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默雷
默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86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休闲

 

  平时有个梦想:邀几位美女,找个浪漫的酒吧,喝点颓废的小酒,说些暧昧的笑话。点上跳动的烛光,数着寥落的星星,红颜知己与蓝颜知音在杯弓蛇影边游走,酝酿几丝花絮,犒赏单调的生活。

  昨夜美梦成真,唯一不同:哥们一大群,美女就一个。于是夜幕深处,那处叫“蓝波12酒吧”的地方,一度众星捧月。

  “蓝波酒吧”位于长江西路北侧,冲破几座建筑的封锁,与蓝海金港分庭抗礼,也遥向大海招手致意。“蓝波”这名字透着神秘,象科幻片蓝莹莹的背景,身历其境可留下朦胧的剪影;也泛着阳刚,容易联想威猛冷峻的史泰龙,需要柔情似水的美女安抚。不过,这里没有四肢发达的兰博展肌肉,只有长身玉立的美女秀身材。当然,更多的是绿肥红瘦的鸡尾酒,还有滴滴香浓的咖啡。

  酒吧由网友“黑白蜘蛛”经营。迈步进入“开门见喜”——打眼花草丛中发现一只抽象大蜘蛛。蜘蛛并不恐怖,传统观念代表喜闻乐见的口彩。

  “黑白蜘蛛”不愧“盘丝大仙”。

  老兄学建筑设计出身,当年一掷千金,匠心独运牛刀小试,大手一挥:本来平淡无奇的商居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I D:夜路岌岌
性别:男
爱好:女
特长:男女
简历:
    才似东方多机变,上天盗取蟠桃宴。
    人比西门数风流,下手钓得美人愁。
    注:东方(朔)。西门(庆)
职称:
    网络“鼓上蚤”,妇幼不宜一级“采花盗”
    论坛“没遮拦”,童叟无欺三俗“黄品源” 

 D: 狗尾巴草
性别: 女
爱好: 男
特长:不详
简历:
    春眠不觉晓,芳心狗尾草。
    夜路风雨声,梦断相思鸟。
职称:
    网络“一枝花”,男女老幼公共“娃哈哈”
    论坛“万人迷”,鸡毛蒜皮博爱“全无敌”。

事迹:  

    “夜路岌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儿子

拳头

情感

    早上在爆疼中醒来,发现梦里狠狠的一拳,竟真捣在现实的墙壁上,手腕差点脱臼。好像当时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今天恰好青年节,我这小老头,梦里还能聊发少年狂。

   儿子身宽体胖,长得比我高,壮的象小熊,学习也不错。就是性格有点熊,从不记仇,更不会打架,笑呵呵逆来顺受,常被欺负,今年光眼镜坏了好几副。这不怪孩子,完全是我家痴呆教育的结果。从小教他:要与人为善,要团结同学,要文明礼貌。眼睁睁把孩子教成小绵羊,发现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去,请把我埋在树坑里~
原文地址:早@泄的真@相作者:百年鸟人
    一网友说,谣@言多半是真@相,只是它早泄了。——原话没记住,大意如此。喜欢并作为标题。

    1、阳光轻脆,勿用手敲。2、雨水像一根根鸡@巴,急吼吼地寻找缝隙。3、春天来了,屄都开了。4、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学会了执着和坚持,而是学会了妥协和放弃。5、春雨划火柴,点亮了街边的新绿。6、我的故乡如此坚硬逼仄,连梦都驻不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娱乐

QQ里有外号。

本人是‘地雷’,山菊叫‘灭绝师太’。

灭绝问地雷有多少粉丝。地雷说连她共3人。

----地雷粉丝,成‘蕾丝’了。

闻言,师太仰天长叹:阿弥托福,贫尼俗家不巧姓 杜!。

 

地雷惊爆。

原来‘杜蕾丝’这么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生活中,我有个秘密。

  酒后,匆匆跟朋友作别。我独自像只野兔,在城市里拐弯抹角,撒欢奔向“名家美术馆”,迫不及待赶去“幽会”。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名家美术馆”,位于唐岛湾北岸,毗邻滨海大道。这处眉清目秀的三层楼宇,没有耸入云天的身材,也没有一望无际的身价,却有独特的身份和气质,面朝大海,四季花开,堪称区位环境最美的人文建筑。唐岛湾公园纵然壮观,只作筑巢引凤的庭院,她才是让人赏心悦目的“焦点”。寸土寸金的城市发展背景下,当初把美术馆匠心独运,坚定敲在建设棋盘上,说明投资与决策者共同的魄力。这枚棋子铮然点中市民的腰眼,让人酥麻中体会惊艳。对我这样附庸风雅的家伙,她又像调皮的情人,常用余音绕梁的发香背地里挠我的痒痒,让人随时惦记她,渴望走近她。

