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2-06 11:1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12 20:01)

                                           台湾之行五日游

                                                          李沂

    在台湾组团,到阿里山、日月潭、清境五日游。

    台湾组团最少三人。等呀等,等到了两人,通知可以成行。

    一大早,儿子把我送上捷运。他给我写好纸条,转站台、线路图、出口站、对方联系电话,生怕老妈走丢了。又再三叮嘱后,自己乘相反方向的捷运上学去了。

    按儿子指示的路线,我乘火车准时到达另一站台。门外已有位穿红夹克的小伙子等待。经询问,他是旅行社的司机,负责把我及另两位台湾游客送到进阿里山的小火车站。

    上了他的车,过了一会儿,另两位,也就是我这次三日游的同程伙伴到了。是一老一年轻的两位女士。心中大喜。她们见我也是一位女性,恐怕也心生喜欢。我们各自问了好,她俩坐在我的后排,一路上小声嘀咕非常亲近地讲起话来。没太注意听,只感觉她俩讲的都是家里的一些事情,想一定是一家人。果然,到达目的地下车后,年轻的台湾小姐自我介绍她姓林,与她一起的中年妇女是她的美国婶婶,也是台湾人,刚从美国回来。

三人接伴后就上了开往阿里山的小火车。

    开往阿里山的小火车是台湾的特色,车身不长,行走不快,红黄相间,名阿里山森林铁路火车。它诞生于民国元年,铁路线由日本人建造,1912年12月通车。漂亮的小火车开得很慢,沿途有很多空闲时间能欣赏田园、民舍及各种小火车站。有些路段很狭窄,铁轨两边就是房屋,火车从不高的小楼房门前经过,仿佛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别人窗台上的晾衣架。

    终点站奋起湖到了。我们下了车。这里的车站都具有日本风格,原木搭建,精致小巧。车站内很多木雕。处处散发木的香味。

    奋起湖沼平车站是个集市。也是中转站。所以很热闹。吃食、百货、工艺品,很多东西卖,形成一条街。热情大方的林小姐是土生土长台湾人,年龄跟我差不多,没有结过婚,自我介绍最喜欢天南地北的旅游,就做了我们的向导。她带领我和她婶婶逛。她介绍当地的芥末给我们看,我才知道,芥末原来是一种植物的根。这种根在粗糙的板上反复磨,细碎出来的浆汁就是新鲜芥末。尝一尝,还真好吃。这可是没有添加任何东西的纯天然食品。集市上,我还见识了真正的混蛋。一只蛋,居然咸蛋、茶叶蛋、皮蛋三者合为一体。三种不同味道。名副其实混蛋。这也是店家老板的独创秘方。你根本不需要询问是怎么做的,肯定秘而不宣。逛到快吃中饭,儿子跟我说过,集市往下走,下许多石板台阶,拐弯处有家铁路便当很好吃也很有名,台湾作家吴念真还为它写过文章,店里也有他的照片。我很想多走几步路去找这家便当。但林小姐已经帮我们安排好路边一家便当店,并快速付了钱,盛情不能违,就随林小姐和她婶婶一起吃了这家的便当饭。

    吃过饭,旅行社安排接我们进阿里山的车已经到了。他们是一程一个接待的人,服务态度都很好。到阿里山下起雨来,温度十二度。满眼都是绿,空气相当好。

 

                                  1、在阿里山遇到一位优秀的导游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阿里山美如水的姑娘在当地陈导游的电子相册里欣赏到,的确浓眉大眼,肤白貌美。阿里山的少年倒没有遇到。不过,阿里山的陈导也挺健康壮阔的。路途游玩遇到一位好导游也是一件庆幸的事。陈导就是这样的好导游。他是阿里山本土人,他领我们在阿里山游览,介绍祥细而精彩。最了不起的是,每一处景,每一片树,每一座桥,每一块碑,一潭水、一角亭、一栋古寺、一所学校,他都有老照片拿出来让我们对照。他背一只挎包,包里是电子相册,一边讲解一边翻阅手上电子相册让我们欣赏。一一对照,比较过去和现在。就像我们在回顾、观照我们这座城市百年前消失或没消失的老地方一样。陈先生介绍,我们现在看到的阿里山,只是阿里山冰山一角,大约五分之一的地方。我只感到进到森林里,古树植被茂密,苔绿厚重,少有人迹,空气太好。陈导边带我们走边讲它们的来龙去脉,翻开它们过去的照片让我们对照比较。日本殖民时期、民国时期、建国时期等等它们的面貌及变化。并流露出很多自己的观点,对历史的看法。印象深刻的是他讲日本离开台湾时,大量砍伐阿里山的树木,对千年古树更不放过,用小火车一车皮一车皮拉出去,运回日本建自己的寺堂庙宇、桥梁房屋。可以说全日本百分之八十的建筑木材取自阿里山。百年时间过去了,当年那些被砍伐的木,伤痕已逝,留下一个个树桩,上面厚厚青苔覆盖,根系仍在。又有许多新的树木遮挡过来,形成姿态,安慰拥抱那些伤痕。惺惺相惜。相互温暖。大自然无灭无息的幻化轮回令人类动容。游阿里山下着雨,买了双简易雨靴套着鞋,温度10度,雾中来雾中去。

