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齐宗弟
诗人齐宗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770
  • 关注人气:6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儿子齐岳的博客
新浪微博
诗集




《出发者》,齐宗弟著。2014年5月,线装书局出版。定价:25.00元。



《在风中》,齐宗弟著。文联出版社出版

书号:ISBN 978-7-5059-6258-9

定价:30.00元

邮购地址:068250  河北省滦平县民族宗教 齐宗弟

邮箱:qizongdi@126.com

工商银行:6222 0204 1100 0137710  齐宗弟

公告
    齐宗弟,笔名弟弟,男,汉族。1963年农历1月25日出生。河北滦平县人。祖籍河北邯郸涉县。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有作品发表在《飞天》《诗歌报》《诗歌报月刊》《诗林》《诗神》《诗选刊》《诗刊》《作家》《扬子江》《北极光》《星星》《青海湖》《诗歌月刊》《诗潮》《山西文学》《天津诗人》《新诗代》《诗观察》《绿风》《大众阅读报》《新诗大观》《国风》等及一些民刊。2003年出版诗集《过程》。2007年出版诗集《齐宗弟短诗选》(中英文对照)。2010年出版诗集《在风中》(文联出版社), 2013年出版三人合集《诗选》(汉英对照,河北少儿出版社)。2014年出版诗集《出发者》(线装书局)
声  明
本博上所有文字和图片,转载或刊用请一定注明出处,并通过邮箱告知本人。
邮箱:zongdiq@126.com 
微信号:qzd8582381
微信公众号:qizongdi
通信:河北省滦平县民族宗教068250
有话要说
诗语人生
   
    诗,是自己选择的一种最为恰当的表达方式,每当我迷失或游离的时候,诗就是唯一的钥匙。我想说:生命是过程,死亡是过程,幸福是过程,苦难是过程,我们就在所有的过程中长大、成熟。诗,恰恰就是这些过程中最完美的过程。  
   因为诗还在,我常常为自己感动的同时为别人感动,因为世上还有能够让我们感动的事物,诸如天空、风雨、树木、牛羊、鸟儿,还有男人女人……  
   因为希望还在,我注定要做一个写诗的人。
突围诗社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2020-05-17 16:47)
标签:

存档

齐宗弟

诗歌

分类: 诗歌

齐宗弟:



 

  • 段落


有些事物是找不回来的


阳光偿还给大地

草木一岁一枯荣

每一步  走与不走

都是定式


翻过这个冬天

在来年的雨滴里

就会看到

一行

满是夜色和风声的

脚印


 

  • 二九第二天


伴夕阳而行

影子渐行渐淡


思想的余温

一步步融入万物


心存诡异的人

即便在午时三刻

也无法找到

我的破绽


 

  • 历史


你的一切

都在上面了

必须如实记录你的言行


这么多年

你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走的

从没违背良心

即便是不情愿的

都忍下了


努力的人

都有一个好的结局

上帝也会保佑善良


夜深人静的时候

写下一行文字

不管怎么样

还是好人好


 

  • 祭词


你的跳跃

画出美丽的弧线

彩虹的美

就因颜色的斑斓


来到人世

苦难也是一种享受

就像抑制眼泪

不能抑制悲哀


幸福有千万种

你的选择

就是理想的归宿



 

  • 干净


连续的低温   月光更淡

一场风  你干净的影子

比黄昏美  犹如一个好的吉他手

把夜弹成一缕炊烟  

弹成老家薄薄的早晨


远处   一棵树的孤独

在晨光中延长了思考的时间

把一只鸟按在天空


大寒了  

你就把所有的冷冷完

替我再干净一次

原谅我所有的过错


 

  • 冬天


把西山顶上落日的红

埋葬吧   埋葬在我影子下面

不得重生


见不得夜晚的杂乱

诸如暗处的人和暗处的耳语

用一片枯叶掩盖伤口和阴谋


被风吹走的枯草

带着时光  带着暖和咒语

去了他们想要去的地方


我要赶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

寻找一棵走失的树

和树上的一只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7 00:23)
标签:

365

存档

齐宗弟

诗歌

分类: 诗歌

齐宗弟:提心吊胆的生活(组诗)

 

  燕山罪

 

燕山在小雪的节气里

俨然是一块历尽苦难的石头

盛夏的果实已经失去秋天味道

一个祭祀的仪式

在初冬的黄昏里

泣不成声

 

燕山 我的梦残缺的像破败的雪花

染红冬天的梅和春天的杜鹃

我低下我纯洁的眼睛

向东方的灵魂一扣三拜

一个庄严的仪式

忽视了我内心点点的痛楚

 