  宣芬散馥的美术馆,自落成之日起无愧城市文化之帆,承载着生活的风情乘风破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久没打理博客,雷池结冰,非一日之寒。有朋友来此顾影滑冰,大概也有朋友在此失足摔跤,祝大家悠闲快乐。

    去年底夫人胃病住院,我特别讨厌写字。因为物伤其类其鸣也悲,我忧郁也好伤感也罢,笔下文词如何泛滥,徒然伪善煽情,都无法减轻爱人的痛楚。恼怒之余我甚至自责,后悔自己没有成为一条“恶棍”,能呼风唤雨手眼通天,掌握更多的地位金钱以及社会资源和能量,为家人分忧解难,给生活保驾护航。由此看来道德并不可靠。平时自诩嫉恶如仇,彪呼呼以天下为己任,那是未到伤心处。无所谓道义,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人逼到绝路,背叛是唯一的选择。百年鸟人兄对不为自身利益奋争的人不齿,我深以为然,这个道理两千多年前的杨朱表达的已经相当完备:“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言外之意:“假如没有一个环境确保个人利益,那么个人只有被迫争取利益”。凭什么只蛊惑草民牺牲奉献,所有艰难困苦和不公都由百姓癞蛤蟆垫桌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听说,教学课本鲁迅的文章被删除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他未删时的文章,瘦骨嶙峋映掩于风花雪月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那些萧条的地方,就是“百草花园”,“ 三味书屋”之邻, “百草花园”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文学人物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鲁大师。我的老师曾经常常对我说,中国的灵魂在一个人身上。有个叫鲁迅的救了两条蛇,一长一短,后来长的变作投枪来报恩,嫁给他了,短的匕首化为丫鬟也跟着。一班和尚,得道的禅师,觉得他脸上有凶气,——凡是手握武器的人,脸色就是恶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将他压迫在的宝座下,于是“打落水狗”。我的老师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大约是出于一部弹词叫作《白蛇传》里的,但我没有看过这部书,所以也不知道“投枪”和“匕首”究竟有啥区别。总而言之,那时年龄小,人长得又傻,其实希望大师中了法师的圈套,被囚禁起来,我们跟着踏上一万只脚。这样我们就不用必背诵鲁大师的文字,自然不必被老师打手掌心。当年似乎已经背了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6 23:30)

     睡觉爆笑而醒。嘴巴张的像只搁浅的鱼,依稀听见梦里回声,琢磨其中滋味,乐得我在床上打滚儿。

    老乡长我一岁大我一辈儿,自幼与我同学。为人寡言少语绰号“老牛”。老牛之子更“牛”,我看着小家伙长大,听他讲话一共不到10句。如今半大小伙儿,逢人还是红脸低头躲着走,比旧社会的大小姐还腼腆。家人甚为苦恼,威逼利诱开导多说话,孩子依然固我。

    有次两家聚餐,这事儿引起了我老婆的重视,出于关心和职业习惯,老婆从教师的角度启发:“你得多说话啊——不说话,上课回答问题怎么办?”孩子置若罔闻,一言不发只顾埋头吃饭。其父母在一边长吁短叹,抱怨熊孩子没出息。受了这等压迫和刺激,孩子终开金口,带着稚气未脱的乡音清脆回了一句:“不说话还要紧?不说话——又死不了!”天哪!要是课堂遇到这种学生,估计老婆能当场晕倒讲台上。我视此子为“怪才”,当时男孩7、8岁。这些事实平淡无奇,属于梦境对生活的忠实回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一向把博客当仓库,只囤积不经营。时间久了,仓库就成了冷库。

    曾经在青青岛社区忝列“专栏”,当时虚了自己一头汗。如果一个点击是朋友施舍的一粒米,左邻右舍几十万的人气“秩比千石”,我那边门可罗雀,那几粒米喂鸟儿都不够。这要是开店做买卖,早饿成木乃伊了。看来网上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跟现实一样公平。

     既然菜鸟的初级不可药救,那么总要有个崇拜的方向寻求光明,于是又想到了那个叫“东坡”的“博客”。

    “东坡”,是中国人精神高地上一座温暖的雪堂;心灵深处一汪快乐的泉眼。也是岁月客厅里那把高不可攀又平易近人的“老茶壶”,任何人都可以端起来把玩,随时倾倒出热气腾腾的智慧和才华,牛饮时解渴,品味者清心。历经千年水不凉,茶犹香,世人尊称“坡仙”。没有哪个知道苏轼的朋友不喜欢当小贼,点击时空的鼠标穿过光阴的连线扣响居士的柴扉,闯进他的园地翻箱倒柜,偶尔拣一颗字里行间零落遗失的酸枣桑葚吞下,就可追随主人立地羽化,体会鸡犬升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