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办居士
草办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4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石勇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一、范美忠的诡辩

 

我想,五岳散人怎么样也没想到,自己对范美忠那一句略带善意的“范跑跑”调侃会成为2008年最为流行的词语(之一);而范美忠可能更没想到,自己在博客上所发表的言论,会使自己成为2008年这场大灾难的第一批被问责的人员。

在一开始,我就认为,范美忠的最大问题在于他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除了我们说在如此灾难时刻,任何对受灾人员的稍微一点不公都可能会被无限放大——比如说与动辄上亿的贪污腐败相比,帐篷不过也就值几百块钱,但是在此刻,一顶无法说明其合理合法来源的帐篷都可能激起舆论强烈的反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于,范美忠选择在那个时刻表达自己对道德绑架的反感、对自由公正价值观的理解,都是十分不智的。

因为,毫无疑问,作为教师的他对学生而言,这个时候针对自己行为的任何言说,在学生看来,都是辩护,而显而易见,辩护不等同于教育。同样的道理,范美忠以一个先知先觉启蒙者的身份向公众言说他对道德绑架的反感,相信没有人会认为,这就是启蒙。

范美忠在之后接受采访时把它定义为“言说策略”,如果从后者来看,这多少说得过去。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了这种“策略”的效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范美忠是为了挑战道德祭台,或许他是一个异端,或许他有这种勇气和担当。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教师来说,他们既不想当异端,更不想当英雄,他们只想,好好活下去!

在一教师论坛中,一位妻子是教师的网友这样写道,“范美忠事件报道后,我跟我当老师的老婆聊及此事。我问她:如果在你上课的时候发生地震,你会扔下孩子们跑吗?她说:当然不会。我又问:那你就不管我和孩子了吗?她迟疑了片刻说: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碰到地震,我也没时间想,我不知道会怎么做。我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如果发生地震,你可以叫孩子们快跑,但我不希望你再冲回去救孩子,我和女儿也需要你。”

另一位网名为“懒蚂蚁0”的教师网友则说:“在大地震中,谭千秋因为救了几个学生而成为英雄,可是他死了。范美忠因为不管学生第一个跑了出来而成了混蛋,可是他还活着。我是老师,我不想成为那样的英雄,因为我还想活着。我也不想成为混蛋,不管是否本能,应该都不会第一个跑出来,但因为活着,也许我应该第一个跑出来。”

我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教师甚至是所有普通人的普通的愿望。

但是,这样的普通愿望在“资深媒体人”“何三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范跑跑”最先经本报(《新快报》)报道之后,有不少朋友私下跟我抱怨,说这本是一个网络圈子内的讨论,如果没有记者的报道,它就可能不会演变成一个社会道德事件。
     不过,从事件主角范美忠日前在接受腾讯网采访时的论述来看,他从一开始就想把风暴引出杯水之外。他用“言说策略”来解释自己“不忏悔、不内疚”、“连母亲也不救”等极端的表达。
     换句话说,并不是那些参与讨论的朋友以及本报的报道把范美忠推向道德祭台(虽然客观上有这种作用),而是从一开始,范美忠就想挑战这个道德祭台。
     范美忠以自己一以贯之的姿态和直面现实的冷酷,表明了他自己想钉在十字架上的勇气和担当。你可以把他的这种姿态看成是一种病态甚至是一种异端,但是你必须承认,我们这个国度,太缺乏容纳异端的传统和雅量了。
     抛开那些仍然纠缠不清的道德、自由与责任的问题,显而易见,讨伐甚至开除“范跑跑”并不能给学生更高的安全预期。“范跑跑”以其极端的方式启示着我们:在瞬间发生的大灾难面前,道德是多么的不可靠;依靠以生命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故乡我的梦
 

    王石等“捐款门”的争议看起来余波未尽,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与那些比如地震预报、校舍豆腐渣以及帐篷价格疑云等话题相比,这样的话题无疑具有言说上相对安全的先天优势。

