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西碧野
河西碧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738
  • 关注人气:5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中国博客精品
我的简介
    李腾贵,公务员,曾从事文秘工作十余年,系散文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心灵独语

   

   

   

 

   我是从事财经工作的,但闲暇之际,我喜欢写些“顺性”的文章,所写的东西来自真诚和善良,饱含着柴米油烟酱醋茶的日常生活和自己内心与灵魂的独白,有时投投报刊,有时就是记录心情,玩的是孤芳自赏的心境!

   在我莅临不惑之年的漫漫心路上,我通过文字宣泄着半生的辛酸和幸福,用文字记录着曾经受伤的心和苍白的脸。每每累了倦了的时候,就在用文字来记述我的点点滴滴。用文字来陪伴我走过许多彷徨、孤独、迷惘、不幸、快乐的人生经历。

   我不是一个文笔好的人。也许我心中也曾流淌过华丽的诗章,却无法让它们在我的笔尖流淌。我也不是一个爱记日记的人,因为心情只有在自己心中才最隐秘。之所以要记下这段心情,是为了能在某年后的一天,当我看到这记满心情点点的文章时,能再咀嚼一次从前的芳香,回味一次以前的恬淡,痛苦一次以前的悲伤。当回首往事时,不会因一无所知而羞愧,不会为忘记旧事而感伤。

   就把这一本心情存放心底,时时拿来回读,体验某一时刻的幻想或冲动,失落或彷徨,纪念那曾经拥有的快乐时光。

         2006.6.19

 

公告
 
    
特别申明
   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属本人原创,部分已在有关报刊发表,如有媒体和个人需转载,请告知本人,谢谢!
 
博主信箱
 E_mail:zylitenggui@126.com
 QQ:247453786
   衷心感谢各位朋友的光临指导和支持!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西米客

 

喜欢我的博客吗?
博文
(2019-04-24 16:28)
分类: 人生感悟
  1
  天刚亮的山城,在蒙蒙烟雾中显现出微蓝的光泽。潮润的空气,像刚刚出浴的孩子,散发出爱不释手的细嫩和娇弱。从八楼的窗台望下去,密集的居民楼绵延向远处的祁连山,居于县城中心的广电大楼在一片低矮的楼群中显得格外显眼。转个视角,县城广场的低洼处,积水浅浅。广场中间,走着的行人中有男有女,满面尘埃的痕迹。也有老人,形影孤单,目光苍凉而又浑浊。还有拦住路人散小广告、推销产品的小青年,他们肩上斜斜挎着廉价的人造革背包……广场南面是逸夫小学,旁边有几处裸露出土黄色的地面。往西则是县委、政府所在地,后面已拆除一半工地上呈现出了一片衰败黯淡景象。一家房地产公司正在开发的楼宇离竣工还为时尚早,一个叫水井巷的巷子里没有什么车辆行人,只有几个学生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行走。还有一辆手扶拖拉机突突地冒着黑烟,载着几个妇女,向郊外的土地驶去。民乐公园里,一片寂寞静,只有几个打太极的老人在无声的比划着一招一式。柳树已披上绿意,杨树也有了嫩嫩的芽孢,山城刚刚在春天的雨雪中苏醒。春暖,花开,这些美好的过程还在路上。也许再过几天,迎春花、连翘、榆叶梅,杏花,梨花会一个接一个,一种接一种,就会像爆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09:05)
  

       供销社是父亲工作的地方。
  在镇子的南边,那是块高地,人称上台子。它规模很大,整个南关附近,大多数房子都属它所有,那排场,在六、七十年代,可用气势磅礴来形容。乡政府(那时叫公社)就在对面。旁边依次排列着邮政所、粮管所、兽医站、卫生院、中学、小学,一条不长的用细石子铺成的简易路构成了主要街道,当然它有别于乡里其他土路质量,路基坚固,可以并排走过两辆车。这里也是镇公社的中心。
  供销社是一个四合大院,有两扇虚掩的紫红色的大木门,一个宽阔的前院和后院,前院里有十余间呈工字式砖混结构坐北朝南的大房子,是工作人员的宿舍,住着供销社领导和和父亲的同事。后院是收购站,里面尽是些废铜烂铁和盆坛锅罐,我始终不明白那些坛罐里放着些什么。最里面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14:45)
分类: 心情随笔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准备要表达什么。像前不久的那场沙尘暴,尘埃落定;像即将到来的新年,充满期待。虽然,已经不再年轻。新和年,已经无所谓。
  也许年龄越大,时光这东西,就在须臾之间了。爱和恨还会那么深吗?但岁末年尾,我们总要停下来,轻轻抖落旧年尘埃,企盼着一种美好的开始。走在干燥而寒冷的风里,四处张望。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就这么结束了。那些点滴过往,被匆匆的时间之笔点染,恍惚间,恰如那些背阴处星星点点的积雪,点缀着2018年冬日的短程,让我站在岁月的交替之间,迎着风微笑。
  我知道,再过几天,城市的角落,爆竹声会接连响起。舞动的人群,年轻的面孔……
  我想,在铺满了的爆竹碎屑里,是否能找寻到自己青春的影踪?新年的烟花,一定会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3 17:27)
乡村过客
  冬日的下午,阳光正好,站在玻璃窗前。
  东环路的那条河,水光仍很潋滟,浮着天光、云影。令人奇异的是,那些河畔的柳树,叶子仍未落尽,枯黄一片,轻轻地垂到水波里。城里的冬天 ,有时一点也不像冬天,没有萧索之气。乡下到底季节分明,一到秋末,庄稼收割后,就觉得天高地阔,万物萧索。
  十八医院内的那些白杨树,几乎落尽了叶子。想起小时候,在铺满落叶的小树林里用弹弓打麻雀。那树底下的少年,无心眷顾远方与未来,只是沉湎于那一个童年的黄昏,亘古的光阴。
  这些年来,在一次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2 23:10)
标签:

杂谈


村庄内部的忧伤

   
 
 正在上班,父亲打来电话,说你在干吗,我说我在办公室里。电话那头的父亲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你二叔和肖子来了。我只是哦了一声。他希望我能说些什么,但我什么也没有说。父亲的沉默,我懂,而父亲也懂得我的沉默。
我明白二叔的来意。肖子是堂弟的儿子,从一所青岛的民办高职学了三年的市场营销专业毕业,三年时间花去了堂弟的十多万块钱。堂弟两口子这些年一直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地打工,主要在厂子里做汽车轮子的磨光工作,很脏、很苦、也很累,生活充满了艰辛和无耐。这个堂侄比我的孩子大五岁,但很玩皮,也不懂事。这些年一直由二叔带着,由于学习不好,高中三年就学会了抽烟,逃学,最终只是上了一个高职。去年毕业后,去上海他父母亲打工的地方游了一趟,回来便无所事事,要么去县城里晃荡,要么就在家打游戏,睡懒觉。   

村庄内部的忧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3 17:05)
标签:

情感

时评

分类: 心情随笔

去乡下

   每年我总要回几趟村庄的。在那里,我整整生活了16年之久。它和所有的村庄一样,远山与屋舍还有与白的雪霜,黄的土地,秃顶的树木站在一起,浑然天成,普通得像一幅褪了色的挂图,没有一点人为雕琢的痕迹。
  每一次的故乡之行,内心深处便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而表面上却轻描淡写。我常常想,当自己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也许还要回到故乡,埋到祖坟里,埋到父辈们的身旁。我不知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结。每次回来,当我迈开脚步,在野草和墙根之间匆匆走过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东西,被我记住,并且长久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从甘青线到村庄的路,原本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现在已做了硬化。记忆中无数次走过这条路,去县城、去乡粮管所交公粮、去分销店买酱油,去总寨看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心情随笔

古城里:那些细碎的时光记忆

  一
  在这样一个寻常的春日,没有任何原由地,我来到了这里。
  我不知道,当我迈开脚步,在坍塌、倾圮的城堡之间走过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东西,被我记住,并且长久的印刻在我的记忆里,伴随我度过一生。比如黑水国,这样一个地名,在地图上,被绝大多数的人忽视了,呈现在目光里的总是一片空白。
  沙土,断垣,残壁,瓦砾,腐木,荒草、蓬蒿……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们仿佛一把握在手里的尘砂,浸在水里,缩回来的手掌,摊开一看,只会留下一些残渍。漫长的时光有另外一个说法,那便是历史。近两千年的气韵,透着隐约的熟悉。这些安静的遗迹,就像风中蓦然回首的女子。她并不华丽。但她丰富,内敛,灵性,充满着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7 15:12)


  有些人的行走,只是为了行走,而有些人的行走,不过是为了愦忘。
  我的行走,则是将遗忘的记忆逐一的捡拾。曾有朋友劝我,不要再写那些阴暗到致命的文字了,还是向往平凡的生活吧,可以喝喝小酒,可以打打麻将,也可以泡泡茶屋………可我还是没有接受这样的忠告,文字与我已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旅游

文化

分类: 人生感悟



    这些日子,被自己弄得有些晕眩。中午时分,屋子里不是显得很热,但也不清凉。窗外阳光时出时隐,并不刺眼。斜身躺在沙发上,茶机上放着今天的报纸,随手翻翻,除了会议,就是广告。没有一点的可读性。
  夏天不知不觉滑过去了,单位的事情终归是忙完了。几个月来,如陀螺一样的忙碌,准备了数十本资料,汇报,经验介绍材料,还有专题片等。结果来验收者看都没看一眼,还没有十分钟,就结束了,也许这就是上面的“高效”作风吧。安静下来,写点东西。不一定是很正式的,也不一定非要发表,就是一些散字、闲字。每年都会有这样一两段时间,不是“低潮”一词可以对应的,甚至连烦乱也谈不上。但,就是自己很难静下来面对自己。
  有人说,只有无事的光阴才过得疏松。对此,我有深切的体会。其实,忙只是个托词,没这么忙时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5 16:33)

     众多时分,会感慨不可终日,可恍然之间,又能感受时光如梭,岁月似一条静悄悄的河流,20年的光阴说去就去了。蓦地回首,若干的记忆已失落在了岁月的角落,当驻足回眸时,那无痕、无垠的空寂让你无从寻觅来时的路,只能高歌猛进。
  于是,悄然把一声轻叹留授予往,听任一路走来的怎奈、感伤、欢乐、苦痛、福祉都在20年后的今日里渐次清楚的呼吸中渐行渐远。于是,回望。地税20载,我熟知她的美丽和瑕疵,光荣和缺憾,仿佛了解自己掌心的纹路。忆记旧事,也写过那么多“或许”的排比句,也用过那么多“假如”来总结以往并假想未来的锦绣,但生计是这样的,无所谓公平,无所谓成败,自已的人生就是自已务必接纳的道路。
  记得1994年税务机构分设后,我通过选调进入民乐县地税局工作,当时民乐县局仅有五间办公用房,位于原税务局一幢狭窄简陋的四层旧办公楼的一楼。一间做票证库房,一间做了征收室,局长、副局长两人共占用一间,机关其余的10多人就挤在另外的两间办公室里办公。而桌椅更是奇缺,我们五个人只有一张办公桌。那时,我兼职县局文秘。平时,还要随稽查队长房进民、稽查员闫文龙去建筑工地收税,夜晚还要随其他同志蹲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