祭坛无边  我坚信时间是可以复活的

写下落日  黑云  流水和灰烬

死去的火焰依旧暖着斑斑苔藓

一页一页翻开燕山   我已经精疲力尽

一些生僻的字迹我是无法查询

也无法读出正确的发音

 

比如我  总想高大一点

用虚假的语言掩盖身体的残缺

比如思想  意识  观点和伤口

后来把自己复杂的不如燕山的一棵草

午夜  一声不经意的咳嗽

让一个满怀希望的人

体无完肤  一败涂地

 

十二月了  大雪还在路上

我知道   那些祭拜燕山的人

就是祭拜母亲和母亲永远的目光

面对燕山   你无法赎回所有的过失

 

燕山  你就给我一平方的土地

再给我一块石头  把我的名字

凿刻上面   让痛不离不弃

2018.11.26

 

  大地之大

 

大地之大 大过我所有心思

看树木自由生长 看花开花落

 

云在天上是一个漫无目的的孩子

比不上一颗埋进土里的小麦

 

镰刀一闪 光比太阳还灿烂

把日子照成一粒种子

什么时候 什么方式

都会发芽

 

大地无边

庄稼无延

2018.11.26

 

  行  者

 

阳光在背 一个负重的行者

每一步都充满光阴的声音

 

沿着荆棘的河流

每一滴血

都星火燎原

让暗处不再暗

 

已经被道路抛弃的人

已无退路   

一杯薄酒

一盏孤灯

足以证明你的黑夜是最黑的黑夜

 

一个连死都无所畏惧的长者

走吧 走进一片月光

2018.11.26

 

  过  往

 

一个男人的内心 需要温暖的语言

哪怕是假话 也把我的幸福展现在

一个弥漫着阳光的早晨里

 

群山跪下来 实在的交易

把我的过去出卖给未来的一个午夜

陌生天空 星辰正在用微弱的力量

装饰劳作 装饰汗水

生育者的背影 海上摇曳的提灯

在大地胸怀里 沉沉浮浮

浪起浪消

 

谁能撼动一棵稻草的境界

旗帜鲜明 一往情深

不知不觉间 对话已成根须

一点点深入炊烟的清淡中

不离不弃

 

抛弃吧 那些无法自拔的文字

回一次头 就接近一次故乡

2018.11.26

 

  绝  望

 

让鸟失去梦想

让子弹失去枪

 

我看见那么多好事的人

把冬天硬要装扮成春天

像墓地里虚假的植物和花朵

 

我想要的冬天

是真实颜色

那些虚假的伪装

足以让一棵活着的树

流泪

 

让女人失去爱情

让蝴蝶失去翅膀

2018.12.03

 

  顿  悟

 

被封闭的光   久了就是黑

失败的婚礼就是失败的晚餐

一个不完整的夜

无法编织谎言

倾听者  双眼紧闭

世界黑到极致

 

把窗子敞开吧

把光还给光

还给大病初愈的早晨

2018.12.5

 

  无  形

 

把夜打开  目光穿过黑

会看到怎样的原野和天空

 在大雪这天胆战心惊

颜色一天比一天淡

淡到苍白的白

 

在夜幕下

看见许多关于门的路标

西便门  广安门

右安门  东直门和西直门

还有许多这个门那个门

这些门以前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比概念还概念

就像死去的人

只剩下名字

 

门隐于无形

把任何一扇打开

你看到的不是刀光剑影

就是血雨腥风

 

现在  那些出出进进人

早已把门置之度外

 

2018.12.8

 

  第三天

 

无法宽恕薄脆的人赞美过的事物

长久的沉默之后你手上的箭簇

失去方向   丧失了致命的光芒

振臂高呼的已不是口号

而是你最长的一声叹息

 

躬下身子   向一粒尘埃致敬

用全部的虔诚   让自己成空

成为一只鸟一生所向往的高度

 

看蓝天和大地为寇   节节败退

年前落下的叶子在角落纠缠不休

发出长短不一的呻吟

 

在我看来   无雪的冬天

就是没有主人的老屋

无法点燃灶塘里的干柴

 

季节原谅了我  我却不能

还有谁再借给我一滴泪  

去封堵一扇窗口  阻止灯火

让企图梦想成真的人断了后路

 

二九第三天

我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储备勇气

2018.01.02

 

 

  一月里来

 

