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永不独行
永不独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100
  • 关注人气: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为一句无声的诺言》

大年初一,在家安安静静地补习除夕的央视春晚。看完了,基本从头至尾没啥成片的思绪共鸣,老是走神犯困,可能晚会太过五色眩目,太想让每一位观众都听党指挥跟党走了吧。

归纳之,撒贝宁的小包袱比其他主持人抖得更舒服,央视这些年已经失去了太多有棱角的血肉主持,小撒可能是死水上的最后一圈涟漪;Yif的近景魔术愈发精湛令人心怡;几段穿插的公益广告勾起片段式的父子情、思乡梦;最优美的旋律一如继往仍属于八十年代的难忘今宵。仅此几处亮点,保留了可贵的真,也是令我至少能入戏的几个瞬间。

网络热点,齐天大圣六小龄童缺席,并非多可惜的事情,因为能够感受章老师猴戏艺术的场合很多。辽视春晚用全息术配上齐天大圣的一段翻飞棒舞,就极致精彩。

谈点该说的,只关乎文化与艺术,真善美的文化和有着纯粹追求的艺术。

中国人最讲究儒道,儒家文化具体到新年光景,大家懂得至少这几天要活得有尊严些,如果内在的尊严不能赶制,最起码要做到粉饰一个好面子。我们在阖家团圆或登门拜年的时候,一定穿上自认最上相的衣服,一定端出最拿得出手的佳肴。你我皆凡人,一年沐风栉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半年,忙于硕士阶段的毕业实习与答辩,还有选择博士阶段的课题领域,没有写文章已经很久了。偶有时候想写写,往往胸中似有千言,写下来却自感思想并不成熟,理论构架不甚完美,于是不敢贴出来。   
    今天是“九 · 一八”,九九八十一年过去了,所有不能被忘却的屈辱和历史映照的未来,相信都会有人比我更早地去缅念与书写。而此时,我只不过想从一方大陆上腾起,越过一堵墙帷,跳出一湾海峡、一弧半岛、几面领海和些许诸岛,来谈谈我所认识的世界。

    我本不知道,国内诸多城市现在为何都以一种疯癫的形式把人心之丧乱演绎至极致,爱国之思想配合起打砸抵制日货之行为,在我们本已不美丽的家园上点起座座烽火台。大抵上一次能有如此之景象,还是在四十年前的文革武斗中。
    反观中国的近现代史,工人学生知识界曾有过多次的游行抗争,比如1935年的“一二 · 九”北平学生运动,行动纲领是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反对华北五省自治,抗击日寇侵略等等;比如更早些的1925年上海的“五卅”学生工人运动,斗争思想是反帝反剥削维护华人雇工权益;最闻名的当数1919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巴黎

黑工

la

vie

杂谈

分类: 感话情话
    这几日,大巴黎省南部的几个公交公司都罢工了。每天上学放学,一时之间,出了校门下一步都不知道该迈向哪里。
    其实也算是幸事,在从Palaiseau至Bures的林泉掩映中穿梭,每天都会在脚下演绎出新的地图。以前坐公交车,一路狂飙而过的玉米地,还有那些只闻其名不知其踪影的实验室,都会向你的眼前走近,在脚边旋移。于是,我每天最开心的莫如放学的那一刹那了,那一刹那我就像个放牛班的孩子,早就想离开局促的教室和逼仄的长廊,去验证那些你脑海构设的幽径是否真的存在。
    在一个难得放晴的下午,天好蓝,公路慵懒而堂皇地入侵了这无垠的荒野和片片已被收割的玉米地。每天只有这一段时光,是放松而自由的。
    自由,只是片刻的感受。而离开了山林田园,回到了台灯下书桌前,总是迟迟不愿打开书本。
    这学期,最后一年,加了这么些固体物理、量子物理、半导体还有统计光学的课,真是令人有些担忧啊!
    近半个月的大巴黎新政,除去十二个行业外,法国公司已经不雇佣外籍工程师或硕士了。论坛上也流传着一些名校的应届工程师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妈妈跟我说,要少在网上谈论关于中国的事情,尤其是博客和微博上。而且我也答应了炘炘,如果实在忍不住不谈,往后只能少谈,尤其是政治。
    实习过后,我在法国搬了一次家。以前住的地方,交通虽然很方便,但是一栋楼中国学生扎堆了,生活久了不免有“温水煮青蛙”之感。新搬的这个地方,是在一户法国人家的私人别墅里,别墅里有两栋Maison,他家住大的,我们这些租客住小的。
    我的房东家,其实只有精明的法国老太太和她的丈夫两个人;而他家的庭院大小,大致相当于两个篮球场那么大。住在这里,我丝毫不怀疑这是我这辈子能长住的环境最好的房子了。这里的前院种有一棵两层楼那么高的苹果树,现在只不过八月初,树上就已经挂满了果子;果子虽然很红,只可惜不太大更不甜。每天都有几只挺俊俏的大鸟在树上游龙引凤,把一部分果子啄得面目全非。
    房东他们家的门前有一条碎石和鹅卵石铺的小径,直通大门口,走人也可走车。他们家的一楼是玻璃墙结构,墙外有一个大理石地面的露天台,我见过房东和她的朋友们在这里办过沙龙,露天台的圆桌上常年摆着几样用来装饰的时新果蔬,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武汉精神