    早上起来,雨还在下。本来有安排夜里山上看萤火虫,零晨四点还有小火车到山顶看日出。起不来床就没去。再说雨天哪能日出。于是上午半天的时间正好自由逛逛。还是想按昨天导游的路线再把林子走一次。然而自己的方向感极差,走着走着就偏离了一些路口。但一路都有游客、路人,在林子里走不会迷路走不出来。满天的雾,跟着一个队伍走。密密的林子,高大壮观的树,弯弯曲曲的木栈道。除了飘荡的白雾和人影,到处安安静静,只觉梦中移步。想找昨天的来路,想再看看那棵树灵石碑。想再看看那片若干年前因砍伐留下的大树坑,后因长年积水而形成的潭。还想看看那所台湾最高海拔的小学。虽然它地处偏僻阿里山,虽然学校只有附近十来个孩子,但校园外观一点也不滞后,现代的教学楼及红绿色的塑胶跑道非常漂亮。暗自想过,如果在这里渡过一生,工作、生活还真不错。空气多好,环境多好!沿木栈道走着走着竟然下了山。来到山脚下一个小火车站。自然,这里等了很多游客。它是一个景点。记得导游介绍时曾说,这个站台有棵千年古树,根系壮观等等。一行行队伍从那头过来,可能是看了古树回来。正好一列小火车开来,我怕迷路,问好是回阿里山的,就上了车,回到阿里山。到指定的餐馆吃饭。然后会有车接我们到下一个景点——日月潭。吃饭是一人一只小火锅。锅里有海鲜、肉片、卤蛋,还有下的蔬菜。自己调配芝麻酱等味碟。因天冷,这样的小火锅吃起来卫生又暖和。我看邻桌大陆游客吃桌席,是四川团队,四川话在阿里山听起来土气又亲切。一位大嫂边吃饭边大声感叹:哪有我们四川菜好吃唔。

 

                                        2、日月潭是人工湖

 

    阿里山、日月潭都是小时候在教科书里学过的。特别是日月潭,总记得课文插图,那幅夜色日月潭。水中浮着宝葫芦似的几方塔,里面亮出光,水面星星点点闪耀。到了日月潭我才知道,湖水是人工造的,跟游泳池一样,有进水口和出水口。

    好大一片湖水。睛空万里。湖水清澈透明,无一丝垃圾或飘浮物。水深四、五十米。蓝天白云,微风荡漾,乘快艇环湖游听台湾小伙儿讲解很开心。他很能干,既是讲解员,又是司机,还是船厂,口才特别好,浑身焕发朝气,让人觉得他的工作比谁都愉快,一船的人往往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他不时还围绕日月潭出些问题让大家猜猜。后面还抖包袱说有奖励。结果引得大人小孩踊跃发言。奖品却是与他合影。又是让人开怀大笑。

    到日月潭岛上,身穿五颜六色民族服装的演唱队自弹自唱表演台湾民俗风情歌舞,把岛上搞得很热闹。岛上有名的是阿香婆茶叶蛋。小小门面,生意非常好,到岛上的人排着队买,根本没有凉的,都是现煮现卖光。老远就闻到卤香。本想买两、三只解谗。林小姐跑得快,定要请我和她婶婶吃。她一人一只。结果我不好意思再去买来吃。林小姐名婉萍,我说她名字真好听。台湾女孩名字都好听。记得办旅行时,曾在旅行社注意办理手续那位小姑娘胸前佩带的工作牌,名字臻贞。很好听的女孩名字。林小姐哈哈大笑。她其实是位很有男子汉气魄的人,非常热情、独立、大气、豪爽。

 

                                         3、世外桃园的清境

 

    到台中清境景区。景区都是别墅老房子,漫山遍野分布。山尖上、树林里,一栋栋古城堡似的别墅仿佛到了格林童话世界。这些老房子有1895年至1945年日治时期都市更新计划期间打造出来的和式建筑和洋式建筑。也有二次大战后的1950年代入驻台中的美国军团兴建的宿舍群。这两种不同时代的老建筑经过修建和改造,成为现在清境民宿群落的各种店铺、民宿群落。其实也是老屋活化、保护和利用非常成功的实例。

    我们住在不同的别墅小木楼里。一人一栋。外面有独立木走廊。有花。有观景台。里面设施很好。非常安静。白天,我到外面走走,周围连体的木楼一栋接一栋。前面是公路,后面是峡谷和远山。走上高高的木栈道铺就的公共露台,远山在云里,天空碧蓝澄清。据说这里住满了人,但几乎看不到人。一切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只有近处的鲜花与远远的高山。阿里山、日月潭都还称不上世外桃园,而这里,可以说是世外桃园。