也就是说,在笔者看来,讨论更多是基于策略上的考虑。但是,这并不天然意味着讨论这个话题就那么的不重要甚至多此一举。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与救灾重建所需要的巨额资金相比,慈善捐款不过是九牛之一毛,政府有义务有责任去承担其中的主要费用;而面对着那在瞬间消失的几万同胞的亡魂,给他们一个明确的说法以还他们公道,比如反思这些有关地震预报、校舍豆腐渣工程乃至于救灾物资使用管理的公正透明,都远比探讨慈善捐款的问题来得迫切,更能抚慰人心。

需要明确的是,强调这些问题之间的对比,只在于提醒那些沉醉于“多难兴邦”的幻想以及对于这次救灾某些被认为的“进步”甚至认为我们或许将从此进入历史的拐点的人们,制度的惰性和惯性仍然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某些表面的所谓“进步”,不过是在“执政能力”范围内的调整。大灾大难面前,对于国家制度安排在动员和调度能力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鲁迅曾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在鲁迅那里,“向来”经常成了意外,而在我们的生活里,“意外”则成了常态。或许,这就是历史的玩笑甚至诅咒,或者是我们这个国族的宿命。
     汶川地震,面临灾难所呈现出来的人性的光辉,曾让我们在哀戚中找到一丝丝欣慰,我们甚至期盼,这些人性的光辉可以帮助我们去穿透灾难带来的阴影。
     对政府的赞美接踵而来,甚至是空前绝后的。领导人真诚的泪水、及时迅速的救援以及更大程度的开放,三天的哀悼以及前所未有为平民百姓而降的国旗,人性旗帜终得高高飘扬,世界是否“意外”多了一个需要仰视的民族?——所有的种种转变,都被理解为新的历史的起点。
    因为,面对着几万同胞的生命,我们没理由不悲伤,没理由不作出改变?全国只剩下一条新闻,所有的声音都只在呼喊:中国挺住,四川加油!
    人们由此坚信,人性并没有泯灭,华夏精神依然屹立于世界东方。观察家们甚至善良地期望,我们的历史将因此走入拐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评

    据报道,北京一对夫妇在地下通道出口处卖小动物时遭城管查处。夫妇见城管要带走小动物,竟当场将包括小兔子、小狗、乌龟等10多只小动物摔死。

    城管队员以及围观的人均用“残忍”来形容小贩的这一行为,网络上也有不少人谴责小贩这种“残忍”的行为。

    当然,必须承认,“小动物是无罪的”,因此,在小动物保护者看来,这是极其没有人道的,中国小动物协会的会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城管能出手制止这种行为。

    我承认,如果从公序良俗的层面来考虑,这样的建议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毕竟如此血腥的场面,与北京首善之区的形象是相去甚远的。

    在小商贩眼里,他是这些小动物的主人,在主人面前,这些小动物当然是没有任何尊严的,小贩完全有权力可以对这些小动物随心所于进行处置——即便是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来结束他们的生命。

    是的,我们完全可以谴责说他不尊重生命、尊重生命的尊严,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长期连“人”的尊严都难以体会得到,他怎么可能会去尊重小动物的生命和尊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事评论

分类: 时评

    对于处于追求现代化关键时期的中国来说,劳资关系备受关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也正因为如此,“华为七千人辞职事件”引起舆论的热议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

    舆论愤愤不平,并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资本的强权”,担忧资本强权利用其强势法律资源以专业手段合法伤害劳动者权益。虽然我们必须承认,这种担忧有其现实的基础,毕竟类似的事例在中国早就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但是,具体到这次的“华为七千人辞职事件”,按照华为的说法是“自愿离职”,但是我们是否能就此就下结论说此次劳资双方就没有经过民主的斗争与协商?“十亿补偿金”、远远高于《劳动合同法》规定标准的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仅仅是华为良心发现或者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就一定不是妥协的结果?