绝望  就绝到一粒尘埃的内部

你没有奢望去埋葬谁

只是少了你   那些依次忏悔的人

就没有了目标  意义

他们就会走失在教堂的钟声里

 

更多阳光的地方  长满草药

毒性越大花开的越漂亮越诱人

你曾看见一只蝴蝶的翅膀生动得

全是前世的爱恨情仇

 

眼下  所有的命运都在等待

等待一场雪   等待为爱而死的玫瑰

在最后的废墟里起死回生

复活成艾草  灰白  淡香

 

悬念  

安静得只剩下一种颜色

非黑既白

2018.01.08

 

  具  象

 

忠实于心  忠实于过往

旧事物总是说三道四

把日子搁浅成一条旧船

在河滩上迟迟也不肯往前看上一眼

 

在山里  黄昏的教堂   

一缕光从高处斜插进来

我看见细小的尘埃在舞蹈

光消失了光明也就到了尽头

 

祈祷的女子  

穿一件暗红色的衣服

听过太多的谎言了

在这里  最为虔诚和真实的

我是听不见的

 

雨水迟早要来的   那些草  

绿一次就是一次煎熬和洗礼

等所有卑微的花儿都开了

我会说出全部的原罪

说出暴食  贪婪  懒惰  骄傲

说出淫欲  愤怒和嫉妒

2018.02.22

 

  我想要的春天

 

我已无法从时光里逃脱

成为一粒独立的种子

尽管辽阔的不仅仅有大地

还有雪花一样的善良

 

开始再等杏树开花了

去年约定   今年什么时候开

花儿会捎信儿来的  过了二月二

我就把窗子打开一条缝隙

 

一日三秋或度日如年

这些用来形容季节是恰当的

尤其是被春天陌生了的流水

 

我想要的春天是玻璃刺入身体的痛

让痛有光芒   有闪烁

也有着花朵的颜色

就像把我刺入深深的春天里

2018.02.26

 

  灯火深处有一树待开的桃花

 

灯火在灯火的深处照见我的征尘

双手捂胸试图按住冲出胸膛的大鸟

 

百年了   一场战争遗失的一块衣袖  

依然黑着   舞动着寂寞如风的丝绸

发出青铜暗绿色的呜咽  漆黑如铁

 

今夜很厚   厚似典籍

随便一翻总有读不尽的白骨

习惯了  把伤口看成风景

看成似懂非懂的经文

 

过了今夜  接近水源  远离黑

我装扮成猎手  舞动长矛

把久远的篝火熄灭   心藏火种

隐姓埋名   潜伏人间

 

灯火的深处有一树待开的桃花

在桃花的深处  点一盏慈悲的灯

2018.02.28

 

  惊  蛰

 

一棵草的根部

藏有玄机   无数暗器

磨刀霍霍响着飕飕的风声

 

沉默的河流都沉默成沉默了

心里话只是还不想说出来

我猜测   流经我弱小身体的血液里

也有摁不住的春雷

 

事到如今

隐藏在一匹马里的青春

轻轻一碰

就惊涛骇浪

就山雨欲来

 

上午十点  阳光恰到好处

在龙港西街的拐角处

一个女孩的头发飘起来

不知不觉

悄无声息

2018.03.4

 

  镜子里的天空

 

镜子是干净的   我看见镜子里的眼睛

闪过一丝不朽的光芒

照见着我渐进的暮年

 

一层一层把天空剥开

看见鸟的尸骨   看见高尚或卑微的灵魂

有亲人的   有熟人的   也有敌人的

一些冤屈的眼睛紧紧地盯住我

满是疑虑   不安和恐惧

 

除了阳光  星辰就足够拥挤了

梵高把油彩涂满了天空每一个角落

没地方再写下我的名字

 

我并不忧伤   我的向日葵开在镜子里

我的桃花也是   镜子里的微笑和我的微笑

多么的一致   在梦中梦见童年

和现在的我一样天真   一样蓝

 

镜子里的天空   离我多么的近

就像装在我的心里   甚至被我围困

我是以一种特殊方式在特定的环境下

与天空相依为命的  

2018.03.5

 

 

 

岸已沦为老者   搁浅与暮

成为被遗弃的旧物

 

 遍体鳞伤

冰在融化  一个冬天的残局

我已想到  这个春天

来的快走的也快

 

所有的灯   同时点亮

不完整的倒影倒映着一个夜晚

完整的孤独

 

沿岸  我是唯一的人

走走停停

2018.03.28

 

  清明雪

 

