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1,调香师

后颈和耳廓
在承受你舌头划过的波纹线
你像冬季荒野上
寻找青草的牛羊,唇和鼻息
让荒野感受人类的生命力

我低着头,声音里
有关于迷迭香的调子
它渐渐消失,与没药野橘味道
沉落一起……

你没声音了
我也再没有
我们身体里的香气与汁液,渐渐溢出
性爱正将我们无声萃取
2018,5,6



2,香艳


你手上有没药和乳香的气息
他在你游弋的手掌下
喘气。流汗。勃起……
你什么也不能做,他什么
也不能让你做,像一场
满怀敌意的折磨

5年了,没有任何男人进入过
她身体里:穗甘松,岩兰草,玫瑰香
和他一次次说过的神秘
让暗恋成为明恋,成为此刻
    
她能轻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高原上的客车司机

前面出车祸了

他跳下车
采了一朵
野花
走上车来
送给一个女乘客
再摘一朵
送给
另一女乘客

这样来来去去好多回

车上老少女乘客
手上都有一朵
他采摘来的
格桑花
2019,7,13


2,瘟疫里的天堂

来自美国的印裔骨科医生
给我们讲完,精油在骨科上的
运用,滑动屏幕——
一位黑瘦老修女的图片

“当药物起不到任何作用时
却不妨碍我们,去
做一个把目光放在低处的好人”

他指着一脸皱纹的修女——
在一次瘟疫中,她和修女们
把几个垂死的瘟疫患者
搬进修道院,为他们洗干净身体
穿上干净的衣裳,一遍遍
抚摸他们的肌肤
瘟疫患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6 17:14)
教师颂6个

1,英语老师
 
他的舌头上布满白舌苔
 
发齿舌音时,他总是亮出它
 
这布满白舌苔的大舌头
过早吻了我们一个女同学
并让她没毕业就怀孕了
 
“他毁了她”每当中学同学
说这话,都知道指的谁和谁
 
后来我在北京见到他
他发给我一条脏兮兮的暧昧
信息,我直接打电话告诉他
“我看不上你,今天加永远”
 
几天后我又收到一条短信
“我只是想试探下,看你在北京
是不是已堕落……”
并发来一张他手抄的
《金刚菠萝蜜多心经》
 
2019,9,10

2,语文老师
 
他并没有教过我
 
他一直是校园的亮点
白色西服,黑礼帽下的长发
搭在吉它上。每个黄昏
在美丽的音乐老师
钢琴伴奏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Xi Wa
LEKTION AUS DER KINDHEIT

 

ein paar von der familienplanungskommission
samt ihrer leitperson finden meine mutter
im baumwollfeld, sie ist im 9. monat.
sie wird auf dem boden fixiert
sie wehrt sich schreit bis sie keine stimme hat
in der hand hält sie ausgerissene stengel
mein kleiner bruder ist eine grüne baumwollknospe
herausgepflückt aus der gebärmutter

ich bin fünf und seh diese szene
das ist die lektion die stärker ist
als alles was ich
noch lerne im leben

8. März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我第一次出版诗集,精选了近二十年来的诗歌一百多首,书里有著名画家袁武32张诗意画作,野夫,沈浩波作序,李亚伟,伊沙,张执浩,杨健联袂力荐。由读蜜打磨,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精装书,原价39.5元。现在亚马逊网,京东,当当都已有书,正打八折。希望喜欢我作品的朋友们支持。

(2000年——2015年西娃诗歌精选)



读蜜文化传媒策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MAGINE

 

作者:维马丁(奥地利)

翻译:伊沙

品荐:西娃

IMAGINE

you might as well give up the ghost

of a chance for change in this land

change has been very fast in this land for a while

you won’t recognize a road or a house

or a street is gone that you knew very well

a decade ago or maybe a week.

sometimes the wind clears up the smog

and you can see the sky, or even the hills

and the ranges farther afield with the walls.

there are no wars. this land is peaceful.

the army is the largest by far. there are no tanks.

a tank was burnt and some soldiers were killed.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ly peace

and no rulers above us.

there is only sky and a kite and the doves.

it’s easy if you tr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

 

MW January 2014

想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0-29 06:09)

 

作者:朱剑

品荐:西娃


从旧书摊
淘回一本
又破又脏的书
要仔细辨认
才能看出封面
原来是天蓝色的
这本名叫
《剑》的书
讲叙的是
抗美援朝时期的
一个战斗故事
你们或许不感兴趣
二十八年前
我的母亲

在生我的前后
正在读它
然后就拿它
给我取了名字
晚霞满天的
那个傍晚
当我怀揣着它
往回走
那种感觉呀
真象是
从垃圾堆里
从狗嘴中
抢回了自己的
一块骨头

 

  某年中秋,我跟人跑到南阳(我脑袋里想的是“南洋”,这个词对我有诱惑)去看黑玉,回来时,我的包包里却装着几只劣质缅甸玉手镯。途经长安,去拜见伊沙,长安诗人们以一贯的盛情款待:凡是到了长安的诗人,都开“长安诗歌节“迎接。像给我这个郁闷的中秋节补回了一轮圆月(那个中秋下大雨)。

  之前听说过“长安诗歌节”,就如当时对口语诗一样,我的傲慢与偏见在心里也在脸上。

 

  之前从没参与过这么小的诗会,“长安诗歌节”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9-25 08:20)

 

作者:衣米一

品鉴:西娃

 

 

很多食物是有壳的

我剥过花生、瓜子、开心果

用捶子敲破过核桃,用刀砍过椰子

壳坚硬

壳的里面

有的坚硬,有的稀软

 

我也剥过我的内心,与剥食物的壳比起来

这很不舒服

失去壳的内心让我害怕,如果它流泪,痛

甚至流血

我就赶紧把它再装进壳里

 

有时,我会剥生活的壳

显然,生活并不同意我这么做

它觉得被我打搅了

它瞪着我

用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

 

毫不忌讳地说,相对于男诗人的诗,读女诗人们诗更容易让我产生阅读快感,这并不仅仅源于同性之间的许多相通。

 

沈浩波在写宋雨的《我这样陡峭的肩胛骨……》里写道:……而对于女诗人来说,心灵的纯度往往高于男诗人,既没那么复杂深刻,也没那么世故和野心勃勃,所以她们往往是更单纯,更真切的抒情者,她们有抒情者的灵魂。

 

我很赞成这个观点。整个诗坛,我想除了有限的几个“把诺贝尔文学奖授奖感言已经写好了”的驱动下写作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9-08 09:05)

作者:吴雨伦

品荐:西娃

 

《一位老人》

 

他是一位动物学家

一开始,他是士兵

十五岁那年他谎报年龄,加入共和国的军队

至今他的年龄仍是个谜

 

他到越南抗击法国佬

那时战争不断

在奠边府他被大炮震伤了耳朵

虽然他们最终取得胜利

 

后来他成了科研工作者

穿过秦岭,爬上高原

研究共和国牦牛的生长以及麝鹿的性生活

和美帝国主义的同行们共同穿越阿拉斯加冰架

尽管他现在甚至忘了北极到底是海洋还是陆地

 

老年他被共和国的骗子们骗走了全部家产

真是遗憾,他现在怀疑警察

 

 在阅读上,我有很多怪癖:比如在饥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他文
非常感谢汉诗,并谢谢张执浩,小引,以亮的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