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迷失
迷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558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联系信箱: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结局之一点五


【十天前 云天明的家】

“喂,是茄子啊,你好你好!北大那边又要我去做活动吗?这个我很想去啊,可是最近厂里忙,实在脱不开身,不如下个月……”云天明正在打电话,浑然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一个艳丽的女郎从虚空中闪现了出来。

“喂,跟谁打电话呢?”我们熟悉的智子促狭地说,眨了眨眼。

云天明吓了一跳,赶紧捂住了手机:“那个,茄子,我这里还有点事,过一会儿再打给你。”

云天明挂了电话,埋怨说:“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冷不丁冒出来?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进我房间要先敲门!”

“喂,是你要我有了结果之后,第一时间向你报告的!”智子有点委屈地说。

“那么有结果了?”

“有了,死刑。”

“真是活该!”云天明满意地哼了一声。

“还不是靠我忙活?你就空口吩咐一声,人家可累死了!要在那个猪头法官脑子里打下思想钢印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吗?”智子往沙发上一坐,委屈地说。

“好了好了,智子同学,知道你不容易,可是有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得了,得了,这话我听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题:等爸爸死掉
作者:连岳
来源:作者博客
日期:2008-12-24

1

  IP地址来自北京的“优雅的世界”曾在《技术指南:如何生一个美国人》后留言说道:

  “只要有心的话多种渠道都可以移民,不过这个多种渠道也都是要稍具基础(经济基础啦,技术基础啦)才行的。为了自由,先埋头苦干几年~

  至于说改变,我不是悲观主义者,但也不像连岳这么乐观。

  我爸坚持认为新疆人都是小偷,上海人自大瞧不起外地人,北京人牛逼,美国是霸权主义所以就该出个萨达姆给美国找点不痛快,8平方运动是一群孩子被坏人煽动,法X功活该……非常坚定非常不移,我小心翼翼旁敲侧击提出一点儿质疑就被训成一只袜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恢复高考33年来,中国共选拔了5438万名大学生。千军万马过的不再是独木桥,大学也不再是从前的大学。

 

可怕的大学

 

恢复高考33年来,中国共选拔了5438万名大学生。

千军万马过的不再是独木桥,大学也不再是从前的大学。

近三十年来,中国的大学经历了市场化(如取消毕业分配和实行收费制)、国际化(如“建世界一流大学”和大规模合并)、产业化(如疯狂扩招和建大学城)三大高潮。

它变得像混合了政府和企业功能的奇怪公司:是公共服务,却由家长们高额支出;是产业经营,却背负了2500亿元债务;出售产品,却没有售后服务;是投资,却不保证你的回报。

大学的理念越来越混乱,而其行政管理、评估体系、课程、老师和学生,都出了问题。大学的定位和专业设置同质化严重,从教授到学生的造假舞弊令学术成为笑话。大学的腐败、两性和安全乱象总在社会新闻版出现。中国的大学不再精心培养能独立思考的“人”,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YQDyi1JGdk

 

观后感:唉,与其说是嘉宾太优秀太各色太大牌,实在倒不如说是主持人(或许还包括幕后的编导)太平庸太脑残甚至也许可以说太无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6 22:09)
标签:

杂谈

  • 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获得特权

http://mengze123.z.infzm.com/2010/08/30/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获得特权/

  • 梁文道访问贺卫方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33839

 

  • 我为什么要自己买票进世博园?

http://go.paowang.net/news/3/2010-09-06/20100906111933.html

 

  • 张贤亮:国家发展与文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ed4e60100l64m.html?tj=1

 

  • 教授性爱日记:病态心理下的自我炫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0 22:42)
标签:

杂谈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wu知的导演,弱智的情节,惨不忍睹的历史剧……  

我看电视剧巨没劲,因为我很快就把剧情和导演贬的一无是处。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历史书看多了,但总忍不住盘点一下历史剧中的那些普遍存在的荒谬。  
我不想批判,大家看着玩吧。现在的历史剧,在我眼里都是闹剧,搞笑用的……  

什么叫“灾荒”?!  
经常有这种情节,某地灾荒,饿死成片的老百姓。镜头一转,绿油油的树林和草地……  
那导演,你就没看见在史书里,“饿殍盈野”和“赤地千里”从来都连贯出现吗?草、树皮、树叶子都是能充饥的!(是,是不可口,换现在我肯定不吃。但是,总比“观音土”强吧?!)如果满地都是草,到处都是树,那帮老百姓真饿死都不多!  

和古代仕女路上偶遇或者一起压马路……  
这是最恶心的一种“穿着古人衣服的现代人”思维模式。古代仕女有可能满大街溜达吗?从南唐李后主的窅娘发明缠足以后,从宋到明这些传统王朝的仕女都是缠足的!你让她们陪你满大街散步,你搞笑啊。  
而且,古代所谓“男女不同席”,连亲戚都不能坐一桌子上吃饭。你大街上看见美女就上去搭讪,你以为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人郭德纲,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最近茅坑里扔炸弹——激起了公粪。在社会各界的教育下,本人认识自己的错误,现决定道歉如下:

 

 1、关于该谁道歉:
事件发生时我并不在场,打人的是我的李姓徒弟,他已经道歉了。本来我以为就没我什么事了,但后来有法律界人士教育我,说我是打人者的师傅,是公众人物,更重要的,事件发生在我家,所以我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虽然我那徒弟已经年满18,他犯了事连他爸都没责任,但估计在中国,师傅比爹妈责任大。要不为什么现在学生有了什么问题大家都不骂爹妈骂老师呢?所以,我该道歉。
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山西煤矿出了事得撤省长的职,因为煤老板不是公众人物,省长是啊!第一次出事,撤镇长;第二次撤县长,第三次撤市长,第四次可不就得撤到省长了嘛!就是不知道第五次、第六次该撤到哪。所以,我徒弟不是公众人物,我是,当然该我道歉。估计下次我想道还道不了了,轮到级别更高的公众人物了。咱得珍惜这次机会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父亲死后,儿子写了一本书,叫《我和父亲季羡林》。

 这不是一本让人愉快的书,而是背离了“子为父隐”的古老传统,真实的几乎残忍。

 在儿子眼里,父亲可不是什么国学大师。父亲只是一个搞砸了自己婚姻和生活,而且把自己的怨气带到家里来的失败者。

 儿子宁愿父亲当年离经叛道留在德国女友身边。

 “(我们家的人)生活得不那么痛快,每个人都隐忍着,虽然没有争吵,但很冷漠、很灵但。外人看起来融洽,你看季羡林他们家多和气呀,他们看到的是外表,外表一团和气。”

 “作为大人物之后,我不觉得是一种什么幸福,或者满足。不是这种感觉,而是一种负担。就连我父亲这笔遗产,我也背着很大的包袱。它对我有多大益处,我现在也看不出来。”

 儿子觉得父亲在事业上能得满分,可是作为一个家庭的成员来说,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可能是不及格。

 季承的“大逆不道”,让我想起另外一位“声讨”自己父亲的大师:卡夫卡。

 卡夫卡36岁的时候,终于鼓足勇气,给自己的父亲写了一封长信:《致父亲》。

 在信中,卡夫卡将自己几十年来所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