在边缘的边缘

一缕光游离在二月的指尖

我紧紧攥住的不是一片迟来的雪花

 

不要离开我

真的不要   我所需要的

万物也都需要

 

赐予我力量吧

赐予我万能的钥匙

打开一扇门

把生命还给生命

2018.4.5

 

 

 

太阳西下

山也重   

水也沉

光如溃败的波澜

 

归去来兮

一只流浪的乌鸦

像血   滴在泪上

 

雨欲来

春天的雷

只响一声

2018.3.10

 

  杏花开了

 

离杏花儿越近

心就越虚   越空荡

就像离家久了再近也嫌远

 

走进老家   走近满坡的杏树

  一定藏在杏花的体内

不然   一夜之间

她开的白   开的惨烈

 

花瓣儿上闪烁的春天

掩藏着捉摸不透的光阴

安匠屯   那些微笑的人

比二百年前洞房烛光下的脸庞

还要古典

 

燕山的风和平原的风

是不一样的

无限就连草也带有野性

此刻   空气中游荡的花香

略带着杏核清清的苦味

 

老家闲置的老屋

燕子一去不返

一棵老老的杏树

孤独的开着

开成孤独的亲人

2018.4.10

 

  无  限

 

在广阔中   我也广阔

燕山端坐在我的掌心

没感到重

因为  我心的沉

无法想象

 

我大  大不过雪花

雪已燃尽

只有余温

 

我不是一个寂寞的人

我的经文

不可复制

 

每一个早晨

都是一次

刻骨的轮回

2018.05.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7 00:19)
标签:

365

齐宗弟

诗歌

存档

分类: 诗歌

诗歌漫记(组诗)

齐宗弟

 

远方的痛

 

每一次出发

你都感到远方不远

诸如大道朝天的谎言

其实     远方就是个阴谋

那里没有人等你

 

一想到远方

我就痛

那些各走一边的人

早已断了来路

     孤独一人

望一片柳叶

视为天

 

远方很远

远方的远方依然很远

远到我不敢说出

自己的名字

         2018.6.7乘车中

 

过天津南

 

车过天津

过是过失    功过的过

准确的说

我来过的过

我是一个过客的过

 

你是有预谋的

而我没有

你的目的

不是我的

我不是背道而驰的人

俗话说的好

志不同道不合

我与这个季节

不相为谋

 

万物背叛了我

我无力

背叛这个世界

          2018.6.7写于火车上

 

写在华家池

 

华家池

我多想在水中

看见倒映的北方

 

北方的山比江南的沉

北方的云比江南的磊落

北方的风都是朗朗上口的

 

我不喜欢江南的雨

江南的雨有些诡异

暗藏心机

北方的雨

没有谎言

 

在华家池畔

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

        2018.6.9于浙大华家池校区

 

 

 

深陷其中    不能自拔

就像我的一些想法

总也理不出个头绪

 

一个给荷花拍照的女子

不断扭动腰身

试图选择最佳的角度

把自己褪去的容颜

强加给一朵花儿

 

     你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吧

我无法预料你的结局

实在找不出一个恰当语言来

记述你的前世与来生

         2018.6.10

 

写在绍兴

 

在绍兴写诗

要有足够的勇气和耐心

要把每一滴雨

渗进肌肤

融进血液

骨骼里必须有酒的味道

 

在绍兴    已经没有认识的人了

认识的那些人早已成风

找都找不回来了

只想见一见润土的子孙

打听打听他们现在的生活

 

百草园里除了杂乱的脚步

啾啾的虫鸣定格在课本的文字里

只是在三味书屋的檐下

我还能听到朗朗的书声

 

乌篷船     究竟载了多少往事

从上一个百年

摇啊摇     摇向下一个百年

 

      2018.6.11

 

 

   醉在江南

 

一壶花雕

就让一个北方男人如水

杭州的水    绍兴的水

如水女人的水

 

     让我莲花一样宁静

柔弱     弱成荷花的一点点腮红

我的心从没有今天这样

暖暖的    暖成西湖边上

少女丝绸的长裙

 

在这里     不醉是不行的

因为     仅仅一次

你就梦留江南

          2018.6.13

 

 

黑山扈

 

黑就在这里

山也在这里

关于扈也就无所谓有

无所谓无了

 

在这个雨夜

我也在这里

不过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一个符号    一个

可以省略的标点或音符

 

在黑山扈甲21

我看见的人都有不一样的表情

再大的雨    雨过天就晴了

 

在黑山扈   我的影子是黑的

2号楼的门前

风也好雨也好  

都不可能改变我的姿态

 

