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衣涂涂_
毛衣涂涂_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540
  • 关注人气:4,9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与潜伏

涂灵,80年生,湖北孝感人。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青年文学》《读者》《散文诗》《诗歌月刊》《诗选刊》《文学港》《诗潮》《绿风》诗刊等全国纯文学刊物。著有诗集《超出时光的吻痕》。全国首届青春文学大赛新人奖获得者!

 

联系QQ:151261005
 

◆◆◆本博客作品除注明出处外,均系本人原创,若刊用或转载,请与涂涂联系。谢谢光临本BLOG!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1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12-11 17:58)
标签:

杂谈

下午跟女票去逛商场,上电梯时看见一哥们一只手空握着一直举在空中很吃力的样子,我好奇问他这是练啥神功哩?他苦着脸说,别提了,女朋友让我给她买胸罩,我怕忘了尺寸。刚刚去吃饭,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指着我们面前的桌布说,先生,桌布被你烧了三个洞一个洞要赔偿100,我女票问服务员你确定一个洞100吗?服务员说那当然了,只见女票从我嘴上拿过烟迅速把三个小洞烧成了一个大洞,然后扔下100跟我翩翩出了门,只留服务员凌乱在风中,尼玛这一天给过得~[可爱][可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蛊惑症》

从开始到结束,开在天上的烟花
没有一颗是属于我的

我从小出门,流离失所
我怕痛,只把小小的梦想举过头顶

我患有严重的色盲,幸福开成花朵
都是别人的

我一坐一夜
只听见盐巴剥落的声音

《火种》

我初中二年级开始抽烟
当时用的是需要一根根滑擦的火柴
民间俗称洋火
十几年过去了
我像戒爱情一样戒掉香烟

但我的风衣夹层或者牛仔裤兜里
始终装着一只防风打火机
孤单的时候
我会摸出来打火,几秒之后合上
它跟我一样,无人撩拨时寂静无声
被人惦记时内心红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蛊惑症》

从开始到结束,开在天上的烟花
没有一颗是属于我的

我从小出门,流离失所
我怕痛,只把小小的梦想举过头顶

我患有严重的色盲,幸福开成花朵
都是别人的

我一坐一夜
只听见盐巴剥落的声音

《火种》

我初中二年级开始抽烟
当时用的是需要一根根滑擦的火柴
民间俗称洋火
十几年过去了
我像戒爱情一样戒掉香烟

但我的风衣夹层或者牛仔裤兜里
始终装着一只防风打火机
孤单的时候
我会摸出来打火,几秒之后合上
它跟我一样,无人撩拨时寂静无声
被人惦记时内心红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火种》

 

 

我初中二年级开始抽烟

当时用的是需要一根根滑擦的火柴

民间俗称洋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完美生活》

这样的生活无疑是焦躁的
斑驳的墙面让人无动于衷
一大群斑鸠倒影在湖面上

我习惯在时光的架构之外
做着大而无用的扩胸运动

足以让人内分泌失调的星期三
我没有窝藏在被子里假寐
也没有抚摸着自己的胯骨说你好

在这近乎完美的视线里
窗外银杏芬芳
我终于在拧开的水龙头下
成为了一个孤单患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完美生活》

这样的生活无疑是焦躁的
斑驳的墙面让人无动于衷
一大群斑鸠倒影在湖面上

我习惯在时光的架构之外
做着大而无用的扩胸运动

足以让人内分泌失调的星期三
我没有窝藏在被子里假寐
也没有抚摸着自己的胯骨说你好

在这近乎完美的视线里
窗外银杏芬芳
我终于在拧开的水龙头下
成为了一个孤单患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ㄨ日记# 2013年5月1日 没有人陪我一起去看《北京遇上西雅图》,也没有人陪我去看《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我独自坐在白天与黑夜的风景废墟里,品尝那些年所有的好面容和好爱恋。小ㄨ,我还记得你第一次穿裙子的害羞模样,还记得你送我的折纸鹤、带锁日记和用一元硬币编织的相思扣。岁月终将磨灭所有人事的本来面目,而我们,如今只能坐在生活的背面,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却陷入两个不同的时空……

关于我的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目录收藏
我们80后!林溪兄辛苦了!


入选作者名单

阿  宝    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炬火》

 

耶稣你懂吗?
就是那个被高高挂起来的人
他的蓝眼睛和络腮胡
还有他脚下傲视的虚空
常常让人堕入联想
而后不寒而栗

 

当我在一个深秋肃穆的傍晚
与他对视
一切都显得破败不堪
又焕然如新
沉寂的黎明即将来临
四野仿佛滚动着数不清的火球

 

那个始终站在最前面的人
有着一身的孤独和冷
他的奔跑叮当作响
他一直眯缝着眼
从外表来看
就像耶稣睡着了一样

 

《另一个自己》

 

自始至终我都无法把你
和另一个你作比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停在一只大鸟飞过的光阴里

文/涂灵
 
      其实,我一直没有读到最好的诗歌。其实,最好的诗歌是什么样的,谁也不知道。在我人生的前五十年里,我希望读到的,是简单而纯粹的诗歌写作。至于最好的诗歌,就留在我的暮年,届时我会用我苍老沙哑的语言,一一读出,这世间最动听的,永不落寞的诗歌!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停留在远处的风景里。那里有电线杆、鱼网、旧年糕、胶皮手套、线装书和黄铜硬币。我们从小,就生活在宁静的破碎里,不敢出声,更不敢呼喊。我们每个人的记忆,都和父亲脚底的鞋和自己的屁股息息相关。我们这群可恶而又老而弥坚的80后,已然老去,却还在感性里性感地成长。
      在我认为,回忆是最不通情理和鸡肋的一件事情了。前一秒,我还坐在村头的打谷场上被同伙揍得鼻青脸肿,后一秒,我却把自己收拾得像个莎士比亚,一脸蓝光加果粉地去参加他的二婚庆典,这实在糟糕得不可理喻。
      当我们发觉自己有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