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9-25 22:38)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动物人

让她听风吹钞票的声音
肉体得胜后
他要在路尽头,建一座辉煌寺庙。

2019-4-16



白旗帖

有灰尘的地方
才干净
举白旗的人,必定胜利。

2019-7-2



双性恋曲

艳梦初醒
他幻想
身上多出个
女性生殖器
演了半辈子
杜丽娘
他被附体了
顿觉人生
瞬间
有了意义
淋漓晨欢后
他爱妻
云鬓懒散
在阳台
晾蕾丝内衣
剥坚果
鲜榨草莓汁
给留学
多伦多的儿子
打电话
说秋天凉了
他朝窗外 
幽怨望去
梳妆台上
凌乱摆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22:33)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木棉袈裟之过情关

白衣衫
染黑斑
红糖丝
穿针眼
变金缕
蜘蛛网
缠破庙
心澄明
犹自缚
醉花巷
抱妓眠
犯戒律
嘻哈笑
惹春风
弄野蜜
一滴露
三炷香
水生火
再加油
渡欲海
过情关
斩妖狐
举玉茎
立竿成佛
不见人影。

2019-9-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吃饭的时候人就多了

总有端着空碗找不到座位的人
菜谱别人都定好了
他们油水越捞越多
渐渐地你就找不到能一起吃饭的人了
吃饭时必须低头
没有人能在饭碗前昂首挺胸。

2019-8-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22:10)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宇宙里最大的孤独

坐在海南岛东北部
一块渐渐被淹没的暗礁上
想念再也回不去的水尾圣娘星
面对肥大滚烫的海水,安静地编织竹篮。

2019-5-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22:08)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柏林隧道
 
一条窃听电缆
从隧道穿过苏军占领区
穿过东柏林
格林尼克区公墓
绝密情报
带着死亡气息
传回布拉格
加尔塔饭店
中情局香艳女郎
弯腰翘臀
假装拭擦高跟鞋
不料却丢失了
墨镜、钻戒和情人
远在加勒比海
猪湾棕榈树底
半截雪茄余烟袅袅
喜欢喝朗姆酒裸泳的
黑不溜秋
剃掉大胡子
连夜从布加勒斯特
化装逃往莫斯科
布达佩斯因此
紧急启动照射雷达
克格勃行动小组长
竖起风衣领
撕掉一张过期报纸
这个动作决定了
伊斯坦布尔蛇坑酒吧
军情六处线人的命运
在维也纳
帝国饭店壁橱暗门后
摩萨德先生
耳朵里的监听器
突然响起尖锐电流声
一首老歌散发马鞭草味道
隐藏密码
却暴露了
又一个潜伏的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蔡根谈

分类: 诗歌
卡汶•凯瑟气味博物馆

寂寞,寺庙
竹林深处的青苔
三种香气。
初春夜,木耳骚动,虚空欢爱后。

2019-3-6惊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5 11:32)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一代佳人

帝王包厢
师生俩
风月场
意外重逢
尴尬一笑
他点了
她的台
她依然
学生装扮
戴红领巾
只是穿上了
紫抹胸
黑丝袜
他抱紧她
醉眼迷离
恍惚回到
1983年
开东方红
拖拉机
从熔炉大队
去建新供销社
买谢馥春
唱邓丽君
在水一方
当场送给
穿的确良
白衬衣的
售货姑娘
结果被
抽丰收香烟的
村书记举报
调戏妇女
他在谷雨
施过复合肥的
金黄稻田里
被绿色吉普车
押走时
手里握着
一把镰刀
锋刃滴血
世事魔幻
多年以后
这回不了城的知青
这劳改犯
成了向阳中学
政治教师
给她灌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上帝听懂孔子说的话吗

野合是伟大而美妙的事。孔子提起衣袴
嗅了嗅被压断的青葙,朝溪谷里洗头的和尚哼小曲:舒服啊

他一辈子,都在反复说:舒服啊
可惜没人听懂。他们发现了引力波量子纠缠
却找不到深入人心的通道

孔子手沾唾液,翻开《圣经》,苦笑:《论语》里的话
不是我说的,都是别人胡乱编造的
他被赶出尖顶教堂,问上帝:舒服吗?该把谁钉在十字架上?

不远处,站街女在城中村血红“拆”字前
招呼孔子:嗨,穆罕默德•乔达摩•本•仲基•丘哥,舒服吗?

2018-1-1




中国历史

所以,无论谁当皇帝,人民都享受不了革命果实
虽然,无论谁当皇帝,人民都享受不了革命果实
于是,无论谁当皇帝,人民都享受不了革命果实
即使,无论谁当皇帝,人民都享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根谈

诗歌

分类: 诗歌
上帝听懂孔子说的话吗

野合是伟大而美妙的事。孔子提起衣袴
嗅了嗅被压断的青葙,朝溪谷里洗头的和尚哼小曲:舒服啊

他一辈子,都在反复说:舒服啊
可惜没人听懂。他们发现了引力波量子纠缠
却找不到深入人心的通道

孔子手沾唾液,翻开《圣经》,苦笑:《论语》里的话
不是我说的,都是别人胡乱编造的
他被赶出尖顶教堂,问上帝:舒服吗?该把谁钉在十字架上?

不远处,站街女在城中村血红“拆”字前
招呼孔子:嗨,穆罕默德·乔达摩·本·仲基·丘哥,舒服吗?

2018-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