走在夜雨中

黑山扈的灯光

比我老家的灯光亮了许多

2017.6.22

 

写在荔波

 

在荔波   我必须把心脏的跳动

控制到最低   让瀑布的轰鸣

走进我的血液里   流动成水

 

我必须静下来   让我的呼吸

成为这里的空气   香香的   暖暖的

躲进瑶族女子的发间

我会与她们舞蹈   歌唱   劳作

一起听蛙鸣    一起看星星

 

我多想成为这山寨的男人

敲起铜鼓    扛起猎枪

生育一群水稻一样的孩子

2017·5.14

 

我也是如水的男子

 

这里的水是有颜色的

就像我的泪水养育着万物

走在稻田的埂上

我的影子成了水的一部分

 

我注定是如水的男子

我有如水的梦

也有如水的四肢

我是游动在传说里的一条鱼

像女子样柔弱

有女子样的心思

也有女子样的骨肉和爱情

 

我要把胸膛开垦成一片土地

灌满干净    圣洁和温暖的水

让茁壮的女人   在我的心里

粑地    施肥   插秧   收割

晾晒她们饱满的汗水

2017·5.14

 

同心日记

 

有足够的时光  语言和文字

只是当下没有足够的晴朗

让我记录这个深秋细微的隐私

 

西行的路上  云躲藏在戈壁的背面

眼中的羊群  内心定是丰富的

我从北方来  没带来一滴雨

随我而来是一缕风  眨眼就不见了

只看见低低的天空上  一只鸟

注定与我有关

 

在同心的早晨里   手扶淡淡的蓝

默诵并不属于我的经文

甚至我也想成为一只羔羊

跟随牧羊的女子   

寻找方向  寻找来生

 

骆驼车

 

坐骆驼拉的车

嘈杂的生活

有了秩序和节奏

脚踏实地  一步一个脚印

 

去过很多地方

都没留下过什么

听车夫唱一曲花儿

我已不再少年

 

打马的鞭儿  闪断了

走马的脚步儿乱了

 

是啊   第一次听花儿

心动了  再听一曲

 长草了

 

西行者

 

已无处安放  我背负的光阴

北方的行囊盛满秋天最后的供词

 我是一个过客

是一个纯粹的影子

 

20171013日的傍晚

我的歌声远离故乡

 

给我一块土地吧   即便寸草不生

我也会在一滴洁净的雨水

种出一颗庄稼全部的忧伤

 

雨中记

 

就在此时    燕山深处的老家

雨夹雪    我牵挂一些还没摘的苹果

车过黄河    一滴泪就长出了翅膀

 

在银川   暮色平静   斜卧在辽阔之上

小小的幸福    依偎着小小的时刻

谁能告诉我一只羊的血有多么的红

一只羊的一生不短也不长

不像我们    用一生狡辩

好死不如赖活着

 

涌上心头的不全是伤感

还没看见过胡杨林    一想起这些

我的小心思就成了一条不平静的水

载着一片金子一样叶子

不由自主    随心所欲  

想飘到哪就飘到哪

 

高原上的夜雨    带停不停的样子

我是一粒沙子    从东土大唐来

多想挨着石嘴山的另一粒

相拥取暖

 

 

过西夏陵

 

一闪而过    真的就是一闪

一切就算过去了  

 

就这样    和一个王朝擦肩而过

和阴魂未散的人擦肩而过

注定和一些活着的人也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如果是一袭白裙的女子

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

 

就在我回头的瞬间  

一种植物灭绝了

一种动物灭绝了

一种鸟儿灭绝了

说不定     用不了一袋烟的功夫

记忆开始灭绝

 

我远远地望见黄河了   

我流    水不流

 

