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岩柯
何岩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9,038
  • 关注人气: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读了《三体》,一部从文革一直写到未来两千万年的科幻巨著。

尽管是科幻,但仅靠天马行空的幻想是绝对无法征服理性的读者,最多只能被当作神话。而《三体》有足够坚实的科学细节来支撑,诸如光速、空间维度、相对论的时空扭曲、黑洞、曲率驱动飞行、冬眠,这些理论对人类而言既神秘莫测、又触手可及,不得不承认人类很有可能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对这些理论规律进行突破。

不过,宇宙规律已经不仅仅是物理理论,它们是星际战争最强大的武器。人类想到过很多死法,最终,太阳系竟是以从三维空间被拖至二维空间的方式毁灭的,等同于把我们的世界压进了一幅画中,画的厚度为0。死法新颖,而且基于物理理论来讲,可行性很高。当然用这样的方法去毁灭一个宇宙中的低端文明(地球文明)不免过于冷血彻底,而对于宇宙中的对手----那些同样处于黑暗森林体系中的不同文明来说,这是再理性不过的决定,这是生存法则。

《三体》的魅力除了存在于科学细节完美烘托下的宇宙,更在于它对人类在末日情境下行为的探讨。求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2 09:02)

 

    又一次被派到地震灾区,依然是南美洲。短短1个多月的时间,海地的惨象还没办法忘记,却又要面对新的不幸。人未到,心已经开始抽紧,再次见证地震灾难,只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地震发生的当天就上了飞机,华盛顿——纽约——波哥大(哥伦比亚)——利马(秘鲁)——圣地亚哥(智利)——康赛普西翁,一路下来,人折腾得半死,但总算到了。

 

    作为智利第二大城市,也是距离震中最近的城市,康赛普西翁建筑物的损毁倒不十分严重,但超市、加油站、餐馆等商业机构持续关闭,人们得不到食物和净水,只能哄抢超市、凿烂加油站的地下油库偷油或钻开街边的消火栓取水,以勉强活命。由于长期没有电力供应,就连家中冰箱里剩下的食物都无法保鲜。市民们怨声载道,怒气难消。我们路过加油站时看到几个正在抢油的家伙,本想采访一下,没想刚拿出摄像机就激怒了他们,遭到了他们投来的乱石的袭击,我们赶紧躲回车中,车辆被砸得咚咚直响。本想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拉斯维加斯到太子港

 

    海地地震发生的前一天,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报道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电子展;两天之后,我身在海地太子港,报道全世界最惨痛的自然灾害。

 

    两天时间,两座城市,两种心境,两个极端。

 

    拉斯维加斯——纸醉金迷,恶劣的沙漠自然条件挡不住人们用重金打造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城市。永不停转的赌场,精彩壮观的表演秀,极致奢华的酒店,随处可见的奢侈品,在这里人类的所有欲望尽情得到满足,生活还能更美好吗?

 

    仅仅两天以后,海地太子港——令人陶醉的热带海岛风光之中却是满目疮痍,人们对压在废墟下的亲人无能为力,为饮用水、食品发愁。没有电、没有通讯、没有医院,人们为了生存相互袭击、争斗。

 

    两天的时间,从浮躁、享乐、物欲横流,到悲痛、绝望、生离死别。我怎么都无法醒悟,只是进行了地理的穿越而非时光的穿梭,为什么短短几个小时的飞行距离,整个世界都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包机接走所有中国驻海地记者之前,我们美国站记者决定还是直接飞回华盛顿。因为如果飞回北京,再从北京飞回美国,这一路上来回折腾耽误很多时间。

    

    因为我们已经从美国离境,而我们如果再想回去,必须再办一次签证。而海地的出入境中心还尚未恢复职能,我们只能先飞到墨西哥,办好签证返回美国。

   

    当我们决定走之前,跟台里做海地的最后一次连线。这些天都忘了连线的次数了,但是好像每一次都有很多东西还想说。最后一档连线结束,节目编辑打来电话,表示关心感谢。其实这些已经成为我们工作后的一个习惯,然而当电话一挂。我的眼泪哗的留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一段工作结束后的感慨抑或这么多些天来的精神压抑…….

   

    然而当我冷静下来时,我告诉自己,这一趟,我没有白来海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为一名中国记者,更是一名四川人,在海地采访的这么多天,脑袋里总会想起2008年发生的四川汶川地震。其实,海地地震和汶川地震相比有很多的共性:震级高、破坏力强;而两次地震的救援工作却有着不大相同的境遇。尽管汶川发生地震后,当地政府也受到极大影响,无法及时组织灾后救援工作,但毕竟有强大的中国中央政府作为后盾,统一协调,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救灾的秩序。

 

    海地则不同,尽管在地震后国际社会反应非常快,但由于其国家政府受到破坏严重,基本处于瘫痪状态,完全没有能力展开救灾的协调统筹。而成功进行地震灾害救助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就是国际力量的到达和国内力量的协调,海地恰恰缺少了其中一项,致使各国政府的救援行动和救援物资相对盲目,无法第一时间送抵最有需要的灾民身边。

 

    所以,海地现在的实际情况是,缺人、缺物资不是最主要的矛盾,及早建立一个可靠有效的物资分发系统,尽快恢复救灾组织程序,才是解决好灾民生计问题的当务之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视频 东方时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地震过去10天了,当救援工作逐渐完善,当人们的心情刚刚得到缓和之时,却不知一场更加严峻更加恐怖的危机可能在慢慢袭来。

 

    22号跟台里直播连线时,当主持人问我:海地地震之后,到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什么?  我回答说:海地地震之后的,城市的环境卫生情况非常恶劣~~~如果灾民继续得不到一个好的安置,找不到一个固定的居所,没有一个生活环境相对好的生活~~~极有可能一场大规模的瘟疫将不可避免。

 

    直播一结束,国内编辑立马电话我说:岩柯,你刚刚说海地瘟疫得事情措辞有点夸张,有点耸人听闻了。下次要注意一点。其实,我明白编辑的意思,也明白他们面临的难处。但是,作为一名记者,报道真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跟随中国驻海地防暴部队和中国救援队队员去市区采访,坐在装甲车上,大家一路表情都很严肃。因为在窗外,仍然是废墟般的市区,以及路边仓皇游荡的海地居民。队员们望着窗外楼房的残垣,神色凝重。

 

    就在我到达海地的第二天15日,来到了联合国大厦的废墟采访。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八名同胞就被埋在这废墟下面,所有人也都知道地震发生时,他们的位置是在大厦的402房间。队员们当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出队友!他们拼命的呼喊队友的名字,拼命的挖开泥沙,没有工具,队员们就用手挖,一捧一捧拼命得往外刨土,很多队员的手全都浸出了鲜血。可是面对这样的一片满目疮痍,面对原本有七至八层,被压缩成两层楼高的大楼,402房间在哪里?我们的队员在哪里!!  当时,身为一名记者,一个男人,心中的伤痛和感动已无法言语。

防暴队的队员们并不像我们,他们不擅言辞,不会轻易外露内心的感受。平时大家在镜头前看到的的防暴队员,总是呈现他们军人坚毅、刚劲的一面。然后在八名维和部队的队员遗体全部被找到后的第二天,一位年轻的队员坐在我身旁吃午饭,他一句话不说,我看见他低头一边咽着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是海地时间早上725分,刚刚从帐篷里醒来,算算今天已经是来到海地的第六天了。

 

离地震发生已经过去7天了,可是现在情况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