杂谈

分类: 感话情话
    今天尼玛心情很好,我不想写“教油”了,写中国“教油”,坏了老子的心情。索性写哈子武汉的特大暴雨,其实一场雨算尼玛个么斯。
    618,是么斯日子啊?按照我这么多年来的推演,这就是括号下根号五减一再除以二,这就是黄金分割比的那个节点。这好的日子,个斑马下这大雨,老天爷么意思啊,欠戳。
    下就下咧,下了老子们也不怕,几大个事撒,不就是花公交的钱享受轮渡的待遇,不花钱享受连玻璃缸都冒得的水族馆的待遇。
    再说了,这多年了,哪个武汉伢冒“抓”过几场吓死个人的暴雨,再“歘”过几次脏死个人的泥巴浆子。
    记得我还冒上小学的时候,住待老头老娘分的团结户的一楼,六月份七月份一搞总是一觉醒来“拖孩”快飘到床上来了,我尼个神,一家三口,一栋十几家,从早上四五点钟就开始“撮水”,一直撮到七八点。好不容易把水撮出去了,它从门坎的那个缝隙里又渗进来了,一早上又冒得水泥,又冒得原料配水泥,老一辈的人都是拿石膏甚至泥巴糊墙、糊门缝。
    为了不继续淹这个水,我屋里从一楼搬到了二楼,二楼搬到了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文字,本身是一件吐露心扉的快事;对身边的事物进行描摹,更是如此。
    但若要着笔“广义的教育”这个话题,对于尚十分弱小的我而言,却是顿觉彷徨和痛苦的。“教育”本该是自由而独立的,是本真而无忌的。然而,我常常感觉——在“教育”的范畴里拨一根弦,千万种和声便濡耳倾心,你想主观地提炼出某一特定的音频而加以研究,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的这种内心的感悟,总感觉如何用文字去描写,都难得其妙处,更难于向他人道尽。
    于是,我定了定神,觉得只能从最简易、最浅显的身边事开始谈起。于是,这组文章的第一板块,我自命为“考试与学生”,这样大家便可一目了然,也能切中肯綮。
    我一向觉得,对于中国的教育最有发言权的,不是教育界的评论家,不是教材的编撰人、考试的命题人,不是讲台上的传道授业者,而是十几二十年如一日地坐在讲台下仰视黑板的莘莘学子。遗憾的是,我的前辈们和同龄人,很少在受教育之后去做这样一件反思总结的工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思想上的遗憾真空。而其实对于一个学生而言,学校教育的症结所在,我们如能多加思索提炼,一定比旁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序言

教育

中法

分类: 中法教育简析
    自春假卢瓦河之旅归来后,便没有再写任何文字。每天都来博客、微博上瞅瞅,只是例行公事。
    本学期的所有课程、考试、实验、课程设计业已结束,开始三个月的长实习也近一个月了。每天坐在RER上,熬那段从寝室到实验室的路,总觉得没有文字的日子是不曾真正活过的日子,没有对自己进行梳理的青春是混沌的青春。
    春夏之交,巴黎夜幕降临之时,颇感些许寒意,想必此时的火炉武汉已经卯足了今夏的火力。这个周末,在大忙之后,我终于可以颇有闲暇地开始整理这些日子以来的观察与冥思。
    要书写的提纲已草就,其实这些我早已酝酿在心中很久。我写这些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想为国内的同龄人及后辈学人们在思想的开拓上刺一束光。如果,我写的文字能对中国当下正在绸缪的教育改革有所裨益,那么也不枉我螳臂当车的一番鲁莽。
--------------------------------------------------------------------------------------------------
    好了,博客不是吐槽的地方。
    我此次的行文,主旨即对中法教育的诸多层面进行相较微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悠长的春假已然逝去一大半了,真是不舍啊,难舍啊。如此好的天气,在法国也只有四五月间梧桐翻飞柳絮缤纷的时候才有。

    醉卧于法兰西腹地的卢瓦河谷,耳畔飘过腔调最为清澈的法音,和路边血统最为纯正的高卢居民寒暄,聆听卢瓦河上这世间最无争的燕鸥的啁啾声声,骑着单车或沿河而下拾掇掩映在林木中的中世纪城堡,或倚直通天际的高速公路奢侈地享用无际的油菜花田与列兵式般的葡萄藤架——天下美景之奇伟,此间心境之怡然,何能出其右者?

    这里是距离巴黎两百余公里的卢瓦河谷,就在以卢瓦河(Loire)为主干、谢尔河(Cher)等支流为侧翼的狭长谷地之中,花木茂盛,林泉叮咚,时常有野生的珍稀动物出没,更有众多奇异的花草引人叹奇。然而,这些都还不是卢瓦河的精髓所在——在这山川起伏,溪河穿梭,林木掩映的河谷之地,隐藏着大大小小两千余座欧式城堡,绵延近三百公里,横亘整个法兰西腹地。巴尔扎克在这里完成了《人间喜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自省

杂谈

分类: 发光的沙子
    近几日,巴黎的天气不错,街边的花仿佛一夜之间全开齐了。可,我,正在酝酿对自己做个“全身手术”。
    就在这浮躁的季节里,我开始思考反省这些年来的一些痼疾与过失。我想,这对我是有用的。
    以前,也反省过自己,但往往管不了很久;现在再反省,也不能保证能管得更久,只是朝这方面去努力而已。
   
    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痼疾便是自制力颇差,若不是一套大学养成的突击学习方法比较对路的话,恐怕已经走不到现在了。若说学习专业、参研兴趣,还可凭借悟性和方法;那么学习语言这一方面,没有持久的耐力是不可能有扎实的功底的。所以,如若要在英法两门语言中日益精进,首善在于自律。
    而这么多年来,我在课堂之上,有两样弊病深为至恨至痛,一是迟到,二是混点。这两条弊病,相信很多同学尤其是理工医科的同学深有同感。我感觉我身边的同学,没有迟到过的也就一两人而已,没有在课上混过点的基本没有。这两点,我来到法国之后已大有改观,但仍然达不到优质。
    以前在国内,即使再好的大学、再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