    清境农场离住地还有一段距离。早上,司机来接我们。农场是一座山,更是一块巨大的绿地。里面很多植物。很多是日本的。还有成群的绵羊与牛群。人的确是需要与大自然保持亲密接触才妥贴舒适的。路上,我们遇见一对从澳大利亚来台湾旅游的小年轻夫妇。他俩都是大陆大连人。我们在阿里山遇见。此地再相逢,我们结伴同行,一路欢声笑语。年轻女孩先出国,然后把男孩也办出国,现在俩人除了工作就是旅行,一起走过许多国家。女孩爱说话,男孩沉默些,俩人的生活方式让我们羡慕。末了,大家感到茫茫人海这里再次遇到是难得的缘份,于是,五人在农场的赛马场排排坐好,拍了一张合影。后来林小姐提议中午大家一起吃饭。大家非常赞同,说好AA制。结果这顿饭林小姐抢着付了款。前不久打开了邮箱,因密码丢失一直不能开邮箱,发现了女孩子六月份发来我们吃饭时的合影,非常感动,记忆又回到那一天,那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15 20:47)
标签:

美食

                                        记忆台湾的吃食

                                                     李沂

    说到台湾的吃,首先想到鼎泰丰。在台湾自己吃得最多的几次饭都是在鼎泰丰。时常想,虽然我们每天都在生活,但在有的地方只是形式意义上的生活,在台湾才感到真正意义上的生活。那是种自在,方便,放心,安心、自然的感觉。沿台湾东门走,几十年的老店都在,从事传统手工艺的店铺一家挨一家。没有刻意的装饰它们,也没有消失它们。玉器加工店旁边可能就是天后宫殿,香烟袅袅,也无妨。小巷路口,指示牌告诉你,创建多少多少年的烧鹅店就在前方。在内地很难看到的钟表修理店、配钥匙店、烤红薯店、手工点心店比比皆是。我看到的楼、街、房、店,时光都要倒退回30年,是我童年记忆中街、楼的模样。然而,如果你认为外表不壮观、不高大、不现代,里面也落伍、跟不上时代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有40多年的台湾鼎泰丰总店我吃了午饭。去时,门口站满等候的人,都是慕名而来的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台湾本地的老顾客。服务员小姐笑容满面照顾客人点单。窗外非常有序的叫号。将1至2人分一组,5至6人分一组,7人以上为一组,你不用着急,有电子屏更新数字,清清楚楚,只需耐心等待。旁边有客人的婴儿车,服务小姐热心帮助照应。我观察到,门口接待的两位服务员都是孕妇,穿着宽松裙制服,落落大方,没有内地怀孕女子不好迎宾那样尴尬和碍事的感觉。后来在其它店也同样看到怀孕的服务员,同样愉快,和颜悦色,这也可能是如鼎泰丰这样几十年的老店一直能经营、生存下去的人性、情意法则吧。说实话,一直到现在,都记得所见到的台湾小姐们的笑靥。不论是餐厅服务员、酒店服务员、商店收银员、还是空中小姐,一律笑靥灿烂,真诚服务,行为举止有教养。回想在桃园机场返回时等机,一群高桃的台湾空姐身穿紫色系的套裙面带微笑从面前走过的情境,不能忘记。领头是一位中年空姐,她们那样的步伐与自信与喜悦与笑靥,让我感到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特别清新明净。我的目光一直跟随她们直到她们消失在旋门内。反观一回到上海,一下飞机后看到遇到的那种落差,心情是暗淡的。   

    在鼎泰丰不说吃食,单说吃饭的尊严,吃饭其实也是有尊严的,我体会到了。店内非常干净整齐,按说这么人来人往生意兴隆的店,地面却无一点油渍沾滑之感。桌面更无,整整齐齐放着调味瓶。客人的随物都有桌前小布框放置。墙上国画书法条屏赏心悦目。一边玻璃窗内,一群白衣白帽的厨师正在包汤包。厨师们都很年青,老师傅们可能都在后厨掌大勺吧。小小厨房井井有条,到处干净明亮。就连那一层层一格格的蒸笼也像新的一样,外表无一点油渍漫延和年长日久使用过那般的破旧感。柜台上准备外送的纸质打包盒也很多,生意特别兴隆。坐好后服务员将你在等候时点好的吃食热腾腾送上来。如果你要了汤包,她们会手握小醋瓶,一上一下像表演一样熟练地为你在小碟里倒好醋汁,送上切得很细很细的一小碟姜丝。然后为你服务还要向你道谢。汤包送上来,干干净净的笼,内里洁洁白白的蒸布,摆着琳珑剔透明的汤包,像工艺品一样。汤包有各种口味各种馅料。我喜欢的是丝瓜虾仁和蟹黄汤包。虽然它们看上去很薄很透明,但用筷子夹起来并不易破,还很有弹性。轻轻一咬,鲜香肥美,里面粒粒丝瓜还是青绿。还有它的牛肉面也好味道,汤纯味香,肉不油腻。我还吃过它的八宝饭,小小的一碟,精美糯软,里面莲子桂圆红枣核桃样样齐全。我看旁边的客人,有一家人的,有朋友聚会的,桌上的菜品样样清爽。开始,我不知道它有没有洗手间。在内地,地方小且稍微干净一点的餐馆一般不设洗手间,怕味怕脏。离开时我看到了标志。推门进去,宽大不说,没有半丝异味。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保持的。外间等待,设有靠背沙发,洗手池一尘不染,镜面不染一尘。里间有母婴室,有给婴儿换尿布的收叠台。马桶开始我不敢坐,但一摸,热的,垫盖暖暖,保暖又消毒。

