推拉着风箱,一丝丝蓝烟沿锅逸出。烧着烧着,水滚了,炕头也烫起来了,生活开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