(原载《廊坊文学》2018.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齐宗弟

诗歌

2018

文学

分类: 发表作品

《诗选刊》2018年第8期目录


诗人自选诗 

4   殷常青自选诗 /殷常青

9   李南自选诗 /李南

14  北野自选诗 /北野

19  唐小米自选诗 /唐小米

22  张益禄自选诗 /张益禄

27  一只牛顿的苹果砸在了诗人的头上 /薛梅

90后

31  佳   玮   白天伟   琳   琅   缪   妙

    刘   杭   韩   含

外一首

40  大   解   陈   默   锦   绣   吴凤翔

    田海宁   赵贵辰   七   叶   王克金

    高   晶   赵明森   马   兰   张格花

    张春英   零星雨   阿   紫   齐海明

    赵景柏   赵   旗   尹瑞娟   龙得水

    刘   澍        

新诗别裁

53  胡茗茗诗选 /胡茗茗

56  我一直在赵国 /青小衣

58  我要还乡 /天岚

59  石家庄记忆 /田 耘

61  天地辽阔而澄明 /苏娜

63  夜风颂 /刘厦

诗集经典回放

65  东安屯词典 /陈德胜

71  谷地诗选 /谷   地

77  假设之诗 /宁延达

民刊诗选

81  韩文戈   孟醒石   韩闽山   张凡修

    乌云琪琪楠       风   涛   井秋峰

    苏小青   代红杰   白   鸿   王   倩

    李会存   周贵亮   赵海萍  

网络诗选

100 刘向东   指  纹  晴朗李寒  东   篱

    绿   窗   蒲阳河   齐宗弟  幽   燕

    裴俊兰   陈红为   李唱白   梁立杰

    白小茶   孙彦星   赵鹏飞  谷   粒

    陈智扬   康彦军          

散文诗选

125  稻草人(组章) /蒲素平

127  总有一个地方(组章) /雨倾城

128  乡情 /蔡同伟

129  在白河源 /张沫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二九第二天

 

伴夕阳而行

影子渐行渐淡

 

思想的余温

一步步融入万物

 

缺乏正义的人

即便在午时三刻

也无法找到

我的破绽

2018.01.01

 

第三天

 

无法宽恕薄的人赞美过的事物

长久的沉默之后你手上的箭簇

失去方向   丧失了致命的光芒

振臂高呼的已不是口号

而是你最长的一声叹息

 

躬下身子   向一粒尘埃致敬

全部的虔诚   让自己成空

成为一只鸟一生所向往的高度

 

看蓝天和大地为寇   节节败退

年前落下的叶子在角落纠缠不休

出长短不一的呻吟

 

在我看来   无雪的冬天

就是没有主人的老屋

无法点燃灶塘里的干柴

 

季节原谅了我  我却不能

还有谁再借给我一滴泪  

去封堵一扇窗口  阻止灯火

让企图梦想成真的人断了后路

 

二九第三天

我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储备勇气

2018.01.02

 

段落

 

有些事物是找不回来的

 

阳光偿还给大地

草木一岁一枯荣

每一步  走与不走

都是定式

 

翻过这个冬天

在来年的雨滴里

就会看到

一行

满是夜色和风声的

脚印

2018.01.03

 

如是说

 

用月亮的一根白发

缝合伤口   让记忆恢复成

一大片月光  一大片苍茫

适合种植或适合怀念

 

无可言说   大山也是如此

起初我拥有的已不在故乡的炊烟里

十二月  来到老家  

还能呼唤什么呢

 

我说的是老屋  不是故人

我说的是山路而不是牛

我把自己定位在玄虚的理论定义中

感受一道繁复的数学题

最终错误的答案

 

河水不犯井水  河水已干涸

岸还在  岸在孤独的流动

 

我说的是早晨

不是阳光纠缠着的

一棵跑动的茅草

2018.01.07

 

一月里来

 

绝望  就绝到一粒尘埃的内部

你没有奢望去埋葬谁

只是少了你   那些依次忏悔的人

就没有了目标  意义

他们就会走失在教堂的钟声里

 

更多阳光的地方  长满草药

毒性越大花开的越漂亮越诱人

你曾看见一只蝴蝶的翅膀生动得

全是前世的爱恨情仇

 

眼下  所有的命运都在等待

等待一场雪   等待为爱而死的玫瑰

在最后的废墟里起死回生

复活成艾草  灰白  淡香

 

悬念  

安静得只剩下一种颜色

非黑既白

2018.01.08

 

与茶说

 

一杯茶   盛着我要讲述的一切

它可以让一个夜平静  月亮远撤

当梦沉成死水   没有光

谁都看不见我是怎么走进黑暗的

 

必须有虚假的花束装点悔意

用无用的诗歌书写无用的波澜

一个恨你的人把你爱的表白

写在墓碑上  作为审判的证据

让自由体温一样一点点丧失

 

许多年  都有这样一个时刻

一首歌总也找不到时机

而今天我是一个唱经的人

唱出自己圣经

 

已经三九了   南方突降暴雪

一定有一个眼含的泪水女子

从此音信皆无

2018.01.10

 

历史

 

你的一切

都在上面了

必须如实记录你的言行

 

这么多年

你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走的

从没违背良心

即便是不情愿的

都忍下了

 

努力的人

都有一个好的结局

上帝也会保佑善良

 