    后来,儿子还带我到另一条街上,在度小月老店尝了鱼籽饼和它的招牌担仔面。“度小月”名字很有意思,儿子就跟我介绍说,90多年前一位靠打渔为生姓洪的人,每到清明到中秋淡季时只能买面养家活口,度过“小月”。后来因面的口味独到,渐渐卖出了名气,干脆开了担籽面馆,取名“度小月”。现在已传到第三代。听完他讲故事我一瞧,“度小月”进门口边角上果然坐着一位很胖带着眼镜,头上围一头巾的大嫂。她周围是一个烧着木炭的小炉,上面煮着一沙锅肉臊,旁边还有一些鲜美的虾子、海鲜等小碗碟。她坐在小凳上,根椐客人的要求,专注而熟练的煮面、配汤。担仔面最大特色在于它的肉臊。早期,老板是挑着碗筷与锅子到处叫卖,买者半蹲式地坐在小凳上食用。今天,虽然就这小小一碗面10元,但风味独特,现做现吃。鱼籽饼也是10元一片,黄黄脆脆的,味道特别好,一小片一小片用牙签插着,碗底配着各种绿色蔬菜。

    台北晚上的夜市,儿子一定要带我去看。士林夜市是台北最大规模的夜市,夜幕降临,街上人潮涌动。我有早睡习惯,所以不想去。但儿子说难得来,执意要我去,就跟他去了。真的好热闹,感觉几条街都是吃食,人流熙熙攘攘。主街全是吃食,小街小巷里也都是,有门面的也有摆摊的。边走边看,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台湾夜市小吃和大陆区别较大的就是卫生情况。别看这些排档,卫生一定没问题。儿子边走边跟我说。果真,小小档位里蔬菜洗得干干净净放在白色的塑料框里,沥出来的水都是清澈的。社会的价值观和诚信体系从这些细节里得以体现。儿子像精通熟悉的主人一样,径直带我到一些吃食摊位上,有龙虾粉丝煲,虾排,扇贝什么的,我买了炸牛奶、卤猪皮、手拉面线等。面线韧性十足,入口清爽滑口。他又带我到一小巷一门面店里坐下,让我尝蚵仔煎。蚵仔煎是台湾非常有名的小吃,是用当地新鲜现剥的蚵仔,与一种粉在锅里煎成透亮的一种饼。盛在碗里的蚵仔煎,蚵仔颗颗肥美硕大,丰盛多汁。还有一种水果冰,他也买来让我尝,一大碗,芒果什么的水果。最后,还一定让我尝尝这家的猪肝汤。猪肝汤倒是可口,很新鲜,肝片厚厚的,味道不错,汤里还有些青菜。他说都是台湾同学介绍的。台湾吃食特别多,但儿子推荐的一般都是荤食类,比如到林语堂故居,他帮我点了烤猪肘饭,好吃是好吃,就是吃胖胖了。

    其实回想起来,我最爱吃台湾便利店里的便当米饭。那一盒盒只需用便利店里微波炉热一热的米饭,红烧牛肉饭、咖利饭、鲁肉饭,尤其是在花莲泡温泉时吃的便当饭加温泉水煮熟的咸鸭蛋。那蛋嫩嫩的,黄心刚凝固,蛋白像豆腐脑,入口即化。

    另外,池上的便当也非常好吃。米是池上乡的大米,我觉得不用菜,光吃米饭就口味纯正,清香满口。到花莲路过这个店,这个店在台湾已经有50多年历史了。我注意到老板娘是位清秀的中年人,皮肤特别细腻,像日本人。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婆婆坐在门前,告诉过往来客,请到这家来吃饭。过后听说,老婆婆无儿无女是村里人,快餐店长年供她吃食,她平时就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用木盒子盛饭菜是池上便当的标志。他们选用的是从印尼进口的白杨木饭盒。盒里除了上好的米饭,还配有鲁肉、香肠、卤鸡蛋等菜。菜汤免费自取。米饭还可免费添加。那天我和儿子及他的同学们都吃了个肚圆,饭菜真太香了。店内生意特别好,但据说店里却一直只有6个品种的快餐,为了保证产品单一,口味纯正。