    我的意思是,“华为七千人辞职”如果没有违反现行中国的法律,那么它就应该被严格看作是企业的市场行为。对企业而言,它依据的是利益最大化与风险最小化的原则来作出自己的决策。

    昨天《南方都市报》社论倒是给了华为一个不错的评价并对事件表示了谨慎的乐观,认为即便认定华为此举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事评论

分类: 时评

    最近,在海口市琼山区旧州镇中学发生了一件让舆论“目瞪口呆”的事情。该校周校长面对着全校闻名的乱班,双手合拢重重跪下,大声呼吁:“求你们了,不要再玩闹了,好好学习。”

    用跪求的方式来劝诫学生向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校长在教育方法方面的黔驴技穷。比如,有评论更是直接指出“称职的校长用脑不用膝盖”,并不无忧虑认为,“下跪若能提高学习兴趣,那教育就简单了。而下跪一旦成为习惯,很可能沦为街头乞丐式的工作方式——尽管随时都在下跪,但行人们视而不见,偶尔扔进碗里的,不过是一两个硬币罢了。”(《广州日报》2007年9月26日署名“椿桦”评论文章)

    也有评论担心,“若真遇上‘不可教也’的学生,负罪感消减,适应感上升,最后竟然滋生出荣誉感,这该多么可怕!师道尊严从何谈起?表率作用又如何确立呢?”(《羊城晚报》2007年9月26日署名“娇莺”评论文章)

    说实在话,在周校长下跪的时候,他的思考究竟是经过大脑还是经过膝盖,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应该肯定,周校长在决定向学生下跪或者在他下跪的那一刹那,他自己也不会肯定认为,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据报道,8月20日上午,因发型不符合校规中“前不遮眼,侧不掩耳,后不及衣领”的要求,广州市培正中学数十名学生在上课期间被赶出校门。

类似的事情,在广州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并不鲜见。在去年的时候,广州市荔湾区外语职业技术学校也因规定凡是染发、烫发和留奇异发型的学生一律不准进入学校而引发争议。

     当时,《羊城晚报》刊登来论《头发整齐,校风就整齐?》认为留个酷酷发型或穿奇装异服是青少年习惯的彰显个性的方式;《南方都市报》的署名评论则认为《长发剪不断春风吹又生》,认为广州荔湾区外语职业技术学校的做法实际上是对学生打扮自由的横加干涉。而《新快报》刊登广州教师署名“文妙香”的《不要动辄拿“个性”说事》文章则认为,校方要求学生不能染发烫发并非是在干涉学生的“自由”或者“扼杀学生的个性”。教育部所颁发的学生行为规范都有明确规定,校方的做法不过是履行其教育职责的行为而已。

     对于学生未能做到符合校规的要求而采取将其赶出校门的做法,这多少给人一种“简单粗暴”的直觉——这是否是校规所规定了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教育的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0 22:19)
标签:

人文/历史

 

    有一位朋友烟瘾很大,他的老母亲也因此对他一直颇有微辞,但是母亲的责骂一直没能让朋友戒掉烟瘾,朋友每次都会用刷牙或者喷点香水等等的伎俩来蒙骗他的母亲。直到后来,朋友的女儿上学了之后,在女儿的压力之下才把烟瘾给戒掉了。

    朋友告诉我,因为女儿上学了之后,老师告诉他女儿说吸烟危害健康,所以不让他吸烟。刚开始的时候,朋友以为小孩子的话只是说说而已,没有太在意,除了在女儿面前忍着不吸烟之外,在外面还是偷偷地抽。

    可是后来在一次偶然的场合被女儿发现了,女儿因此而大吵大闹不肯罢休,朋友没有办法,只好向女儿许诺从此以后无论在哪里都不抽烟,如果抽烟,女儿就可以不用再叫他爸爸。虽然在外人看来,这可能是哄小孩子的话,但是直到今天,朋友仍然谨守着他对女儿的许诺。

    记得马克·吐温曾经说过:“戒烟很容易,因为我每天都在戒烟。”在我看来,吸烟是一种习惯使然,更多的是在显示一种状态:无聊、过于兴奋或紧张、正在沉思等等。慢慢的,它就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