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文磊
孙文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879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播放器里缓缓放着黄小琥的《老月光》,静静的。

    时间被拉扯的漫漫长长,像一场华丽的华尔兹不停旋转在月光下,不肯停歇,只怕错过这曼妙的夜晚。尽管夜已晚,风微凉,可心却在荡漾,在高高飘起的裙摆下,在笔直的衬衫上,在迷离却又暧昧的眼神中。

    我的失眠似乎是一个周期,偶尔会突如其来,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消失。工作以后有些痛恨这样的周期,因为失眠会让我隔天没精神,但又很喜欢这样的夜,因为真实,因为安静。离开喧嚣,回到最真实的自己,这样的夜就像一面镜子,看着自己,照着世界,那些最复杂最难懂的东西会过滤掉,只有一个简单的世界和一个简单的我,静静的观赏,细细的品味,很怕夜就这样过去,又会迎来一个虚伪噪杂的世界,那不是我该生活的地方。

    将手搭在键盘上,眼睛眯成一条线,音乐从耳边滑过,好多话想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听凭小时钟滴答滴答的走,遗忘的时光一点点拼凑,渐渐清晰,一首老歌,一句老话,一些旧友,一些旧照片,那是哪一个片段呢?带着微笑的我们奔跑在阳光下,新芽的翠绿,你身上的红色衣衫,蓝蓝的天,定格了我的视线。你依偎在我怀里,暖暖的体温散发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9 22:26)
标签:

杂谈

原地踏步过了多久,没算过,只是还有2个月就整整5年了,还记得那年刚到上海梅雨连连,现在想想湿润的空气让人喜悦,有时在想是不是当初要有现在的心智是不是会走的更远,是不是结局就会变一变。也许一路走来发现这就是所谓的蜕变,年少,气盛,自信。如今不再年少,没有底气何来气盛,自信变成了颓废。5年前随口一说的诺言现在看来是多么轻狂,但却依然记得清晰,只可惜,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溜走了,我就像个高傲的小姐,年轻的时候挑剔客人,上了年纪却发现不挑客人也没人点我的台了。
真悲催。
堕落的开始起于何时我忘了,不曾振奋过,平淡,不如说是自甘。心里某处依然隐隐藏着某些带有热情的东西,不过只是藏着,不想让外人看出来些端倪,甚至包括我自己。亦或许这份热情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自己给自己一个继续活着的理由,可是活着的理由又会是什么?
爸妈,你。
这是我能想到的也是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
我无法逃避现实,却能逃过自己,我总能找到理由去给自己开脱,从一开始的绞尽脑汁到后来的选择性失忆。错过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不是不想知道,是因为我选择失忆的时间太久了,忘了许多原本会发生该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0 01:05)

近几天在看小说,也算闲来无事打发时间吧。

于是心血来潮也想写些什么。我是那种极容易被周围所感染的人,别人哭,我跟着哭,别人笑,我也会跟着笑,看到别人噼里啪啦的写那么多文字或纪念爱情,或评论时政,总觉得自己也该写些什么,时政我是不敢想了,自己没那个政治深度,爱情倒是可以尝试着写一写。忽然又想到两年前写的小说不了了之,似乎这个念头好像萌生了很久,只是我没有毅力或者说我没有能力去将它完成,但我却再一次萌生此念,或许真该写一些文字来记录自己这几年来的一些历程,当然,爱情依然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至于这种跟风现象,用东北话说,叫看到别人拉屎就自己屁眼刺挠。说法很龌龊,可是东北话就是这样,一针见血,朴实,蕴含哲理。也许是我自身还真是没什么主见,于是喜欢也愿意跟着周围人的情绪此起彼伏,仿佛过的是别人的日子,走的是别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1 21:44)
 