夜深人静的时候

写下一行文字

不管怎么样

还是好人好

2018.01.11

 

祭词

 

你的跳跃

画出美丽的弧线

彩虹的美

就因颜色的斑斓

 

来到人世

苦难也是一种享受

就像抑制眼泪

不能抑制悲哀

 

幸福有千万种

你的选择

就是理想的归宿

2018.01.11

 

 

干净

 

连续的低温   月光更淡

一场风  你干净的影子

比黄昏美  犹如一个好的吉他手

把夜弹成一缕炊烟  

弹成老家薄薄的早晨

 

远处   一棵树的孤独

在晨光中延长了思考的时间

把一只鸟按在天空

 

大寒了  

你就把所有的冷冷完

替我再干净一次

原谅我所有的过错

2018.01.13

 

红月亮

 

昨天一个同事问我

你看月亮了吗

我说什么月亮

他说红月亮

 

我告诉他

天上的事和我无关

2018.02.02

 

具象

 

忠实于心  忠实于过往

旧事物总是说三道四

把日子搁浅成一条旧船

在河滩上迟迟也不肯往前看上一眼

 

在山里  黄昏的教堂   

一缕光从高处斜插进来

我看见细小的尘埃在舞蹈

光消失了光明也就到了尽头

 

祈祷的女子  

穿一件暗红色的衣服

听过太多的谎言了

在这里  最为虔诚和真实的

我是听不见的

 

雨水迟早要来的   那些草  

绿一次就是一次煎熬和洗礼

等所有卑微的花儿都开了

我会说出全部的原罪

说出暴食  贪婪  懒惰  骄傲

说出淫欲  愤怒和嫉妒

2018.02.22

 

子时三刻

 

一只脚踩在分界线上的时光

五颜六色的火焰刚好熄灭

所有的祭坛都在高高的山岗之上

那正是一只乌鸦温暖的故乡

 

子时三刻的世界是属于我的

苍茫着属于我的苍茫

星辰相互照耀   确不是我的星辰

被夜包裹着的大地和大地包裹的夜

如此强烈的痛感吸引着我的目光

向目标处搜寻   搜寻深处的地堡

一支步枪已擦去锈和污垢

正瞄向搜寻者的头颅

 

现在就刮一次大风或下一场冰雹

明天的早晨就和你现在的语言一样

树断  枝折  窗破  败叶遍地

一只流浪的狗或许猫

倒在一辆倒下的自行车旁

虽死犹生

2018.02.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4 23:12)
标签:

2018

齐宗弟

文化

摄影

分类: 图片-记录生活

 手机摄影:

       伫立在窗口,看那些行走的人,不论男人、女人还是老幼,他们就是岁月,他们就是生活,他们就是跋涉的人!我不想知道他们的目标,但他们有他们的方向……我是一个记录者,也是同行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图片-记录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言碎语

     朋友,你知道你曾祖父的名字吗?

         过年这几天,我认真研读了二伯父齐作舟先生整理重修的族谱。据族谱记载我的祖籍:大清国河南省彰德府武安涉县槐树庄(今涉县隶属河北省邯郸市)。
         我的第一代祖宗齐承凯逃荒来到口外滦平县一个叫骡子沟的小村,第三代祖宗齐景禄来到我现在的老家曹营村。距今大约二百多年了!我已是第九代,现在齐氏家族已经繁衍到第十一代了!
        现将我这一门按顺序列出,以示对家族的敬意。
        齐承凯——齐自宽——齐景禄——齐文熠——齐庭玺——齐朝宴——齐庆堂——齐作民——齐宗弟——齐岳。
        家父作民育二子:本人宗弟和二弟宗辉,宗弟育一子齐岳,宗辉育一子齐圳。
         记录在此,有机会回祖籍涉县寻根问祖!
         我也呼吁,每个人至少要记住曾祖父的名字。
         朋友,你知道你曾祖父的名字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2018