    台湾的点心太阳饼好吃。比凤梨酥好吃。从清境回来,当地林小姐介绍了百年老店的太阳饼,一吃,味道真好。外皮酥松,奶香味,馅不甜不腻不油。

    当然台湾的水果也好吃。种类也多。吃到了释迦果。一种形状独特的水果。外表酷似佛教中释迦牟尼的头型。台湾人称呼它为“释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素书楼与《楼廊闲话》                                

                                                             李沂

    钱穆故居素书楼是我到台湾最先拜访的地方。素书楼在外双溪东吴大学校园内,正好是儿子在台湾交流学习的大学,因此,也是我踏访次数最多的地方。

    钱穆及素书楼、外双溪,在齐邦媛的《巨流河》里屡有提及,书中她回忆了与钱穆的交往。那时她在编译馆工作,曾多次到素书楼去请教钱穆,并在之后的十多年间,不下百次地到素书楼拜访钱穆,送稿、送书、请益,与钱穆及钱师母结下了深厚情谊。

    钱穆是我国现代著名的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在人文学科中可以称得上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他1967年由香港迁居台湾,当时当局礼遇学人,助他在阳明山上自建一小楼,以便安居、讲学、著述,颐养天年。没想到的是1990年,在他九十六岁高龄时,发生房产风波,钱穆搬出素书楼,并落脚杭州南路一所小公寓里,两个月后便归道山。十二年后2002年,时任台北市市长的马英九,主持召开了“钱穆故居”典礼及钱穆逝世20周年追思会,并与夫人周美青在院内栽种青松以示纪念。现在,素书楼对外开放,成为台湾学者缅怀钱穆的故园。

    我这次台湾之行,冥冥之中似有一种缘分,很自然地走进素书楼,走近钱穆先生的故居,它像从来都没有被人打拢、没有过纷争一样,在朝气蓬勃的箐箐学子们面前,显得格外宁静。成荫的树掩隐通往故居的坡路,路的尽头,两扇半掩的大红色的门,门上书“素书楼”三个字。从大红门里进去,登上两旁都是红枫叶的石台阶,便看见一栋朴素的两层楼房子立在山坡上,这就是钱穆先生的住所。

    微风徐徐,楼前空地种有许多植物,马英九与夫人栽种的青松立在院子中央。推开一楼的木门,一道清脆的风铃声,传递着这里的风雅与幽静。钱穆先生一生著书立说,成就斐然,走上二楼他的书房,书柜他的著作琳琅满目,有关历史的、文学的、哲学的、教育学的、社会生活学的,全是对中国文化的剖析。这位老人以其博学精思、著作等身而享誉学界。驻足其间,感佩他一生对中华文华的执著,更感叹人一生的时光有限,钱穆先生取得这些成就,需要忍受多少孤独寂寞,需要多少渊博的知识与丰厚学养才能玉成,并不是普通人所能为。

    书房外有长长的楼廊,楼廊上仿先生生前的样子放着藤椅、茶几。站在楼廊上,朝着阳明山斜前方望过去,便可以看到故宫的绿色屋顶。不禁想,当年,钱先生与夫人是否就是这样坐在二楼回廊的藤椅上,一面感受微风的吹拂,欣赏着绿色屋顶所隐含的历史沧桑,一面品味香茗,讨论彼此对于生活的感触与体悟呢。

    在素书楼,我读到钱穆夫人胡美琦女士在钱穆去世十四年后出版的《楼廊闲话》。这本书是他们夫妻俩往日交谈的心得与感悟。钱夫人在书里谈人生,谈社会现象,谈朋友,谈幸福,谈做人、做事等方面话题,文字真切,情深意长,字里行间充满对钱穆的怀念,处处流露丈夫对自己的开悟与启迪,其观点也映照出钱穆先生后期对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疼惜与执著。1956年钱穆在香港与胡美琦结婚,其生活简约恬淡,近似于隐居,生活的调剂,主要靠夫妻间的闲话,只要有闲,他们总爱闲谈人生、社会现象。后来定居台湾,居住素书楼,楼前的长廊,又成为他们日常对话的所在。钱夫人本身是位大学教授,文字书写起来字字珠玑,她一生仰慕钱穆,每当与钱穆闲谈,对某个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时,不仅满心欢喜,更感觉自己在人生的意境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她写钱穆在家与她闲话,从不谈他的学问,也从不论及史学研究,只爱从现实社会中的种种现象,和他亲身接触的种种人事,来谈人生问题,但往往引古证今,引经据典的发挥己见。有时候她听得动心,内心无限激动,她说至今回想起来,不是自己这支笔所能形容的。她回忆钱穆教导她要懂得含蓄,懂得酝酿,懂得厚积薄发,鼓励她只要妙绪纷披在于存乎一心,尽可慢慢下笔,《楼廊闲话》的书名也就是那些谈话时提出的,回忆起来,不觉已过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他们是乱世情缘,一生的知己。钱夫人对钱穆的温情与敬意存储在书里,捧书在读,这些片断也温暖滋养我们的心田。