从浑南的艺术家园到东陵的泉源广场,要路过一座桥——富民桥。

桥,夜间总比白天要美很多,天上的星星与桥上的灯火相互辉映,从远处看,像一条通往天堂的路。于是,我放弃了坐车,步行开始了归途。

是夜晚的关系吧,桥上除了来往的车辆,几乎没有几个行人,于是我放慢步伐,懒懒散散的在桥上踱步。第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女人,一席风衣,一双靴子,有些卷曲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左肩挎一个拎包。她没有注意我,甚至没有看我一眼,有些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静静的浑河,脸上略显出一丝悲伤。我几度回头望她——依然保持与我擦肩时的姿势向前走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憔悴,忽然害怕她就这样纵身一跃结束自己。于是更加频繁的回头去看,却不知道如果她真的跳去,我又能做些什么,脑海里奇怪的想法翻涌跌至,而当我再一次回头时,她已安全下了桥。我开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也许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夜,这样的景,只适合这样的情绪和表情。而我是一个局外人,她的局里也许只有一座桥,一条河,一个人和一片天空罢了。

此时我已走到桥的中间,索性点燃一支烟,双肘杵在护栏上,看安静的河水,看弯弯的月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21 21:41)
 

从浑南的艺术家园到东陵的泉源广场,要路过一座桥——富民桥。

桥,夜间总比白天要美很多,天上的星星与桥上的灯火相互辉映,从远处看,像一条通往天堂的路。于是,我放弃了坐车,步行开始了归途。

是夜晚的关系吧,桥上除了来往的车辆,几乎没有几个行人,于是我放慢步伐,懒懒散散的在桥上踱步。第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女人,一席风衣,一双靴子,有些卷曲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左肩挎一个拎包。她没有注意我,甚至没有看我一眼,有些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静静的浑河,脸上略显出一丝悲伤。我几度回头望她——依然保持与我擦肩时的姿势向前走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憔悴,忽然害怕她就这样纵身一跃结束自己。于是更加频繁的回头去看,却不知道如果她真的跳去,我又能做些什么,脑海里奇怪的想法翻涌跌至,而当我再一次回头时,她已安全下了桥。我开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也许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夜,这样的景,只适合这样的情绪和表情。而我是一个局外人,她的局里也许只有一座桥,一条河,一个人和一片天空罢了。

此时我已走到桥的中间,索性点燃一支烟,双肘杵在护栏上,看安静的河水,看弯弯的月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4 00:20)
标签:

杂谈

5号就要告别沈阳回家了,这次回家比较踉跄,目的不单纯是过年,又加上了养病。像一个老者在外漂流数十载总归要落叶归根一样,回归故里养老以待归天。

突然有一种不再回沈阳的念头袭来,不是主观想法,而是不由自主的飘过,恰好落在我的脑里。天知道怎么会突然这么想,回头看看,我的确没有什么再回来的理由,除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还在这个租住的房间里。没有人在等我回来,没有工作等待我去做,什么都没有,在一个不属于你的城市,在一个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你的城市,是否归来已显得微不足道,唯一的一点关系是已付过的房租让我和陌生的二房东有上那么点交情而已。

思绪有些凝重,于是点上一支烟,耳机里的歌不时左右我的思绪,又懒得将它摘掉。

今天大哥来探望我,像是探望一个20年前坐月子的产妇,拿了些挂面和一些鸡蛋,让我哭笑不得,我依稀记得额娘和我说当年额娘生我的时候奶奶就拿了鸡蛋和豆油过来,如出一辙。老大的理由很充分,他知道我这病什么都吃不了,于是以养生为由,以挂面和鸡蛋为代表,向我表示慰问和关心。我此刻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人情大过礼,怪我成长缓慢啊,此时才理解礼轻情意重的深刻意义。晚上请我吃了饭,大骨头给我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0 02:54)

近来很宅,宅到抑郁。

牙又肿了,嗓子刚好没几天,牙又出了问题,今天意外的发现腿又开始疼,不知道老寒腿是怎么个疼法,不过我感觉就是像我这样疼。从来没有过的,我想我真的提前老去了。家里面乱七八糟,很久没有收拾过了,看了看台灯上的灰,竟会有不忍心破坏它的感觉,太扭曲了。我的日记本和8块钱的高价中性笔每天都在正常运作,那里和这里不同,就像艺人总会有官方的说法和私底下的滥交一样,在日记本上的东西要比这里来的更隐蔽,隐蔽到前几天的日记都不敢去翻阅,有种不可思议又很害羞的感觉。