齐宗弟

诗歌

文化

分类: 发表作品
存谢!
《诗林》2018年第1期目录



视点纬度

04 桑 克 雪夜听费加罗(六首)
07 段新强 试探世界哑暗的深度(组诗)
13 彭惊宇 新疆情怀(组诗)
15 罗振亚 向植物学习(组诗)
18 沙 克 情感论(组诗)
20 周园园 少数派的光芒和柔软(组诗)
24 张晓雪 近 景(三首)
现场纵横
26 谷 频 那些归于尘土的面容(组诗)
27 杨河山 暴雪之夜(九首)
30 亚 楠 夜之眼(组诗)
33 慕 白 山水诗(组诗)
36 老 井 煤洞子(组诗)
38 齐宗弟 停 止(外四首)
40 董喜阳 葡萄念(六首)
42 赵福治 那一世我在绿梦湖边留下了一个梦
42 感 觉 笨 鸟(外二首)
南方重奏 
44 杨万光 行 迹(组诗)
45 王方方 那里,是我的故乡(组诗)
48 耿玉妍 交 谈(组诗)
50 麦 豆 睡前诗
雪之域
53 杨北城 羞于赞美,是因为我还没有闯荡过关东(外一首)
53 李 皓 远 水(外一首)
54 刘 剑 渔猎冬捕短句
55 陈泰灸 雪 猎(外一首)
56 陈亚美 我怕冷,可现在我却要靠近你
56 周占林 黑白漫笔(四首)
57 张绍红 雪是美丽的
新章地
58 熊元善 黄河高粱红(二首)
59 李定新 梅山册(组诗)
62 黄曙辉 我坦言,我暗恋西塘已经多年(组诗)
64 梁积林 曼德拉岩画(外四首)
65 王晓波 时间之箭(组诗)
67 李晓峰 冬天的这个早晨(外二首)
68 千 夜 中元节,一个路经的女人(外五首)
69 孟丽红 南天池(外二首)
70 张文捷 平原的的歌谣(组诗)
72 董进奎 北极偏东(组诗)
74 王宏军 深 雪(四首)
小世界
76 乔书彦 小世界
78 李龙年 马匹的忧伤(组诗)
80 虞兵科 我是鱼的影子(外二首)
81 小 刚 在岛上
82 幽 燕 风吹出天空的蓝(外四首)
83 幼 子 内心的竹马总会在此时跑出(外一首)
84 寒 玉 东荆河口(外三首)
85 是 枝 海 鸟(外二首)
86 雨 橡 原上风,有骨(组诗) 
87 北 乔 想念父亲(三首)
观点论
88 郝 妍 城市中的异乡者
92 李 犁 人有心肠,诗有性情
中华当代古体诗
94 柳成栋古体诗选
96江月古体诗词选
责任编辑 潘红莉
安海茵
特邀主持 严 正
见习美编 位世媛
封面设计 位世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3 14:14)
标签:

齐宗弟

诗歌

文化

2018

分类: 诗歌

乡下记事系列

 乡下记事(六)

 

对面的山坡

曾经是一所学校

曾经是我的家

 

马圈子村其实没有马

我十五岁那年

跟随父母来到这里

一住就是六年

 

看来   荒芜了

只有记忆还在这里生长着

一个养鸡人在原来的操场上

建了鸡棚

 

听鸡叫  仿佛又听到

三十多年前的朗朗书声

2017.12.20

 

 

乡下记事(七)

 

在这个贫困的村子

一座两层小楼

真的扎眼

 

村干部说

这家人

解放前就是

地主

2018.01.04

 

乡下记事(八)

 

在村口

一对要离婚的人在吵架

 

女的说

结婚第二天

你就现原形了

第三天

我才知道你是啥人

第四天

你就不是人了

 

能熬到今儿个

就看你妈

对我不错

2018.01.05

 

乡下记事(九)

 

他介绍说

这是我闺女

大学毕业

在北京打工

 

女儿说

我们村变化太大

半年没回来

都不认识家了

我以为出租车

走差道了呢

我还看了一下导航

 

她妈问

是用北斗吗

2018.0105

 

乡下记事(十)

 

一个同学

给我打电话

说是贫困户

村里安排扫大街

有工资

今年不让干了

 

后来

我见到村干部

说起这个事儿

村干部告诉我说

他一天都没干

包给别人了

2018.01.06

 

乡下记事(十一)

 

孩子往花盆里

撒尿

 

奶奶说

随你爸爸

属狗啊

 

孩子他妈说

属狗

也是你养的

2018.01.06

 

乡下记事(十二)

 

他要是不当村支书

我们家早就富了

这三年

家里的事儿

他什么都没管过

 

支书瞪了老婆一眼

一边呆着去

你瞎说啥呀

 

支书一边说

一边递给我一支烟

并嘿嘿地笑着

2018.01.06

 

乡下记事(十三)

 

说起我帮扶的贫困户

一位老乡告诉我说

他们两口子

互相防备

不是一条心

除了耍钱

心思不在过日子上

你要帮他们

你就是瞎眼了

2018.010.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