    钱穆先生在世时,素书楼是钱先生讲学的教室、课堂,现在钱穆故居由东吴大学管理,学校常在这里面向学生举办古琴、围棋的学习,重温中国经典的味道,丝弦之声悠扬。素书楼见证了钱穆先生深邃的思想、丰富的人生、朴素的生活,正如廊前一幅诗联“一园花树,满屋山川,无得无失,只此自然”一样,是钱穆与夫人居住素书楼诗意生活的写照,也是对钱穆故居最贴切的释解。

                                                                  (刊《三峡晚报》2014-7-2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7-19 23:22)
标签:

文化













 













    台北诚品书店果然名不虚传。下午去了诚品书店敦南店,敦南店是二十四小时书店,也是诚品书店的总店。书自然是很多的,眼花缭乱吧,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有,我的感觉是:每天究竟有多少新书出版呢?古人讲,学富五车的学问,现在看来,可能一天出版的书就不止五车吧!(卡车)还有,为什么英文书都冠以New York Times Best Seller呢?我又想起了奥威尔对书评人的那篇讽刺的文章,提醒自己不可全信封面上的推介。不过如果细细看看,还是有很多不错的书,短短五个小时是看不过来的。不过,诚品确实成为了很多人过夜的好去处(我猜可能是找不到旅店吧,然后干脆文艺一把)。书店里有一张大书桌,直到我十点半离开都坐满了人,还真有通宵自习室的味道。看书嘛,本来是挺享受的事,何必如此辛苦呢!睡一觉,明天起来再看吧!

    诚品书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各种主题的书展。前一阵子是"时间",现在是和联合文学合办的对台湾文学历程的回顾。不同主题的书展就像给了读者不同的地图,你先看看书店入口处的书展,然后带着一点印象深入书店去,然后你会说,在某个角落里看到的某本书就是某个主题的呀!我可能拿起来翻翻,我以前也许不了解这本书,但即使不翻开它,也会有了些"眼熟"的亲切。从商业功利实用主义的角度看,这是行销手段,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增强了读者与书的亲切感,同样的书店,但是每次来的经历却是不一样的,人们也会更经常的走进书店,书店的社会价值也得以发挥。这就也许是诚品书店在纸媒日落西山之时仍然富有吸引力的地方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06 19:20)
标签:

文化























 





士林官邸,天下第一家,蒋总统在台湾的家。台湾雨水多,几乎隔一天就是一场雨,并不是毛毛细雨,飘来飘去,它下起来就是中到大雨,噼哩啪啦,有点猛烈,酒店、书店、商厦凡室内的地方,大门口都备有雨伞和套伞塑料袋,雨有时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持续几天的也有。因雨水多,植物也长得特别茂盛,按台湾人自己的话说,木电线杆插在地上都可能发芽。阵雨刚过,我和儿子来到士林官邸,满眼的绿,满处的香,呼吸满满的氧气,清清透透,似走进一个大花园里。儿子指着路边一大片花圃地告诉我,香气是从花地里传来的,里面种的全是蒋夫人喜欢的奇花异草。我植物知识等于零,不能从叶片花朵上分清什么是什么,只觉得香,比幽香浓烈一点,比浓香轻淡一些,有熏衣草的香、樟木的香、玫瑰的香、薄荷的香。院子里的花圃据说也是蒋总统与夫人最爱散步的地方。还听说当年蒋先生爱梅,夫人爱玫瑰,底下的人只好两都皆种,也不管是否协调、好看。至今,这片花院还在,只是现在玫瑰占了优势,半人多高,白的红的开得浓烈。今天,走进这个因为神秘而演绎无数想像与传说的地方,走进传说当年有碉堡、射口、重重警卫的地方,心里还真有点不敢相信,或者,有点不安。这就是天下第一家呵!而满眼的绿,满眼的清新,和着人间百姓的情份,已然让这里成为百姓的公园。虽然人去楼空,依旧有一群工作人员在看守,看守着寂静,这50多年来的习惯看守,很多工作人是看守着自己的记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29 21:49)