沈阳的天气又是寒流来袭,尽管我很宅,但是依然会关心天气变化,前几天还比较温暖,今天突然下了不知是雨还是雪的东西,阴冷阴冷,好像回到了上海的那几天,我很讨厌这样的天气,总觉得来的不纯粹,不干净利落,拖泥带水的让我有隐性的暴力倾向。我走路很怪,别人都是在后面的裤腿上溅到泥水,而我却是在前面,尤其是鞋子前面,脏脏的全是土渣,这更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冲动。

不知不觉这个月已经过去三分之一了,我总会感觉现在还是09年,也许是09年的12月发生了太多令我意想不到的事。而事实上2010年都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我更加真实了我提前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8 00:33)
最近很安静,除了突如其来的感冒以外,其余都很安静。生活很安静,工作很安静,给你的爱也很安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安静来形容自己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夜,也许是因为听着阿桑的《一直很安静》,我想,两者都有吧。很久没有写日志了,也很久没有抽风一样在网上宣泄自己的情绪。突然安静下来,看着自己,好像变得有些陌生。或许安静也好,它让我成熟,让我沉淀,让我想想于自己有关的事情。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我开始适应,每天难吃的午餐我也会吃的很多,规律的起居,让我养成了还算过得去的生物钟,尽管每天早上起床都很挣扎。有时会怀念大学时黑白颠倒的生活,会怀念一群朋友吃吃喝喝的日子,可当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却真的很安静,安静到离开安静却不知如何面对自己即将离去和不知如何安放的青春。如窗外的叶,尽管固执,却依然片片飘零。

    沈阳如期进入了冬季,寒冷的冬季。措手不及的寒冷袭来,止不住的寒颤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近几日却又突然的暖和起来,也是让人防不胜防,不知如何加减衣物,加上流感的盛行,着实有些头疼。我却如这冬季一样,一直冰冷,却不乏阳光的温暖。带上几年前姥姥给我买的手套,不管多么寒冷,我都不会惧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3 12:17)

情绪的突然失控是我最近一些日子的毛病。

无端的骂人,无端的发火,无端的咒怨。

在留与去之间徘徊久了人就废了,类似我目前的状态,

领导的重用与薪资待遇之间的矛盾让我感到悲哀,为金钱悲哀,为自己的拜金悲哀。

无奈,我们都活在金钱的操控下。

我吃的是钱,拉的是钱,喝的是钱,吐的也是钱。

沈阳在下过几场雨之后,些许的凉爽掩盖不了烦躁的心,烟是镇定剂,离不了的东西。

盘锦的活动目前处在失败的状态,无力回转的眼前就是某些人要被做掉的苦楚。

同事说我被公司洗脑了,我极力辩解,入睡前不免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2 22:33)
复杂,乱七八糟的复杂。
老爸来了电话,我知道,也许我就要告别沈阳,回到家乡了。
工作了一个半月了,不好不坏,突然发觉能力强不是什么好事,提高的快也不见得是好事,它会让人自满,让人忘乎所以。以至于达到一个高度便不再有所提升。起初是给自己在“奔腾”定了目标的,很雄伟的目标,但事已至此,我不得不暂时搁浅,放一放原来并不觉得沉重的包袱。回头看看,我竟像拉磨的驴,不知疲倦的做好每一件事,可笑的发现,我除了卖货时更加流利的东北话以外竟然别无收获。至少在我寻找的收获当中,我只有短暂的销售乐趣,然而,这不是我所谓雄伟的目标。
3个月。我记得这样一个时间概念。如果老爸肯给我这剩余的一个半月时间,我还是要试着努力完成我的目标,也许老爸看到我努力做出的成绩,会继续的放任我。当然,这只是猜想。
我不知道有些话是怎么从别人嘴里传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这些话是怎么传进我耳朵里的。人言可畏,做艺人时早已习惯,只是我还没有爱因斯坦和爱迪生的智商,无法理解其中含义之所在,也没有时间了解被人扭曲的所谓的含义。不要和一个不懂明理的人争辩,否则你也变成名副其实的二百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