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张国庆

 

安徽砀山人,

虽生于世界梨都,

但自小生活较苦。

就职企业报,

虽企业垄断有钱,

但我等收入一般。

本博客基本是个人业余娱乐之作。与本人工作不相干。

工作中所写稿件——《国家电网》杂志《企业软实力》杂志的文章均见英大网。

 

文章可以转载,但一般要求支付稿费。 呵呵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尊重作者哈哈

个人资料
张国庆
张国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5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1-02-27 15:36)
标签:

杂谈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昨天给媳妇说,你看我的博客,最近很少更新了。参加工作这几年,收入增加了一些。但是,工作量增加的更多,每天被工作所缠绕,已经很少给报纸副刊写稿。甚至,连日记都不写了。

    不过,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而开心。清心寡欲,日子就好过了。欲望越多越烦恼。

    我也有欲望,但是很低。有时候,我的想法就是能够吃上饭,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果还有一份值得你去奋斗的工作,那更是幸福的事情。

    敬爱的上帝赐给我的比我想象的都多,比如,赐给我宝宝了。他或者她还有三个月就要降生了,感谢上帝,感谢关心咱的人。

    新的生活,开心依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3 19:28)
标签:

杂谈

我的年,我知道是什么味道

 

年少轻狂,故乡的一亩三分地,谁不认识谁,

成群结队的少年,穿着新衣服新鞋

跟着大哥级的人物挨家挨户派发鞭炮、门对联

走到谁家门口都要放炮仗

那些平常傲慢的小狗乖乖的钻进草棚子

年就是让这些年轻人自信丰满的时光

 

整个乡村透着香味,刚出锅的馒头冒着热气,

刚从油锅里上来的焦叶子

还有刚从滚烫的沙土里炒出来的花生

看到孩子来,总是要拿出来一些吃的

这就是爱就是分享

乡村到现在也是这样,过年照顾所有的孩子,给老人送上最好的吃的

 

有年有爱  有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知道冻柿子的味道吗

你知道冻花红的味道吗

你知道炸虾片的味道吗

老婆问我,我全不知道

她说她很想念东北过年的味道

过年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味道,

是心中的味道,是童年的一种味道,

即便你去了日本,美国甚至拉美

你也找不到童年的那种味

你少年的味道永远是一种最浓重的味道

其实是同一片天,环球同此凉热。

但还是故乡的好,

那种味道在心里想想,在口水中打转,

也就不再觉得寂寞

 

你在外面受伤害

但是想到少年时的味道

想到故乡,你也就不觉得难过了

好比一棵大树,叶子和枝干受损没有关系

只要根没有受到伤害

根就是少年时候的故乡

如果哪一天故乡把你舍弃了

你即便枝繁叶茂也缺少很多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国家电网》杂志领导力与诚信调查小问卷

 

2010年22期《国家电网@企业软实力》杂志封面文章为 《领导力兵法》,我设计了一个相关的小问卷,请各位老师百忙之中帮忙回答。

 

第一题  

你认为你们公司领导的领导力如何?

 

1.很有魄力,能够保证企业的良性发展

2.  一般,还有成长的空间

3.  还差得远,对企业发展驾驭不好

 

第二题  

孙子兵法曰:为将五德:智、信、仁、勇、严。你认为一个领导者的“信”在以下这些方面哪一方面最重要?

 

1、对下属信任,敢于放手让下属开拓创新

2、自身诚信,言出必行

3、具有强烈的信念,比如坚持做某一件事。

 

第三题.

国家电网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是“诚信、责任、创新、奉献”,你们公司在社会上的信誉如何?是否荣获过诚信方面的奖励?

1、社会认可度很高,多次获得上级颁发的诚信奖。

2、社会认可度一般,公众没有过多评价。

3、企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8 14:59)
标签:

杂谈

昨日,周六,去三联书店买了24本书,都是我喜欢看的。写个小回忆!

   

 

    我来北京,算来也有五年时间了。五年间总是不断地去三联书店。

    第一年在北京,住宿在东城区秦老胡同,距离三联书店也就20分钟的车程,我每天晚饭后都去,104路的月票42元,可以随便坐车不限次数,我就坐在三联书店的走道上读书,那时候生活窘迫,基本没有钱买书,连生计都成问题。

    那时候,整天看现代文学书籍,比如看钱钟书的文集。三联书店提供可以坐的地方,几乎像一个图书馆,这在北京外的地方是很少看到的。我几乎每天都在地下一层的文学书籍那一堆里坐着,有时候也作笔记,当然也发表过几篇文章,那时候文章我基本上是在我的本子上打好草稿、修改,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写《小人物笔记》的书评,其实带着很深厚的感情,因为,我连个小人物都算不上,后来这篇文章发表这《江淮晨报》的读书版。

    有时候,也看一些文学杂志,综合文学杂志里,韩石山先生主编的《山西文学》是我的最爱;诗歌杂志是老巢编辑的《诗歌月刊》下半月刊,那时候这个杂志还在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7 12:34)
标签:

杂谈

晚上下班回家

楼道门口挂着一个纸幡

楼前搭了一个大帐篷

门洞里有个老人去世了

 