在台湾,日子过得很快,15天一晃而过,还没看够,期限已到,就要回来。在台湾,短暂的停留,虽谈不上深入,但细微之外,也让人印象深刻,并感到我们之间的距离。他们对传统文化的保留先于我们、强于我们、优于我们,历史首先是作为一种味道,联想经常看到的店名“古早味”吧,存在台湾,生根台湾,被他们每个人吸附进去,成为了身体里的某种养料。空气也好,小小的阵风伴着雨,台北这个人口密集的城市有着难得的清透与安宁,更别说阿里山那样的原始森林空气的清新与滋润了。以前,我并不知道台湾是什么样子,但它至少是我想像的样子,所有的房屋都十分平凡,即使名人故居,它在你的前面也没有任何暗示,只静静隐于院子里浓荫树后,静穆安祥,它告诉你的仅仅是人的居所,拒绝一切喧嚣庞大。正是许许多多这样的房子,集合成了台湾朴素外表、华丽内里的城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28 21:14)



谢谢珊的陪伴与服务,请允许我把你也放上来了:)

   

    雨天是爱人的。现在雨天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日子是灰尘,枯萎,迷茫。更显雨天的可爱。

   雨水,表示两层意思,一是天气回暖,二是万物萌动发芽,春天将临,春风送暖。

  雨天好读书。看看书,看看窗外的绿,及被雨水打湿的泥土,感觉持续的细雨还是没能透彻宽大叶片下的土地。

 何时起,我们这个小城也倡导起特大城梦。阅读之城、宜居之城、绿色之城、生态之城等等提倡都抵挡不了决策者们特大而伟大的政绩工程。在全国一片雾霾中我们也加入了榜首。噪音、灰尘、此起彼伏的工地、无休止的扩建开挖,阳光出现也没有一个清晰轮廓的城市,情愿它是一个接一个的雨天。

雨让春,在枯草枯叶之间,簇簇萌动,曾经说“春空烟迷,四山霞飞,谁也夺不去春天的来临”,曾经读着朱自清先生的“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长大,但现在,谁夺去了对春天期盼,谁夺去了春天的来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24 21:15)


 来源:三峡晚报                                                 

                                                  青山不老

                                                                李沂            

    青山会老吗?青山不老。就像我在欣赏这张百年前宜昌江边的驳船照片一样。磨基山又出现在眼前。与城市一江之隔的磨基山是观望宜昌的一双眼睛吧。我想,不论百年前,还是在将来,只要看到这座青山,非常肯定,它一定代表宜昌。时光翻开新的一页,照片也因年代的久远而泛呈氧化银的痕迹,让人更感它的弥足珍贵。当事物在时间的长河中消失,能证明其真实存在的就是这些存照了。

    在文史资料中总能读到宜昌过去码头的繁华和热闹。从最初的“四关八码头”,到后来的“九帮三十六码头”,江岸各帮都有自己的码头,有划定地段招揽的客货,有不同的货物搬运业务。上百年间,不知江边多少船只、多少码头、多少帮派,演绎了多少或悲或喜的人间故事。码头就是宜昌的大舞台。码头文化就是宜昌文化。宜昌江边为啥这么多木船,除了地理位置特殊外,木船或木划子集中还因南北两岸的往来需要借助木划;江岸滩宽水浅,轮船江心抛锚,起卸客货也要依赖木划;还有游淌在江面的粪船、菜船、石灰船、砂石船等等都要停靠码头,所以放眼望去,文昌门至北左门一带,泊船舳舻栉比,桅杆如林,首尾相接,蔚为壮观。

    今天,面对宛若湖水的平静江面,怎么也想象不出那时的盛况。如果不是这张照片,也不敢相信,百年前的木船竟然打造得如此结实和完美。船家的经济实力都体现在造船上。就像现代人拥有宝马、奥迪汽车一样。照片非常清晰,船舱篷顶那些用竹篾细密编织的纹路都显现出来,让人感觉它在遮风挡雨时它的厚度与温暖。还有那高高扬起的白帆桅杆,好像在告诉你“轻舟已过万重山”。此时阳光正好,白帆像一片薄薄羽翼,被清风吹拂,随船影波光摇曳。从坐在船上人的衣着帽式看,是较富有者。他们在宽大舱室里愉快谈着什么,或喝着茶。远处有小划子从江南摇撸过来。照片上方还有树叶浓荫。一切显示那天的风和日丽。但我相信,就是放在今天,这张旧影绝对不仅仅是为了传达这些唯美的画面。木船本身,春光本身,还有悠闲的乘客,摇橹的船夫,都在勾勒时间,勾勒宜昌码头,勾勒一幕生生不息的生命之相。我知道,来和去,只不过是一场穿梭风雨畅快无阻的旅行。

    我的视线又移到磨基山。那时还没有桥。现在这里架起了一座像铁鸟一样横跨南北两岸的大桥。我在寻找现在桥梁的位置。然后用眼睛顺着我平时走过的路线攀爬。山与路便在脑子里成了记忆。

    青山不老。它还会走很远,观望更远的未来,让现在成为历史。相信当一拨拨人来了又去了,当一桩桩事情发生了又消散了,当岁月在时间的花样中戏法般的飞逝,它依然不老,静静地看,默默地望。它也许会惊讶,也许一点也不惊讶,它和风说话,和云儿攀谈,只有鸟儿听得懂它们的谈话。

                                                                             2013-12-2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19 13:15)



 

看见台湾:在台交换学习日记 Date:2014/2/16東吳大學楓雅學苑

                                          

                                             抵达台湾与元宵节

                                       作者:墨竹

   

    当我们乘坐的中华航空班机穿过台北上空厚厚的积雨云层,小小的舷窗里出现蜿蜒的河道与深绿色的田野时,我意识到台湾到了。

    我们与台湾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从上海出发到台北677公里的距离只需飞行一个半小时左右,比到武汉、北京的距离还短。翻开飞机上提供的台湾报纸,头版均是国台办主任与“陆委会主委”南京会谈的报道,台媒高度评价会面“意义非凡”、“65年来新一章”,因为这是两岸事务主管之间首次官方接触,也标志着两岸关系进入2.5时代。除了677公里,两岸距离无疑是会越来越近的。

    在桃园机场,东吴大学的志愿者欢迎我们的到来并带大家办理了当地的电话卡、兑换了新台币,随后乘车前往东吴大学。我注意到,到达大厅还有台湾大学、辅仁大学、台科大等院校的志工在接待交换生,可见两岸高校交流的频繁程度。

    台湾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自然与城市之间的有界与无界。台北市周边多山,气候湿润多雨,溪流河流众多,而台北人口比较密集,溪流不可避免的流经居民区、穿越高架桥和城市道路,然而我发现这些溪流的原始生态并没有太多改变,河流浅滩上没有任何垃圾袋塑料瓶,保持着自然形成的状态。沿溪流的道路有意打立柱架高,附近的房屋也多建筑在较高的堡坎上,自然与人工的界限非常分明。因为这种鲜明严格的划界,生态环境得到了良好的保持,从宏观角度来看,自然与城市又密切的相融在一起,消除了界限,除了高度现代化的市中心区域外,在阳明山、外双溪、桃园地区,走出门就走进了森林公园。

    东吴大学坐落在外双溪畔,依山而建。校园并不大,但是提着巨大的行李箱爬到半山腰的宿舍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分给我们的宿舍因为门前的一排香枫树得名“枫雅学苑”,当然,除了名字好听,宿舍的设施也一应俱全,上床下桌的四人间,干净整洁的厨房,设计周到的交际厅(就是客厅啦),自习室。暗自对比了一下,我悄悄感叹:这才是大学啊!

    敬业尽职,彬彬有礼是我对台湾人的一个印象。我们的飞机其实晚点了近两个小时,原本下午一点半就可以到台北,结果直到快四点才到,但东吴大学的志愿者依旧是热情的接待我们。晚上下起大雨,在帮我们安置好宿舍后,志愿者又带我们去附近的家乐福购买生活用品。在一些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即使下着大雨并且没有什么汽车进出,我注意到负责指挥的老先生然站在雨中,手上拿着闪光警示电筒,当行人通过时尽职尽责的截停出库的车辆,防止发生危险。在任何商超,收银员总是双手收钱找零,公交车司机在到站前总会亲自播报站名,询问有没有乘客下车。还有我们的宿舍楼,是东吴在校学生担当宿管值班和保洁工作,卫生间、走廊却都打扫的一尘不染,我们都不好意思去弄脏。来台湾不久,但我的感觉是大陆与台湾的文化并没有本质的差异,可是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差异在于无限多的细节。

    我们抵达台湾后两天就是元宵节了。大家商量着去台北市区看看灯会。在永康街,我们路遇了社区的祈福巡游花车。一位法师在社区主管的陪同下带领着花灯彩车周游街区,一路上不断有市民提着小灯笼加入游行的队伍。长长的队伍中间还有身着蚌壳装饰的小演员敲锣打鼓,不时又点燃几响鞭炮,浩浩荡荡却又有秩序的行进着。提前做过功课的同学跑来告诉大家附近有一家很赞的汤包馆鼎泰丰,这样我们又从看灯会转移到美食之旅了。

    晚上回到宿舍已经快十点了,不过大家还是决定煮点元宵吃吃,毕竟是过节嘛。令女同学惊讶的是我们几个男生倒是扮演了主要的角色,烧水洗碗煮汤圆,忙的不亦乐乎,我们开玩笑说:要是不给我们拍照上传、美言几句我们就不干了哦。不知道谁买来一盒肉馅汤圆,也给一起煮了下去,最后又发生了无数笑话。元宵节欢乐多!

    下周一就要正式上课了,来台湾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要学习。报道说明会的时候国际处的老师说的不错,来到台湾机会不易,就要贪心的学,贪心的玩,贪心的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夜青花瓷
夜青花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964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