媳妇和妈妈很害怕

我以前也害怕

但是现在不怕了

男人年龄越增长

对死亡认识越清晰

对别人死亡的恐惧就越小

对尘世的念想越重

对自己死亡的恐惧就越大

 

老家村子里很多老人去世了

他们如同村庄的纽扣

一颗颗的掉落

村庄正裸露出害羞的胸膛

 

老家的风俗

老人去世放在正房

而且必须放在一个麻绳编织的床上

据说这个床人睡着最舒服

先是头向外脚向里

意思是最后看一眼这个家

然后是一个  掉头  的仪式

头向里脚向外

意思是便于灵魂出门

 

然后把尸身擦干净

换上新衣服

抬入棺材

但是棺材盖子并不盖严

就这样停上三天

子孙轮流守护着

 

这样的目的是也许老人并没有死

只是沉沉的睡去了

三天后也许会醒过来

这样事情发生过

我的太奶奶就曾经活过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6 12:39)
标签:

杂谈

懒惰真是一剂可怕的毒药,

但偶尔的懒惰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如同鸦片

家里的院子里种有三五株

过年时的肉锅里有着难以忘怀的味道

 

 

收到一位作者的书

里面提到他去过的一些风景名胜区

原来很多我也去过

可我什么也没有写

 

比如,西北

在宁夏沙坡头拉着绳索飞渡黄河

在西夏王陵吟诵诗句

在新疆赛里木湖看鱼游云端

在交河故城看“地窝堡”(这个词是我随意想起来的,乌鲁木齐的机场叫这个,其实就是土堆的房子,或者在地上挖的房子)

还有火焰山、吐鲁番、铁门关

还在茫茫戈壁滩上迷了路

 

在甘肃,越野车翻越60度以上的斜坡

在西安,兵马俑安静让我听见了历史(这个总算写了下)

 

但是我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文字

这两年我的文字常常停滞

没有大学时候的勤奋

但是我有时候觉得这样很好

放松就是放松,

没有必要写篇文字 

很深沉的思考

 

呵呵,这是不是为懒惰找理由啊

也许是我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5 17:21)
标签:

杂谈

买了一本关于生育的书籍——《全程孕产》

我和媳妇看了几页

少了很多疑惑 

多了些许期待

一个娃 

有时候要规规划好久

我媳妇常常说自己以后要怎么怎么教育娃娃

她对孩子的喜爱如同对自由的追求

这是她生活的一个动力

 

2010年2期《花城》

著名作家 陈希我 写了一篇好散文

《关于母亲,我说不清》:

实际上,我们的生命是建立在母亲的羞耻之上。

从父母造我们,到母亲生我们、奶我们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作为女人的母亲

往往比父亲承受更多地羞耻。

母亲为子女献出了身体

献出了鲜嫩的青春

献出了高高在上的矜持

献出了人生的权利

我们有什么权利指责母亲?

生活是残酷的,常常残酷得由不得你说廉耻;

真正的脊梁,常常粗陋的找不到皮肉来包装;

 

我要说说我的母亲

她是四个娃娃的妈妈

四个孩子各间隔两年

她生孩子的当天还在掰玉米粒子

她生完孩子最多一个星期就要下床收拾院子

听说发达国家的女士们

生育之后从不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4 13:46)
标签:

杂谈

三年前

想写一个叫“夏至”的小说

我弟弟是原型

他的婚姻充满挑战和曲折

如今,他的儿子快要出生了

我却还在想着他三年前的婚姻

 

近来,我的思维常常慢半拍

 

天热到这个程度我准备买一个电扇

因为空调太让人不舒服

 

昨天我到凌晨还没有睡

我和媳妇说十一还去东北

一个叫北安的地方

 

那里,我们去年去过

我今年还想去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监狱

那个城市本来是为犯人而建

我在那个城市看到成批的罪犯在施工

他们行将释放

武警和公安控制着整个工地

 

犯人很自由,抽烟、说笑

甚至在想着一个个关于提高进度的创意

能自由思考和走动的

都是行将出狱的人

他们不会逃跑,因为也许明天就被释放了

 

犯人并不是这里最深远的记忆

在那里,北中国的天很蓝

云一朵朵的如同盛开的夏花那样美丽

或者如同大海上的白帆

漂浮在湛蓝的海水之上

 

在那里我每天都和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3 12:37)
标签:

杂谈

有三张世博会门票

世博前别人送的

在手里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上海世博会开幕之前

我去大工地上看过

开幕后我再没有去过

我没有多少兴趣

我对人多的地兴趣越来越小

大概是因为坐地铁5号线的原因

 

我年少时以吃肉为幸福

肉吃多了以吃素为幸福

 

我现在特喜欢清静

但这个世界

特别是这个大家庭太疯狂

 

 

还是回到世博会

电视镜头里的人奔向场馆

看清楚是“奔跑”

他们向往的是什么啊

也许是幸福吧

 

票在我手里随着世博会

逐渐老去

 

一个女人在自己手上老去是可怕的事情

一张票在自己手里贬值也让人心痛

 

我决定把三张票送给我姑姑

她在上海卖水果

早六点,晚十点

一年赚6万块

从不舍得在外面吃饭

我到上海看她

她在家里做肉丝面给我

每一条都晶莹透亮

一如她的思想那么纯洁

 

姑姑是农民,

她儿子和女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